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书屋 > 情欲小说 >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60)同人改编暖心版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60)同人改编暖心版

推荐阅读: 仙子蒙尘传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   天云孽海   网游之纵横天下绿帽版   【姇】高H乱轮系小说   笑傲神雕   乱欲-利娴庄   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消失的妻子  

    第6章问情我们执着于记忆,觉得它定义了我们,但是定义我们的,是我们的行为。

    ——士郎正宗(一)决定看完了小颖的日志,我的精神大好。下班后愉快的再次走进了健身房,锻炼了个痛快淋漓。全身通透的大汗,感觉是把体内的不洁之物全部带出体外,甚至是思想上的不痛快,也一并泄出,整个人变得神清气爽。

    回家后,晚饭早就已经做好了。而且,今天的晚餐,摆满整张桌子,看上去十分丰盛,而小颖和父亲正坐在沙发上等着我。我看了他们一眼,似乎气氛有些凝重,感觉在我回来之前发生过什么事情一样。

    “哇,今天又是怎么啦?这么多好吃的,又要过节啦。”我大声的说着,想调节一下家里的气氛。

    “老公,爸爸又想搬出去了。”我开口说完之后,小颖立即接过我的话茬,并立即让我明白了在我回来之前,父亲和小颖谈话的大致内容。

    “又怎么啦,爸,是我们哪里没做好吗?”我虽然感到奇怪,但是也感觉到,这个决定是父亲经历了厨房事件之后经过深思熟虑的结果。所以,虽然感到奇怪,但是并不觉得诧异,我愣了一下之后问道。

    “也不是想马上就搬出去。”父亲回答道。

    “来,锦城,我们爷俩很久没一起喝酒了,今天我们喝个痛快,边喝边聊吧。”父亲一边打开一瓶白酒,一边让我和小颖坐到餐桌椅子上。

    “锦城,我到你这里来了这么久了,也经历了一些事情。”父亲咂了口酒,慢慢的说了起来。我心想,可不是只经历了“一些”事情,而是经历了一些很“复杂”而又不可言说的事情。

    “前些日子,你和小颖怕我寂寞,劝我找个老伴。当时我老是觉得你妈还没离开我。她生前的时候,我没让她过上过好日子,总是心生愧疚。现在,我看你和小颖日子也过得甜甜蜜蜜,生活虽然算不上富有,但是也算得上是小康之家。

    我们老王家祖祖辈辈都是种庄稼的农民,何曾想过我的儿子有一天能过上这样的生活。我想,你妈如果看到你现在的样子,她在天之灵一定会感到欣慰的。”父亲继续感慨的说着,我看到父亲眼中有着骄傲和满足的神情。而一旁的小颖,眼中已经溢满泪水。

    “本来呢,在老家,如果老伴走了,就很少有人去想着续弦或者改嫁。怕人说闲话,怕小辈们不同意。所以,上次你们劝我的时候,我也没同意。现在呀,时代不一样啦。”父亲和我碰了一下酒杯,继续自顾自的说着。

    “你看,前段时间我和那些老头老太太一起打拳,也了解到一些家长里短的事情。拳友里头就有两对儿,都是老伴过世后走到一起的,还有一对儿是离婚之后重新组合的,我看到他们生活在一起,不是一样很开心、很幸福嘛。所以呢,我想,再找个老伴也不是什么坏事。我自己的生活圈子毕竟有限,也接触不到太多人,如果你和小颖觉得有合适的,就给我介绍一下,我想你们不会反对吧。”

    原来父亲是想找个老伴。

    “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反对呢,是吧,小颖?”我望了小颖一眼。

    “是啊,爸,这本来就是我们一直以来的想法,我们肯定会支持的。只是你找老伴,为什么非要搬出去住呢?家里稍微整理一下,再住一个人肯定没有问题的。如果确实觉得房子小了些,我和锦城就再买个大些的房子,到时候我们搬进去就是了。这些年房价越来越高,我和锦城也早就商量过买房子的事了。”小颖一边问父亲,一边说着我们的想法。其实,我想小颖一定明白父亲的意思,他也怕两人长期住在一个屋子里,到时候又忍不住做出苟且之事,对我和家庭造成进一步的伤害。只不过,在我面前,小颖必须表现得正常和理智。

