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书屋 > 情欲小说 >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94)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94)

推荐阅读: 仙子蒙尘传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   天云孽海   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姇】高H乱轮系小说   网游之纵横天下绿帽版   笑傲神雕   乱欲-利娴庄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  

    作者:性与情第一九十四章我出了医院,之后开车找了本市一家比较出名的饭店,之后和经理商量一下,定了一桌酒席,只是需要酒店给我送到医院来,包括餐具和桌子,为此我多付了很多的钱。现今这个会,物质生活上,钱是万能的。等待了一阵子后,我开车带着饭店的酒席“大队”到了医院里。

    我和医院的领导认识,简单打了一句招呼,医院也就默许了,只要不大声喧哗。父亲已经从重症监护室转移到了一间最好的单间病房里,空间很大。饭店的服务员和厨师们忙活着,不一会,一大桌酒席就出现在了病房之中,所有的设备都不缺少。看到这么一大桌酒席,原本应该喜庆的众人却没有半分的喜悦。

    “哈哈,今年的生日特别,竟然在病房里过,而且饭店厨师给做的酒宴,好好好……”反而是父亲突然眉开眼笑,第一个沖上了桌子,夹了一块他最爱的红烧扒肘子,讚不绝口。

    “你们都站着干嘛,赶紧吃啊……”父亲吃了一口后,看到我们还站着,就笑着赶紧招呼大家都坐下。

    岳父母,张阿姨,我和小颖,浩浩和哆哆,一共8个人,在医院这个病房里,此时已经演变成了一场带着悲伤色彩的生日宴会。父亲在大吃特吃,笑容满面,仿佛不知道自己是一个将死之人,只是大家都知道,父亲这是一种绝望的表现,反正自己无药可救,就该吃吃,该喝喝,原本已经忌了的烟,想抽就抽吧,只是父亲或许都是表面上的,内心中的苦涩有多少,我们大家没有人知道。

    父亲一杯接一杯,,我们只是陪酒,父亲大吃特吃,我们却很少吃菜,只是都看着父亲,张阿姨强忍着不让眼泪流出来,只有哆哆这个不懂事的孩子陪着父亲大吃特吃,吃的很是开心。如果我也是哆哆这么大的孩子多好。整天吃饭,睡觉,上学,看动画片,无忧无滤。饭桌上,竟然出奇的没有一个人去说“生日快乐”,也没有生日的祝福。本来我让小颖给父亲买了蛋糕的,只是父亲出事后,就被小颖扔在家了,这个时候了,谁会在意其他的事情。

    岳父毕竟是一个见过世面的老机关干部,在饭桌上陪父亲说话最多的就是他,他也和父亲有说有笑,绝口不提生病的事情,也让这个悲伤的气氛稍微缓解了一下。喝着喝着,父亲也喝了不少,原本酒量很好的他,此时却有些醉了。刚刚父亲或许是在借酒浇愁,借酒浇愁愁更愁。

    原本不应该喝醉的父亲,喝醉了。喝醉后的他,真正的内心才表现了出来,本来哈哈大笑的他,笑着笑着突然笑脸变成了哭脸,不由得老泪纵横,这一刻,他终於卸下了所有的伪装,展现出了他对於死亡恐惧的一面。所有的人,都留下了眼泪,这一刻悲伤的气氛终於宣泄了出来,只有岳父用胳膊搂着父亲的肩膀,用无声的言语去安慰父亲,此时任何言语都无法去安慰一个患有绝症的人。

    酒宴到了很晚才撤走,不是大家吃的有多久,而是都在陪着父亲,到了晚上,岳父母和小颖带着浩浩和哆哆各自去休息,我和张阿姨在医院陪着父亲。父亲因为喝了不少酒,慢慢的开始睡去,如果没有酒精的催眠,今晚一定是一个不眠之夜。等父亲睡着之后,我和张阿姨来到了走廊里,张阿姨在一旁抹着眼泪,彼此都没有说话。我知道她心目中的苦,她是一个很好的女人,和父亲结婚五年多了,俩人感情一直和好,张阿姨对於现在的生活也很满足,结果没想到,还是没有相扶到晚年,她又成了孤家寡人。

    “妈,您放心吧,我快要没有父亲了,但是您永远是我的妈妈,我以后会把对於父亲和母亲所有的孝心全倾注?◢在您身上,我一定给您养老送终。”我搂着张阿姨的肩膀,坚决的说道,我说这些话不是客套话,而是我的真心话,这五年的时间,说短很短,但是我们对於张阿姨的感情却十分深厚,张阿姨待我和孩子更是视如己出,她只有女儿,没有儿子,我决定一定照顾她,直到逝去为止。

    一个月后……看着殡仪馆的火化车间的烟囱冒出了稍黑的烟雾,预示着父亲的遗体正在慢慢火化,我和张阿姨带着白布等待着领取骨灰,而小颖在张阿姨身边搀扶着张阿姨,由於这几天过渡悲伤,操办父亲后事过於劳累,她现在已经快站不住了,只能由小颖搀扶着,而岳父母照顾着浩浩和哆哆,还有一帮同事和亲友陪同。

    大约等待了半个小时后,我们从火化车间的领取视窗领到了一个锡箔盘装着的骨灰,由於骨灰刚刚取出来,温度很高,所以工作人员让我们把骨灰放在骨灰台子上,等待骨灰降温。我们一家人看着父亲的骨灰留下了眼泪,小颖虽然没有张阿姨那么悲伤,但是也哭了好几夜,有的时候,她一个人的时候,也会默默的发呆,不知道在想着什么,或许她在忆,也在缅怀。

