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书屋 > 情欲小说 >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58)同人改编暖心版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58)同人改编暖心版

推荐阅读: 仙子蒙尘传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   天云孽海   网游之纵横天下绿帽版   【姇】高H乱轮系小说   笑傲神雕   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乱欲-利娴庄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  

    第58章惊变我想把脸涂上厚厚的泥巴,不让人看到我的哀伤。

    迟子建(一)奔跑虽然日子过得还算惬意,但是我依然没有放松对小颖和父亲的监视。由于我下班后要去健身,笔记本电脑随身携带就不是很方便。因此,我又在电脑和手机上加装了软件,将电脑视频用直播的方式适时传向手机。而且,我还对小颖和父亲的手机进行了手机定位,以便了解他们的具体位置,防止他们脱离我的视线。

    象以往一样,下班后我慢跑至健身房(因为健身房这边不好停车,开车过去也就是来分钟,而且我的本意也是锻炼,所以到健身房我一般都是慢跑或走路过去)。

    今天健身房的人还挺多,热热闹闹的。照例,我先简单的热热身,再按照教练的要求,先做俯卧撑5个,仰卧起坐个,最后在跑步机上跑步2分钟,循环做几组。

    我先把手机与电脑连接起来,带上耳机,并点开了家中的视频。

    我边跑步,边看着手机视频。小颖家后,换了鞋子,挂好包之后,坐在沙发上稍稍休息了一下,就走进了厨房,准备今天的晚餐。与以往不一样的是,她没有换下工作装就开始准备做饭了。因为工作性质的原因,小颖的工作装,多数都是比较性感的黑色女士紧身小西装,下身配黑色开叉及膝小短裙。不一会,父亲也家了,手里还提着一条大大的鲫鱼。

    “小颖,看我带什么来了?”父亲笑呵呵的对小颖说。

    “爸,怎么今天想起买鱼了?”小颖头看了一眼,笑着问了一声。

    “有个打太极拳拳友,平时也喜欢钓鱼,今天他运气好,钓了十几斤,给每个人都送了一条。你也知道,锦城身体一直不是很好,也需要补一补,我也就没有推辞,也拿了一条来。”父亲很兴奋的说,“待会儿我们一起来做,给锦城一个惊喜!”

    “爸,锦城身体好着呢……不过……补一下也好。”小颖说话的时候,脸上一阵羞红。两人目光碰撞了一下,又赶忙分开。我想,他们应该是想起了那天我和小颖在房间里的事情吧。

    随后,他们就各忙各的开始分工作。

    我一看,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就继续跑步。

    “你想干什么?”突然,一声巨大的吼声传了过来。我赶忙转头向身后看了过去,关闭手机,并顺便扯下耳机。只见一群人分成两部分,互相推搡,骂骂咧咧的,好像是要打架的样子。

    我赶忙从跑步机上下来,躲到一旁看看什么情况,免得愤怒的人不分青红皂白,把我也算成其中的一分子。

    我努力分辨着其中嘈杂的声音,终于大致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原来,和小颖碰到的非礼事件一样,大约是一个陪女朋友过来跑步的男的,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碰到了另一个练器械的女的的胸部。结果刚好被提前来接她的男朋友看到,这下事情就热闹了。(怎么和发生在小颖身上的事情差不多?妈的,看来有些男人就好这口。)我看了几分钟,觉得没什么意思,就慢慢走到过道走廊,再次戴上耳机,打开手机,点开家里的视频。

    “轰!!!”我的脑袋一下炸开了!

    我看到了让我心碎的画面……不知什么时候,父亲竟然从后面紧紧搂着小颖的腰!小颖僵直的站在那里,身体一动不动。

    为什么变成这样,为什么变成这样?我脑子里一片混乱。他们难道不是已经正常了吗?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

    我的手因控制不住内心的翻江倒海,剧烈抖动着。

    “啪!”手机一下滑落,重重的摔在地上。

    我赶忙去拣手机,却因为双手不停颤抖而不听使唤,几次都没有拣起。我稳了稳心神,执着的再次把手慢慢伸向手机,象是要抓住我即将逝去的生命。

    还好,手机没摔坏,屏幕也没碎,而令我心碎的画面却毫不留情的再次冲击我脆弱的大脑。

    我要知道开始发生了什么。

    我赶快滑动了一下快退钮,将视频退到父亲进入厨房的时间。

    父亲进入厨房后,开始帮小颖清洗菜叶,并将比较老的菜叶、菜根摘除掉。

    由于厨房不大,父亲就把菜盆端到客厅茶几上,一边摘菜,一边和小颖聊天。

    小颖在厨房,忙着做饭。一会儿站着炒菜,一会儿弯腰打开厨房台面下面的柜子,从里面拿出油、盐、酱、醋等调料。就在不停弯腰的过程中,小颖下体的内部春光时不时泄露一下,笔直的没有穿丝袜的双腿,忽左忽右,性感尽显。