    “就是。我和小颖一直也想趁现在房价还不算很高的时候,买个大点儿的房子。你一个人住到外面,万一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我和小颖两个可就后悔都来不及了。更何况,我们现在的房子,再加一个人也肯定够住的。”其实,我也知道,父亲的决定,是解决目前问题的一个可行办法,但是我还是继续劝说着,因为对老年人的安全照顾,也确实是个难题。

    “锦城,你放心吧。你们年轻人有年轻人的生活,我们老年人有老年人的生活,我也知道,现在城里大多数年轻人和父母都是分开住的。你们想孝顺我,我心里很感激,但是也不能因为我,影响你们两个的小日子。何况我现在年纪也不算很大,做事也不是毛头小伙子了,知道照顾好自己。而且我也没说现在就搬出去,等找到老伴之后再搬吧,到时候两个人互相照应,应该不会有危险的。”父亲说得异常坚决。看来这个决定,就是在小颖走了之后,父亲摸着额头的伤疤痛定思痛作出的最后决定。

    “既然你态度这么坚决,那我们支持你的决定。”我拍了拍小颖的手,征询了一下她的意见。

    “那好吧。”看到父亲坚决的态度,小颖也同意了父亲的想法。

    我想过让小颖和父亲多接触,以便磨练他们的意志力,可是如果再次出现前天那样的事情,我总不可能每次都阻止吧。这样做的结果,就算是傻子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一旦小颖和父亲猜出了我早就知道他们的苟且之事,事情将如何发展,我真的不敢想象。

    我对小颖和父亲之间的过多接触也开始感到纠结和害怕,我不能继续冒险,也不敢继续冒险。所以,我冷静而理智的接受了父亲的建议。我不知道到目前为止,小颖对与父亲之间状况的准确态度。是纠结,是留恋,还是决绝。也许,都有一点吧。

    “既然这样,那你们就帮我物色一下吧。只要你们觉得合适就行,老来伴,老来伴,只要有个伴,我也就知足了。”父亲最后说。

    我仔细端详着父亲。因为前几天的事,父亲的精神又有些萎靡,神情又变得憔悴了,脸上的皱纹好像变得更深了。虽然父亲只是个憨厚的农民,但是他凭直觉一样能作出理智的判断。世界上没几个人做得了柳下惠,因为大家都不是圣人。

    不知哪位名人说过,世界上没有不怕死的人,但是人人都有不怕死的时候。当我们害怕恐惧的时候,至少我们可以选择远离恐惧。父亲现在正在做的,就是逼迫自己远离恐惧,远离欲望。他想用这种远离,来斩断对美丽儿媳的不伦执念。

    (二)巧遇第二天上班之后,在公司开完了干部会议之后,我趁机给几个年长一些的同事说了一下父亲的事。他们一听说我父亲想找个老伴,都显得非常有兴趣。我在想,一来呢,我们中国的很多老年人,天生喜欢当月老(只是千万不要再做像我这样的月老),看到自己促成的姻缘,就感到特别高兴。二来呢,我在公司也算个不大不小的官,如果他们能帮我解决父亲的问题,就能进一步的拉近与我之间的关系,对自己的工作,说不定也有帮助——但愿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无论如何,只要能帮助父亲找到适合的人选,也算是了了我和父亲的一桩心愿。

    你还别说,一个星期之后就有好消息传来。公司工会主席来到我办公室,对我说公司有个年纪5的保洁张阿姨,前几年老公过世。由于自己没有儿子,只有一个独女,在农村的家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所以她就来到女儿打工的城市,和女儿住在一起。因为文化程度不高,也没什么其他技能,就在公司大楼里做保洁服务工作。工会主席说,这位张阿姨的工作做得很好,农村妇女的勤劳、朴实在她身上体现得非常明显,人也长得还算不错。我对她说了你父亲的情况以后,她也表示可以考虑,现在就看你的意思了。我一听,那当然可以接触一下啦。两人的年龄、经历都差不多,父亲应该不会有太大意见吧。

    晚上回家后,我就把工会主席介绍的情况,详细的对父亲和小颖说了。

    “可以。”父亲想都没想就说,“你们觉得可以就行,我没有意见。”看到父亲如此爽快的答应,我在想,估计父亲现在只要是个女人,大概他都会答应吧。

    他现在的心里,只是想着赶快找个借口离开家,躲进自己封闭的世界里。

    我看了看小颖,她似乎想对父亲说什么,但最终什么都没说。她看了我几眼,好像想对我说些什么,但是最终也什么都没说。小颖也明白,这样的分离,是这个家庭必然的选择。此时的她,最应该做的,就是什么都别说,什么都不能说。

