艳书屋 > 情欲小说 >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77-178)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77-178)

推荐阅读: 仙子蒙尘传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   天云孽海   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姇】高H乱轮系小说   网游之纵横天下绿帽版   笑傲神雕   乱欲-利娴庄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  

    作者:性与情字数:7895第一七十七章我最后看了一眼父亲的房子,我知道此时自己应该离开了,再看下去无非就是父亲和小颖做爱、高潮、内射、受精,自己还有这个心理承受能力么?再看下去无非就是确定俩人做爱的次数,还有父亲今晚是多么的勇猛吧。

    我一边想着一边向着父亲所在电站的大门走去,一路走着,一路纠结着,自己内心矛盾着,当我的手放在大门把手上的时候,我还是犹豫了,我咬着自己的下唇,或许是受了小颖的影响,我现在内心纠结的时候竟然也会有这个动作,我感觉到了嘴唇的疼痛,但是自己却连把自己嘴唇咬破的勇气都没有。

    自己内心的不甘还是让我转过了身子,我快速的向着房子重新跑了去,就这么走了,或许我一生都会留下遗撼。我跑得速度很快,或许此时已经忘记了疲惫,有的只是内心的执拗和坚持。当我跑到父亲房子面前的对候,看着开着的房门,我却没有勇气进去,此时已经没有机会再走进房间进行隐藏了,我只能跑到父亲和小颖所在的房间的窗户外面。我把耳朵使劲的贴在了父亲房间的窗户上去聆听,其实我不用把耳朵贴在窗户上就能听到里面传出的肉体撞击声和呻吟声,只是我想听的更加清楚一些。

    “啪啪啪……”“嗯嗯……啊…”肉体的撞击声还有小颖高昂的淫叫呻吟声不绝於耳,我听着里面的声音,想像着俩人的姿势,我听了一会后,感觉到光听声音,内心还是有些焦急,感觉少了点什么。我在窗户上仔细找着哪怕只有一丝的缝隙,由於窗帘拉的很严密,我来的摸着,终於我在窗帘中间的位置找到了缝隙,那是刚刚我从窗帘背后离开的时候,不小心拉开的,只有不到两公分的缝隙,但是对於我来说已经足够。

    房间里面是明亮的,窗户外面是黑暗的,这种亮光差可以让我安全一些,我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而小颖和父亲却不容易看到我。我看到父亲正在用“老汉推车”的姿势干着小颖,小颖仰面躺在床上,看来俩人用“火车便当”的姿势进屋之后,父亲直接把小颖放躺在了床上。俩人的性爱越来越熟练和默契,彼此的呻吟和喘气此起彼伏。

    父亲一边干着小颖,偶尔低头去亲吻小颖的乳头和嘴唇,偶尔双手抓住小颖的乳房像揉麵团一样的揉搓。我看了一会后,就蹲下来休息一会,毕竟窗户有些矮,我必须半蹲着才能看到里面的场景,而且一直盯着看,万一父亲或者小颖谁向窗外望一眼,可能就会发现窗外我这双明亮的眼睛。

    父亲和小颖换着姿势,战况也越来越激烈,俩人做了大约二十分钟后,在小颖一次更加高昂的高潮淫叫中,父亲再一次把精液深深的注入到了小颖的子宫内。

    而我也眼睛紧紧的盯着俩人不断颤抖的身躯,还有父亲不断颤抖伸缩的卵蛋,完成了第三次授精。父亲拔出了阴茎躺在了小颖的身体侧面,而小颖这次自己用湿巾堵住了自己的阴道口,并且擦拭乾净。由於今晚大多数都是父亲在动操干,所以父亲的体力最大,而且父亲已经在短短的两个多小时之内,连续射精了三次,父亲此时的体力已经被榨乾了。

