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书屋 > 情欲小说 >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89-190)第三结局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189-190)第三结局

推荐阅读: 仙子蒙尘传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   天云孽海   【姇】高H乱轮系小说   网游之纵横天下绿帽版   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乱欲-利娴庄   笑傲神雕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  

    第一百八十九章离医院越来越近,心情也越来越复杂,一会面对岳父母和小颖的时候,不知道自己该用哪一个面目。一路上,冷冰霜没有和我坐一个车,要不然我或许可以咨询一下她,不知道为什么,只有短短两天的相处,但是内心之中不由得对于她有了一丝依赖和信任感。

    到了地方后,冷冰霜和我一起进了医院,我以为冷冰霜会直接把我带去小颖的病房,但是冷冰霜却把我和浩浩带好了医院的一个办公室里,办公室显得比较高档豪华,此时我的心中一直担心着小颖,虽然以前想要去逃避,但是现在已经不在乎那么多了。

    “你和浩浩在这等会……”冷冰霜对我说道,之后转身走了出去。我看了看冷冰霜的背影,张口半天没有说出话来,既然让我等,那我就等吧。

    “咔……”随着办公室房门的再一次打开,我和浩浩把目光投向门口,我原以为进来的是冷冰霜,可以看到进来的两个人,我惊呆了,张嘴说不出话来,此时我脸上的表情极为复杂。

    “姥姥,姥爷……”浩浩眼尖,看到岳父母后,赶紧冲了上去。二位老人看了我一眼后,就蹲下相拥抱紧了浩浩,二位老人就小颖一个女儿,没有儿子,浩浩对于他们来说,是外孙子,也是孙子,隔辈亲,分别这么多天,两位老人对于浩浩的思念可想而知。

    “来,浩浩,跟阿姨出去玩会……”冷冰霜这个时候走了进来,之后牵起浩浩的手往外走去,关门之前她轻轻的对我点了点头。

    我看着泪眼朦胧的岳父母,心情极为复杂,心里更不是滋味,此时的我有些无法和他们面对,不管什么原因,我抛弃了他们,抛弃了小颖,抛弃了张阿姨和父亲,我抛弃了所有人,此时的我就像是一个懦夫和逃兵。岳父母对我的好,让我无可挑剔,可以说,我欠岳父母的不比我的亲生父母少,心里一直拿他们当做亲生父母尊敬。

    “噗通……”我此时不敢和岳父母面对,正在低头纠结和思考,但是我却被两声闷响给打断思绪,我条件反射般的抬头,发现岳父母这二位长辈,两个已经年近花甲的老人正跪在我面前的地板上,办公室的地板是瓷砖的,两位腿脚已经不好的老人就那么直挺挺的实实的跪了下来,只是二位老人没有嫌弃疼痛,就那么跪在我一个晚辈的面前。

    “爸妈……你们这是干什么?你们这样我会被天打雷劈的……”我火烧屁股一样的从沙发跳了起来,赶紧去扶两位老人,只是我一个人扶不起两个人,扶起了岳父,岳母跪着,扶起岳母,岳父又跪下,最后无奈,我只好也跪下,和两位老人面对面跪着。

    “锦程,是我们对不住你,小颖做出这种败坏门风的事情,是我们没有教好她,我们代她向你认错。我们作为老一辈人,都知道女人做出这种事情不值得原谅。如果作为陌生人,我们也支持你和小颖离婚,你这么做没有错,错的是我们家小颖……”岳母一边哭一边说道,只是她的话语像刺一样,一根根的插在我的心上。错误只在小颖么?如果细细算起来,事情最初是由我而起,罪魁祸首应该是我才对,张阿姨走了,岳父母又这个样子。我看着岳父母这几天花白了不少的头发,不由得眼泪流了出来,心中充满了懊悔和自责。

    “爸妈,你们不要这么说,你们没有错,错的是我,是我没有照顾好小颖,是我没有给小颖足够的爱,真的不怪你们的……”此时的我,只能把所有责任归根到自己身上,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只是我不能把话说的太明白,我总不能说小颖的出轨最初是有我一手策划和撮合的吧?

