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书屋 > 情欲小说 >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55-156)同人改编暖心版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55-156)同人改编暖心版

推荐阅读: 仙子蒙尘传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   天云孽海   网游之纵横天下绿帽版   【姇】高H乱轮系小说   笑傲神雕   乱欲-利娴庄   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消失的妻子  

    第55章黑暗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找光明。顾城(一)景程“老婆,我已经来了。”一下高速路,天色刚刚擦黑,我立即拿出手机给小颖打了个电话。

    “但是,我要先公司一趟,先把单位的事情先处理完,明天一早还要汇报,我会尽快家陪你。”我用比较爽朗的语气,向小颖解释了一下先不家的原因。

    “哦,那好吧。”听了我这样的语气,小颖似乎也非常开心。“你没有喝太多酒吧?”小颖关心的问了一下。

    “放心,老婆。”我笑了一下答道,“这次出来本来要是处理公司的相关事情,刚好在老家的几个老同学说想聚一下,我也就顺便想看一下他们。结果不巧,处理公司的事情时间非常紧张,同学那里没去成,我只是到我母亲的坟那里祭拜了一下。”

    “你去祭拜你妈去了?”小颖惊讶的问了一声。

    “是的。我想,既然都家了,我也有两年没去看她老人家了,怎么也得去祭拜一下。”我依然很轻松的答道。“你别多想了,我只是顺便而已,到家之后我再给你解释,好吧。”

    “那好吧,你要早点来,我等你,我、我、我有点儿事想和你讲。”小颖突然害羞的小声说了一句。

    “嗯,我会早点家,给我留着饭,我还没吃呢,拜拜。”说完后,我挂了电话,心里不仅怅然:看来小颖还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应该是怀孕的事吧,还是其他的呢?

    不管了,还是先办正事吧。随即我匆匆赶公司,飞快的打开电脑,再次启动了熟悉的视频。虽然我非常确信这几天小颖和父亲不会做出越轨之事,但是我依然要知道他们这几天的行动。

    作为一个男人,我本来可以不用这么麻烦。直接摊牌,一切都将终结。选择不原谅,我带着儿子到其他的地方重新生活,我将不再有父亲、妻子,小颖和父亲从我的世界里永远消失,这样的未来,我会坚强的走下去,因为这些是我应得的报应。选择不原谅,对小颖和父亲进行恶毒或变态的惩罚,我同样会失去小颖和父亲,正如小颖在日志里说的那样,她会选择死亡来解脱。我相信,父亲一样会走上这样的绝路。然而,小颖的心依然还在我这里,她还深爱着我,我也深爱着她。包括父亲,他一样还把我当作自己最亲最爱的人,母亲不在了,我就是他的全部世界。所以,一旦摊牌,无论事情怎么发展,在今后的生活中,无论是小颖还是父亲,愧疚终会伴随一生,芥蒂永远无法全部释怀,他们在面对我的时候,总会以愧疚之心对待我,如果是这样,找不幸福的婚姻,更找不安宁的生活。

    我甚至可以动向他们坦承我最初的绿妻淫心,以此来平衡双方的心态和地位,但是这样做,其结果一样是相互愧疚或相互伤害,更有可能的是:到时候如果有一人放弃,我们就会一起走向更加不堪的淫邪之路,这样就更是家不为家!

    在事情还没到无法挽的时候,我想再试一次。我不能再让事情顺其自然的发展,我需要有所行动,才不会让事情变得更坏。

    (二)父亲我首先打开的是父亲房间的视频,因为前几天光顾着处理和小颖之间的事情,还没来得及看看父亲的反映。我把视频时间调整到我走后第一天的晚上。父亲一进房,身体突然象没力气一样瘫软在地,他就那样一直静静的坐在地上,久久没有起身。过了很久,我突然看见父亲的肩膀在慢慢抖动,而且抖动得越来越大。

    父亲一定是在哭,我想。果然,父亲突然抬起了满是泪水的脸,蓬乱的头发和沧桑的脸,杂乱的扭曲在一起,在这张脸上看得出来,有悲伤、有悔恨,还有愧疚。

    父亲慢慢的站了起来,然后慢慢的走到床前,从床底下的箱子你拿出了一把平时修理门、柜用的铁锤,然后突然脱下自己的裤子,举起铁锤。父亲想干什么?我一下震惊了,随即马上想明白:他是想废了这个惹事的物事!我一下激动起来,也不知是愿意父亲砸下去还是不砸下去?我紧张的看着视频,然而等了足足一分钟之久,父亲最终又慢慢放下了铁锤。我略显失望的看了一眼,其实,理性也告诉我,父亲自宫绝不是个好意,因为这没法向我和其他人解释:摔的?撞的?