    父亲开始的时候,目光还躲避了几下,尽量低头摘菜。慢慢的抵挡不住这种似曾相识的诱惑,一次次抬头凝视,最后,竟象是着了魔法一样不受控制的慢慢走向小颖身后。

    小颖对身后发生的事情好像没有感觉,依然继续在翻炒着锅中的食物。突然,小颖的身体一振,炒菜的动作停了下来。原来父亲的右手有意无意的触碰了一下小颖的臀部。小颖停顿了一下,向旁边移动了一步,然后继续炒菜。

    父亲看小颖没有反对,这次直接走到小颖身后,紧紧贴住小颖后背,把双手一下摸向小颖肥软的屁股。小颖“呀”了一声,手中的锅铲一下掉到了地上。父亲听到小颖“呀”的声音,又看到锅铲掉到了地上,以为小颖会反对,迟疑的放下双手。然而等了几秒,小颖只是静静深呼吸了几下,并没有转过身。感觉父亲并没有进一步行动之后,小颖又慢慢弯腰拿起锅铲,准备继续炒菜。

    “啊…”小颖突然发出惊叫。原来父亲看小颖没有反对,胆量一下子大了起来,他从前几次的经验中确信,小颖不会反对!这次,父亲用双手直接从小颖双手下面穿过,一下子牢牢抱住小颖的软腰。因为这个动作出乎小颖的意料,她不禁“啊”了一声。这个画面,就是我在走廊时看到的震惊画面。

    小颖一看父亲搂住了自己的腰身,不由自的向后顶了一下,想把父亲推开。

    然而这一顶,却正好顶上了父亲已经全面勃起的阴茎。父亲顺势向后一退,却很快用腰又向前一顶。

    “啊……”小颖一下发出了不同于惊叫的略带享受的声音,她的脸似乎扭曲了一下,慢慢变得潮红。我知道,小颖有些动性了。

    父亲没有停止自己的动作,继续用阴茎使劲顶了几下,他太知道小颖需要什么了。小颖感觉父亲动作越来越大,似乎很想抗拒,她又使劲向左边移步,想脱离父亲的控制。然而,在这种时候,面对父亲的蛮力,她已经没有逃脱的可能。

    她没有大声喊叫,她没有喊我的名字,没有喊浩浩的名字。我相信,只要喊出这些名字,足可以震慑或叫醒父亲现在的行为。

    然而,小颖没有喊。就像以往的每一次一样,她只是表现得想挣扎,而潜意识中却更想得到一样,徒劳的扭动着身体,却更加强烈的刺激着父亲升腾的兽欲。

    “噗”,父亲的双眼已经血红,因上次的惊吓而中断了一个多月的胆量变得更加具有破坏性,他的右手这次毫无顾忌从小西装里面伸向小颖的乳房。因为小颖的西装是紧身的,由于父亲双手的加入,里面的空间变得狭窄而膨胀,一下子崩开了西装的扣子。

    父亲的右手牢牢握住小颖的右乳,虽然还隔着薄薄的乳罩。但是我知道,这薄薄的乳罩,要不了多久,就会飞向家里的某个角落。

    “够了!”我心里一声咆哮,口里发出一声闷哼。

    我知道在救赎的道路上可能遇见的不堪,只是没想到它来临得如此突然。虽然我心乱如麻,心情灰暗,但是在他们还没有疯狂之前,事情还有挽的余地。

    这次,我不再观望,我镇定的关闭手机视频,用手指按向通话按钮。

    “小颖,你到家了吗?”我故作用正常的语气,拨通了小颖的电话。

    “到家了,老公,我正在做晚饭呢。”如果不是知道内情的人,一定听不出小颖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慌乱。