    “锦程,我知道我和你妈不应该要求你什么,作为一个男人,我在心里支持你离婚,我知道自己的妻子背叛自己,心中是什么感受,要是我的话,我也会和你做一样的选择。但是作为一个父亲,我和你妈妈求求你,救救小颖,救救我们唯一的女儿。我知道我们的要求有些过分,但是只要你能救她,我们愿意答应你任何要求,只要我们办得到。我们把我们所有的家产,甚至养老钱都给你,我们以后一定看好小颖,我们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来换你对小颖的原谅。请你体谅一个做父母的心吧……”小颖的爸爸,一个老退休干部,此时没有了以往的威严,放弃了自己所有的尊严,为了自己的女儿祈求。他们说的让我救小颖是什么意思,我心里很清楚,就是让我和小颖复合,只有这样小颖才有继续活下去的动力。

    “好好……爸妈,我答应你们,你们快点起来,用不着这样的……”我此时已经乱了方寸,极为尊重的两个长辈给自己下跪,这是我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

    既然我决定回来,我就是要重新挽回这个家庭,此时我只想让两位老人赶紧起来,看着两位老人的样子,我的心里痛苦的很。

    听到我同意后,两位老人才起身,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微微的活动着双腿,刚刚那一跪有多痛,我心中可以猜想,岳父母都有风湿骨病,能跪下来这么久,需要多大的毅力啊?为了自己的女儿和家庭,他们是什么都豁出去了。

    “我去看看她吧……你们在这坐一会……”此时我扶住两位老人说道,看着两位老人微微颤抖的膝盖,我不忍心他们跟着我。

    “我们和你一起去吧,你自己进去,我和你爸爸在门外……”岳父扶住岳母,之后跟在我身边,我走出办公室的时候,看到了冷冰霜领着浩浩正在走廊里,我走到冷的身边把浩浩接了过来,之后在冷冰霜的带领下向着小颖的病房走去。

    等走到病房之后,冷冰霜和岳父母都站在了门口,我领着浩浩推开病房走了进去,等走进去的时候,我就看到一个女人坐在病床上,只不过我不认识她。我感觉到自己走错了房间,赶紧退了出来,只是匆匆扫了那个女人一眼。

    “我们走错房间了……”我退出后赶紧问冷冰霜。

    “没有走错啊……就是这间……”冷冰霜叹了一口气,之后很肯定的说道,而一旁的岳父母再也控制不住,再一次留下了眼泪。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我赶紧领着浩浩重新走进那个高档病房。

    我慢慢的走进那个女人,此时那个女人披散着头发,脸色苍白,原本秀美的长发此时乱乱的,遮盖住了大部分的脸。此时她坐在病床上玩弄着自己的头发,一只手不断的绕着自己的鬓角,另一手拿起自己的头发放到嘴边,之后把头发吹起,似乎“玩”的不亦乐乎。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我终于看清楚了,是小颖,只不过此时的她除了以前的轮廓,已经没有了半分从前的靓丽和气质,此时她脸上没有血色,苍白的吓人,头发乱乱的,原本灵力仿佛会说话的双眼此时失去了所有的色彩,显得十分的空洞,整个人就像一个疯婆子。这是怎么回事?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怎么可能让一个人变成这个样子?听到有人进入病房,她连看都没有看一眼。没有认出她的人不只我一个,就连浩浩这个时候都没有认出这个女人就是她的母亲。

    随着我和浩浩的慢慢走进,小颖似乎预感到了什么,她的双手停下了动作,之后慢慢的转头,原本她是低头的,随着目光的转动,她最先看到了身高比我矮的浩浩。看到浩浩后,她原本死寂空洞的双目才出现了一丝波动和神采,她的目光随之向上,最后看到了我,她的双目瞬间恢复了一些身材。她原本玩弄头发的双手此时颤抖着,嘴唇也在颤抖着,看着我,又看看浩浩,眼中的清醒和迷茫来回交替着,似乎大脑没有转过来。在回来的时候,冷冰霜就告诉我,小颖虽然命被救回来了,但是那些药物极大的刺激了小颖的大脑和身体,现在看来,比冷冰霜说的要严重的多。

    “小颖,是我,我是锦程,我回来了……”我此时站在病床前,浩浩似乎也看出了这个女人像自己的母亲,他身高不够,但是扭扭捏捏的还是自己爬上了病房,之后趴在小颖面前,一双小眼睛使劲的盯着小颖看。

    “妈妈,你是妈妈,妈妈你怎么了?生病了么?”浩浩带着孩童的无邪和天真,似乎一切烦心事都侵扰不了他的内心,他跪坐在小颖面前,紧紧的盯着小颖,小脸上充满了关心。

    “哇……”听到我和浩浩的呼唤,已经失去所有神采和动力的小颖,突然眼中的情绪剧烈波动,最后终于大哭了出来,她扑向了离她最近的浩浩,抱住浩浩紧紧不放手。感受着儿子的体温,感受着儿子的气息,这一切她都盼望的太久太久,似乎自己最心爱的东西失而复得一般。

