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书屋 > 情欲小说 >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84)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84)

推荐阅读: 仙子蒙尘传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   天云孽海   【姇】高H乱轮系小说   网游之纵横天下绿帽版   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乱欲-利娴庄   笑傲神雕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  

    第一八十四章“你们都坐下吧……”治医生看了我们一眼,之后说道,语气有些沉重,我们三人都听的出来。

    “妈,咱们去那边坐着吧……”张阿姨听到医生的话后。身体微微的颤抖了一下,我赶紧伸手扶住了她,看到她这个样子,如果一会医生宣佈不好的消息,那么张阿姨很可能直接会晕倒,还是坐下来比较保险。

    “不用,医生,你说吧,我们挺得住……”张阿姨绝了坐下来的要求,歎了一口气,面带坚强的和医生说道。我用余光看了一下身边的小颖,虽然她没有颤抖和踉跄,但是也紧咬着下唇,这个时候的我心情也紧张到了极点。

    “好吧,那我就直说了……”医生看了我们三个人的表情,之后说道。

    “癌症,晚期……”医生看到我们三个人的反应,接下来只说了四个字,却直接判了父亲的死刑。

    “妈,小颖……”听到这个消息后,我还没有来得及去消化和接受这个消息,我就被身边的两个人弄的手忙脚乱,我赶紧扶了要倒下的张阿姨和小颖。听到医生的“判决”后,俩人竟然不约而同的往后倒去。

    “妈,小颖,你俩没事吧……”治医生或许已经见惯了这个场面,说出父亲的最终确诊病情之后,迅速的起身帮我扶住了张阿姨,要不然我还真无法同时扶住两个女人。

    “没事的,急火攻心,我掐人中就能醒过来……”医生和我把两人扶到椅子上后,医生开始给张阿姨和小颖掐人中,俩人慢慢的悠悠转醒。

    “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前夫去了,现在好不容易遇到了晚年的幸福,为什么又会这样,难道我真的是克夫命么?”张阿姨醒来了就哭泣了起来,我赶紧在一旁安慰着,而小颖则像傻了一般,没有一丝力气的瘫软坐在椅子上,两眼无神,没有眼泪,没有言语。

    “医生,还能治疗么”?如果不能治疗,还能活过久?听到这个消息后,我坚强的挺着,如果父亲真的得了这个病,那么很有可能我就是罪魁祸首,毕竟前列腺疾病,最大的病因就是纵欲过度,而一切的一切,都是我推动安排的,所以才有了现在的后果。我心中现在来不及去思考什么,只想着怎么给父亲治疗,尽最大的可能保住父亲为生命。

    “你们不用这样,很多人都认为,得了前列腺癌症晚期就等於死神的徵召,意味着生命走到了尽头。事实上,在现在男性临床上,前列腺癌是男性中很常见也是很重要的一种疾病,其治癒难度很大,治疗起来也相对较为麻烦。但不是说,前列腺癌晚期,就治不好了。所以你们要坚强起来,现在或许还有得救。”医生思考了一会说道,像是给我们一家三口再打气“真的?”听到了医生的话语,我们三人瞬间清醒了许多,而张阿姨直接起身用双手抓住了医生的胳膊。

    “是的,阿姨,你轻点,抓的好疼……”医生穿的很单薄,被张阿姨捏住胳膊,或许是太过激动,张阿姨的力气有点大,把医生捏的龇牙咧嘴。

    “不过你们也不要太乐观,我只是说有希望,距离的要看病人的体质,治疗过程,和病人的心理状态。癌症晚期,本来就不好治疗,至於说治疗的概率嘛,一半一半吧。”医生最后还是不忘记给我泼了一盆冷水,也是让我们作好心理准备。

    “好的,医生,用最好的药物和手术,花多少钱都无所谓。”听到还有一半的希望,我的心里也松了好多,现在我是一家之,掌握着财政大权,所以这个时候也表了一个态度。

    “放心吧,一会我召开会议,进行一下会诊,现在只是确定了病人得了癌症晚期,但是具体的病情还要细细的检查一下,最后根据结果来确定治疗方案,你们最好不要让病人知道,免得增加病人的心理负担。”医生收拾了一下检查的单据,为了不打扰医生开会,我带着身体趋弱的张阿姨和小颖走出了医生办公室。

    “妈,别担心,没事的,钱很充足,不用担心,开心一点,你的身体别再垮了,还有希望。”我一边扶着张阿姨,一边安慰着。

    把张阿姨送到病房门口,张阿姨在门口简单的补了一下淡妆,之后调整了一下表情,就走进了病房。而我则带着愣愣的小颖走出了医院,我开车送小颖到了她的公司,一路上,小颖一言不发,或许她的心中已经是翻江倒海,各种的情绪都在心中交替了吧,我也没有说话。这个时候,给父亲治疗是首要的问题,其他的一切都已经不再重要。