    “哦,是这样的。我正在公司加班,突然发现有个资料忘了带到公司。因为现在的报告里必须要用到里面的数据,我想你马上帮我送过来。”我刻意不紧不慢的说。我不知道这声音是否颤抖,也不知道是否变调,我只想小颖现在、立刻、马上、飞快的离开家里变色的环境。“资料就放在左边的床头柜里,你找一下。

    如果我自己来拿的话,一来一去要耽误很多时间。”我继续口不对心的编造着正确的谎言。

    “嗯,我马上给你送过来。”这次小颖的声音变得轻松了一些,好像她也想离开家里这个是非之地。

    打完电话,我才发现身体不停颤抖,我终于支持不住,一屁股坐到地上。

    (二)奔跑我坐在冰冷的地上,毫无思想的呆着,大脑一片空白,就象一具行尸走肉。

    一个多月以来惬意的生活麻痹了我的神经,我以为已经触摸到了胜利之门。然而,突然而至的魔鬼,将我的美梦击得粉碎。一阵刺骨的寒意向我袭来,我不禁瑟瑟发抖。我蜷缩在走廊,双手紧紧搂住胳膊,我想找到一份依靠,然而只是靠在了旁边冰冷的玻璃墙。我不知道该干什么,只是静静的坐在地上。

    小颖应该出发了吧?我想起了交待小颖的事情,猛的站起身,象是想起了自己的使命。

    小颖已经上路了,我要赶在她前面赶到公司!

    我还要奔跑!我迅速换好衣服,冲向外面的街道。

    我不停奔跑,穿过身旁形形色色的人流。傍晚时分的他们,显得那么从容。

    他们迈着舒缓的步伐,享受着下班后的放松。

    我不停奔跑,穿过街上来来往往的车流。霓虹灯下的它们,显得那么自如。

    它们踩着不变的节奏,将人群带向归家的小屋。

    我的大脑渐渐空洞。大街变得虚幻起来,好像变成了一条条平行的世界,人们在里边,我在外边;高楼变得迷离起来,好像是天边的海市蜃楼,人们在里边,我在外边。我感到好累,好孤独。

    我的眼睛渐渐模糊。不知道跑了多久,我感到脸上一阵温热,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泪水,在脸上不停流淌。小颖的脸庞浮现在我眼前,她微微笑着,似加油,又似嘲笑;父亲的脸庞也浮现在我眼前,他憨憨笑着,像爸爸,更像魔鬼。

    我想起了罗拉(《罗拉快跑》角),她在城市的大街小巷中拼命奔跑,为了挽救心爱男友的性命和自己的爱情;我想起了张三(《老爸快跑》角),他在城市的每个角落中拼命奔跑,为了夺亲爱儿子的抚养权和自己的家庭。

    我在跑什么?我不知道,我只是机械的着奔跑。

    我发疯似的奔跑着。我穿过一条条街道,穿过一个个信号灯;我翻过街边的栏杆,选择最近到达的距离;我跨过城市拆迁的沟坎,不让羁绊把自己撂倒。

    然而,我还是摔倒了。

    没关系,我站起来,连灰尘都顾不得拍一下,继续跑。

    终于,公司大楼隐隐约约出现在我面前。

    我推开办公室的门,迅速的打开电脑,随手点开今天下午还在使用的一份材料。随后,我用毛巾擦了一下身上的汗水,又换上我的工作服,坐到办公桌前。

    几分钟后,外面响起了高跟鞋“咔噔咔噔”的响声,看来小颖也已经到了。

    终究,我还是跑赢了。

    “老公,我来了。”小颖推门而入,轻快的说道,“你看一下,这些是不是你要的材料?”

    我假装看了一眼,“就是这些”,我强带笑意的对小颖说。

    我打量了小颖一番,她没有换衣服,还是刚才那身工作服,只是扣子已经掉了。不过,西装一般也不用扣扣子,不仔细看,没人能发现这些。

    “谢谢你,小颖,这下子我可以节约很多时间了,不用太晚家了。”我强装笑脸,强忍痛苦,装作平淡的对小颖说着。

    “哎呀,夫妻之间还要说谢谢,你是把我当成你公司的人了吧。”小颖没好气的轻轻打了我一下,然后四顾环视了一遍我的办公室。

    “你看你,上次我来之后帮你收拾了一遍,现在又变得乱七八糟的。你不是有个长得挺漂亮的助理嘛,好像是叫小唐吧,你不整理,让她帮你整理一下也好啊。”小颖边说边快速的帮我收拾起办公室里的杂乱物品。

