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书屋 > 情欲小说 >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266-273)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266-273)

推荐阅读: 仙子蒙尘传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   天云孽海   网游之纵横天下绿帽版   【姇】高H乱轮系小说   笑傲神雕   乱欲-利娴庄   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消失的妻子  

    作者:性与情。

    OCR:wolfang。

    字数:21257。

    第266章。

    把小颖的内裤勾下,就可以露出小颖最私密的生殖部位,只要把自己的内裤勾下,就可以露出自己的生殖器官,这样就能够进行男女最原始的交合。

    父亲勾住小颖的内裤边缘,又勾住自己的裤子,是想自己和小颖之间同时进行,只是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小颖突然抬起一只手握住了父亲的手,阻止了父亲脱她内裤的举动,小颖没有说话,只是用手阻止了父亲。

    原本无比期待的父亲,突然被小颖阻止了一下,表情不由得一僵,他也乖巧的停止了自己所有的动作,父亲等待着,不知道是等待小颖发话,还是等待小颖思考一会后可能松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小颖最终还是没有松开父亲的手,背对着父亲紧咬下唇,虽然眼中带着情慾,但是更多的是纠结,还有一丝紧张,眼睛几乎一直盯着房门,看得出来,我是小颖心中唯一的羁绊,也是阻止两人性爱的绊脚石。

    随着时间的推移,父亲或许察觉到小颖不会松手,所以慢慢的抽回了自己的手,而小颖察觉到父亲收回的手,似乎认为他要放弃,所以任由父亲把手拿开,但是在父亲把手拿开的过程中,小颖的眼中闪过了一丝隐晦的失望神色,而且眼神有所不甘,在父亲的手脱离了小雨的手的一剎那,小颖的手不由自主地轻轻握了一下,似乎想要留住父亲的手,但是小颖的手轻握一下后,就再次放弃了。

    而父亲察觉到小颖手的变化的时候,手掌已经脱离了小颖的手当父亲察觉到小颖刚刚变化的时候,想要把手重新放回去,但是手停在半空中却没有再次向前,父亲似乎还想给小颖一段考虑的时间,但是父亲又不想浪费现有的时间,父亲的那只手收了回来,双手轻轻的退了下了自己的裤子,连带着内裤一起退下去,露出了他黑黑的阴毛,还有已经勃起的巨大阴茎,似乎是受到的刺激还不够大,父亲的阴茎还没有勃起到最大,但是尺寸也是非比寻常。

    父亲把裤子褪到了膝盖处,之后双腿来回搓动几下,就把内裤和裤子褪到了脚下,整个下半身一丝不掛了。

    而小颖的下半身,还有一条勘勘一遮的内裤阻隔,父亲把内裤脱去后,阴茎暴露在空气中,失去了所有的阻隔,那条内裤就是阻挡两人交合的最后一道屏障,父亲有些急不可耐,脱掉自己的内裤后,就把手重新抬起,伸向小颖的胯部,奔著小颖的内裤而去,但是手快要触碰到小颖内裤的时候,父亲似乎想起了刚刚被小颖阻止的一幕,於是父亲换了一条捷径而走,手竟然向着小颖的胯部伸去,由于小颖此时微微曲著腿,臀部后翘,被内裤儿兜布盖住的阴部显露出一个鼓鼓的轮廓,甚至还有几根阴毛显露出来。

    “啊……”

    小颖突然发出一声娇吟,在这个安静的夜晚中显得那么的突兀和明显,还好小颖一直保持著高度紧张的状态,张口发出的声音很轻,在声音发出的时候赶紧用手摀住了自己的嘴。

    小颖的身体颤抖著,因为在刚刚,父亲的手“淘气”般的伸到了小颖内裤兜布下鼓鼓的阴部上摸了一下,只是简简单单的触碰了一下,就引起了小颖如此大的反应,小颖在父亲触碰了一下后,条件反射的想伸手到胯下去拒绝,但是手刚刚抬起又再次放了回去。

    父亲触碰了一下,发现小颖虽然反应很大,但是却没有出手阻止,於是不由得再次在小颖的阴户上轻轻抚摸着,只是用简单的一根食指在小颖的阴部上滑动,慢慢的随着父亲手指的滑动,小颖两片阴唇中间的缝隙在内裤兜布中显示出了轮廓,而且慢慢的内裤兜布尽然湿润了起来。

    小颖动情了,阴道开始分泌黏液,以方便一会父亲阴茎的插入,这个过程中,小颖紧紧咬著嘴唇,让自己不要发出声音,而且咬著嘴唇的力度不小,是乎希望嘴唇的疼痛能够中和自己阴户的酥麻。

    父亲察觉到小颖差不多了,不由得开始下一步动作,只是父亲不知道是因为心急还是因为害怕小颖变卦,这次竟然没有去脱小颖的内裤,而是抚摸小颖的那根手指勾起了小颖内裤的兜布,随得兜布被挑起,小颖的阴部和阴毛显露了出来,此时阴唇上沾染著晶莹的露珠,显得湿润和湿滑。

    与此同时,父亲胯部慢慢挺进,龟头眼看着就要触碰到小颖的阴户上,两人的性器马上就要插入交媾了。

    小颖本来随着父亲不断的抚摸,渐渐陷入了迷失,脸色潮红,呼吸越来越急促,己经明显动情了。

    但是当父亲挑起她内裤兜布的时候,小颖的眉头皱起,却没有睁开眼睛去阻止,似乎真的默许了父亲的行为。

    “等等……”

    在父亲的龟头马上要触碰到小颖阴唇的时候,小颖终于睁开眼睛,轻轻的说出了这两个字,与此同时小颖的手赶紧伸到了自己的胯部,挡住了自己的阴户,父亲挺进的龟头触碰到了小雨的手臂上,如果不是小颖的手阻挡的即时,父亲的龟头或许已经挤进了小颖的两片阴唇之间。

    “怎么了?”