    几天之后,经工会主席牵线搭桥,两家人相约在一家餐厅见面。张阿姨带着她女儿一起过来,我和小颖陪父亲一起过来。看来双方的亲属,都很想亲眼看看对方的具体情况。

    “咦,是你?”甫一见面,父亲和张阿姨同时发出惊呼。

    “怎么,你们认识?”我和小颖诧异的向父亲问道。

    “我们在一起打过太极拳。”父亲和张阿姨再次同时回答,然后互相对视一眼,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下气氛就热闹起来了。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待张阿姨和她女儿坐定之后,我赶紧好奇的问道,小颖也紧紧挨着我,看着父亲和张阿姨。

    “是这样的。”父亲一看大家兴趣比较高,就搓了搓手,把这段时间以来,在小区打太极拳中间发生的一些事情和我们介绍起来。

    原来,张阿姨和她女儿租住的地方是单体公寓式住宅,公寓里面是没有小区的。而张阿姨和父亲一样,也没什么其他爱好,下班之后就显得很无聊。她女儿就劝她,学学城里的那些大妈,跳跳广场舞吧。但是公寓周边也没个跳广场舞的地方,她们就把目光转到公寓旁边的带广场的小区,而我们住的小区刚好与她们的公寓一街之隔,因此张阿姨就经常到我们这个小区来看看、走走,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志同道合的姐妹。

    结果,我们小区里大的空地也不多,跳广场舞的没有,倒是打太极拳的,跑步的还比较多。张阿姨一看,每天的保洁工作还是比较累,那就不如打打太极拳,动作比较慢,既可以锻炼身体,又可以打发时间,还可以认识一些新朋友,找人说说话,逗个乐。这种活动,对于老年人来说,还是很适合的。

    就这样,好巧不巧的,父亲和张阿姨居然参加了同一支太极拳队伍。而且,因为两人都是来自农村,平时缺乏这方面的培养,太极拳都打得不好,动作不协调,老是被其他的老哥哥老姐姐善意的嘲笑。因此,互相之间的印象还比较深刻。

    只不过,父亲不知道张阿姨在我所在的单位上班,张阿姨就更不知道我这个王经理就是父亲的儿子。今天这么一见面,一下子就拉近了双方的距离。

    我和小颖,以及张阿姨的女儿一听完,感觉这世界还真是小。看来,对于父亲和张阿姨,说不定还真是个好姻缘呢。我和小颖对望一眼,都觉得是个不错的选择。看得出来,张阿姨的女儿,对于母亲和我父亲之间的交往,也是持赞成态度的。

    听完父亲和张阿姨你一言我一语的介绍后,我们就开始吃饭、喝酒,大家都比较高兴,气氛也比较热烈,看来父亲和张阿姨对彼此也非常认可,这样我就比较放心了。

    而且客观来说,张阿姨虽然已经5了,但是除了皮肤稍黑一些,身材也不错,容貌都还是过得去。如果倒退3年,说不定也是个不乏追求者的大姑娘。

    吃饭的时候,我不时的观察小颖。

    小颖表现得很正常,她不时的给张阿姨和她的女儿夹菜,也间或适时的给我和父亲斟酒。还时不时的和张阿姨和她女儿说说话,问一些生活上的琐事,了解她们的工作和生活状况。她就像一个乖巧的儿媳妇关心丈夫的父亲未来的婚姻,没有任何尴尬和别扭。我不知道她此刻的想法,也许,小颖已经坚定了自己的信心,已经作好了面对家里没有父亲之后的一切准备。也许,也许吧。

    不知不觉中,饭局接近尾声。

    “要不这样吧,”在饭局最后,我大声说,“既然张阿姨和父亲都已经这么熟了,我看你们也还谈得来。今后双方之间可以多见见面,增进了解。刚好张阿姨和我在一个单位上班,有需要的话,可以坐我的车一起到家里坐坐,你们意下如何?”