    怎么都不理。我突然很佩服父亲,在这种节骨眼上还能这么理性和清醒!你当初的理性到哪里去了?你当时的清醒到哪里去了?我不禁有些暴怒!但是,父亲没有想明白,他无法左右事情的改变,虽然他所做的的确对事情的解决能有帮助,然而能彻底解决问题的只能是我和小颖。

    我和小颖要解决的是“心魔”或“性魔”。几个月以来,我、小颖、父亲就像上瘾的吸毒者,陷入各自的性欲而不能自拔。我作为始作俑者已经因为他们突破底线的秽行而不堪忍受,断然斩断了心魔。父亲虽然也有心魔,但他只是被动者,从来没有动过,也不敢动。包括吃性药强上小颖那次,其实依然有小颖的配,否则永远无法成功。

    “咚、咚、咚”,正在我沉思的时候,视频里突然传出巨大的撞击声。我赶紧看向视频,原来父亲用脑袋狠狠的在撞房间墙壁!父亲在用一种可以解释的行为在自残!我看见血从父亲的脑袋上慢慢流下,父亲也没理会,让鲜血自顾流淌。

    该!我不仅诧异于自己内心的表露,这是我第一次在父亲受伤的情况下,没有一点点的心痛,反而有些畅快。是的,留下受伤的印记,提醒自己不再犯错,也未尝不是一个方法。只是我在想,这么大的声音,外面的小颖应该可以听到,她为什么没进来呢?我再次看了一眼父亲,发现父亲并未摔倒,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

    我立刻调出客厅和小颖房间的视频,并把几个视频的时间调整到一致。

    (三)小颖客厅中没有小颖的身影,她正坐在卧室的电脑前。我把视频放大,原来小颖正在写日志,我立刻用电脑进入小颖的日志:“昨天终于和我老公又谈了一次,虽然他还是没有跟我说他发火的具体原因,但是谈话的过程是开心的,他应该是没有发现我和公公的事情,悬了几天的心终于落下来了。当他说不关我的事的时候,我激动、甚至失控的哭了。只要老公没发现,我就还有救,就还来得及头,这次机会我不会再失去了!我不能再有下一次了,我不能这样一次次对待他,否则,也许还不到他发现的时候,我自己就要先崩溃了。”

    “还有,月经推迟可能怀孕的事情,不知道该怎样对老公讲。如果对他讲了,凭他对自己身体的了解,至少会有所怀疑。今后就算我不再犯浑,他也可能看出蛛丝马迹。我还是先到医院里确认了之后,等老公来再对她说吧。反正,趁现在还早,胎儿是坚决不能要的!”

    小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完全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短短的几行字,她一会儿写,一会儿删,一会儿改,心中的悔恨、纠结显露无遗。等写完关闭电脑,已经足足过去几个小时。

    我怔怔的看着日志,又是最后一次!我不知道是悲还是喜,是该警惕还是就此释然。到目前为止,受到心魔和性魔双重控制最严重的就是小颖。所谓被父亲强上、因为我忘记她生日后与父亲的放纵、误吃性药后在我身边和父亲无耻的疯狂,都是因为抵御不住性欲的诱惑!一次次底线的突破,不在于性药的推动,而在于欲望的升腾。性药不是迷药,性药在于助性,在于刺激和持久,不在于麻醉意识。只要意识清醒,总归可以控制自己的行为,因为我已经尝试过一次。永远不要相信什么“最后一次”,心魔不除,“最后一次”总会变成倒数第二次,直至东窗事发。如果那天家的时候我不是先敲门而是用钥匙、如果那天他们疯狂时突然打开房门,所有的美好都已经烟消云散!

