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书屋 > 情欲小说 >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238-240)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238-240)

推荐阅读: 仙子蒙尘传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   天云孽海   【姇】高H乱轮系小说   网游之纵横天下绿帽版   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乱欲-利娴庄   笑傲神雕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  

    作者:性与情。

    OCR:wolfang。

    字数:11123。

    第238章。

    房灯打开了,小颖照例给我拿鞋子,从我的手中接过公文包,我换好鞋子后就直接回到臥室换衣服。

    在这个过程中,我的鼻子悄悄的闻嗅著,闻嗅著房间里有没有性爱留下的味道,如果父亲和小颖发生了关系,那么屋子里一定会有精液的味道,男人精液的味道很大,郡种腥气还是比较明显的,而且久久不愿散去,但是我却没有捕捉到任何可疑的气味。

    等我换好衣服走出臥室后,饭桌上已经摆好了饭,看来小颖把饭菜放在了锅里一直给我温热著。

    我到卫生间里洗了一下手,在洗手的过程中我看到了洗手盆上方摆台上的杯子。原本平淡无奇的生活用品,在看了小颖给我写的那封信后,此时它们在我眼中似乎变了身份,以候它们将成为小颖和父亲性爱的一耙钥匙。

    这时这对杯子的把手都在同一个方向,等他俩的把手分离相对的时候,就是父亲和小颖发生性关系的时候。

    “老公,怎么这么晚啊?害怕打扰你加班,所以没有再给你打电话……”

    我洗完手开始吃饭,小颖坐在饭桌上,杵著下巴看着我问道。

    “现在的工作真的没有準备的预估量,有的时候刚做完一个,又会发现另一个没做,以候可能都这个样子了……”

    我嘴里塞着食物说道,加班这么晚真的有点累了,看完今天的书信后,心情也好了不少,所以吃饭也有了食欲。

    “哦……”

    听完我的回答后,小颖答应了一声,就安静了下来,她一直看着我吃饭,数次欲言又止,或许她有话和我说,应该是与那封信有关吧,但是一直到我吃完,她也没有把话说出口。

    吃完东西后,小颖就开始收拾碗筷,我直接回到了臥室里,我躺在床上,听着外面发生的声音,我的心中陷入了沉思。

    小颖在心中表明了态度,但是小颖会按照书信中的约定去做吗?如果小颖扭动了杯子,而我却耙杯子恢复愿位表示不同意,小颖会不会背着我和父亲“偷吃”?

    我决定试探一下小颖。

    小颖收拾完毕候,就回到了臥室里,她还是有些不敢面对我。

    她的异样应该是和那封书信有关,白天和父亲在家应该是没有发生什么,这较时间自己有些神经紧张,昨晚的事情就是自己多想了,结果证明什么都没有发生。

    到底该怎么测试小颖呢?该不该测试?

    “我明天晚上还会加斑……晚上不用用等我吃饭了……”

    思考了很久后,我决定还是做一个测试,小颖不知道有摄像头的存在,所以我可以在她毫不知觉的情况下完成测试。

    看过小颖的信后,虽然我的心里舒坦了很多,但是心中还是有最后一点芥蒂,就当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吧。

    “哦……”

    小颖淡淡的应了一声,本来她就有些异样,听到我说这句话后,表情显得更加复杂了。自从我同意小颖和父亲发生关系后,我加班仿佛就成了俩人可以做爱的一个暗号,只是小颖写了那封信后,暗号改成了杯子。

    试想想,小颖和父亲明晚已经有两天没有发生关系,也差不多了,小颖目前的生理极限应该是三天左右。

    我闭上上眼睛準备入睡,小颖也没有问我有没有看那封信,或许在饭桌上的时候小颖就想问我来着,只是最后没有说出口。

    而且小颖在信中向我坦白了那晚父亲“吃面”的真相,她也不敢保堆我有没有生气,毕竟她毕竟撒谎了,写信有一丝“亡羊补牢”的意味。

    我察觉到小颖在我的身边没有睡着,因为她的呼吸不是很均匀,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性瘾的发作。

    “睡了么?老公……”

    强忍了许久,小颖还是和我说话了。或许她心中的担忧不排解,她今晚无法入睡了。

    “怎么了?”