    看到小颖这个样子,我的心中此时没有了任何杂念,有的只有痛心和自责,凭什么我把错误都归结在小颖一个人的身上?一日夫妻百日恩,小颖今天的这个样子是我想都没有想过的,我要救她,我要让她重新恢复到那个美貌与气质并存的曲颖。

    我走到小颖身边,慢慢的把小颖和浩浩搂紧怀里,小颖也分布一只手抱着我的腰,此时像鬼一样的脸颊抬起,那双让我无法直视的眼睛透露着无助和期望,就那么看着我,让我无法与之对视。此时,我相信小颖是爱我的,她爱这个家,我和浩浩在她的心里比她自己的性命还要重要。

    正在我们一家三口抱在一起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小颖此时的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而正在这个时候,一个医生带着一个护士赶紧走了进来,之后拿出一个针剂快速从小颖的胳膊刺入,整个过程非常的干净和利落,弄的我没有反应过来。

    慢慢的,小颖就安静了下来,之后松开了抱住我和浩浩的手,慢慢的闭上眼睛躺了下去。

    “抱歉,先生,不是我们打扰你们,只是病人现在情绪很不稳定,见到你们已经让她情绪十分的激动,刚刚似乎有失控的征兆,所以只能让她先镇定下来,让她一点点的接受,不要给她太多的刺激……”那个医生似乎被冷冰霜嘱咐过,他对我极为尊重,给小颖打完针剂后就微笑和我解释道,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刚刚医生给小颖注射的是镇静剂。

    看着小颖此时安静了下来,虽然她被注射了镇静剂,但是却没有睡过去,似乎还有意识,她躺在那里半睁着眼睛,嘴巴一张一张的,似乎有话对我说,看着我的那双原本充满灵性的双眸,不断的再流着眼泪,或许此时她只能用她的眼泪为我解释着什么……第一百九十章“爸爸,妈妈怎么了?”浩浩眼中带着对妈妈的担心和伤心问道。

    “没事,妈妈生病了,过几天就好了……”我擦了擦眼角,微笑着对着浩浩说道。

    “病人的情绪很激动,按照正常来说,这个剂量的镇静剂足以让她昏睡过去了,但是现在她还努力保持着自己的意识。”医生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小颖,眼中带着奇怪,也有一丝感动,当然,那丝感动是对小颖的强大意志而感动。此时我看着小颖努力的睁着自己的眼睛看着我和浩浩,我知道,她此时很害怕,害怕自己睡过去再次醒来之后,自己的丈夫和儿子就消失不见了,就算这是一场梦,她也尽量让这个梦做的长一些。

    最终,小颖还是睡了过去,在闭上眼睛的最后一刻,眼中带着一丝不甘。我给小颖盖上被子,之后慢慢的领着浩浩走了出去。门外,冷冰霜和岳父母再等待着,刚刚我进屋的时候,冷冰霜就把主治医生叫到门外等候,以防万一,这也是医生进来的那么及时的原因。

    “小颖情况怎么样?”我对着冷冰霜问道,冷冰霜没有回答我,而是把目光看向了那个医生。

    “先生放心,病人已经没有生命危险,只是精神状态很不好,情绪很有可能失控,需要你和你的家人多陪伴她,引导她,她很快就可以康复了。”医院看到冷冰霜的目光后,带着一丝畏惧的微笑着和我解释道。

    “会不会留下后遗症?”我此时最关心的是这个问题,万一小颖以后落下精神疾病,那么这个家就再也回不到从前了,也算是我害了小颖的后半身。

    “这个真的不好说,这次病人吞噬了很多的药物,虽然抢救过来了,但是药物还是被她吸收了不少,由于她吞食的药物很多很杂,各个药物作用的身体部位也不相同,所以她会不会留下后遗症真的不好说,只能以后慢慢观察。不过你放心,我们会尽最最最大的努力治好她的……”医生对着我一脸的献媚,不过我知道,他不是对我,而是对于冷冰霜,毕竟这家医院也是冷冰霜的产业。

    “麻烦你了,医生……对了,费用付了么?有没有欠费?”我走了之后,对于一切都不了解,看着这家医院的设备和条件,费用肯定不低。

    “费用你不用担心了,这家医院是我的……”医生还没有回答,冷冰霜就在一边把话接了过来。

    “你过来,我有话单独和你谈……”说完这句话后,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冷冰霜就再次对我说道。