    小颖体贴的没有等待父亲收拾,或许知道父亲的劳累,所以自己清理着,给自己清理完后,又开始给父亲清理。只见小颖用带着美甲的纤细手指捏住父亲已经疲软的阴茎,上下左右的用湿巾给父亲清理着阴茎,清理完阴茎后又清理沾满爱液的卵蛋和阴毛,一切清理完毕后,小颖扔掉了纸巾,之后拖着虚弱的身体开始清理地面上的痕迹,这个过程中小颖一直赤裸着姣好的身体。她的身材一直没有变,还和以前一样,只是这具我曾经熟悉无比的身体已经被父亲征服了一次又一次。或许是我的错觉,被父亲滋润了这么多次,小颖似乎更加的丰满了,身材更加的迷人,面容比以前多了一丝妩媚,这一切似乎都要得益於父亲的滋润和爱抚。

    在这一刻,看着小颖的娇躯和面容,想起与她相识一直到现在的所有忆和过程,心中竟然有了一种恐惧,我突然害怕自己失去小颖,自己推动的这一切,最后会让自己成为孤家寡人,虽然理智告诉我,父亲和小颖绝对没有离开我的可能,但是心中还是不免得有些担忧,我害怕小颖的心最终也会给了父亲,到时候我这个丈夫还有家,就会成为一个象徵意义的人,到时候自己真的就成为了一个多余的人,小颖和父亲之间绊脚的人。

    心中不应该有的恐惧,外加上外面冷冽的大风,让我的身躯不住的开始颤抖。

    此时已经夜深了,温度也越来越低,睏意和疲惫让我的抗寒能力降低,此时我感觉自己很冷,心冷,身体也冷。我蜷缩在父亲房子外的窗脚之下,双手抱膝,把身体蜷缩起来或许能让自己感觉到暖和一些。

    我现在已经没有心情去看屋里的情景,因为屋里的性爱大战已经结束,看父亲的样子,短时间内他无法再次勃起。过了一小会后,屋里的灯灭了,原本借着屋里的月光,我还能看到自己的倒影,此时灯已经熄灭了,彷彿又失去了一些温度,我感觉到更冷了,我不由的把自己蜷缩的更紧。

    随着房间的灯关闭,我身体的周围陷入了一片漆黑,只有冷冽的寒风,滔滔的江水和我做伴。此时的自己,是又累又饿,晚上自己没有吃东西,此时还这么疲惫,身体的机能已经下降到了最低。身体的消沉让我的内心也开始消沉,小颖和父亲发生的一幕幕开始在我已经迷离的脑海中闪现,一步步的闪现,此时自己的内心已经悲观到了极点,原本坚强的自己第一次这么的悲观。我转头看着滔滔的江水,虽然离我很近,但是几分钟即可到达,此时悲观抑郁的心情,让我想向着江水走去,之后跳入滔滔的江水之中,几分钟后,自己将会什么都不知道了。

    到时候,自己的屍体可能会被沖到离家乡十万八千里的地方,最后变成浮屍,也可能被江里的鱼儿吃的一乾二净。

    不行,我不是一个悲观的人,我不能就这么被现实挫败,而且自己认为的一切不可能发生的,自己不是很有自信么?而且想到了浩浩,想到了自己的家庭,我不能这么做,此时自己是冲动的,不理智的,所以所有的想法都是错误的。

    我甩了甩已经迷糊的脑袋,努力让自己清醒,我离窗台很近,平房的隔音效果和楼房当然没得比,我迷迷糊糊之中听翻了房间里的父亲和小颖正在谈话,说话的声音很轻很小,就像夫妻和情侣之间说的甜蜜悄悄话。只是俩人说话的声音太小,自己的意识也有些迷糊,所以我根本听不清楚俩人说的是什么,只是到最后,偶尔会传来俩人的笑声,小颖的笑声还是以前那么温柔,而父亲的笑声是那么的满足和幸福。