    由于小颖的阻挡,父亲的龟头已经无法向前寸进,所以不得不停止,这次父亲没有沉默,显得有些急切的问了出来,语气虽然很轻,但是显得很急切。

    “锦程……还在隔壁……如果他还没睡……”

    小颖终于说出了自己心中所担心的事情,我的名字对于此时两人来说就是禁忌词语,一旦说出来就会打消所有的兴致。

    情况也果然如同我想的一样,听到我的名字后,父亲愣了一下,想想自己刚刚精虫上脑忘却了一切,一心只想着和小颖欢爱,现在被小颖提起,他终于想起了自己的儿子还在隔壁。

    父亲叹了一口气后,放弃了对小颖的进攻,转身仰躺在床上,跨间的阴茎也随之软了下去,父亲的表情显得十分的无奈,似乎失去了所有的兴致,虽然小颖说出我的名字很不符合场景,但是却是两人实实在在担心的问题,和小颖的关系,父亲一直很害怕面对我,数次躲避我和我的碰面,就是最好的证明,现在我就在隔壁,万一我没有睡觉,被我听到两人的声音,那么今后岂不是更加难以面对我?

    而且就算两人做爱了,就算再小心翼翼也难免不会发出声音,如果两人到了高潮的时候,短暂的无法自制,那么声音肯定会传到我的耳朵里,毕竟这个房间的隔音不是那么好的。

    父亲的阴茎软了,没有了兴致,只能把手盖住眼睛,不住的叹息著。

    而另一边的小颖也短暂的松了一口气,刚刚父亲的挑逗差点就让她迷失了自己,还好最后时刻想到了隔壁的我,最后时刻悬崖勒马。

    两人随后陷入了平静,整个房间剩下的只有两人慢慢恢复均匀的呼吸……“我先回去了?”

    时间过了许久后,小颖背对着父亲轻声的说出了这句话,但是这句话却是询问的语气。

    父亲听到小颖的话之后,安静了许久,最后只能肯定应声了一下,声音很小,但是却蕴含着一丝不甘心。

    小颖慢慢的下床,穿上鞋子轻轻打开房门走了出去,从始至终都是背对着父亲,只是刚进门的时候看过父亲一眼,而小颖在离开的时候,眼中闪过了一丝不甘和纠结,房门关闭了。

    小颖的身影在父亲的房间里消失了,正好印证了那首诗: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天边的一片云彩……。

    第267章。

    看到这一幕,果然犹如小颖所说,俩人在昨晚真的是没有做成。

    我成为了俩人之间的绊脚石,如果昨晚我没有在家的话,想着一定会做的。

    小颖从始至终都在内心想着我,也让她从始至终都无法进入状态,父亲开始的时候也比较紧张,但是欲望上来之后,就暂时忘却了其他,专心的投入享受小颖身体的过程,这就是为什么说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而当小颖最后时刻提起我的时候,父亲也放弃了,失去了兴致,最后甚至疲软了看到这些,我的心中还是有一丝安慰,如果两人昨晚真的做爱了,那么说明两人此时心中只有了彼此的性需要,我这个男主已经无关紧要了,这也是为什么昨晚我会冒险打开房门偷听的原因。

    对了,这个时候我想起来小颖是否看到我开门的状况,想到了这些,我暂时停止了思考,继续看着监控视频……小颖从父亲的房间走出来后,脚步很慢,似乎对于父亲的房间有一丝不舍,对于这样的离开显得不甘心,但是当走路程的一半的时候,小颖终于慢慢的加快了脚步,当她走过卫生间的时候,她停下脚步犹豫了一下,在思考是否该洗一次澡,但是小颖短暂思考了一会后,就放弃了,她走向了我俩的臥室,当她走到门口的时候手握住了门把手,但是房门轻轻一碰就动了。

    这个时候小颖也愣住了,她的表情闪过了一丝疑惑,思考了一会后,小颖脸上的疑惑消失了,变成了震惊,还有一丝紧张,最后闪过了一丝庆幸。

    看到小颖刚刚表情变化的过程,我知道她刚刚在思考临走的时候有没有关闭房门,回忆确定后,她确定自己走的时候关闭了房门,但是现在房门却是虚掩著,那只能说明我曾经打开房门,可能出来过,也可能偷听过,小颖颢的紧张和震惊,最后的庆幸是因为想到自己刚刚幸亏没有和父亲坐,否则真的会被我这个丈夫“捉”个正著。

    小颖在门口站立了许久后,她轻轻的打开房门走了进来,在上床的时侯,她没有看我一眼,因为她或许已经确认我根本没有睡着,或许害怕看我的时候,会在夜色中与我的眼神遭遇。

    小颖躺在床上后,并没有闭眼睡觉,而是睁著眼睛看着屋顶,眼中不断闪过思绪,甚至带着一丝紧张,时间过了许久后,小颖轻轻转头看了我一眼后,就闭上眼睛,过了许久后,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我关闭了监控视频,看完这段视频心中也是百感交集,不知道是喜是忧,如果这样下去,是不是不用表明就可以结束?这个时候我不由得想起刚刚和小颖发的信息,自己一直装大度,所以没有表现出一个男人应该有的小心眼,但愿昨晚开门的举动能给小颖一个警钟,让她慢慢的和父亲断绝关系。