    我睁开眼睛回复道。

    “老公你看完信生气了吧?”

    小颖有点胆怯的问道,看来我心中的猜测没有错。

    “我为什么要生气?”

    我转头看着小颖问道。

    “因为……因为我和你撒谎了……而且……”

    小颖躲避著我的目光,说话断断续续的,显得十分害怕。

    “我理解,当时要是我的话,我也不会说实话的,你能事后告诉我实情就可以了。”

    我用手把小颖搂进怀里,以前睡觉的时候小颖都会主动往我的怀里钻,今晚小颖没敢。所以我主动耙她搂了过来。

    “那老公觉得我和父亲那样过分吗?要不要有一些……距离?”

    小颖趴在我的肩膀上,我的胳膊能够感受到小颖胸前丰满的柔软,也能感受到柔软部位的里面那跳的很厉害的心脏。

    小颖的意思是问我和父亲口交什么的,是不是很过分,小颖虽然认为我在监控中看不到,但是在荒岛上的那一夜,我都看到了。

    “性爱本来就该如此,既然我同意了你和父亲的关系,我就不会干涉太多,只要你高兴就好,你的身体是第一位的,而且我说过,尺度你自己把握,我不会过问,我也看不到……”

    说道最后,我不电得调笑了一下小颖。

    “坏死了……”

    我的调笑惹来小颖一个粉拳,小颖的尴尬在我的这声调笑中消融了不少。

    “老公,你会不会认为我变坏了?”

    调笑过后,小颖不由得靠的我更紧,最后有些伤感的喃喃说道。

    “没有,保持初心就好……”

    保特初心,短短的四个字,蕴含了太多的意思,小颖一点就会懂。

    “我会的……”

    小颖轻声的回答完这句话后,房阈里就重新陷入了安静。

    心情大好的我,不由得心猿意马,但是因为太累的缘故,我却没有勃起的慾望,虽然小颖胸前的柔软刺激著我。

    小颖的呼吸慢慢变的平稳,看来妲是準备心安的睡去,但是作为正牌丈夫的我却很少享受小颖的身钵,至少我和小颖做爱的次数不能比父亲少,虽然我比不上父亲的持久,但是我要超过和小颖做爱的次数,这一点或许是唯一我能超过父亲的地方。

    我努力的许久,阴茎都没有勃起,不知不觉我联想到了父亲和小颖做爱的场景和画面,尤其回想到了前几晚小颖被父亲插盼淫水潮吹的到处都是的场景,我的阴茎竟然慢慢的抬头了,原本的时续看着心酸和醋意,但是心情平复后,自己内心仅存的淫妻心理又重新钻出来作怪,我的脑海中一直想着那个场景,小颖的呻吟,父亲出口胁迫,小颖被迫出口迎合被短暂的征服,当一切场景回想的差不多后,我的阴茎终于完全勃起了。我转身压在了小颖的身上,猝不及防的小颖被我压的发出一声轻呼,此时的她本来已经差不多入睡了,睡眼朦胧,但是察觉飘我的意图后她就激烈的迎合起来。

    我俩身上的衣物一件件的脱去,当我们夫妻俩一丝不掛的时候,我进入了小颖的身体,还是那么的湿滑,还是那么的火热,只是没有了以前的紧凑,小颖的阴道已经扩充到了适应父亲阴茎的足寸,对于我的阴茎来说,小颖的阴道容积已经有些大了。我的阴茎无法再把它填满。

    心中想到这些酸酸的感觉,我的阴茎竟然有了软化的迹象,要知道我才刚插入,还没有抽送呢,我不由得有些着急和心慌……小颖当然察觉到了,她或许认为我最近身体劳累,也或许有另外的原因,小颖赶紧起身把我的阴茎从她的阴道里退出。