    张阿姨看了父亲一眼,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父亲看了一下我和小颖,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回家之后,父亲表现得很开心,不断的提到他和张阿姨之间的一些趣事,兴奋之情溢于言表。我和小颖倒是没怎么插得进话,就这么一直看着父亲激动的讲述着前些天和今天发生的一切事情,虽然,有些话他已经讲了好几遍。

    只是,当父亲准备休息,打开卧室进门的那一刻,我看到父亲的脸色从兴奋一瞬间变成淡然,一直挺直的脊背明显的松懈了下去。我知道,父亲和张阿姨的认识过程、乃至与她的巧遇都是真的,但父亲过于夸张的表现,却是表演给我们看的。我能看出,小颖一定也能看出。

    然而,对于双方的进一步接触和了解,父亲和张阿姨都是愿意的。父亲是有心在推动,张阿姨是用心在推动。

    接下来的日子里,张阿姨时不时来家里坐坐,帮小颖做做晚饭,帮父亲收拾收拾屋子,拉近和小颖的距离,增进和父亲之间的了解。父亲也非常配合,偶尔到张阿姨住的公寓,和张阿姨一起散散步,聊聊天,很是有些黄昏恋的感觉。

    随着双发接触和感情的热络,父亲觉得交往得也差不多了,就和张阿姨交换了一下住到一起的想法,张阿姨也没反对,看来她对父亲是非常满意的。

    “锦城,你看我和张阿姨已经交往了这么久了,也该有个结果了。我和张阿姨商量了,她也觉得江心岛那个地方不错,很适合老年人在那里生活。其实你也知道,我和张阿姨本来也不是很喜欢打太极,只是想打发一下空虚无聊的时间。

    再加上我们和城里的老年人喜好也不太一样,也没多少共同话题。我和你张阿姨在生活上倒是有很多共同点,到了江心岛,绝对不会觉得寂寞无聊。”一天下班回家后,父亲郑重其事的对我说。“你看,你能不能和你那位同学再说一下,再把我介绍到江心岛工作?”

    我看了看父亲热切的眼光,看来他是铁了心想尽快离开家,躲到远远的地方,去追寻自己的世外桃源。

    “那好吧,我再找老同学试试看。”我对父亲说道。第二天,我就打通了大学同学“骚噶”的电话。事情出乎意料的顺利,“骚噶”爽快的答应了我的要求,只是提醒我不要再出现上次那样的事,我连声说好。有熟人在,办事就是方便啦。

    小颖看到这段时间父亲和张阿姨之间的进展,既没有表现得很关心,也没有不闻不问。当听说父亲想和张阿姨一起搬到江心岛的时候,也只是提醒父亲要注意安全。

    晚上睡觉之前,小颖用手机把父亲和张阿姨之间的事对岳父岳母也说了,两位老人在惊讶父亲和张阿姨的巧遇之余,也表现得非常开心和支持,并且说哪天大家一起聚一聚,见见面,顺便商量一下他们的婚事。自从有了浩浩之后,家里好些年都没有喜事了,这次一定要热热闹闹的办一下,好好祝福一下他们。

    对于岳父岳母的提议,我也觉得有必要。是啊,这几年,除了生浩浩是件大喜事,还有什么事值得庆祝的呢?至于小颖,我想,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应该是支持的吧。

    过了几天,我和小颖与父亲和张阿姨合计了一下,把婚事定在下月初六,离现在还有三个星期,老年人的婚礼也不需要大操大办,我们在城里也没有亲戚,准备的时间是足够了。

    (三)问情对于父亲的再次离家,小颖应该是有心里准备的,正如她自己正在做的改变一样,父亲也想改变。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两人的分离来得比想象中更快。

    在较短的时间里,我一点儿都不担心小颖和父亲会再次发生苟且之事。我相信,当我告诉小颖我在梦里看到她出轨的情景,对她而言绝对是一种强大的心理震撼,这种极强的警示,短时间内会有效消解她和父亲的欲望。

    只是,随着父亲婚期的慢慢临近,我发现小颖出现了以往从未有过的焦躁和不安。晚上睡觉的时候,小颖经常辗转反侧。有几次甚至坐起身子,思虑良久,又慢慢躺下。虽然为避免碰醒我,小颖的动作很小,但是我依然觉察到她的异样。

    还有几次,小颖等我睡着之后,偷偷起身坐到电脑前,偷偷打开她的日志,似乎是想写些什么,但是都是等了很久,却没有写出一个字。我在想,小颖应该是在做一个什么重大决定,只是还没有下定最后的决心。