    经过了一个下午繁忙的工作,我伸了一个懒腰,之后拿着西装回到家里,或许经过昨晚的失败,父亲已经回小岛了吧。

    开车回到家里,用锁匙打开门,习惯性的看向门口,果然看到了已经準备好的晚餐,还有正在等待我回家的小颖。

    小颖看向我的第一眼,眼神躲闪了一下,但是瞬间恢复过来,给我拿鞋子,掛衣服。

    洗完手后,开始吃饭,吃完饭之后,我躺回到了床上,小颖则收拾著家务,我则没有心思干其他的,空閒下来后,想着白天的监控事情,思考了一会后,决定还是不要再管这个事情,就由小颖和父亲顺其自然,等看一段时间再说,如果不行自己再出面阻止吧。

    “累坏了吧,老公……”

    正常我闭眼思考做决定的时候,小颖的声音向起,她已经收拾完毕回到房间里了。

    “还行……”

    我有些意外,在以前的时候,小颖很少怎么我问候我的,难道是小颖巴结我一下吗?还是说小颖察觉到了什么?总觉得小颖这个问候有些异常,但是不知道哪儿不对。

    “我帮你按摩一下吧……”

    小颖说完就开始在我的身上轻轻的按摩著,我从如至终都没有睁开眼睛,就犹如烂泥一般享受者小颖给我的按摩。

    我清楚的闻到了小颖身上传来的体香,还有小颖不怎么均匀的呼吸声,今天在吃饭的时候,总感觉小颖有一丝不正常,眼中飘忽,似乎是慾火燃烧烧的表现。

    按理说今天的药吃完了,小颖应该痊愈了才对,为什么还会这个样子?难道那个医生骗了我?他没有那个胆子,我决定明天给那个医生打电话询问一下,在以前的时候,这种话题难以启齿,但是为了自己的妻子和家庭,我还是“厚颜无耻”的问个清楚。

    “老公,我的药吃完了……上次医生貎是忘记给我开药了……”

    小颖给我按摩了许久,再次说话了,问了药的事情。

    是的,药吃完了,按理应该正常开药才对,小颖对于自己的病理一直回避著,现在问了出来,但是我该怎么回答她?难道告诉她,妳已经痊愈了,不需要吃药了。

    “是药三分毒,医生说先停药一段时间,之后根据情况再调整一下药的搭配……”

    我最终还是没有告诉小颖身体内分泌已经康复的事情,先观察一段时间再说吧。

    “哦……”

    小颖的回答没有什么疑惑,似乎真的相信我说的话语。

    “好了,可以了,睡吧……”

    我此时真的有些累了,不由得开口说道。

    “啊……好……好的……”

    小颖回答的语气有些异样,难道她还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却没有说出口?小颖起身关闭了房灯,之后躺在了我的身边,整个房间里只剩下了我俩的呼吸声,只是我俩的呼吸却不是同样的频率,我的呼吸很均匀,小颖的呼吸却十分的不稳定,看来小颖需要一段时间去调整和适应一下。

    如果那天再看到刷牙杯子的变化,自己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如果不同意的话,会不会伤害到小颖,如果直接告诉小颖,她的病其是已经痊愈,或许就不会有这么多麻烦事了,最主要,自己现在再琢磨小颖的心思,不敢做出错误的决定。

    也可以不同意,装作没有注意和看到杯子也可以,虽然这么做虚掩的情况比较明显,但是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已经过了我正常每天睡觉的时间了,我的生物钟很準时的。

    因为我脑海中一直在思考问题,所以我睡得比平时要晚一些,思考清楚了,就决定睡觉,因为明天还有繁忙的工作要做,只是正当我要睡觉的时候,我发现我身边的小颖动了,和昨晚一样随着床垫的颤动,我知道小颖动得很慢,但是听著小颖呼吸声位置的变化,我知道小颖已经从床上起床了,而且停顿一会后,我察觉到小颖跨过我的身体,慢慢的下床,最后听到了拖鞋摩擦地面发出的一丝声音。

    上个卫生间还要这么小心翼翼,或许是害怕吵到我休息,毕竟她一直认为我很累,却无法给我分忧。

    小颖小心翼翼的动作,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让我的心里感觉到了一丝温暖,今天的按摩,现在的小心翼翼,虽然反常,但还是还是让我感觉到受用的,谁不希望被谁別人捧著呢?房门轻轻的被打开,之后慢慢的关闭了,“咔……”随著一声清响,房门再次锁上了,没有了小颖的呼吸声。

    但是我等了许久后,却没有等到旁边卫生间房门被打开的声音,就算小颖在小心翼翼,房门开关也会有声音的,而且出了卧室,小颖需要这么小心翼翼吗?

    “咔……”

    等了许久后,房间开关的声音终于向起,也很轻,但是房门传来的声音怎么感觉离自己有些远呢?。

    第268章。

    关门的声音如此之远,那只能说明小颖去了父亲的房间,这么晚了小颖去父亲的房间干吗?难道是为了“触景生情”去自慰来缓解自己的情慾?

    还是说……父亲还在家里,只是我没有注意到,小颖去父亲的房间和父亲去温存?不会的,早上的时候我特意注意了刷牙的杯子,把手都在一侧,小颖根本没有发出求欢的信号,我也没有主动的把杯子调转,小颖怎么会主动去父亲的房间和父亲温存?