    随后,我快速的浏览了一遍视频。事情正如我猜想的那样,两个人没有发生任何事情。第二天起床后,小颖看见父亲头上包着绷带,走上前关心的问了一下,也没有过多的表示,因为小颖明白这种折磨的感受。随后小颖走出了家门,而父亲一整天都呆坐在家,哪里都没去。直到晚上的时候,小颖带着浩浩家吃饭。

    原来小颖按照我说的,白天到了岳父母家接浩浩在外面玩了一天。晚上,小颖和浩浩很快就洗漱一下房睡觉,父亲清理了一下头上的绷带,也房间睡觉了。

    看完了视频,我迅速整理了一下情绪。

    我想起了诗人顾城。

    他用黑色的眼睛,祈求找光明。然而,声名显赫、风流不羁的才情诗人,却放纵自己于两个女人之间,但是当英子(顾城情人,相关情节友可以度查阅)同样放纵自己于两个男人之间时,他却举起了锋利的斧头。男人,终究舍不得与别人分享自己深爱的女人。他毁灭了别人,也毁灭了自己。

    我还不想毁灭,我需要救赎。所以,我不能光是一个黑暗中的偷窥者,我还要把自己变成一个精准的刺客,要么一击成功,要么杀身成仁。

    我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向家的路。

    刺客信条:我们行走于黑暗,服务于光明,我们是刺客。

    第56章光明这个世界穿透一切藩篱的东西,它就在我们的内心深处,他们无法到达,也无法触及,那就是希望。斯蒂芬·金(一)家事“我来了。”我亮起嗓子向家里喊着,声音透着轻快。随即就听见屋子里传来小颖跑过来的脚步声,“来了,来了”,小颖边说话,边打开了门。

    “老公,你终于来了,赶快进来吃饭。”小颖亲热的挽着我的胳臂,半拉着我进了屋。

    “景程,你来了?”父亲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也迈步向我走过来,只是脚步想快些,却又慢了下来,虽然小颖已经在白天告诉了他我没发现什么的事实,但父亲依然在别扭的心虚。

    “爸,你头怎么啦?”我假装吃惊的问道,并把目光严厉的转向小颖。“我不是说过叫你照顾好爸爸吗,你怎么搞的?”

    “你别怪小颖了,是我前天晚上上厕所,自己不小心滑了一下,头撞在了墙上,小颖那时候早就睡觉了。”父亲很快的,脸色黢红的赶快向我解释。

    “是啊,爸爸这么大个人,身体还好着呢,可以自己照顾自己的。何况我也不可能一直跟在他身边吧。”小颖也飞快的答了话。本来她想表达的是事情不严重,突然又发现好像哪里说得不对,脸突然一下红了。

    我不仅有些诧异,以往小颖碰到这种情况,一般都是小心的解释或自责,这次居然有些不以为意,未必她这次真的要彻底转性了?

    “你咋知道父亲身体还好,都奔六十的人了,最怕的就是磕磕碰碰这种事。”

    我故作生气的瞪了小颖一眼,然后又故作关心的问了一句,“伤口要不要紧?”

    “不要紧,不要紧,昨天去看了医生,说只是破了皮,没大碍,消消毒就可以了。”父亲看我好像也不是真的生气,口气也自然起来。

    “哦”,我点了一下头,慢慢走向饭桌。

    小颖手脚麻利的把给我剩下的饭菜端了出来,然后坐在我的正对面。确实有些饿了,我飞快的拿起筷子,狼吞虎咽起来。小颖则双手交叉放在桌子上,脑袋放在胳臂上,眼睛定定的、温柔的看着我,一动不动。

    “我脸上有脏东西?”我用袖子抹了一下脸,问道。

    小颖微笑了一下,摇了摇头。“我就喜欢这样看着你狼吞虎咽,今天的菜都是我亲手做的,看着你吃饭,我觉得踏实。”小颖发出小声的呢喃。

    “那好,我吃给你看。”我加快筷子的频率,继续风卷残云,一会儿功夫就将饭菜吃了个底朝天。心里暗想,不会是小别胜新婚,小少妇动春情啦?

    一看我吃完,小颖就站了起来。“爸,今天的碗筷你来洗吧,已经有点儿晚了,我和景程先房间了。”小颖对着父亲说道。

    “好的,好的,你们去,你们去,我来洗。”父亲紧走几步,收走了桌上的碗筷,走向厨房。

    “你看看你”我责备的看了小颖一眼,但是我知道她有重要的话想对我说,也就没再继续罗嗦,两人牵着手走进了卧室。

    (二)性事一进房间,小颖就贴到我身边。

    “老公,有事情想对你说。”

    “什么事?”