    “哦,好的……”我把浩浩交给了岳父母,之后跟随着冷冰霜向着办公室走去。

    “你有什么打算?”进了办公室之后,冷冰霜直奔主题。

    “能有什么打算,重新找一份工作,努力挣钱养家……”虽然我原本的家底在我前些年的不懈努力打拼下很殷实,但是架不住这几次的折腾,父亲住院,小颖住院,我住院,已经把家里的积蓄花的差不多了,只能再次打拼重新开始。

    “那小颖呢?”冷冰霜再次问道。

    “一切重新开始,家庭,爱情,工作,事业……”我看了一眼冷冰霜,之后肯定的答复道,经过这么多的波折,我已经想通了,忘记过去,重新开始,一家人付出的代价都已经太多了。

    “那好,你的简历和工作经历我都详细了解过了,有没有兴趣在我的公司做事?”这个时候,冷冰霜从她的包里拿出了几份资料,我由于离她很近,我偷偷的瞄了一眼,发现包括我从前应聘填写的简历,还有人事档案的复印件都在她手上。

    “做事?做……做什么?”看到自己的简历和档案都被她弄到手,我不由得有一丝恐惧,在这样的一个几乎无所不能的强势女人手下做事,我想都没想过。

    “那要看你有多大的胃口……”冷冰霜再次看了一眼手上的资料后,把所有资料放下看着我说道。

    “不看能力么?”我想当总裁,只是自己也不是那块料啊,平台重要,能力更重要。

    “只要你肯学,我可以给你提供平台,就看你能不能吃苦,能不能学会了,作为一个男人,你应该知道,没有不可能的事情,没有人刚出生就是人上人,古代的皇帝贵族除外。就算我出生在一个富裕且有权势的家庭,但是我现在所掌握的一切,也是靠我自己努力挣来的……”冷冰霜抬起尖尖的下巴,脸上带着浓浓的自信和自豪。看着冷冰霜那目无一切的样子,我没有感到冷冰霜狂傲,毕竟人家却是有狂傲的资本,我记得东北有一句很低俗但是非常有道理的一句话:没有实力的装逼叫傻逼,有实力的装逼叫牛逼。

    “好,我愿意学,你想让我干什么……”我深吸一口气,咬了咬牙。我是一个好面子的人,但是我也是一个理智的人,现在借助一个女人上位,我把那些吃软饭的感觉全部刨除在脑后,这样的机会不多,能够有一个身份地位和经历实力如此强大的人去扶植你,不把握住机会那就太傻太傻了,原本刚认识冷冰霜的时候,我还抱有一丝借势的幻想,现在终于有机会了,我一定要把握住,为了自己,为了家庭,为了老婆和孩子……“好,我给你这个机会,从今天开始,你先陪着小颖,空余时间随时到我公司总部找我,跟我学习管理企业的知识能力,至于你能学到什么程度,学到几分,就看你自己了……”冷冰霜从桌子上坐起,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我。

    “你还没有告诉我到底要我干什么呢……”要我跟着冷冰霜学习,她亲自教我,我的心中不免的隐隐有些激动,要知道,我在原来的公司也只不过算是高层而已,还不是最高层,而原本的那家公司规模,连冷冰霜公司的下属子公司都不如。

    “看你学到什么程度,我会按照你的能力给你安排职位,毕竟我是一个商人,我不可能要一个废物……如果你能让我满意,该学的都学会,我就让你做我总公司的CEO,甚至连我那架湾流商务飞机都可以配给你……如何?”冷冰霜重新坐下,似乎变成了一个商人模样,虽然她再用陌生人的方式和我谈判,但是我知道,冷冰霜不会给一个陌生人一个这么大的跨越机会。

    “此话当真……CEO?商务飞机……配……配……给我?”我此时一下子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样的待遇也太大了吧?我现在终于明白当初下飞机的时候,冷冰霜说的那句话:别看了,这架飞机你以后可能经常会坐的……“现在说这句话还早,看你能学到多少,能力如何……不让我满意,一切都是痴心妄想……”冷冰霜看着我激动的样子,没有蔑视我,毕竟我的反应是一个人正常的反应,这样的事情太出乎我的意料了。

    “好,我会努力学习的……”此时我压制住内心的激动,心里下了极大的决心,到时候一定要废寝忘食,把所有的东西都学会,无论付出怎么样的辛苦。

    “你这几天的重点是陪着小颖,随时有空随时来找我,我该回公司了,这段时间已经耽误了我不少时间……”冷冰霜起身准备离开。

    “我……我能不能多问一嘴……”我虽然知道自己这个时候不应该多嘴,但是我还忍不住想问一句。

    “你想问什么?”已经走到门口的冷冰霜微微转头看着我……“那个……你为什么对我这样?”这是我心中最大的疑问,我不相信冷冰霜会看上我,而且就算她和小颖是闺蜜关系,也不至于让她这么的付出和用心,所以一定有着其他的原因。