    慢慢的房间里陷入了沉静,再过了一会后,传来了父亲特有的打鼾声,虽然不大,但是穿墙效果很好,我可以清楚的听到,不知道小颖听着父亲的鼾声能否睡着,应该可以的,毕竟今天这么累,也这么满足,小颖一定也睡的很沉。

    俩人在房间里,赤身裸体的抱在一起,享受着温柔乡,而自己却蜷缩在外面,体会着大自然的疯狂和折磨。这一夜,我没有睡着,我也不敢睡,我怕自己睡着之后就不会醒过来,不是怕自己死去,我是怕自己昏迷过去。所以我努力让自己清醒一些,我偶尔抬头看看星星,找着自己上学的时候学到的天文知识,而且看看周围的风景,想尽办法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让时间过的快一些。

    ?最◢新?3|◢3只是夜是漫长的,一些些负面的情绪还是会突然袭击我,而我尽量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这一夜,彷彿过了一个世纪,我想了很多,体会了很多,也承受了很多,心理上,身体上。这一夜,可以说是我从出生到现在,最最狼狈的一次?地3,让我突然想通了很多,也让自己真切的感受到生活的真谛和美好,对於自己以前做过的一些事情也后悔不已,但一切都还不晚。这一晚,对於我今后的人生道路,一定会有极为深远的影响。

    好不容易熬到了第二天早上。天色已经濛濛亮了,日出东方,而我迷迷糊糊的,一夜没睡,此时我的头发上,衣服上,都沾染了露珠,湿踏踏的。这一夜,屋子里没有再发出任何其他的声音,我看了看自己的手机,此时已经是淩晨四点了,距离上班还有三个多小时。

    还有一个小时,大约五点钟,江边就会有船了,到时候自己就可以去乐。

    此时我感觉很冷,很饿,身体虚弱到了极点。还有一个小时要熬,我第一次这么迫切的希望时间快点过去,也是第一次感受到一个小时也是如此的漫长。

    正在我等待时间的时候,屋里突然传来了响动,只听到了父亲和小颖似乎都醒了,之后俩人又说着话,此时我的身体虚弱,听力也下降了很多,此时的风很小,清晨的寒冷胜过昨晚。我还是听不清楚父亲和小颖说着什么,大约过了十分钟后,“呃啊……”随着小颖的一声销魂带着异样的惊呼,我的精神似乎恢复了一些,我已经猜到了这声惊呼的含义,或许印证了我的猜测,小颖的惊呼过后,“啊啊啊啊……”“啪啪啪啪……”小颖一连串的呻吟声和肉体撞击声接踵而至。

    此时自己似乎已经麻木了,或许自己也已经猜到了,这一夜是那么的宝贵,一日之计在於晨,俩人又怎么会放弃这么好的晨练机会呢。我一边听着父亲和小颖清晨的交媾声,一边等待着时间,慢慢的时间到了,我也不想再听下去了。我该离开了。要不然小颖和父亲就要起来了,我不知道这一个小时里父亲和小颖做了几次,我没有抬头去看,只是听着猜测着,只是此时大脑已经完全迷糊,已经分不清楚到底是几次。可能是一次,也可能是两次。

    在父亲和小颖性爱交媾声的伴随中,彷彿那性爱声就是给我的送别曲,我脚步蹒跚的向着江边走去,我走的虽然很累很慢,但是我走的很坚决,小颖和父亲的交媾声随着我的走运慢慢的消失,直到听不到任何声音。电站的大门慢慢的出现在了眼前,这次我不会再转身,不会再头……第一七十八章我脚步蹒跚的走到江边此时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虚弱,自己在外面被风吹一夜,自己的身体随时都要垮掉了。

    到了江边之前,我颤抖着用手机给船家打了一个电话,当我到江边的时候,船家早已经等在了那里,不是船家来的太快,是我走的太慢。“兄,你怎么了?