    我盯着小颖看着她的身影。人啊,永远都是戴着多幅面具,在不同的场变换使用。在经历了刚才激情即将爆发的淫事之后,小颖依然能保持如常人般的冷静,我心里不禁暗暗佩服。也许,她是因为需要经常掩盖和父亲之间的丑事,已经渐渐习惯了吧。是啊,我不是也一样吗?在员工面前装逼,在领导面前装孙子,在妻子面前装正人君子,骨子里却是个见不得人的绿毛龟。

    “小颖,要不你先去,我可能还要一两个小时呢。”我小心翼翼的向小颖询问着,想看看她的反映。

    “老公,我刚来你就赶我走,就这么不想见我呀。”小颖听了我的问话,有点儿生气的走到我身边。“别说一两个小时,就是再怎么久,我都想陪着你一起家。”

    我以为小颖还极力想着家去继续他们的好事,看来她并不想马上去,而是想和我待在一起。难道她今天的性欲,只是环境使然?只是因为父亲的挑动?

    我不禁有些迷茫,刚才心里的怒火,稍稍冷却了一些。

    “不是不是,我是怕你无聊。”我赶忙掩饰着,虽然心里苦涩无比。

    “只要是和老公在一起,我一点儿都不觉得无聊。”小颖嘻嘻笑着,突然一下坐到我的腿上,并用双手勾住我的脖子。

    “老公,你还没试过抱着我工作的感觉吧,要不今天试试?看你抗干扰的工作效率怎么样?”小颖咬着我的耳朵悄悄调笑着说。

    我有些诧异。未必小颖刚刚被挑起的欲火,又想补偿般的发泄到我身上?她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自然,可以在性爱和情爱之间自由切换?我感到有些恶心,更感到深深的恐惧。

    “小颖,你的西服扣子呢?”我突然问道。

    小颖的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想站起来,但是想了一下,还是继续坐在我身上。

    “可能,可能被什么东西勾掉了吧?”小颖有点儿慌乱的说。

    “我也一直没怎么扣扣子,衣服太紧了,扣起不舒服,没想到扣子还真掉了。”

    小颖终于想到了解释的理由,语气一下变得顺畅起来。“掉了就掉了吧,反正也没什么用。”

    “你不怕走光啦,又出现象上次那样的事?”我终于转移了话题,也顺便打消了小颖刚才色色的小心思。经历了刚才的事情,我现在实在是没有任何欲望。

    我用力站起身,把小颖搂放在地上。“我还是赶快做完,然后家吧。”我对小颖说道。

    “好吧。”小颖被我问到扣子的事,也没心思继续调笑,乖乖的在一旁帮我整理东西去了。

    我装作在电脑上敲敲打打,一边看材料,一边偷偷看小颖。眼前不时浮现小颖和父亲在厨房的每一个动作。目前这种状况,我不知道小颖是一种什么感觉,是愉悦,还是失落?我只知道,这种感觉,对我是一种折磨。我不由得一阵心烦意乱,不想再继续待在这里了,一个半小时之后,我关闭了电脑。

    “老婆,搞定了!”我故作轻松的对小颖说,“幸好有你送来的资料,效率快多了。”

    “是嘛,这么快呀。”小颖高兴的说,“那我们赶快家,你饿坏了吧。”

    “嗯,是有点儿饿了。”我伸了伸懒腰,假装拍了拍肚皮我哪里还有心情吃饭呢。

    “那我们走吧。”小颖过来搂着我的胳膊。我锁好办公室的们,和小颖坐电梯一起走进车库。

    只是,在家的父亲,会是一种什么状况呢?我一边开车,一边想着。

    (三)奔跑打开家门,父亲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沙发上,正等着我们。

    父亲很紧张的看着我和小颖进屋的每一个细节,想尽快判断出现在的状况。

    看到我和小颖如平常般进屋,父亲紧张僵硬的身体似乎松懈下来。他尴尬的看了小颖一眼,然后又躲闪着眼神看了我一眼,似乎想从我们的表情上得到一些什么启示。然而,他什么也没发现。我和小颖都表现得很正常,简直就是入木三分的老戏骨,表演不露一丝痕迹。

    三个人都没怎么说话,闷着头吃饭。我是没心情说,小颖和父亲是不敢说。

    “嗯,今天的鱼好好吃啊,难道是要过什么节嘛,好像今天没什么节日吧。”