    我仰躺在床面上,趁着阴茎刚软化,一切似乎都在挽救,小颖顾不得阴茎上还沾染著她的爱液,她就低头把我的阴茎含入了口中,小颖用从父亲那里练来的口活开始为我服务著,小颖现在口活技术真的不是盖的,阴茎在身体的正常机能外加上小颖高超的口活技术下重新抬头,小颖吐出了我的阴茎之后跨坐我到的身上用她那火热的阴道把我的下身吞没。

    “啪啪啦……”

    似乎有了以前不适应而导致我阴茎滑出的前车之鉴,小颖小幅度的快速在我的身上起伏著,把她的电动马达臀发挥了出来,只是小颖起伏的幅度要是和父亲做爱小很多很多,没有办法,谁让我的阴茎没有父亲长。

    小颖一边起伏一边呻吟著,她的呻吟有点大,似乎没有顾及父亲就在隔壁,她尽情的呻吟著。

    我一边感受蓍小颖的服务,一边仔细聆听着小颖呻吟声的真实性,或许是小颖性瘾发作真的需要了,也或许是小颖伪装的太像了。我在她的呻吟中没有听到勉强和虚假。

    在我和小颖不懈的努力下,我俩终于畅快的完成了-次,这次我坚持的时间比较长,足足有二十多分钟,并不是我变的持久了,而是我中途疲软了-次,都是小颖再次给我吹起来的,这中间的过程耽误了不少时同,所以等我射精,已经过了二十多分钟。

    而当我射精的时候,小颖的脸色还红红的,虽然小颖没有裹现出来极力压制著,但是我知道她离高潮还差的远呢。

    其实我俩的这种性爱,我享受到了小颖却难受了,因为情欲被挑起,她却被弄的上不上,下不下的。

    “妳还没好吧,老婆,我是不是很没用啊……”

    以前我发现小颖没有高潮,我都忍著没问,这次我终于问了盘来,我知道自己满足不了小颖,以前不说也是为了维护自己的自尊,小颖在书信中对我坦白,我也决定坦白一次回报她。

    “不,老公,说实话,父亲的持久度比你好,但是和父亲做爱是身体上舒服,和老公做爱是心理上舒服,老公的感觉还是最好的,无论是过程中还是过程之后……”

    小颖说的这句话有很大的成份是在安慰我,或许只有那句心理上舒服才是真的。虽然我知道小颠在说谎,但是我没有点破,毕竟她是善意的谎言,她绝对不能把和父亲做爱才最舒服这句话说由来。

    心里舒服和肉体舒服,哪个方是最重要的?我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一觉睡到天亮,当我起床的时候,小颖正在厨房準备早餐,我走到卫生间洗漱,想起小颖的那封信,之后我还没有洗手就看向了那对刷牙杯子,发现那对杯子被移动过了,两个把手从一个方向变成了方向相反,这明显是小颖移动过的,她暗示著我今晚加班可否和父亲发生关系。

    而我陷入了思考,洗手盆里的水流淌着,而我却没有洗手,我到底该怎么选择?一会刷完牙是让杯子恢复原位还是保持现状……第239章正在这个时候我想起昨晚决定试探小颖的想法,这个试探对于对于现在的状况来说多此一举,但是我的心里却对这个试探的结果十分的关切。

    深吸了几口气之后,我把刷牙杯子移回了原位,让两个杯子的把手全在左侧一个方向。

    弄完杯子后,我就继续洗手,我想当小颖看到这个杯子的时候一定会十分的惊讶吧,按照她的想法,我今晚加班不回家,就是在暗示她和父亲晚上可以过二人世界,但是我不回家也不同意俩人今晚发生关系,小颖会不会多想什么?或许会感觉到疑惑,但是绝对想不到我会试探她。

    吃过了早餐后,我就去上班了,到了公司开始忙碌的一天,离冷泳霜离开的日子越来越近,我也学习的越加的刻苦,说实话,这段时间虽然偶尔我会独立完成公司的运转,但是冷冰霜在我身边,我心里能够踏实很多,冷冰霜要走,我心里突然有些没底,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让见惯了各种场面的我有些惧怕。

    到了中午閒暇的对候,我给自己泡了一杯咖啡提提神,同时叫了一份外卖,工作太多,懒得去员工餐厅吃,有这个时间不如放松一下自己。

    放松的时刻,我才真正想着家里的情况,家里怎么样了了小颖看到我放回原位的杯子会是什么心情?她会不会认为我把杯子移回原住是预示著今晚可能会回家?小颖会不会趁着我白天不在的对候和父亲翻云覆两,把晚上的缺失补回来?