    难道……小颖不再尊重我俩的约定和承诺?难道小颖真的忍受不住,忘却了一切去和父亲温存吗?我努力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或许自己想多了,小颖只是去父亲的房间取东西吧,或许是以前把什么衣物落在哪儿了,也或许是……其实我没有其他的办法,能够做的只有等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当过了大约二十分钟后,我还是没有听到门开关的声音,说明小颖进入父亲的房间已经二十分钟了,她到底在里面干嘛?时间过了那么久,我的心已经有些慌乱了。

    “啊……”

    又过了一会,正常我慌乱的淮备起身的时侯,突然从远处传来了一声娇吟,这声娇吟显得十分的突兀,而且发声的人或许也很意外,娇吟在中途突然收住停止了。

    而正是这声娇吟让我的身体颤抖了起来,这个声音太熟悉了,我听过无数次了,声音发出的主人就是我心爱的妻子小颖,而这个声音之所以熟悉,是因为我之前和她做爱,还是她和父亲做爱,每当我们插入的一瞬间,小颖都会发出这个声音,这个声音不同于叫床的呻吟,因为第一下被插入的这声娇吟,无论是音色还是音调,都是那么的与众不同我此时无法再淡定了,我赶紧起身下床。

    当双脚站在地板上的时候,不知道是因为疲劳还是怎么了,差点没有站稳,双腿已经开始发软了。

    我把耳朵贴在了卧室的房门上,但是听了一会却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难道我刚刚是听错了?或许是心中太在意了,所以出现了幻听?还真的有这个可能,只是就算听错了,那么小颖到隔壁干吗去?这么久,已经半个小时差不多了。

    “啊……”

    正当我準备放弃把耳朵从房门上离开的时候,我再次听到了不远处传来了小颖的一声娇吟,而且娇吟显得很突兀,也是终于即时剎车收住。

    真的,这一次我听得真真的,不是幻听,是小颖的声音。

    而这声娇吟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插入的那种娇吟了,这次的娇吟应该是叫床的娇吟,是性爱进行中的娇吟。

    难道小颖真的在隔壁自慰?看着父亲的床舖,想着和父亲的回忆,闻着父亲的气味再自慰?不过刚刚那两声的娇吟是如此的真实,不像是自慰可以发出的,而且以前很多次看过小颖自慰的画面,但是小颖自慰没有一次成功过,都是半途而废,因为假的自慰器根本无法给她心理上的刺激,所以小颖后面就放弃了自慰,难道我的这个家里真的“金屋藏娇”?藏了一个有勇猛的男人?听了一会后,那边再次陷入了沉静,又没有了声音。

    我只能把耳朵收回,之后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竟然伸手压住了门把手,之后紧紧的把房门打开了。

    我的动作和刚刚小颖的动作一样,十分得轻柔,我们夫妻俩真的很有默契,竟然先后静悄悄的从自己的臥室出去,而且都是如此的鬼鬼祟祟。

    打开了客厅的房门,终于闻嗅到了空旷空间传来的空气,我站在门口良久,不是我不想走动,是我不想惊动隔壁的小颖,毕竟已经有了昨晚的教训,我不知道小颖会不会这个时候再次从隔壁卧室里出来。

    为了验证一下,我先把头探出去看那一眼卫生间的房门,房门的小窗户里黑黑的,根本没有开灯。

    再打开房门之前,我还有一丝期望,期望我的判断是错误的,小颖其实在卫生间里,只是声音发生了异常,让我以为从父亲的房间发出来的。

    但是看到卫生间里黑黑的,我知道小颖根本没有在卫生间里,无论她是解手还是自慰,她一定有开灯才对。

    我站在门口听了一会,隐约有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奈何此时外面的声音也很杂染,风吹的声音,大街上汽车的鸣笛声,马达声,所有的声音混合到一起,让我根本无从判断。

    其实我突然没有了主见,心中有些恐惧。

    一来是害怕自己想多了,自己走出房间后被突然出来的小颖捉到,而且还无法解释,二来是害怕自己真的听到了自己最不想听到的事情,此时自己犹豫不决的站在原地,让自己再次体会到了自己真的很在乎小颖,很在乎这个家。

    “啊……”

    正当我站在卧室门口不知所措的时侯,隔壁又传来了小颖的一声娇吟,和刚刚第二声一样,突兀而中途及时收住。

    由于房门已经打开,没有了任何阻隔,这次的娇吟听得比前两次都要清晰和真实,这声娇吟让我从犹豫中清醒过来,我深吸了一口气,大风大浪都挺过来了,还有什么不敢面对的?我轻轻的的挪动脚步,向着父亲的房间走去,我的脚步很轻,也很慢,每离近一步,我心中的恐惧和紧张就会增加一分,奇怪的是,当听到小颖的第三声娇吟后,就再次陷入了安静。

    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算小颖正在和父亲做,呻吟怎么会间隔那么大?此时我的脸上已经流下了汗水,一来害怕小颖突然开门出来被捉到,二来,真的害怕听到自己最不愿听到的声音,离父亲的房门越来越近了,而一些轻微的声音终于传进了我的耳朵里……“咯吱咯吱咯吱咯吱……”

    这是床垫上下起伏的声音,而且频率不快,但是很均匀,中间没有一直没有停顿,我家的床垫是席梦思的,床垫里面是弹簧的那种,所以起伏起来摩擦的声音很细,穿透力也较强,所以我最先听到了床垫起伏摩擦的声音,听到这个声音后,我就停止了脚步,我的双手紧紧的抓住自己的大腿,我使劲的掐了一下自己,我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这个声音已经说明了一切,因为就算小颖自慰,床垫不会上下起伏,只有两人做爱的时候,身体相互冲撞在一起,才会有床垫起伏的声音。

    为什么?小颖为什么要破坏我俩的约定和承诺?此时我对于小颖和父亲发生关系不大关心,我关心的是小颖为什么会在我没有“同意”和“允许”的情况下和父亲发生关系。本来这几天小颖乖巧听话的样子,让我十分的受用,也準备好了让小颖和父亲断绝关系的打算,为什么此时出现了这个意外?小颖的药吃完了,病情已经好了,现在趁着我睡觉偷偷瞒著我跑到隔壁与父亲“偷情”,是的这次是真真切切的偷情,到底把我置于何地?这样岂不是又回到了从前?回到了离婚风波之前那个小颖和父亲偷情的时代?我咬著自己的嘴唇,或许嘴唇的疼痛能让我清醒一下,此时我剩下的只有气愤和心痛。