    我率先打破沉闷的气氛,调侃的说着。我不想在事情还没解决之前,就再次让生活失去平衡。

    “噗嗤!”小颖突然一下笑了出来,“你问爸爸,为什么今天有鱼吃。”小颖因为在办公室和我待过,知道我没发现什么问题,不像父亲一样拘谨,继续调侃着。

    我把脸转向父亲。父亲瞪了一眼小颖,然后不好意思的看着我,想说什么,又觉得不好意思说。

    我执着的看着父亲,等着他答。父亲实在是拗不过,还是把他怎么有鱼的事情说了一遍。

    “爸,你还没说完呢。”小颖继续穷追不舍。

    “没了,就是这些呀。”父亲假装不解的说。

    “你不是说鱼还有其他作用吗?”小颖又笑了起来。

    “既然你们非要我说,那我可就说了啦。”父亲已经看出,今天的事情我毫不知情,胆子变得大了起来,终于憋红了脸,一口气说了出来。“你们两个年轻人,玩的时候不要太疯了,要注意身体。尤其是锦城,你的病还没康复,爸爸给你炖鱼汤,是想给你好好补一下身体。”

    “什么?”我和小颖同时喊了出来,差点儿让饭噎死过去。我和小颖都没想到父亲会在调侃我的时候,把我们做爱的事情一下隐晦的带了出来。

    小颖顺了一口气,愣愣的看了父亲一眼,没有说话,脸红得像猪肝。

    我也顺了一口气,然后意味深长的说,“爸,我的身体好着呢,要不,哪天抽个时间比试一下?”

    父亲听了我的话,一时间愣了,似乎没听懂。小颖的身体更是僵硬的抖了一下,瞪大眼睛看着我。

    我看着他们的表情,仔细的品味着。我知道这句话,象刀尖一样插进了他们的心底,勾起了他们对不堪往事的想。而比试一下的提议,更像是高举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隐含着巨大的警告意味。

    “爸,你从小干农活,身体比较硬朗。你一直想把我培养成大学生,成为离开农村的城里人。所以,你和妈都一心让我专心读书,很少让我干体力活。但是你儿子我可不是娇生惯养的人,整个读书期间我可一直都在参加各种体育活动,我的身体棒着呢。虽然我生了一场病,但是慢慢会好起来的,你放心吧!”我有些感慨的说,“爸,哪天我们去找个地方挑挑水,象小时候你带着我一样,看谁走得更远?”我缓缓的说出了我的比赛方式,快速化解了小颖和父亲的尴尬。

    说完这些,我看到小颖和父亲脸色开始正常了,我知道此刻他们有些被我感动了。

    “老公,我相信你一定会赢的。对不起,我不该开你的玩笑。”小颖走过来站在我身旁,轻轻抚摸我的头发。

    “锦城,爸爸相信你会赢的,你的病也会好的,爸爸已经老啦。”父亲突然感慨的说,然后轻轻拍了几下我的肩膀,慢慢走自己的卧室。

    我和小颖房间后,也很快躺进了被窝。

    我睡不着,但是我闭着眼睛一动不动,怕小颖看出我在想心事。虽然小颖也闭着眼睛,但是我知道她肯定也没睡着。经历了今天的厨房激情,她也应该在想些什么吧?她会想什么呢?迷迷糊糊中,我沉沉睡去。

    第二天上班后,我打开电脑,再次点开了昨天晚上家里的视频,我想看看我的电话响起之后,家里发生了什么。

    一听到我打给小颖的特殊电话铃声,小颖和父亲一下如梦方醒,从逐渐升腾的激情中惊醒过来。小颖猛力转身,一把推开了身后的父亲,快步跑向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接通了我的电话。她听完我的电话,很快的走向我们的卧室,找出了我要的资料,然后换好鞋子就出门了。整个过程没有和父亲有一丝继续暧昧的表情,没有看父亲一眼,也没有和父亲进行任何交流。

    小颖出门后,父亲再一次瘫坐在沙发上,陷入了沉思,整个客厅也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父亲一会儿揪自己的头发,一会儿捶自己的脑袋,这些动作我再熟悉不过了,已经不能挑起我哪怕是一丁点儿的同情和伤感,能给我的,只是愤怒和无奈。