    “我们再要个宝宝吧。”

    “我们不是已经说过这个问题了吗?”我诧异的问道。

    “说是说过,但不是一直没怀起嘛。”小颖娇嗔了一声。

    看来小颖已经去医院确认过了,她没有怀孕,只是不愿意向我提起差点儿怀孕的事情。

    “那你的意思是?”我故意看着小颖的眼睛问道。

    “我现在就想怀!”小颖丝毫没有犹豫的说道。

    我怔怔的看着她,想看透她心里想的一切。什么时候小颖变得这么急色,变得给了点儿阳光就如此灿烂?难道她有什么新的打算?

    我继续看着小颖,突然心里一激灵!难道是小颖想通过怀孕,过上孕妇和育儿的生活,以此来降低对性欲的需求,慢慢淡化对巨大阳物的欲望?好像这也是个不错的办法。然而,这恐怕是一厢情愿吧,欲望无处不在,躲得了初一,躲得了十五?但是,如果这是小颖真实的想法,至少表明她真的在努力,那么小颖,让我们一起加油吧!

    “你急什么?”我刮了她的鼻子一下,笑着说,“你每次做爱都生怕伤了我的自尊心,我知道呢。”我爱怜的摸了一下小颖的秀发。

    “老公,你真好。”小颖突然亲了我一下,“你要赶快好起来。”一说完,她趁我不注意,把我推到在床上。

    “你不会是觉得现在我就好了吧?”我笑嘻嘻的羞着小颖,压抑了这么久,这小妮子动情了呢。

    “我才不管,我现在就要你爱我。”小颖第一次这么厚脸皮的扑向我。

    现在就做爱?是啊,我也想,可是现在就做,我能给她怎样的享受?她能感到什么刺激?能和父亲给的相比吗?我一时有些茫然起来。如果没有新的改变,要想抚慰小颖现在饥渴的心,注定会是新一轮失望。我再次想到了禁忌做爱的疯狂,可是我没办法给予她这样的疯狂。现在的我,想做的就是要让她远离这种畸形的变态,到夫妻之间的快乐欲望。怎么办?我不由得在脑海中看过的色书和各种色情信息,看看能不能找到办法。

    有了!这个办法,虽然不是禁忌之爱,但对于小颖来说,从未试过。

    “小颖,你说老实话,自从我生病之后,你和我做爱,有没有真正享受到?”

    我坐在床上继续问道。

    “你怎么会这么问?”小颖脸一下子就红了,“我每次每次都很快乐呢”小颖一时有些不知如何答,给了一个似是而非的答案。然后慢慢的把头害羞的靠在我的大腿上。

    “小颖”,我抚摸着小颖的头发,“我身体不好,委屈你了。我知道在这方面我没能尽到一个丈夫的职责。其实这段时间以来,我想把自己的身体调养好,但是需要夫妻双方的配。”

    然后,我把这次在外面看病的事情对小颖说了一遍,只不过把医生换成是我一个同事推荐的,地方则换成了在我处理公司事务的一个离老家很近的小城市。

    “那医生怎么说?”小颖急切的问道。

    “医生说能治好,只要治疗得当。”我谨慎的说,没有告诉她能治好的时间。

    本来嘛,象这样的病情,就是再高明的医生,也未必能有分的把握。

    “那要我们怎么配呢?”

    “医生说我们不能没有节制,想做就做。”我缓缓的说,“还需要对性感神经进行适当的刺激,但是不能纵欲过度,一个月不能超过一次。”说完后,我紧紧的盯着小颖的眼睛。

    “一个月一次?这么少啊!”小颖嘟起了小嘴,“但是我会好好配你的”,小颖红着脸抬起了头。

    “老婆,其实我知道,我生病之后,每次做爱你都只是在照顾我,甚至是服侍我,从来不是在真正享受性爱的快乐,从今天起,你要放开享受。真正的性爱,是两个人的快乐,只有这样,我的病才好得有价值。你不快乐,就算我痛快了,之后我也会不快乐!”