    恰好外卖还要等一会才到,冷冰霜出去办事了,员工都去餐厅吃饭了。暂时不会有人打扰我,我耙加密狗插上,之后打开了家里的监控视频……此时家里也在进行著午饭,吃饭的只有小颖和父亲两个人,在饭桌上父亲的话最多,他终于寻找著话题和小颖说话,但是小颖似乎没有什么心情,只是很淡漠的回应若父亲,一般都是“嗯”“啊”“是的”,都是简单的一两个字,看的出皋,小颖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而且她的情绪也很不好,看到这个样子,我就知道小颖肯定是因为早上的杯子问题,而且隔了两三天了,小颖也差不多到了该释放自己的时候,但是我却很扫兴的没有给她那个“机会”。

    看到俩人在正常吃饭,而且小颖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脸色也很正常,似乎不像性交过后的样子。

    不过为了看到全部,我还是把视频对阐调整到了早上我离家的那一刻……在送我离开家门后,小颖就回到了饭桌前準备收拾饭桌,但是想到父亲还没有吃东西,就把饭菜重新放下,此时的小颖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她的眼睛一直瞄黄卫生间的房门。

    看到她这个样子,我就知道杯子一定是被她摆好的,放下碗筷的小颖终于还是走向了卫生间的房门,她此时没有多少的紧张,或许她认为我一定会同意俩人今晚的洞房花烛,无论我能否注意到那对杯子。

    可是当小颖打开房门看到洗漱台上放置的杯子的时候,她愣住了,显得十分的惊讶,而且有一丝紧张,我竟然破天荒的把杯子恢复了原位。

    要知道昨晚我俩刚刚谈了一次,我的话语让小颖很是放心,为什么我令天早上突然变卦了了这和她预料的完全不一样。

    小颖愣住了。而另一侧的房门打开了,父亲察觉到我走了之后,偷偷摸摸、探头探脑的从臥室里走出来,看到我确定走了之后,就轻轻了松了一口气,父亲转头看向了桌子上的饭菜,有看到卫生间敞开的房门,还有站在卫生间门口的小颖。

    “小颖,妳怎么了?在看什么??”

    父亲知道我离家去上班后,不由得放松了许多,他来到了小颖身后,看着小颖看着洗漱台发呆,不由得出声问道,但是父亲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他的身体站上了小颖的后背,虽然没有紧紧贴上,但是已经挨上了,而父亲的胯部似乎也轻轻触碰了-下小颖的翘臀,虽然只是轻轻触碰一下,但是还是惊动了正在思考和发呆的小颖。

    “没什么……”

    小颖察觉列父亲刚刚的贴合后,赶紧躲开了一段距离,和父亲拉开了距离,她显得有些紧张,似乎俩人真的只是一对正常的公媳。

    小颖说完这句话后,就绕过父亲準备回到客厅,但是她在房门关闭之后,再次看了-眼那对被我恢复原位的杯子,小颖似乎到最后一刻都不愿意相信。

    房门关闭了,小颖也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此时她忘却了刚刚被父亲占了小便宜,显得有些六神无主,此时她的大脑已经短路了,不敢相信这一切。

    父亲在吃饭,小颖坐在沙发上等待着,父亲一边吃饭一边偷瞄小颖,但是小颖只是坐在那里发呆不知道再想着什么。

    小颖一会紧张、一会疑惑、一会又露出一丝了然、但是一会又露出一丝怀疑。

    看到小颖脸上的表情变换,她似乎再猜测著一切可能,或许她认为我可能没有注意到杯子的方位,直接拿起杯子刷牙,刷牙之后自己习惯性的把杯子放回了原位,根本没有注意到今天杯子已经特意改变了方向,也或许她根本猜错了我就是故意把杯子恢复原位。