    很久以后,父亲抬起头,用手摸了摸额头上的伤疤,眼神慢慢变得清澈起来。

    他突然用手狠狠的打了自己两巴掌,似乎做了什么决定一般,站起身走向厨房,继续做晚饭。

    事情又一次发生了,虽然被我暗中阻止,可是,后面的路该怎么走呢,我再次陷入沉思。

    这些天以来,日子过得很惬意,我天天查看小颖和父亲的一举一动,也没看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为什么昨天突然就变了呢。

    我打开了这段时间以来的视频,一遍遍仔细观看,想找出蛛丝马迹。可是,看了很久,还是没看出什么端倪。我有些泄气的继续盯着视频中的画面,仔细的揣摩着,直到画面再次到昨天晚上。

    咦?我猛然注意到,小颖昨天做饭时是穿着性感的工作服!我又快速的把视频一天天倒看,一个以往一直没注意到的细节引起了我的注意:不知从哪天开始,小颖家之后没有再穿那些保守的居家便服(性药事件后,小颖故意穿得保守,刻意避免因此而引起两人的冲动),而是直接穿着工作服就开始做饭。制服诱惑的杀伤力对很多人都是致命的,更不用说对现代性事还比较懵懂的父亲,其引诱力尤其巨大。她是想勾引父亲,还是想试探父亲的反应?我不仅有些愤怒!日志里面说得如此决绝,而一到了伤疤好了,就又开始胡思乱想了?还有,父亲昨天的反应,也出乎我的意料,以往一直被动等待的父亲,怎么突然变得动了?

    我的头脑有些发胀,不由深呼吸了几口,清醒一下头脑。我突然想明白了父亲的变化。小颖和父亲,就象两个拳击手一样,动的一方一直信心满满,被动的一方则小心躲闪。但是一旦得到机会,被动者的反击往往比想象中猛烈和疯狂,且经常一击制胜。父亲就是那个被动的防御者,一旦小颖留下可乘之机,他原始冲动的蛮力和霸道,往往更直接和有效,令小颖崩溃投降。

    那么小颖呢,你为什么要故意留下可乘之机?我不由得再次细细查看昨天的视频,并想小颖在我办公室的表现。

    小颖离开时态度坚决,甚至没有和父亲说过一句话。到了我的办公室之后,小颖也坚决的愿意留下来陪我,没有选择先行家。要是在几个月以前,就算我不开口叫她先去,她也多半会找个借口(比如做饭)离开,等享受完刺激的极致性爱之后再愧疚的暗暗哭泣。

    我又想起小颖在办公室里的一举一动。小颖似乎很享受收拾我办公室的快乐,一会儿动动这个,一会儿动动那个,好像对每一样东西都爱不释手。她时不时摩挲着我看过的书,用手轻轻擦拭,然后一本本的摞好,摆放整齐。她时不时停顿下来,仔细审视着我使用过的一张张工作记录单,体会着我为家庭作出的每一份付出。她还时不时的偷看我假装忙碌的样子,拼命想从中找到幸福和安详。她不断欢快的移动脚步,想走遍我在办公室留下的每一步脚印;她不断旋转着姣好身影,自然流露出和我在一起的快乐律动。

    我仔细想着这些,心里突然一阵温暖,眼睛渐渐湿润了。因为从视频和想中,我很坚定的看出,小颖的内心非常在乎我!她喜欢我接触过的一切东西!

    她喜欢和我待在一起的感觉!她只知道她不能和我分离,只是,她还没意识到,她怎样才能不和我分离。只是,当欲望来临的时候,她还没找到抵御的办法,只能选择躲进我为她提供的港湾,为她遮风挡雨。

    虽然我还不能完全确信也许,近段时间小颖故意性感着装,是想磨练自己和父亲的控制力,我的信心似乎又得到了些恢复。

    看来,我原定的路,还得继续走下去!

    羞辱已经上门了,我要跑在它前面,把它锁进人间看不到的黑屋!

    魔鬼已经又来了,我要尽快聚集熊熊烈火,把它推向无底深渊!

    下班后,我再次走进健身房。

    我要找自己的妻子和爱情,我要找自己的父亲和家庭。罗拉和张三分别要找的,我不能就此失去!

    我重新站上跑步机,迈开脚步,向着前方,越跑越快!

    每个人都在奔跑中成长,掩饰着心中的伤。所有人都难免在某时感到慌张,但愿我们都能够找到那片光亮。张三说每个人都一样,越奔跑,越有力量。

    张三(《老爸快跑》剧中人物)……下一章《爱情》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