    “老公,你别说了。”小颖眼圈慢慢红了,“是我不好,是我求得太多了,给你造成了压力。其实只要你快乐了,我打心眼里高兴呢。况且,只要你的病好了,我们的好日子总会来的”小颖的声音突然有些带着哭腔和羞涩。

    我心里暗暗叹气,小颖,你还是没有完全打开心扉。性爱的时候,你在我面前始终放不下保持贤妻良母的心理,你怕我说你下流、下贱、放荡,而到了外人面前,到目前为止就是父亲面前,你摘下了面具,无所顾忌的放下尊严,放下羞耻,享受因淫欲带来的高潮,因为你不怕他嘲笑,你只在乎我的看法,你只在乎在我眼里的形象。但是,你知不知道,丈夫才是真正需要不戴着面具妻子的那个人,因为只有这样,外面的刺激才对你不再具有诱惑!

    我坚定的握住小颖有些紧张的小手,“老婆,我有个色色的想法,因为我不能频繁射精,今天要是让你享受,但是也能顺便刺激一下我的性感神经。从今天开始,你要抛下生活中贤妻良母的样子,只在乎性欲的享受。我知道你一直都是端庄美丽的,但是在床上,男人都希望妻子变成一个荡妇!我们都还算是有点知识的人,我们都不会把床上的淫乱,当作生活中的自己。”

    “那我们要怎么做呢?”小颖害羞的问,脸红得像晚霞。她没有拒绝我的提议,因为小颖懂得这个道理,也深知其中的乐趣。

    “我想看你自慰!”我对着小颖的耳朵,轻轻的吹着热气。

    小颖今天穿着非常性感的碎花吊带连衣裙,外套一件针织的粉红小套衫,34D的乳房如山峰般挺立,象是祈求大手的抚摸。小颖和我旅游的时候,曾经为我跳过艳舞,自慰都是偷偷的进行,从来没在我面前展示,今天,她第一次被老公视奸自慰的淫靡表演,一定会给她带来不一样的体验,这也将是她走向放开胸怀的第一步。

    小颖先是略为诧异的看了我一眼,随后坚定的站了起来。小颖提起裙摆,露出了里面的连裤黑色丝袜,随着裙摆的提高,我看到了一个多星期以来都没再见的茂密森林。啊,她居然穿的是红色丁字裤!看来这欲女早就想在今天色诱我,只是家里父亲的存在,她才穿着连衣裙遮挡了性感的连裤袜。

    我不仅一阵冲动,下体跟着起了反映。

    “噗嗤”,小颖微微一笑,眼睛依然很害羞的看着我,似乎是笑我这么点刺激都经受不住。她把裙摆一下又放了下来,双肩向后一抖,套衫很自然的滑落地面,然后小颖顺势坐在套衫上,向胸前拉起裙摆,将腿间的春光再次全面向我开放。红色钉子裤的细条湿漉漉的镶嵌在小颖湿润的阴户中间,显示着它的人今天一直被情欲所控制。

    小颖左手握住裙角,右手慢慢伸向阴部,眼睛却一直含情脉脉的看着我。

    “哦”,随着一声醉人的呻咛,小颖的手指拨开钉子裤的细条,插进了自己的阴道。

    “啊,啊,啊”小颖慢慢的加快手指的抽插,眼帘慢慢变得细小,随着抽插的加快,似乎看得见淫肉里的淫水。

    “啵”,突然小颖拔出了手指,由于速度太快,顺带发出了细微的响声。几分钟之后,随着欲望慢慢升起,小颖不再满足于只抚慰阴道,她暂时停止手指游戏,快速的脱下连衣裙,然后坐在衣服上继续自慰。

    没有了连衣裙的束缚,小颖的双手得到了解放。她半仰着身子,左手轻轻搓揉阴蒂,右手则再次探入湿滑的阴道。白色的如雪肌肤、黑色的连腿裤袜,以及红色的窄小钉子裤相互映衬,性感无以复加。

    “哦、哦、哦”“嗯、嗯、嗯”由于小颖经常暗中自慰,现在非常清楚自己的敏感地带,左右手不断的加力搓揉和搅动,淫靡的阴毛渐渐被流出的淫水打湿,阴蒂也如愤怒的鸡冠,开始红肿、挺立!