    我不知道小颖要做关于什么的决定,我只是隐约觉得这个决定和我们今后的生活紧密相关。

    “老公,想向你请教个问题。”离父亲的婚期还剩一周的时候,我和小颖各自在床上看着手机,小颖突然问我。

    “呵呵,问就问呗,还用上『请教』了。”我愣了一下,调侃着说。

    “真的是请教。”小颖把头靠上我的肩膀,“是帮助我一个闺蜜来请教。”

    “闺蜜?她碰到什么事需要请教?”我不禁有些诧异的问。

    “嗯,这个事情有些难以启齿,我那闺蜜也不好对其他人讲。只是因为这件事长时间的憋在心里,太过难受,所以前天才犹犹豫豫的对我说了。”小颖幽幽的说。

    “难以启齿?这么严重吗?那到底是什么事情呢?”我赶紧问道。

    “是这样的,这个闺蜜前天对我说,最近她出轨了。”小颖终于把难以启齿的事对我说了出来。

    “啊?出轨呀,那她老公知道吗?”我也没多想,继续问道。

    “她老公还不知道,但是她害怕她老公迟早知道。”小颖继续说着,“她说她爱着丈夫,爱着女儿,爱着家庭。如果长此以往,一定会东窗事发,她爱着的一切都会随风消逝。她很自责和愧疚,觉得伤害了她老公,对不起她老公。但是这种事情又不能对外人说,心里憋了很久,也折磨了很久,估计实在是憋得太难受了,前天才找到我倾诉。”

    “既然她自责、愧疚、害怕,那就赶快停止这个危险的行为呀。”我不以为然的说道。

    “她早就想停止这个危险游戏了,但是总是因为种种原因停止不下来。听她说,她的出轨对象,性能力特别强,每次都给她带来特别强烈的刺激,她每次想停下来的时候,结果都变成了另一次的享受。”小颖继续说。

    性能力特别强?我浑身打了个激灵。

    我突然意识到,小颖这说的不是她闺蜜,而是说的她自己!

    “那你没问她一下,她停止不下来的原因在哪里?”我的心怦怦直跳,还来不及思考其他的东西,赶忙问道。

    “这个问题我也问过她。她说,自从第一次之后,她非常恐慌和不安,觉得背叛了自己的丈夫和家庭,自己从此之后不再纯洁了,不再是原来丈夫心中完美的妻子了,心里充满了自责和愧疚,她决心断了这种不伦行为。可是当她再次面对那种偷情的不伦诱惑的时候,欲望却往往战胜了理智。因为她说,既然已经发生一次了,自己就已经不干净了。都是不纯洁,那一次和一百次又有什么区别呢?

    正是这样的心态,致使她在抉择的时候,一次次沉沦,一次次自责,不断放纵,不可自拔。”

    “她告诉我这些,也是想听听我是否有什么好的建议。但是你知道,对于这种事情,我只能是安慰她,叫她多想想她目前一切得来的不易,不要轻易失去。

    我对她说,我们都是女人,对女人出轨,可能是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还不如问问男人吧。她当然不可能去问她老公,所以,我就只好回家问一下你,看看你有什么办法。”小颖一口气把她闺蜜的事情说完,然后看了我一眼,眼神躲闪了一下。

    小颖竟然以我意想不到的方式,实现了向我的求助。而这个求助的意义是什么,我想是不言自明的。小颖,你在欲望的深渊里苦思摆脱之道,曾经是那么孤独、无助!今天,你终于以一种令人无法想象的方式,达到了与心爱之人的心灵沟通。可以想象,在此之前,你经历了多少挣扎,经历了多少彷徨,又经历多少心理折磨。除了我这个老公,没有其他人能够体会。

    我突然想到,前几个月我刻意所做的改变,无论是性爱上的新花样、新刺激,还是爱情、亲情方面的温馨和温暖,都只是来自外部的调整,其作用只能是一时的。而解决来自内部的心魔,必须要与小颖进行心灵上的深入沟通,解决了心理问题,才是改变今后的根本。小颖,你并没有想浑浑噩噩的过下去,如果你只想继续沉沦,想的就应该是如何找到更好的偷情的办法、如何在偷情时不被我这个老公发现的方法。而你没有,你在诱惑面前还在苦苦寻觅抗击之道,虽然柔弱,但还在坚持!