    “我只是感觉到累了,不想再亲自打理公司,我准备出国去旅游,散散心,如果在外国遇到让自己心仪的一个地方,可能就会在国外定居,永远不再回来了……所以,我需要雇佣一个人帮我打理公司,让我彻底解脱出来……”冷冰霜一脸憧憬的说道,而且我第一次从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疲倦。

    “为什么是我?”如果冷冰霜要雇佣人来打理公司,她这种待遇可以雇佣到各种世界顶级商业精英,绝对不会雇佣到我身上,要学历,学历高,要资历,资历很浅。

    “你不要胡思乱想,本宫可不是看上你了……”冷冰霜听到我接二连三的问,此时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急忙挥手解释道……“如果你非要一个答案,那我就告诉你,我之所以给你这个机会和平台,只是因为你和他有一些像而已,只是有一点点像他,有一丝他的影子,仅此而已……”冷冰霜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带着一丝哀伤,眼中带着一丝回忆,说完后直接推门走了出去,留下了一脸呆滞的我。

    只是因为我和那个男人有一点点像,她就这样子对我?那个他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可想而知,我对于冷冰霜口中的那个他强烈的好奇起来。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在医院里陪伴着小颖,她醒来之后还是抱着我和浩浩哭,这种情况维持了两天才渐渐好转。小颖的精神状态也开始慢慢的恢复,我带着愧疚给小颖喂饭的时候,小颖都是泪眼朦胧的看着我,我这几天很少和小颖说话,但是我对她的照顾让她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我心里知道,只有我的爱才能彻底找回曾经那个小颖。

    而这段时间里,趁着小颖睡着后,我都会到冷冰霜那里去学习各种企业管理知识,可以说基本是从头学起,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冷冰霜竟然教我很耐心,我绝对没有想到冷冰霜这样的女人对我会有这样的耐心。当然她教我也是比较严格的了,学的好了,没有胡萝卜,学的不好,就会加大棒子,大棒子就是陪她练跆拳道了,穿上跆拳道服装,给她像沙袋一样踢来甩去,完全成了她的人肉沙包。

    虽然和冷冰霜朝夕相处,但是她对我也仅仅是那种教导关系而已,和我之间的距离保持的非常的好。原本的时候,内心还会有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慢慢的,我知道了,在冷冰霜的心中一直有一个男人占据着,其他任何人都无法撼动。我,最多算是他的一个替代品,最低级的替代品,仅此而已。

    过了半个月之后,小颖已经彻底恢复了,可以出院了,至于有没有什么后遗症,需要回家慢慢观察,经常来医院复查即可。我和岳母在病房里给小颖收拾行李,小颖和浩浩玩耍着,小颖这次住院后,感觉心态年轻了不少,多了一丝与年龄不相称的童真。

    这段时间里,父亲趁着我离开医院的时候来过一次医院,岳父母已经告诉他我已经回来了,他此时没有任何的胆量和脸面来见我,他和岳父母解释道小岛上电力设施检修,不能离开,所以一直没有机会到医院来。有了我照顾,他也就放心了,而我每次到冷冰霜那去的时候,我都会告诉岳父母我会顺便去探望父亲,实际上我也没有去过父亲那里,因为我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我们父子俩没有商量好但却十分“默契”的欺骗着岳父母,或许我们父子这样的关系要维持很久。

    至于张阿姨的离开,我只能解释道是张阿姨受不了这个家庭的挫折和风风雨雨选择了逃避和离开,虽然这样解释对于张阿姨的影响非常不好,但这也是唯一可以解释的理由,也是张阿姨当时在电话里告诉我的,她走之前也是这样警告父亲的。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有些夫妻尚且如此,更何况张阿姨和父亲还没有成婚,深知这个社会现实的岳父母,也只能叹息一声没有任何怀疑这个理由……收拾完行李后,我开冷冰霜暂借我的奔驰商务车向家里赶去,自从我离家小颖住院后,家里一直没有人回去过,看着小颖在车后座和浩浩玩着游戏,我心情十分的复杂,小颖偶尔也会偷偷的看我,当看到我正在从后视镜看她的时候,她还是会胆怯的躲避我的目光,康复后的她很小心翼翼,怕再次惹到我。

    车子慢慢行进着,离家里越来越近,一切真的能够回到从前么……【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