    思来想去,小颖根本拿捏不準到底是哪一种可能,她最后只能烦躁的晃了晃脑袋。

    此时因为性瘾渐渐发作。外加上这种烦恼,让她十分的烦躁。

    父亲刚刚就发现了小颖有些异常,他刚刚在卫生间门口的时候,也注意到了小颖看着洗漱台发呆,他很疑惑,不知道小颖在看什么,他当然不会知道小颖看的只是刷牙的杯子,而那对杯子已经成为我决定他和小颖能否温存的暗号……父亲吃完饭后,小颖才开始收拾碗筷。收拾的时候也心不在焉的,当收拾家务的时候,小颖仍然是春光外洩,让坐在沙发上假装看电视的父亲大饱眼福。

    父亲一直想尝试白天和小颖做爱,俩人还基本没有在白天做过呢,其实白天也是俩人做爱的好机会,因为白天我肯定不会回家的,晚上就不一定了。

    而小颖根本没有在意其他的,她一直在思考,似乎干活都心不在焉,一切的劳动都是她的本能在驱使。

    当小颖趴在地上擦拭地板的时候,从小颖的后面能移看到她撅起不断摇晃的屁股,仿佛一只发情求欢的母兽,从小额前面看能够看到胸口露出的深深的乳沟还有两个不断摇晃低垂的乳房,父亲哪受得了这一切,他的胯部早就已经勃起了。

    前两天父亲都被收拾家务的小颖吸引。只是他不敢有什么动作,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父亲的胆子也大了起来,每天只看不干其他的,还让不让一个生理正常的男人活了。或许父亲也在猜测,小颖是不是故意再诱惑他,没準小颖早就想让自己有所行动,只是不好意思主动说出口罢了。

    当小颖的屁股面对蓍父亲的时候,父亲终于起身了,他此时不确定小颖的想法,虽然显得很紧张,或许小颖早上的心不在焉,也被他当成了性瘾要发作的征兆,他似乎认为小颖内心此时已经非常需要他了,於是父亲慢慢起身起身向着小颖走去,而此时的小颖还在思考,根本没有注意到外界的声音,虽然父亲走路的声音很明显。

    父亲向着小颖走去,而小颖根本没有回头看,仿佛不知道一般,仍然在做着眼前的事情,这更加的让父亲确定了小颖似乎在等待和默许她现在的做法。

    “啊……你干什么?”

    当父亲蹲下将双手伸进小颖的裙底抚摸臀瓣的时候,正在沉思的小颖仿佛像一只受惊的兔子一般,直接从地上跳起来,之后有些愤怒的质问父亲。

    此时她的愤怒因为早上杯子问题产生的烦躁。也有自己沉思被父亲吓一跳的生气,也有因为性瘾发作情绪不稳定的因素。

    “那个……没什么……这……”

    父亲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和早上的小颖一样,这个情景怎么和自己预想的完全不一样啊?看着小颖愤怒的样子,父亲真的被吓到了,他真的很害怕小颖,爱的越深怕的就越厉害。此时的父亲磕磕巴巴,完全说不出口来,此时他害怕到极点的样子根本不像一个长辈,仿佛像一个被母亲教训的孩子。

    “爸,我现在不想,別打扰我,以后我想的时候我会主动找你,以后你不要主动来碰我……”

    小颖看到父亲的样子,知道自己刚刚失控而失态了,她说话的声音不由得轻柔了很多,仿佛是在道歉一般。

    同时,她也阐明了自己的态度,那就是以后告诉父亲不要再主动了,以后由她表决定。像以前父亲的强上和主动挑逗,被小颖现在的一句话给否决了。

    不过细想想也对,毕竟小颖书信已经主动说由杯子和我来做决定,那么就是说我同意了,小颖主动了,才会发生一切,我不同意,小颖不主动,父亲也就不能主动,那么一切不会发生。