    你的脸色很难看,一点血色都没有,要不要送你去医院?”船家送我过几次。

    己经算是熟悉了,他看到我的样子,不由得担心的说道,看的出来,我的样子可能真的很吓人。

    “没……没什么,往了一夜,可能水土不服。”其实我这个谎话撒的一点水准都没有,水土不服也不是一夜见效的,只是船家可能知道我有什么话不愿意说,人家也就不再问了。手机一夜没有充电,此时电量已经不多了,当我走到岸上的时候,我看着江边的早餐和早市小吃,虽然此时自己饥饿无比,但是我却没有一点的胃口,我买了几个包子,之后做着计程车到了家里。此时我的状态根本无法再去上班了,也不想去上班了,现在的自己没有任何的心情,我只想休息,只想睡觉。我打电话给公司领导,请了病假,或许是我的声音真的很虚弱,领导问候我几句就同意了,因为我是个工作狂,没有特殊原因绝对不会请假的。

    等我强撑着身子到家的时候,已经早上六点了,我手里拎着包子,只是一口都没吃。我脱下自己的髒衣服,衣服上沾满了泥土,之后扔到了洗衣机里,按下了启动键,没别的原因,不想露出什么破绽。我不知道小颖今天会不会去上班,可能会去,也可能不会去,毕竟和父亲大战了一个晚上,不知道她是否还有精力去上班。

    我躺在床上,床的温暖和柔软没有让我感到半分的舒坦,相反,身上还是无比的难受。正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强行撑起了身子,之右用颤抖的双手拿起了手机,发现电话是小颖打来的,正常我出差的话,早上六点钟应该已经起床了,出差的时候,早晚小颖各给我打一个电话,从来都没有变过。但是昨晚是一个例外,她昨晚因为和父亲……没有机会,也没有想起给我打电话。或许小颖和父亲已经交媾完毕了,想起了给我打这个电话,不知道她打这个电话的时候,现在是否还在父亲的怀里,还是已经离开父亲的家里了。

    我拿着电话犹豫着,不知道是否该接这个电话,或许接起电话后,小颖就会撒谎找个理由去解释昨晚为什么没有给我打电话吧。正当我犹豫的时候,“嘟……“手机这个时候竟然没电自动关机了,我看着已经黑屏的手机,不由得苦笑,还是老天给我做了一个决定啊。我也没有给手机插上充电器,就直接扔在了一旁的床头柜上。

    我躺在床上,趁着大脑还留有最后一丝的清明,我思考着,一会小颖如果没有去上班,直接家来休息,当然,她或许不知道我此时已经在家了,那么我就和她摊牌吧,如果她去上班了,白天没有来,那我就暂时隐瞒一下,走一步算一步,但是以后我绝对不会再给小颖和父亲任何的机会。倦意席卷着我,我的眼皮越来越沉,慢慢的,我睡了过去,不知道睡过去之后,自己还会不会醒过来。

    我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我后来感觉到自己浑身很热,头很疼。后来我隐约感觉到额头上不知道被谁放了一个凉凉的东西,之后嘴巴里被人喂了口水。我的意识开始越来越清晰,之后头脑开始清醒,迷迷糊糊中,我用尽全力的睁开了眼睛。我迷迷糊糊中看到有一个窈窕的身影正在客厅忙碌着,似乎紮着围裙,背影是那么的熟悉。

    “呃……”我想说话,只是嗓子里又乾又涩,只发出了一声乾涩的声音。我看着自己的左手,上面紮着点滴,而额头上放着一块凉毛巾,看到这些,我知道,我一定是昨晚着凉,发烧了。