    在我允许和同意的情况下,小颖和父亲发生关系我还可以接受,但是我无法接受小颖的再次欺骗,现在小颖的行为在我看来就是欺骗。

    我努力的调整好自己的呼吸,现在或许想这些还早,因为我现在只算是听到了开头,我还没有听到过程,还有结局。

    我平复下自己的情绪,压下的心中的负面情绪,之后挪动脚再次向着父亲的房间走去,近了,越来越近了………。

    第269章。

    时间不会停止,路途也终会到尽头,我脚步走的再慢,也到了尽头,我站在了父亲房间的房门之前,此时我可以感觉到自己的鼻尖已经触碰到了父亲的房门,而此对的我仿佛没有了知觉,全身微微的颤抖著,我现在能做的只有尽量调整自己的呼吸声,以及心脏的不断抽搐。

    我听到了。也确定了,因为在路途一半的时候,我就听到了粗重的喘气声,而这种喘气声不是女人该有的,而是一个男人正在喘著粗气不断盼在我心爱的妻子裸体上不断耕耘,而这个男人的呼吸声又是那么的熟悉是父亲无疑。

    离的近了。我可以清晰的听到一门之隔的房间里正在上演性爱的大战,不应该说是大战,应该说是一场温柔的性爱之战。

    俩人似乎小心翼翼,做爱的程度十分的温柔。

    父亲的喘息声艰沉闷,而且似乎在一直极力的控制自己。

    而另一边的小颖此时也在压抑的呼吸着。只是呼吸很不均匀,仿佛在和父亲的呼吸声彼此相互呼应,每次的呼吸都紧随父亲其后,而小颖呼吸的同对,边缘著轻微细不可闻的摩擦声,是那么重湿润的东西摩擦在一起粘粘的水声,而这两个湿润的东西就是父亲的阴茎还有小颖湿润无比的阴道,俩人的生殖器正在不断的摩擦著。

    父亲和小颖碰撞的声音很轻,但是速度却不快,俩人虽然喘著粗气,但是偶尔还会发出一声“嗯”的轻吟,男人的轻吟比较均匀统一,而女声的娇吟却半天才会出现一次,而小颖出现娇吟的时候,往往伴随父亲比较大的一次撞击。

    从小颖的呻吟声和呼吸声可以判断出来,小颖此时一定捂著嘴巴,压抑自己的呼吸声,而父亲那边也在极力压制自己抽送的力度和幅度,还好,速度和频率还是比较好的,如果过於缓慢,根本无法积攒俩人性慾的高峰。

    虽然早有心理準备,但是在确定的那一剎那,我的心还是不由得一痛,很痛,只是比小岛那次要轻微一些。

    本来这段时间小颖的乖巧听话让我慢慢忘掉了一切,但是这个节骨眼上为什么出现了现在这个变化?一切到底是为什么?小颖为什么再次背叛了我俩之间的约定和承诺?本来还想着让她和父亲断绝关系,就算她口头上同意了,难保再次和父亲偷情,现在不就正在进行吗?听到里面压抑的性爱声音,我闭上眼睛,我没有心思去想像里面俩人用的是什么姿势,也没有心思去想俩人是怎么开始的,我现在关心的是小颖到底是怎么想的,她是否还有药可救,难道我就要这样的过著下半生?如果是在我允许的情况下。我还勉强可以接受,但是我现在接受不了小颖不受我控制的和父亲欢爱。

    里面的声音还在继续,淫水摩擦的声音越来越明显,“吧唧吧唧吧唧……”

    这种声音不是可以压制的,性器摩擦的水声已经慢慢的大过了俩人的呼吸声和轻吟声。

    我不想再听下去了,我转身挪动着脚步慢慢的回到了自己的臥室,在这个过程中我保持著和来时候的轻盈,而随着我的离开,父亲臥室里面的性爱声音渐行渐远,当我把自己臥室房门关闭之后,那把不断插入我心脏的刀子终于暂时的消失了。

    我没有躺在床上,而是握紧拳头坐在床的边缘,我此时很伤心,今晚的情况完全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

    我拿起了自己的衣服,我想穿上衣服现在离开家!,但是拿起衣服后,我又把衣服放下了。

    我抱着一丝侥幸,或许是小颖情慾高涨失去了理智,当她和父亲的欢爱结束后,她恢复了清醒,或许就会向我道歉,承认错误,那样的话也算是亡羊补牢,至少给我俩留了一条后路。

    我转身躺在了床上,我努力调整自己的呼吸,此时身体感觉到发麻,我一般情绪激动到一定的程度就会这个样子。

    我根本无法入睡了,我只能闭着眼睛不断的压制自己气愤的情绪,此时自己心中多了-股闷气无法发洩,更多的是疑惑。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啊……啊啊啊……嗯……”

    小颖的呻吟声竟然穿透了父亲和我臥室的两道房门传选了我的耳朵里,小颖的呻吟声还在压抑著,只是音量大了不少,而且小颖似乎还在极力控制著,奈何此时的呻吟音量已经达到了可以让我听到的程度,而且小颖此时的呻吟声比我刚刚在门外听到的要快很多。

    而让小颖突然失控发出比较大音量的呻吟,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小颖和父亲已经快要达到高潮了。此时的俩人正在向着最后的终点冲划著……“啊……唉……唔……”

    最后小颖一声黏人悠长的温柔呻吟停来,这丝声音不断的在我的耳边回荡著,紧接着,一切再次陷入了沉静。

    我知道,俩人此对已经结束了,父亲的精液再次注入了小颖的阴道子宫之中,和以往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这次的受精没有得到我的同意。