    “哦……好……”

    小颖现在的这句话,也让父亲措手不及,不知道什么原因,小颖为什么要说出这句话,不管这句话代表了什么,却让父亲感觉到他和小颖的距离疏远了。

    以后由小颖来掌控,这种感觉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喜欢。

    但是又有件么办法呢?父亲敢忤逆小颖吗?小颖说完这句话后,就蹲下继续擦地,没有选择趴在地上,或许她也想到刚刚这个无意间诱惑无比的姿势让父亲产生了误会吧。

    父亲垂头丧气的回到了沙发上继续看电视,只是此时他的心思已经不在电视上了。

    公媳二人,都被彼此内心中不同的疑惑所困。

    收拾完毕后,小颖回到了臥室,她坐在床上显得十分的纠结,她的猜想关系到很多,大部分都是关于我的,关于我的一切态度,她都十分的紧张,她数次拿起电话后,犹豫了一会儿又把电话放下,或许她是想打电话问我,但是却没有这勇气。

    一直到了中午,小颖都没有走出房间,而父亲被小颖早上的几句喝斥,也吓的老老实实,到了该做饭的时候,小颖才从臥室出来,做好饭之后小颖依然在发呆,而父亲寻找若话题和小颖辫著,似乎想把自己和小颖的距离再拉的近一些,至少恢复到以前的状态……看到上午没有发生任何事情,我心里不由得松了-口气,心里还有意欲慰,如果没有早上杯子的决策,上午父亲袭击小颖的时候,小颖或许就会沉沦在父亲的再一次温柔乡之中了吧……第240章关闭了家里的监控,心中不由得轻松了很多,小颖的表现让我很满意。

    说实话,在看监控之前,我心里还十分的紧张,因为自从小颖和父亲发生一切到现在,我对于小颖和父亲根本没有那个信心了,如果按照一般人的心理:反正你也看不到,就算我做了,你也不会知道,只要把痕迹处理干净……这就是一个人的诚信问题,对于小颖和我来说,这是一个承诺,夫妻之间的一个信任。

    只不过轻松过后,我心中又升起了丝愧疚,其实这种愧疚已经由来以久……具体的说,我辜负了小颖的信任,在发现小颖和父亲小岛激情,被我撞破的时候,我发了脾气,甚至和小颖闹离婚。

    其实从整件过程来看,一切都是我安排的推动了,最大的责任在我身上,现在回想起来,离婚什么的我做的有些过分了。而小颖弄成今天这个局面,我可以说是罪魁祸首。

    如果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来看,我的生气和愤怒,都是一种很窝囊的表现,自己种的苦果就应该自己吃下去。

    而且小颖至今还不知道监控的存在,我一直在偷偷监控著她的一举一动。

    如果有一天,小颖知道了监控的存在,知道了事情的整个前因后果……我不敢想像下去,因为我的冷汗流了下来,如果真的到那个时候,小颖会不会暴走反而离开我?小颖会不会恨我认为我不是一个男人?其实一直以来我都在回避这个可能。所以我一直以来就小心翼翼的观看视频监控,就怕小颖会发现端倪,我对小颖撒了谎,但是这个谎言绝对不是善意的。

    按照常理来说,我是一个主导者,但是我却没有任何主导者该有的优越感,反而会生出一丝不安,似乎自己在走一条歪路,而且似乎是条不归路。

    正在我思考的时候,我叫的外卖送到了,我点燃了-支烟,没有立即吃饭,我努力不让自己有这些想法,一切已经发生,无法回头,继续思考下去只会增加自己的烦恼,占据现在因为工作已经非常混乱的大脑。