    “老公,你醒了…”正在客厅收拾的窈窕身影听到了我的声音,之右扔掉了手中的衣服匆匆的跑了过来,之后用手拿掉了我额头上的毛巾,温暖的手放在我的额头上抚摸着。

    “嗯,烧差不多要退了,老公,你怎么了?出差一趟怎么病的这么重啊?你什么时候来的?”小颖重重的吐了一口气,仿佛担心的事情终於过去了,不由得柔声的问道。我昨天告诉她说我出差大约两天时间,快的话今天就会来,所以我到家里,小颖没有感觉有多么奇怪。我此时还有点迷迷糊糊,我看着跟前这个熟悉的面孔,自己熟悉的妻子,此时我感觉却是无比的陌生,昨晚和今天早上的事情也归到我的脑海里,那一切都是梦么?不是的,如果要真的是梦,该多好。

    “几……几点了”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说出这句话。

    “已经晚上八点半了,我刚下班来,就看到你躺在床上,..洗衣机里放着你洗好的衣服,怎么叫你都叫不醒,只好找医生上门给你看病,我想送你去医院,弄不动你啊,吓死我了……”小颖温柔的看着我,她似乎还是以前那个温柔的妻子,那个最爱我的爱人,只是我的内心仿佛真的已经冰冷。

    “你先不要说话,我看你买了包子,不知道你有没有吃,趁着你打点滴的时候,我去外面的超市买了一只乌鸡,我给你熬了汤,就等你醒来给你喝呢……小颖没有等我答,快速的跑向了厨房,不一会端了一碗热乎乎的鸡汤过来了。

    离的远远的,我就闻到了那股香味,只是想起昨晚小颖穿着婚纱和父亲做爱的情景,我总感觉鸡汤里貌似也有一股淫水和精液的味道,我没有任何的胃口。

    小颖用勺子盛了一勺鸡汤,放在嘴边吹了吹,之后送到我的嘴边,我用虚弱的眼睛看着小颖,一动不动的盯着她,我想看清楚小颖的内心,昨晚的婚纱,还有昨晚的性爱,还有昨晚的甜言蜜语一般的悄悄话,一切的一切是否都是真实的。

    小颖把勺子递到我的嘴边,但是我此时却没有张开嘴,只是那么轻轻的看着小颖。小颖看到我没有张口,而是一直看着她,或许是她心虚,本来就对我心存愧疚,她的眼神闪躲了一下,之后带着愧疚、心虚充满担心的眼神望着我。

    “老公,你怎么了?怎么不喝啊?鸡汤的味道很好的,你多少吃一些,补补身子。”小颖充满担心的问道,她是担心我的身体,也担心自己做过的事情,只是小颖知道,我不可能知道这些的,因为没有半分可能,她对於这件事情的隐秘或许很有自信。但是她却不知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我没有说任何的话语,此对虽然没有吃任何的东西,但是打的点滴里应该有葡萄糖,自己虽然很饿,但是还是挺得住的。我看了小颖几眼后,我就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小颖或许猜不透我到底怎么了,也是因为昨晚的事情心虚,她没有再坚持。

    “你可能难受没有胃口,我把鸡汤保温,什么时候想喝就和我说。”闭着眼睛的我,听到小颖诺诺的说了这么一句,之后穿着拖鞋慢慢的走到客厅去了。

    再有几天就是父亲和张阿姨的结婚日了,为了家庭和以后,我决定不和小颖摊牌,一切看以后的发展。父亲重新组建了家庭,家里多了一个人,也就多了一份风险和责任,父亲还有这么大的胆子为所欲为么?而且以后只要我不给俩人创造机会,俩人还有可能么?我压下了心中的那份埋怨,一切的生活还要继续,马上父亲要结婚,不想再节外生枝。

    我闭着眼睛,不一会我感觉到小颖给我换了一块新的毛巾,而点滴还要一会才能打完,小颖要等点滴打完才能睡觉。闭目中的我,我听到小颖打开了电脑,之后在电脑上敲敲打打的,不知道干什么,或许是在消磨时间,过了一个小时之后,点滴终於打完了。小颖帮我拔掉了针头。之后叫醒我吃了几片药,我吃完药后继续准备闭目睡觉,今夜不想再多说一句话。小颖收拾完了之后,就脱衣服躺在了我的身边。她躺了一会后,似乎怎么也睡不着,按理说小颖昨晚那么累,今夜应该很快睡着才对,或许是因为担心和愧疚,还有担心我的身体,她一直睡不着。