    此时的俩人或许在体会著高潮的余韵,也再恢复彼此的体力,小颖和父亲或许此时已经没有起身的力气了吧。

    过了不知道有多久,我听到客厅里传来一声轻轻的开门声,而我听到声音后睁眼看了一眼时间,距离小颖去父亲的房间已经快一个半小时了,两人难道已经结束了吗?一个半小时,加上前戏和后续处理战场,这个时间和以前差不多。

    我闭上了眼睛,调整好自己的呼吸和情绪,但是我等了-会却没有等到小颖开门进屋的声音,难道说此时出来的不是小颖?正当我疑惑的时候,我听到了卫生间房门打开的声音,而且客厅里亮起一丝微弱的灯光,而灯光的来源就是卫生间房门小窗户的灯光。

    而不久后,就响起了哗哗的流水声,小颖进入卫生间正在洗澡,洗去父亲在她身上留下的吻痕和唾液,只是子宫深处被父亲注入的精液却是无法清理出来的。

    做爱过后还想着洗白白,我心里是不是应该感觉到唯一丝安慰?没有,不知道过了多久,卫生间的水声停止了,不一会响起了房门被打开的声音。

    和出去的时候一样,房门打开的声音很慢,也很轻,甚至比出去的时候还要轻,房门打开许久后,那道身影才慢慢的走进房间,脚步很轻,离的很远我就感觉到了-丝水汽,还有一股沐浴露的清香。

    小颖进屋后安静下-会,之后慢慢的爬上了床,绕过我的身体,在她绕过我身体的时候,我感觉到小颖带着水汽的头发扫过了我的脸颊,沐浴露的香味是那么的浓郁,但是此时我却感受到了父亲身上独有的气息,这个散发着香气的美妙胴体在不久前被父亲亵渎过,而且在自己没有同意的情况下,我不由得屏住了呼吸,对这股沐浴露的香味此时显得很排斥。

    小颖小心翼翼的躺在了我身边,动作很轻很慢,只是小颖此时的呼吸不是很均匀,或许还没有从和父亲性爱高潮的余韵中解脱出来,也或许是此时偷情过后显得十分的紧张。

    在小颖躺在我身边后,我听到小颖数次发出悠长无声的深呼吸。

    我没有睁开眼睛,也没有让自己表现出一丝的痕迹,我等待着,等待着小颖能够开口和我说话,哪怕她现在和我解释,向我认错,我都可以原谅她。

    等了许久后,小颖慢慢的靠在了我的肩膀土,和以前一样,动作很轻,抱着我的胳膊,身上的香气似乎更加浓郁了。

    我强压制闪躲小颖身体的冲动,一直极力让自己保持耐心等待着,但是我等待到最后,却是等到了小颖发出悠长的鼾声,小颖又打鼾了……。

    第270章。

    听到身边小颖的鼾声,我知道她已经熟睡了,能够让此时心情同样复杂的她这么快睡着,那就说明她已经很累了,而且没有了烦心事,可以安心的睡觉,这是得益于她刚刚已经在父亲那边得到了满足。

    睡着了,也就是说她根本没有和我解释的打算,小颖的这个状态反而让我心里更加的不是滋味,而且听到她的鼾声,仿佛是对我莫大的讽刺。

    我想把胳搏从小颖的怀中抽出来,虽然她洗的很干净了。但是我还是感觉到她身上散出的那种男性荷尔蒙的气味。

    这一夜我根本无法入睡,心中一直在调整自己的状态,我努力让自己静下心来,但是我却睁著眼睛一直到天亮,在以前的时候,至少我还可以小睡一会,但是第一次我睁著眼睛一夜没睡到了天亮。

    天濛濛亮了,此对的我感觉脸上有了-层油腻的污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看了-眼时间,已经到了我该起来洗漱吃早饭的时间了。

    而在这个时间的半个小时之前,小颖应该起床给我準备早饭了,但是这个早上小颖没有起来,她仍然在沉睡。只是她现在不是抱着我的胳膊了,而是夜里翻身很多次,此时背对着我睡的正香。

    这一夜,我想到了很多,想了我和小颖的种种回忆,包括痛苦的,快乐的,所有的一切,还有将来可能遇到的状况,此时我的心中是无比妁复杂的,更多的是生气和伤心,因为小颖背叛了我俩的承诺。

    我看了一眼时间后,下床走出房间,我来到卫生间里开始洗漱,洗掉一夜没睡而产生的全身油腻。

    我看到了那对杯子,此时杯子的把手一个方向的摆放在一起,真的很可笑,这对杯子还有意义吗?没有任何的指示小颖还是偷偷去和父亲偷欢,而且还是在我睡着的对候,那一次至少还是在我喝醉的时候,这一次却是在我没有喝酒清醒的时候。

    我洗漱完毕后走出房间,此时小颖根本没有醒来,而另一边的臥室里,也发出了鼾声,是父亲那种独有的鼾声,父亲打鼾的声音不大,但是今天却是出奇的大,我在客厅里,甚至刚刚在卫生间里,都可以听的清清楚楚。

    父亲此时就好比清代的慈禧垂帘听政,却看不清他的样貌。

    他在房间里不知道多久了,和我心爱的妻子婉转交合,但是我这几天却没有见到他一面。

    小颖的鼾声很轻,父亲的鼾声很响,俩人的鼾声在两个房间交相呼应者。

    听到两个声音在我的耳边回响,俩人昨晚的呻吟声,淫水的摩擦声,也同时在我的脑海中响起,让我感觉到心烦意乱。

    看着空空如也的餐桌,心中更加不是滋味。

    我自己穿上衣服,之后最后看了-眼自己的臥房,我穿衣服的声音也只是惊动了-下小颖,让她简单的翻了一个身,却没有醒过来。

    我打开了房门,之后慢慢的走出了家。

    我不吃早饭的时候真的不多,一日三餐,早餐最重要,不吃早餐无法坚持今天一天繁重的工作。

    但是我却决定不吃早饭了,或许这种滋味能够让自己感受的深刻一些。

    当我来到公司的时候,脑袋昏昏沉沉的,毕竟昨晚一整夜没睡,又没有吃早饭,所以精力有些不足。

    但是我还是很快进入了状态,开始了繁重的工作,正当我好不容易进入工作状态的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响起,而这个熟悉的铃声也把我的思绪打断。