    看着眼前的旖旎秽景,我的小不断升腾膨胀。老婆,你做得很好,但是还不够,你的脸色虽然含春,但是依然羞涩,如果你还不能完全放开,你享受不到性欲的全部。

    我站起身,走到小颖面前。“小颖,看着我,我要你看着我。”我对小颖小声说。小颖一下睁大了眼睛,好像不知道我已经走到她跟前,双手也跟着好像停住。“别停,继续”我边说边解下皮带,脱下裤子,露出已经有些半硬的阴茎。“张开嘴。”我走到贴近小颖胸部的地方,在小颖正准备想问的时候,将鸡巴插进她的小嘴。

    “嗯”由于小颖没有准备,这下突然的插入,居然引起了小颖的兴奋,她大声的娇吟一声。她张大眼睛看着我阴茎的抽插,似乎也在询问,老公什么时候也变得淫荡了。她向我眨巴了几下眼睛,好看的眼睫毛不停闪动,下面的双手也丝毫没有停留,继续狠狠的蹂躏自己的淫穴。我也向小颖无声的眨巴了几下眼睛,色迷迷的微微一笑,鸡巴也丝毫没有停留,继续狠狠的蹂躏她性感的小嘴。

    就这样,我们两人一高一低的激烈运动,一阵快感涌了上来。不行,我赶快抽出肉棒,减缓自己的性冲动。然后弯下腰,快速的解开小颖的胸罩。

    “啪”,两粒饱满的乳房一下就弹了出来,粉红的乳头早就硬如红豆,充血挺立。我的双手一把抓住两只乳房,不断的揉捏,把它们变换成不同的形状。

    “啊呀”小颖发出了畅快的叫声。“老公,不要这么重,捏爆了今后就没得玩了。”小颖嗔怒的对我说。

    “我就是要捏爆你的奶子,免得你上班时别人用眼睛奸淫你。”我一边大声调侃,一边绕到小颖背后,继续用双手玩着变形魔术,一边看着小颖用双手交替进出自己淫靡的嫩肉。

    “啊啊啊”“哦哦哦”随着不断的揉捏和抽插,小颖的淫欲渐渐升高,嘴里不断的小声淫叫着。她的眼神开始迷离,开始变得狂乱,她的动作开始变得狂野。

    我用双手从小颖腋下穿过,牢牢握住她的两只34D巨乳,一用力,把她抱了起来,慢慢移动到床边,然后将她的上半身压低到床上,双腿笔直站立,再用左手大力左右摇晃小颖的屁股,右手则用食指和中指同时快速的插进小颖已经泛滥成灾的肉穴。

    由于小颖上半身贴在床上,相当于起到了固定身体的作用,屁股被我大力摇晃,也带动了她巨大的乳房在床单上摩擦,而早就想被填满的淫洞被我手指快速的插入,加上小颖自己一只小手指的触摸,色情的快感在小颖身体中极速升腾。

    感谢曾经看过的色书,这个动作居然今天被我用到。

    “老公,还好想要你啊”小颖被我的淫戏搞得有些欲火难耐。“老婆,你感觉好吗?”我轻声问道。

    “好,好想,好刺激,哦哦哦我好像要来了”十几分钟之后,小颖突然开始动的摇晃身体,并且把左手摸到自己的肉穴,快速的揉搓充血的阴蒂。我一看,该不会是高潮要来了吧?我赶紧加快手指抽插的频率,又重又急,犹如狂风暴雨般一进一出“啊”很快的,小颖发出一声似母猫般的叫嚣,双腿一阵颤抖,然后上身整个向前,瘫软在床上,而性感的双腿和淫臀,淫靡的向我洞开,一股白色的淫液穿透红色丁字裤,缓缓的流向黑色的裤袜,晶莹夺目!

    我抽出了手指,小颖随着抽搐了一下,小颖居然高潮了!看来这些新鲜的玩法,确实对她很有效果。

    我突然色心大起,再次把手指插进小颖的阴道,搅动了一下,待手指沾满湿湿的淫液,然后马上拿了出来,快速走到床边。

    “小颖”,我喊了一声,“嗯”小颖似乎还没从快感中清醒过来,我一把翻过小颖的身体,“把嘴张开”,小颖听清的我的话,不知道我想干什么,乖乖的张开了嘴。

    “你经常吃我的精液,想尝尝自己的淫液吗?”我没有强迫小颖,还是问了一下她。

    “啊?你这个变态!”小颖娇嗔的打了我一拳,从高潮中清醒了过来,双手一下子捂住了脸庞。

    “小颖,这不丢人。淫荡的老婆是我的,我都不怪你,你怕什么?”我左手抚摸着小颖的脖子,顺便又抓了一把乳房。

    “你真的不嫌弃我变成个荡妇?”