    这个时候的自己,也是感觉对于小颖最愧咎的一次,就像今天早上的试探,旁观者来看,也是非常的不厚道的,就好比自己在玩弄自己的老婆,从开始的时候,自己到底是对还是错?这么久过去了,自已仿佛什么也没有得到,除了现在的这份工作,其他的仿佛都失去了……抽完了手里的烟,开始吃着叫来的饭菜,饭菜混著烟味咽到肚里,让饥肠辘辘的我反而感觉到了-丝恶心,强迫自己吃了几口后,我就放下了手中的筷子,饭菜还剩下大半。

    我把剩下的饭菜推到一边,开始继续的工作,或许只有上作才可以麻痺自己。

    在工作的过程中,我走神了很多次,我想给小颖打电话解释,想改变今天早上的决定,但是这岂不是更加增加小颖的疑惑?或许也有些不打自招的异味。

    在浑浑噩噩中,到了下班的时间,我忙完手中的工作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正常来说自己不会工作到那么晚,完全是因为自己下午的工作效率给耽误了。

    今天的工作成绩让我不怎么满意,这就是自作自受吧。

    因为有了中午的思考,所以脑海中一直在萦绕,继续一直关注著家里,那么我就干脆打开监控看一看,昨晚已经告诉小颖不回家了,那么今晚自己又得在单位孤枕难眠了。

    此时己经是将近晚上丸点的时间了。我此时不由得再次紧张起来,我发现自己特別的在乎小颖是否会遵守承诺,如果她违背了承诺,此对正在和父亲翻云覆雨,那么我会感觉到多么的心痛?或许接下来看到才会知道。这段时间的感受让我知道其实我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在乎小颖,我对于她的爱没有丝毫的减少,甚至还有增加,挫折能让自己更快的成长……打开家里监控的一瞬间,我看到了四个黑漆漆的画面,是的,客厅、浴室、两个臥室都是黑漆漆的,没有我想像中的画面,我也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

    难道俩人不在家?趁着我不回家去宾馆开房了了还是说俩人一起去了小岛,继续野战的激情?

    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我不由得把各个摄像头的夜视功能开载最大,没有错,家里的各个角落都没有艾亲和小颖的痕迹。

    看到这一幕,我的心突然揪了起来,我倒是不担心俩人会出现什么人身意外,我担心的是俩人此时去了哪儿,难道俩人知道我能监视到他们,所以去了外面?

    不可能的。

    我压制中心中给父亲和小颖打电话询问的冲动,还是先看监控了解情况再说。

    我把对间定格中午俩人吃饭过后,画画中小颖收拾著碗筷,父亲则继续的看著电视,他还是偶尔偷瞄小颖,想看小颖偶尔露出的一丝春光,吃不到。看看总可以了吧。

    只是小颖似乎得到上午的教训,她一直掩饰著自己的春光,从始至终没有让父亲看到一丝。

    小颖仿彿回归到了-个正常儿媳该有的姿态,让父亲不由得大失所望。

    牧拾完毕后,小颖就回到房间继续上网。父亲在家,我没有在家的对候,小颖一般都是靠上网打发自己的时间,没有办法,电视被父亲霸占,手机也玩腻了,只有在网上找新鲜,但是小颖从来不在网上聊天,按照常理来说,作为一个性欲目前极为旺盛的女人,她应该在网上找点新鲜和刺激,那怕网聊也可以,但是小颖只是上网看电影、电视剧等等,没有一丝的异常,只是小颖在上网的时候,偶尔会回头看着自己的房门。

    而父亲坐在客厅中,眼睛也偶尔会看向小颖的房门,公媳俩的目光和射线就隔着旁门在一起交织,其实小颖回房后没有锁门,但是父亲却没有胆量去推开这扇门。

    小颖虽然此时很需要,但是她却不敢上动打开这扇门。

    到了下午两三点的薅候。父亲照例有出门回小岛巡场,家里剩下了小颖自己。

    父亲走后,小颖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她站起了身子,关闭了电脑,之后走出了臥室,刚刚在臥室仿佛是一种逃避。