    由於父亲是得癌症去世的,他的骨灰中间是黑黑的,这是由於长期用药所致。

    看到父亲的骨灰,感慨万分,一切的一切似乎都随着父亲化为了尘埃,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的分解到大自然中,最后留下了什么?或许只有忆吧。过了一会后,阴阳先生开始念念有词的把父亲的骨灰摆放到骨灰盒里,一切仪式都结束后,我们车队拉着骨友盒和亲友向着墓地走去。

    本来按照家乡的习俗,父亲去世后应该与母亲葬的,这样需要把父亲的骨灰送到农村去,路途很远很远,但是父亲去世之前留下了遗嘱,要求死后骨灰就地葬在市里的墓园中,不要埋入农村的祖宗坟茔地,也不要和母亲葬在一起。

    当时父亲说出这个遗嘱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不理解,真正能理解的人,或许只有我和小颖。

    父亲前几年做错了很多的事情,先不说他与自己的儿媳妇小颖发生了性关系,而且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还怀了孩子,还有他已经二婚了,和张阿姨结威了晚年之理,无论哪个理由他都无法和已经去世的母亲葬,,按照他内心的想法,他没脸埋入祖宗的坟茔地,和长辈在一起,也没有脸面去阴间去见母亲。他在说出这个遗嘱的时候,他的眼中带着愧疚和恐惧。如果把他埋入祖宗坟茔她,和母亲葬一起,他害怕死后也不得安宁。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父亲去世之前,已经躺在床上无法说话,枯瘦如柴,只能每天的呻吟,或许他很痛但是呻吟也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只能睁着眼睛,不断的流眼泪。他死前的眼泪包含了太多的东西,有骨痛带来的无止尽的痛苦,有心理的愧疚,更有对於死后无颜面对祖先和已经去世的原配,他生前只做了一件真正意义上的错事,却让他对於死亡是那么的恐惧,那么的害怕去面对。

    或许他预感到了自己要死亡,在他去世的那天早上,九点多钟,我带着饭菜去医院给张阿姨送饭,我刚进病房,父亲的眼睛转过来看了我一眼,他那个时候已经无法转头,只能转动眼珠。他当时的眼睛虽然已经无神,但是却十分的複杂,他或许有好多话要和我说,只是他无法说出口,即使能说话,他也无法说出来,只能埋在心里,最后带进棺材成为永远的秘密。

    我给张阿姨地???打开饭盒后,张阿姨正要吃饭,我却看到父亲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竟然看着我,抬起了自己的胳膊和手。要知道,在此之前,父亲连转动脑袋的力气都没有了。我不明所以,以为父亲要干什么,我来的巡视着,以为父亲要什么东西,正好张阿姨转了过来,和父亲五年的相处,外加上这段时间一直照顾父亲,她明白父亲的意思。

    “他让你握住他的手……”张阿姨毕竟是老年人,经验阅历都十分丰富,她或许已经预感到了什么,她眼泪含在眼圈里,之后和我说了一句。我赶紧走过去握住了父亲的手,父亲嘴唇颤抖着,不知道他要说什么,只是他的表情很急切,我能感受到他对我的愧疚,还有急切,他或许已经预感到死亡的来临,他很后悔,也很无助。而一旁的张阿姨却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个袋子,我不知道袋子里面装的是什么,此时我的注意力都在父亲身上。

    我和父亲很久很久没有握手了,记得小时候父亲牵着我的手,领着我在农村去串门,这是以前唯一父亲握着我的手的记忆。感受到父亲的手湿度正在慢慢散去,父亲看了我几眼后,突然眼睛开始向上翻起,之后仿佛喘不过来气一般,我赶紧按响了急救警铃,等待着医生的到来。张阿姨却没有任何其他的动作,没有像以前一样赶紧出门去喊大夫,而是看到父亲和我握手后,一直很安静的找着东西,不一会。她直接从袋子里拿出了一套衣服,而那套衣服是为父亲准备好的寿衣。

    原来张阿姨早就预感到了父亲要逝去,竟然直接把寿衣找了出来,在医生进病房之前,父亲的手慢慢从我的手中滑落,医生们进入病房后,检查了父亲的心跳和眼球,之后对着我摇了摇头。在父亲住院的这段对间里,父亲几次濒临死亡边缘,但是都被医院抢救了来,这一次,他的生命终於走到了尽头。

    我和张阿姨流泪给父亲穿好了寿衣,我们对於这一天早已经做好了准备,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快,一切安排妥当后,我给小颖和岳父母打了电话,同事们也都赶了过来,由於我在本市只有岳父母一家真正意义上的亲属,殡仪馆、死亡证明等手续都是单位的同事在帮助我办理,而我则专门办理一些最紧要,非我办理不可的手续。事后我曾经问过张阿姨,她怎么知道父亲要不行了,她告诉我人死之前会突然变得比平时有精神和力气,那是光返照,说明离去世已经不远了。

    我在本市墓园给父亲买了一套比较高级的墓葬,这是一座双人墓葬,现在只葬了父亲一个人,另一个位置,张阿姨说将来要留给她,她准备将来死后和父亲葬在一起,而不是去和原配葬,这一点我们也征得了张阿姨家属的同意,这也更加坚定了我要赡养张阿姨的决心。

    我带着浩浩和哆哆、小颖跪在父亲的墓碑前,一切都完毕后,父亲的后事前期也算全部完毕,看到父亲的墓碑,我心中所有的滋味都滑过,和父亲一样,我心中最大的感受就是无比的后悔,后悔自己当初所做的一切,如果时间可以倒流……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