    我感到了沉重的压力。我知道,这才是我改变我、小颖、父亲、儿子、岳父母今后生活的最最关键的时刻,是我实现新生活的最强决战!如果失败,万劫不复;一旦成功,春暖花开!

    我静静的看着小颖,放飞我的思想,仔细寻找可以回答她的答案。

    “那么,你觉得你闺蜜没能战胜欲望的原因,是她觉得自己不再纯洁了,多一次和少一次没什么区别吗?”我问道。

    “应该是吧。”小颖迟疑而又坚定的说。

    “每一个数字,都有它存在的意义,也代表着它存在的意义。不管是『』,还是『』,亦或是『』”。我深呼吸一口气,缓缓的说道。

    “为什么,难道不是从『』到『』才是质变么?”小颖有些疑惑的问道。

    “要说明这个问题,就有点儿复杂,这首先涉及到的是人性中善与恶的问题,属于哲学范畴了。”我故作轻松的一笑,继续说道。

    “我先简单说一说我国古代思想家们对人性的看法吧,主要谈谈儒家思想的观点。因为解决了对人性的看法,就是解决了每个人对自己的看法,明白了自己,了解了自己,你闺蜜自然懂得如何选择。”

    “孔子和孟子认为人性本善,人人生而就有善良的本性,试图以道德的力量来约束人的行为,虽然培养出了众多的正人君子,却也导致了虚伪遍地,小人辈出,因为他们忽略了人性中恶的巨大破坏力,这些恶,不能光靠道德的约束,还需要靠制度来规范。因此,他们虽然都成了圣人,但是在他们所处的时代,他们的思想却无人问津,终究落得如丧家之犬。”

    “孔孟之后的第一大儒,当然就是荀子了。他和孔孟刚好相反,他虽然没说人性本恶,但是他承认人性中”恶“占有很重要的位置。他的学生韩非子在他的基础上,狠狠撕开了人性中所谓”善“温情脉脉的面纱,将父子、夫妻、亲人和朋友之间的关系,都变成了赤裸裸、血淋淋的利害和算计,没有半点美丽和温馨,令人不寒而栗,却又让人不得不承认其真实的存在。在他眼里,人性如此丑陋,需要用铁血律法来限制,也因此,他成为了法家思想的最主要代表人物。然而人性是否真的如此丑陋,却需要打个大大的问号。”

    “而对现在的中国人,尤其是中国妇女影响最大的大儒,恐怕要算是朱熹这个圣人了。他最主要的成就是理学思想,你们女人受害最深的就是他强化出来的”

    三纲五常“了,提倡夫死妻不能改嫁,毒害了太多善良的女性。他提倡”存天理,灭人欲“,将无数男男女女从人间推向地狱,而他自己却一边享受着老婆的温馨,另一边还『纳尼为妾』,不愿意灭自己的『人欲』,却要求别人『灭人欲』,表里不一。”

    “到了明朝,一个伟大的思想家改变了这一点,他叫王阳明。他在朱熹理学思想的基础上,悟出了『天理即人欲』,开创了儒家心学一派。简单来说,就是世界上的法则与人的各种欲望密切相关、不可分离。法则要基于欲望,欲望也要遵循法则。他提出了『知行合一』的观点,他的『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的心学四诀,流传千古,至今不衰。”

    我结束了对人性善恶的长篇大论,再次静静的看着小颖。

    “那老公你觉得谁的思想是正确的呢?”小颖听了我的长篇大论之后,显得兴趣十足,一脸兴奋的继续追问,似乎想从中找到答案。

    “你觉得谁的思想更准确?”我没有回答,而是反问小颖。

    “我觉得王阳明的思想比较符合人性。”小颖想了一下回答道。“前面几个所谓圣人,说的都是圣人才能做到的,只有王阳明说的,却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

    比如他说到的要『知行合一』、要『知善知恶』,要『为善去恶』”。

    “这样吧,让我们再回到刚才你闺蜜提出的『』、『』和『』的问题,我估计这是你们女人最纠结的问题吧。”我没有立即赞同小颖的观点,也没有马上否定她的观点,把话题转回到她闺蜜、其实也就是小颖自己最关心的事情上来。