    我看了一眼手机,来电显示的是小颖的,而此时的对间已经过了-个多小时,也就是我离家已经一个多小时了,而这个电话预示著小颖可能刚刚醒来。

    打电话过来干嘛?是因为睡过头向我道歉?还是向我说明咋晚的事情?我看著手机陷入了沉思,不知道该接还是不该接。

    手机响到一定时间后,就自动掛断了,但是隔了-会后,我的手机再次响起,手机一直响个不停,我根本无法专心工作,而且我的手机可能有客户电话,所以我还不能把手机关机或者静音,最后我被小颖打的不胜其烦,只能把手机接了起来。

    “对不起,老公,我早上睡过了,没有给你準备早餐,你吃了早饭没?”

    我把电话接起来后,小颖在那边长长的松了-口气,或许是长时间没有接电话,让她十分的紧张,电话刚一接通,小颖就直奔主题,但是她说的却不是我想听的。

    “没有……”

    我只回答了两个字,语气显得有些冷漠。

    “你怎么不吃早饭啊?身子会累坏的……”

    小颖在那边显得十分的担心和焦急,语气中带着一丝埋怨。

    她的表现和语气,让我感觉昨晚截仿佛是一场梦,小颖对我的关心是装的吗?

    如果真的关心我,为什么会背叛我俩的承诺私自去和父亲发生关系?

    “没胃口,不说了,我工作呢,没急事別给我电话了……”

    小颖的话题一直纠结在我吃没吃早饭上,对于昨晚和父亲的事情绝口不提,这个态度让我很不爽,我说了几句话之后,就直接掛断了电话。

    掛断电话后,小颖那边再没有来过电话,此时我心里反而更加的压抑,小颖的这个电话真的不如不打。

    我费了好大的功夫才重新进入状态,只是状态十分的不好,我的眼皮直打架,抽烟,嚼口香糖,所有能让自己清醒的方法都用上了。

    到了中午,员工都去食堂吃饭了,但是我却没有休息的对间,因为工作效率受到影响,我的工作没有做完,只能中午时间来加斑,此时因为早上没有吃饭,肚子早已经咕咕叫了。胃里更是感觉到十分的滚烫。

    没有办法,为了工作,我叫了一份外卖,等了一会后,饭菜终于到了,只是送来的人确是我的秘书。

    后束在秘书的话语中我才知道,这份午饭是小颖给我送来的,她说害怕打扰我工作,所以把饭菜交给了秘书,让秘书转交给我,而小颖则回家去了。难道是感觉到愧疚不敢面对我?不一会,我叫的那份外卖也到了,我看着两份饭菜摆在我面前,我犹豫了。

    不过最后在心情的影响之下,我吃了叫的那份外卖,小颖给我做的饭菜我没有动,甚至连饭盒都没有开启,小颖给我做了什么都不知道。

    是一份道歉的午餐?我生气小颖的不守信用。

    吃过了午饭后,我的状态好了很多,到了晚上下班的时候,我终于把工作正常做完了,只是看了-眼时间,我却犹豫了,看着小颖为我準备的午饭,还没有打开过,我今晚到底该不该回家去……。

    第271章。

    正当我犹豫的时候,小颖的电话再次响起,看着来电显示上面的时间,原来已经到了正常自己回家的时间,小颖此时或许正在家里等我吃饭吧。

    短暂思考了-会后,我还是接起了电话……“老公,你怎么还没有下班啊?我做好饭了,正等着你回来吃饭呢……”

    电话接通后,那边响起了小颖诺诺的声音,声音中带着一丝愧疚还有一丝心虚。

    听到小颖心虚的声音。我不由得更加气愤,做错了事情还知道心虚,反而让我感觉到更加的反感。

    “不用等我了,我今晚加班,不知道几点能完事,今晚不回去了……”

    我没有改变自己的语气,任谁都可以听出我的语气中蕴含着一丝不满。

    而我说出的话语直接让那边的小颖陷入了沉默,或许她没有想到我为什么我突然使性子,我已经很久很久没在公司过夜了。

    “你自己吃吧,先继续忙了……”

    小颖那边一直不说话,我等了-会后,就直接说完掛断了电话。

    拦断电话后,我深深的呼出一口气,心中压抑的一口气始终无法发洩出去。

    按照以前来说,我肯定会查看一下昨晚的监控,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我害怕看过后心里会更加堵得慌。

    工作没有能够做完的,只要想干工作随时都可以找到。

    我準备用工作来麻痺自己,我开始在电脑上做表格,整理数据,同时心中有一丝期待,小颖一会会不会过来找我。

    在工坐上上我很佩服自已,我就是一个工作狂,进入状态后就全身心投入进去。只是正当我效率工作的时候,办公室的座机响了起来,我一看来电显示是门卫的,我已经想到了什么,小颖可能又来了,应该在门卫室,我接起电话,果然如同我所想的一样,我让门卫把小颖放了进来。之后把座机放下,此对我的心里有了-丝紧张,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小颖,是装作不知道还是直接说明,小颖是来弥补过错吗?是不是有一丝亡羊补牢的意味?