    小颖巡视著客厅,看着墙壁土的全家福,之后一双玉手在全身抚摸的一遍下似乎在缓解自己的情慾,虽然这么做没有丝毫的用处。

    小颖又去了浴室,透过墙壁镜看着自己,此时熊鲍检色已经潮红,没有任何异性和外界的刺激,此时的情慾已经积攒始很高了。

    小颖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转头看着浴缸,看着洗漱台,眼中带普回忆,脸上的情慾不由得再次升腾,似乎她看着这些地方,想到了和父亲翻云覆雨的回忆。

    小颖拖著步伐慢慢走出了浴室,之后又来到了父亲的房间,她站在门口,屋里有父亲熟悉的味道,那种味道让她很熟悉,是因为两人的性爱而熟悉,这种熟悉的气味还有房间的摆设,无疑是小颖此时最需要的催情药。

    小颖关闭了房门,但是她的身体却留在了父亲的房间里面,她靠著墙壁闭着眼睛呼吸着父亲臥室内的空气,看着父亲换下的睡衣和睡裤,都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淫靡,还有那么的暖昧。

    此时小颖看看这一切,眼中是深深的思念,但是不是爱的思念,而是性的思念。

    慢慢的,小颗的身体靠著墙壁滑落,最后坐在了父亲臥室的地板上,小颖就那样坐在地板上,呼吸不由得急促了起来。

    性瘾发作,小颖得不到父亲的慰借,她是用这种方式来缓解自己,没有想到却起了反作用。

    小颖在父亲的房间里呆了很久,如果那个对间里父亲回来的话,趁着小颖情慾上来的时侯,父亲会不会得手?只可惜,一直到小颖离开房间很久之后,父亲才回到家里,最小颖已经压制著自己準备著晚饭。

    此时距离五点钟还有不到半个小对时间,父亲回来后只是简单的和小颖打了-个招呼,小颖也只是淡淡的回应了-了,此时的小颖脸色潮红,呼吸不均匀,经过了一下午在父亲臥室的自我调节,此时的她或许连看都不敢看父亲一眼,或许父亲的脸都是那么的催情。

    父亲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等待着,只是他的眼睛偶尔瞄向小颖,偶尔看向墙壁上的电子钟,看到时间后,父亲都会闪过一丝黯然。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父亲似乎最不愿意我下班回家,那样会打扰到俩人珍贵的二人世界,就算不发生关系,哪怕和小颖单独在一起也很好。

    看到父亲的表情,我的心中不由得一痛,如果这个时候我死去,只剩下了父亲和小颖,父亲是不是会很开心?我掐了一下自己盼大腿,自己这个时候真的不该想这种不切实际的问题和假设。

    在小颖纠结中,饭菜终于做好了,小颖低头把饭菜一个个的端上桌子,父亲看了-眼时间脸上带着纠结,似乎还是不愿意面对我吃饭。

    “锦程今晚加班,不回来了……”

    父亲还打算去房间躲一躲,因为己经快要到了我到家的对间,只是父亲刚走到门口,知道父亲心意的小颖低声说了-句。

    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句话,却让父亲的身影停留在了门口,父亲背对着小颖脸上露出一丝喜悅,儿子加班,岂不是今晚又有机会和儿媳—起温存了。

    “哦,又加班啊……”

    父亲转身回答小颖的时候,已经换上了正常的表情,只是眼中的那丝喜悅却无法遮掩。

    父亲眼中的情绪当然被小颖捕捉到了,看到父亲眼下的喜悅,小颖的眼中闪过一丝迷茫,虽然被失望所取代。

    俩人一起吃着晚饭,小颖很安静,吃饭很慢,父亲似乎心情很好吃的也很多。

    在做饭之前。小颖很多次拿出手机想给我打电话,最后都放弃了,或许她想试探什么,只是最后害怕我多想,而且她貌似无法组织语言,最后都放弃了。

    在饭桌上,父亲也变的沉默了,或许他认定今晚又有机会一亲芳泽,但是他只顾著高兴,却没有看到低头的小颖眼中闪过了黯然和失望,更有一丝急切。

    看到小颖那丝失望的时候,我稍微放心了一些,但是当看到小颖眼中最后闪过急切的时候,我的心不由得揪紧了起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