    “还是以讲故事的方式来说吧,不然听起来太枯燥无趣。”我笑了一下继续说。

    “好啊,我喜欢听你讲故事。”说完,小颖把头靠向我肩膀。

    “先说说包青天。当包拯第一次为民申冤的时候,他实现了从『』到『』的质变,但是你觉得会有人说他是包青天么?”我问道。

    “应该不会吧,顶多是有人会喊『青天大老爷』,但是不会把『青天』作为包拯专用。”小颖回答。

    “嗯,我也是这样认为。”看到小颖如此回答,我觉得有些高兴。

    “但是随着包拯一次次的救民于水火之中,渐渐的,包拯就变成了『包青天』。至于是从哪一次开始,『包拯』变成了『包青天』,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从『』到后来的每一个数字,『5』也好,『』也罢,都促成了『包拯』到『包青天』的蜕变,我们唯一不知道的,是到底是哪个数字,也许是『2』,也许是『』,谁能保证呢。”我说完了包拯的故事,然后看看小颖的反应。

    小颖思索着我说的话,“嗯,好像有些道理。”

    “再来说说潘金莲吧。”我话锋再次一转,继续对小颖说。

    “潘金莲?”小颖诧异的问道。

    “是的,潘金莲。”我盯着小颖的眼睛,坚定的继续说,“虽然潘金莲是个众所周知的淫妇,但是其实潘金莲和包拯在『』、『』和『』的变化中,其实都是一样的。”

    “一样的?”小颖不禁有些惊异。

    “是的,一样的。”

    “当武大媳妇儿第一次和西门庆勾搭成奸的时候,她实现了从『』到『』的质变,你觉得会有人说她是现在大家不耻提起的名字『潘金莲』么?”

    “应该不会,据我所知,那时候女人好像都没名字吧,都是用的夫家的姓氏代替。”小颖突然气恼的打了我一拳,“可恶的男权社会。”

    “嗯,我也是这样觉得。”我笑了一下。

    “但是随着她和西门庆的秽行越来越多的时候,渐渐的,她就变成了『潘金莲』,这个时候,人们不再愿意提武大的名字,因为人们不愿意虽然懦弱、但是善良的武大继续受到伤害。”

    “至于是从哪一次开始,武大媳妇儿变成了『潘金莲』,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从『』到后来的每一个数字,每一个伤害武大的淫浪丑行,都促成了从『武大媳妇儿』到『潘金莲』的蜕变。这些数字,都有意义,它们每一个都起着重要的作用。”我讲完了我的故事,也提供了我的答案。

    “我好像明白了你的意思。”听完我的故事,小颖慢慢的说。

    “其实,可能你还没有完全明白我的意思。”我又继续说道。

    “没明白?”小颖再次诧异。

    “是的。因为我觉得,站在女人的角度,可能还是会很在意那个第一次。”

    我决定要继续说完我想对小颖说的最重要的话。

    “女人始终会觉得第一次已经玷污了身体,心灵上终归会有愧疚,从而放不下过去,也就不容易斩断自己的从前,也无法面向未来。”

    “女人,当然也包括男人——我们执着于记忆,觉得它定义了我们,但是定义我们的,是我们的行为。”

    “不要执着于记忆,不要执着于过去,定义我们未来的,是我们未来的行为。”

    我给出了我的答案。

    小颖听完我的话,陷入沉思。

    “老公,我想,我知道怎么对我闺蜜说了。”良久之后,小颖抬起头看着我说,然后,又把头再次依偎在我胸前。

    “老公,以往我怎么没发现你有这个特长,还懂哲学呢。”小颖悠悠的说。

    “特长?我没有什么特别长,我只是每一样都长。”听了小颖的话,我居然想起了父亲的那特长的阴茎,愣了一下之后,然后故意调侃道。

    “你,你这个流氓!”小颖听明白了我的恶趣味,用手捶了我一下。

    “我说的是真的,老婆。”我抓住小颖的手,慢慢的说道,“我高考的时候,没有一门学科是全班最高,但是我是全班唯一一个所有科目都超过2分的人。

    所以,我真的没有特长,但是样样都长。”

    “谢谢你,老公,谢谢你给我闺蜜的建议,我明天就去对她讲,希望对她能有所帮助。”

    “傻瓜,谢什么,好好睡觉吧。”

    看着小颖慢慢合上双眼,我长舒一口气,也慢慢躺进被窝。

    小颖会作出什么选择呢,我心里充满了忐忑。

    梦终究会醒,不管是美梦,还是恶梦。

    ——舒曼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