    “只要是我王景程一个人的荡妇,我爱还来不及呢!”我大声的宣告。

    小颖低着头沉默了几秒钟,慢慢的抬起头,脸庞一片绯红。然后朱唇微启,眼神害羞的看着我。

    她同意了!小颖同意了!我内心有些激动,只要小颖能够放下在我面前的羞耻心,终会有一天,你会再次到我身边灵与肉一起来!

    我慢慢把手指靠向小颖的嘴唇,但并没有动送进去,我用眼神期待的看着她。小颖羞涩的看了我一眼,突然快速的张嘴咬向我的手指。

    “啊,你咬我干嘛?”我的手指疼了一下,但是可以忍受。

    “我就是要咬死你,咬死你这个大坏蛋,咬死你这个变态的大坏蛋!”小颖吐出我的手指,但是用双手继续抓住,大声的骂着。随后又把我的手指塞到嘴里紧紧的咬住,哦,不是,是吸住,舌头还在手指上舔弄了几下。

    “我要为你前几天向我发火报仇,我那么爱你,你居然骂我;这么多年,你从来没吼过我,你那天居然还吼了我!”突然,小颖失控的大哭起来,再一次吐出了我的手指,弄得我一时脑袋有些迷糊。

    “小颖,你怎么啦?是不是我今天玩得太过分啦?”我赶紧问道。

    “老公,你别向我发火好吗,我今后什么都听你的,你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哪怕是叫我去死。只要你不要离开我呜”小颖继续大哭着,又把手指含了进去,不停含混的呜呜着。

    哦,原来小颖的恐惧还没有完全消退。虽然这几天我的态度已经很好了,但是她还沉浸在自责之中,还没有完全走出这次事情的阴影,只好由着我的性子淫玩。

    “小颖,我不会离开你,不会离开,不会离开。”我把小颖紧紧的抱在怀中,不断的呢喃。

    “真的?你发誓!”小颖一下子从我怀里抬起头,吐出我的手指。

    我看了小颖一眼,没有说话,嘴唇狠狠的吻向她调皮的小嘴。

    “嗯、嗯,你还没发誓呢”小颖想说话,但是舌头已经被我缠住,再也发不声音。

    (三)正事又一阵嘴中光阴之后,我和小颖恋恋不舍的分开了嘴巴。

    “嘻嘻,你下巴上有口水呢。”小颖笑着羞我。

    “笑我,你嘴角还有淫液呢。”我反羞了过去。

    “是吗?”小颖大惊失色,赶紧擦了一下嘴巴。

    “哈哈哈”我不仅大笑起来。

    “坏老公,你又欺负我!”小颖发现上当,气愤的一下翻身坐在我的肚皮上。

    “我压死你。”小颖在我身上起伏了几下。

    我摸了一下小颖的乳房,用手把她拉向我的胸膛。

    “小颖,给你说个事。”我抚摸着小颖的后背,在她耳边轻声说。

    “什么事?”小颖柔声问道。

    “公司最近要忙几个月了,可能我不能象以往一样每天准时家,你家后自己做饭,我喜欢吃你做的饭,别让我爸累着了。”我怕小颖多心,说我喜欢吃她做的饭菜(她做的菜确实很好吃)。

    “什么?那不是你又要比我晚家了?”小颖一下坐直了身体,有点不情愿的看着我。看来,虽然她离开父亲的决心很坚定,但是心里还是很害怕和父亲独处,她是希望通过时间和空间的分离,冲淡对欲望的触碰。

    “没办法啦,我还总得养老婆,养儿子呢。”我调侃的对她说。

    “要不我养你吧,老公,我想每天一家都能看到你,这样我才踏实。而且,我的工资也不低呢。”小颖怨恨的说着。

    “你还真把你老公当成吃软饭的啦?”我捏了一下小颖的脸蛋。“好啦,别生气了,忙也就是这几个月,不会很久的,忙完之后,我就带你去旅游,怎么样?”