    打了点滴,吃过了药之后,我感觉舒服了很多,慢慢地???|的我真的就睡了过去。

    一觉到了天亮,我醒来的时候,刚刚早上五点多,我感觉自己的胳膊很沉。

    小颖像个小猫一样,抱着我的胳膊,蜷缩在我的身边,脑袋靠在我的肩膀上。粘的很。看着小颖熟悉的样子,我伸手要去抚摸她的头发,只是我的手刚刚伸到小颖的头发上,我就想到,小颖昨晚是不是也这个姿势和样子和父亲一起睡觉呢?

    想到了这里。所有的好心情全部都没有了,由於我昨天白天睡了一天,晚上又睡了一夜,此时醒的比较早,而小颖很累,昨晚睡的又晚,所以此时睡得还是很沉。我轻轻的抽出了自己的胳膊,小颖睡梦中撅了撅嘴,之后迷呼糊糊的松开我的胳膊转了个身子,继续去睡。

    打点滴还是最快的。虽然此时大脑还是有点晕晕的,但是已经好了很多,我穿好衣服,安静的洗漱完毕,看了一眼依然熟睡的小颖,我没有打扰她,看了一眼时间,她还有一个多小时才能起床上班。自从上次我没有叫她起床,弄的她上班迟到后,她给自己定了一个闹钟,每天被闹钟叫起。

    我看到阳台的升降衣架上,晾着我昨天洗好的衣服,一定是小颖昨晚从洗衣机里拿出来帮我晾上的,我往衣架旁边看去,小颖的工装,吊带还有我最熟悉的吊带丝袜也晾在那里,看来小颖昨晚来之后,也把自己沾满精液的衣服和丝袜都洗了。“毁屍灭迹”么?我苦笑了一下。

    我走到了厨房,昨晚小颖为我燉好的鸡汤还在锅里,保温键还开着,鸡汤还是热着的,只是昨晚我没有喝,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我也没有任何的胃口。我拿起了自己昨天买的那几个凉包子,之后慢慢的走出了家门,我拿出了一个昨天早上买的凉包子,啃了几口,虽然很凉,很硬,但是吃到嘴里却是那么的有味道,有几分卧薪嚐胆的味道。此时的自己感觉就是在和小颖呕气,吃着凉包子也感觉到比那鲜美的鸡汤有味道。

    当我到达公司之后,看着"点"^b点熟悉的公司和办公室,离开虽然只有不到两天,但是仿佛犹如隔世一般,一切仿佛还和以前一样。我坐在办公桌前,此时电话响了起来,我拿起一看,是小颖打来的,估计她已经醒了,却没有看到我。

    “老公,你干嘛去了?我睡的太死,你醒了我都没有发觉……”小颖的电话里充满了担心和惊恐,最后的话语还有几分愧疚,她或许是因为心虚,更害怕我会突然离开,所以显得很惊慌。

    “我来上班了……”或许是大病一场,自己经历了一次脱胎换骨,我感觉到自己真的变了,声音也变了,具体变了什么,自己也说不清楚。

    “你的身体还没好。怎么不再休息一天呢?你吃东西了么?我看你鸡汤也没喝,中午我给你送过去……”小颖听到我来上班,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没事的,不用了,不说了,我把积压的工作赶一赶,拜拜……”我语气平淡的挂断了电话。开始用一天的工作来麻痹自己。到了中午的时候,工作终於干完了。这个时候,我办公室的房门被敲响了。

    “经理,咱家嫂子来了,在办公室外面,貌似来了很久了,我让她进来她不进来,怕打扰你工作,手里拿着饭盒,貌似给你送饭来了……”我的秘书小唐说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