    第二天的时候,我又去了医院,这次仍然没有叫小颖,而这次似乎是不敢面对了,小颖竟然也没有来。今天应该有具体的治疗方案了,而医生也需要徵得家属的同意才可以进行。

    “治疗方案已经确定好了,病人的病情比想像中的要严重的多。现在最好的治疗方式就是进行手术,切除睾丸,以消除雄性激素分泌的源头,以延长病人的生存期。如果不进行手术治疗的话,仅仅靠药物治疗,那么就有严重的可能,前列腺癌症晚期的人,癌细胞会扩散,骨转移,也就是癌细胞转移到骨髓,到那个时候,就没有任何救治的希望了,而且病人在死前会经受极大的痛苦。”医生见到我们后,直接说出了治疗的方案,并且听从我们的建议。

    “手术切除就可以万无一失么?切除之后会有什么影响?”我现在保持着理智的头脑,要问清楚一切的利弊。

    “癌症晚期本来就没有万无一失的事情,就算切除了,也不保准一定绝活下来,但是这是目前唯一的办法,延长病人的寿命,如果不手术的话,病人绝对不会超过两个月。睾丸是男性生殖器官,切除后,男性将永远无法进行性生活。所以你们考虑一下吧,而且要征的病人的同意,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对病人隐瞒了,如果要进行手术的话。”

    从医生的办公室里走出来,我和张阿姨的心情都很沉重,眼下唯一有可能的活命机会就是手术,而且还是切除睾丸,即使切除后也不敢保证万无一失。这个选择该如何来做?我和张阿姨的决定肯定是进行手术,只是父亲呢?他会怎么选择?我和张阿姨在病房外面商量了很久,还是直接和亲说明的好,而且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父亲的手里。

    我和张阿姨定进房间里,父亲正在躺在床上看报。此对他还不知道病情,精神状态很好。看到我进屋后,父亲的眼中闪过一丝细微的尴尬,毕竟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父亲永远不可能再坦然面对我这个儿子,父亲和笑了一下后,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爸,最近几天感觉身体怎么样?”我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尽量保持微笑的和父亲说道。

    “很好啊,神清气爽。”父亲带着微笑,彷佛再故作精神一般,只是此时的父亲却不知道,他的下半身已经佈满了癌细胞。正在一点点蚕食着他的生命。

    “爸,我就不和你绕弯子了,咱们遇到了难题,需要征得你的同意。”我和张阿姨对视了一眼,张阿姨微微的和我点了点头,我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和父亲说道。

    “怎么了?你俩的表情今天怎么这么严肃啊?”父亲似乎预感到了什么,微笑着问道,只是他此时的表情确实有些皮笑肉不笑。

    “你的病情已经确诊了,前列腺癌症,晚期……”我直接宣读了父亲的病情,没有丝毫的隐瞒,和医生的一样。

    “吧嗒”父亲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手中的报纸直接掉到了地上,表情保持刚刚的样子,只是嘴巴长大的大大直接愣在了那里。癌症晚期,意味着什么,他最清楚不过了,我的母亲当年就是淋巴癌晚期去世的。

    “你说……什么?没开玩笑吧?我得了癌症?怎么可能?”父亲缓解了好久,才过神来,之后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只是他的嘴唇再颤抖,而且刚刚说话还有点结巴。

    “我没有和开玩笑,是真的,昨天刚确诊下来的。只是你别担心,还有治癒的希望,但是得手术治疗。如果不及时手术救治,就会发生骨转移,到时候就没有救了。所以手术是目前唯一的办法,只是需要您同意才行。”我一点点的说道,给父亲一点接受现实的时间,让他的思维重新活跃起来。

    “能手术就手术呗,为啥要徵得我同意啊”父亲听到能手术治疗,表情一下子放松了下来,还微微的歎了一口气。无论是多么坚强的人,当面对死神的那一刻,都会露出恐惧的样子。

    “只是手术需要切除睾丸,那样你以后就算能够生活,也……”睾丸对於男性来说,意味着什么,作为男人再清楚不过了,没有了睾丸,没有了雄性激素,男人就永远不能勃起性生活,也没有了精液,几乎就变成了一个现代的太监。

    听到这个消息后,父亲原本放松下去的表情又重新紧张了起来,他脸上带着不可置信,之后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报应啊……就是报应啊……”父亲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下子倒在了床上。之后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父亲所说的“报应”,所指的是什么,我再清楚不过但是张阿姨不清楚,她想到的一定是别的,以为没有照顾好自己的前妻,自己的前妻当时得了癌症晚期,没有钱去救活,也是由於跟着父亲太过操旁,生活的不好,才会得上癌症,现在父亲也得了这个病,以为父亲内疚的张阿姨,听到父亲说出“报应”这两个字,一点都不奇怪。能够真正理解父亲这两个字的,只有我,父亲上了自己的儿媳,最后得了男性疾病,一切不是报应是什么?

    张阿姨在一边流着眼泪,坐在父亲旁边握着父亲的手,像是在给父亲打气。

    我也安静的坐着,看着闭眼的父亲,等待着父亲的答覆。父亲此时一定是接受着现实,也在做着考虑和决定,到底是做手术还是不做手术?到底是选择像太监一样的了却残生还是作为一个完整的男人过完短暂的余生?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