    “那好吧。”听说可以一起去旅游,小颖终于还是点了下头。

    “但是老公,你今后要是有什么事一定要先跟我说。这次你去祭拜你妈这么大的事你自己就一个人去了,我心里还是不好受,总觉得你还有什么心事。”小颖抱怨的说。

    “老婆,真的没什么。那几天因为心情不是很好,公司事情多,晚上很晚了,刚好又有老同学说聚会的事,所以就没对你讲。你看,这不是没什么事情么。”

    我急忙向小颖解释着。

    “真的是这样?”

    “真的是这样!要不我发誓!”我举起左手,作出发誓状。

    小颖看我一本正经的样子,噗嗤笑了一声:“那我相信你。”随后从床上起身,准备去洗澡。

    “小颖”我迟疑的喊了一声。

    “嗯?”

    “要不”我还是有些犹豫着。

    “怎么了?难道你?”小颖突然脸红了一下,又缓步走了来,她以为我突然想做爱了。

    “不是,不是,你想偏了”,我赶紧澄清,“我是想说,要不,你去买个自慰器吧,毕竟手指还是还是小了点儿。”我也有点不好意思,但是说出了小颖一直以来想做的。

    “你又想耍流氓啦!”小颖的脸一下彤红,“要买你去买!”小颖一下又趴到床上,把脸埋进被窝。

    “还是你去买吧,最好就是到外面的店里去买,虽然上也有,但总感觉不太真实。”我趴在小颖身上,对着她的耳垂轻轻说道。

    “我又不能经常和你做,我可不想委屈了你,忍不住的时候,可以代替一下也好,总比没有强吧。”我继续调侃着她。

    “那你希望我买个什么样的呢?”小颖转过脸,虽然还是有些害羞,但是同意了我的想法。

    “嗯”我迟疑了一下,“买个你希望我好了之后是什么样那样的吧。”

    我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跳了一下,这种情况下,小颖会买个什么样的假肉棒呢?

    “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我就用那个假的,不用你的真的,气死你!”

    小颖气急败坏的从我身下爬起,连羞带臊的跳下床,一头冲进了卫生间。

    我和小颖终于结束大战,早早休息。

    这一次,小颖终于踏实的睡了,脸上带着幸福的微笑,沉沉的睡了过去。我看着小颖安详的脸庞,不由的感慨:“老婆,如果我们一直都象现在这样,生活该有多么美好!”不觉中,我的眼眶有些湿润。

    我躺了下来,却还清醒着。

    其实,我说公司忙不是真的,真正的目的是锻炼身体。我在公司附近一家健身房办了健身卡,准备好好锻炼一下身体。参加工作以来,忙于生计、忙着应酬,忙着结婚生子,早就把学校时还生龙活虎的身体消磨掉了,现在的体力,甚至还不如五十几岁的父亲。金石汤药是外在的,身体机能是内在的,要想身体尽快恢复,必须要内外兼修,为自己,也为家庭。

    另外我还有一个隐藏的目的。偶尔的下流调情是必要的,但是淫荡终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就像用一个谎言去圆另一个谎言,只能让漏洞越来越大直至千疮孔,而只有发自全身心的愉悦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我要故意让小颖和父亲有更多时间和空间接触,只有在不断的心理和环境的刺激下,才能逐渐磨练两人,尤其是小颖的自制力。心魔不会自行离去,它需要阳光才能驱离。心病还得心药医,虽然凶险,但我别无他法。

    我不知道这需要多长时间,然而我只有咬牙坚持。我知道,这条路,一定艰辛无比,一定荆棘丛生,一定会有不堪和愤怒!只要小颖和父亲不再有触碰底线的事情发生,我都可以忍受。我在自己暗中观看他们做爱视频的快感中一次次沉沦过,我知道心瘾的强悍。作为始作俑者,抽身逃离相对容易,对于尚不自知的小颖而言,尤其艰难!

    如果要入地狱,那就让我先入地狱吧。

    我要上路奔跑了。

    人到中年,生活忽然有些摇晃,我听到有人在喊你快跑,去找那一片光亮。

    张三(《老爸快跑》剧中人物)(未完待续)《月老》原文中在后续内容中我觉得必须交待的一些细节,如小颖是否怀孕、小颖和父亲的一些必要反映、自慰器等,终于全部交待完毕,后面的发展,我将要用新的内容来推动剧情,人物不会增加也不会改变,性格尽量延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