    “咚咚咚”

    不一会,我的办公室房门就响起了敲门声。其实房门根本没有上锁,小颖一推就可以推开,但是她和像我其他下属一样先敲门,没有见面就先把姿态放低了。

    “房门没锁……”

    我看着电脑屏幕,嘴里喊出了这几个字。

    “卡……”

    等了一会儿后,小颖推开房门走了进来,我没有看她一眼,但是眼睛的余光看到了穿戴整齐的小颖。

    她慢慢的走了进来,本来她走到了我的办公桌前,但是看到我正在工作,於是就走到了沙发上坐了下来,而在这个过程中,她的眼睛一直专注在饭盒上,似乎感觉到那个饭盒没有开启过,因为小颖为了给饭盒保温,会额外给饭盒套上一个塑料袋,但是那个塑料袋根本没有解开,或许上面系的活扣都没有变化。

    小颖坐下之后,双手放在身前,手指互相缠绕着,偶尔看看我,偶尔看看屋里其他的摆设,显得十分的拘谨。

    “这么晚了,你不在家呆著,来这里干嘛?”

    一直把小颖晾在那也不是办法,我的目光从电脑上移开,之后看着小颖说道。

    “没……没什么,就是害怕你没有吃饭……”

    小颖听到了我的询问,有些心虚的抬头看了我一眼后,就把头低了下去。

    之后我没有再说话,俩人陷入了短暂的平静,而我把目光再次投向了电脑屏幕,但是我的心思却不在屏幕中的数据里,我在等待小颖会主动向我坦白什么。

    “老公,你是不是生气了?”

    沉默了-会后,小颖终于忍不住了,直接问出了现在的关键点,而且在问出这句话之前,她仿佛做了很久的心里準备。

    “没有啊,我为什么要生气?”

    我的头部没有转动,直接说出了这么几句话,但是却否认了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但是说话的语气带着明显的情绪。

    “昨晚老公没有睡着对不对?你知道了?”

    小颖听出了我语气的言不由衷。不由得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

    我没有回答,脸上带着一丝气愤和不耐烦。

    “我真的不是故意让老公感觉到的,我等了很晚,就是为了不想惊扰你。像咱俩那天短信的话说的一样,我忘却了男人最在乎的是什么。昨晚的事情虽然是老公你同意和授意的,但是……”

    小颖突然显得很自责,语气有些焦急的说道,似乎着急和我解释昨晚的事情。

    “等等……你说什么?我同意和授意的?”

    本来心烦的我捕捉到了小颖刚刚那句话的关键词语,她说昨晚的事情是我同意的,我什么时候同意过?我出口打断了小颖的话语。

    “是……是啊……”

    小颖没有想到我会问出这个问题,她同样显得十分的惊讶,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激动,表情慌张还带着一丝恐惧。

    “我什么时候同意过了?昨晚的事情我根本就没有授意你……”

    此时我感觉到十分的疑惑,因为小颖回答的时候,眼睛是盯着我说,眼神没有一丝的闪躲,所以我相信小颖没有说谎。

    “杯子啊……”

    小颖说出了杯子,我俩对于小颖和父亲之间事情交流沟通的道具和暗语,一直以来我俩都没有提过这个词语。

    “杯子?你是说杯子变动了?”

    我的脑袋瞬间反应过来,脱口而出问了出来,而小颖没有说话,只是坚定的点了点头。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了”

    “中午的时候,我上午没有注意到,到中午的时候我看了杯子的把手相对分离,难道不是老公你……”

    小颖似乎想到了什么,话说道了最后就没有再说了,甩手摀住了自己的嘴,表情显得十分的惊讶。

    小颖说完这句话后,我俩的目光对到了一起,我没有动过杯子,小颖也没有骗我,那么就只有其他人把杯子移动过了,而这个人不会是別人,肯定是父亲,家里昨天除了我和小颖外,只有父亲在家。

    现在的问题是,父亲是怎么发现我和小颖是用杯子作为暗号的?还是说父亲根本不知道,是他无意中触碰到了杯子?都有这个可能。

    我和小颖对视了一眼,之后我叹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有了这个可能后,我的心中舒畅了不少,如果真的是一场误会,那么心里就可以过了这个坎,唯一心里有些不舒服的是,昨晚小颖和父亲竟然放开了,没有像前一晚一样扭扭捏捏,最后导致俩人性爱失败,那么这一次俩人是怎么成功的?小颖和父亲俩人是如何表现的呢?这一切的一切,我只能通过监控视频来寻找答案了。

    我本来打算今晚就住在公司的,但是小颖铁定要留下来陪我,按照她的话说,父亲下午的时候已经回小岛去了。

    最后没有办法,公司的床只能睡一个人,小颖宁可睡沙发也要陪着我,最后我只能妥协带着小颖回家去了。其实回家不是最主要的目的,我最主要的目的是回家趁着小颖熟睡后,查看一下监控,看看一切的前困后果是什么,杯子到底是怎么被人动的。而小颖又是怎么和父亲放开尴尬,趁着我在隔壁“睡觉”而放开彼此交媾性爱的……。

    第272章。

    思来想去,话已经谈开了,那么就没有必要再和小颖呕气了,现在我最想知道的是事情的前因后果。

    如果我今晚不回家,那么小颖一定会陪我在公司的,最后我只能和小颖一起走出公司準备回家。

    在车上,小颖一言不发,或许她心中也十分的愧疚,心情也十分的复杂,毕竟这一次闹出了一次鸟龙,本来她和父亲好不容易说服彼此在我在家的情况下发生关系,结果却不是我授意的。

    而且小颖显得很紧张,数次看着我欲言又止,或许她害怕我不相信她的话,毕竟杯子是活的,任何人都可以转动,如果小颖刚刚撒谎了。只是以杯子让人移动来搪塞我,那么我还真的没有话说。

    但是小颖不知道的是,家里有监控,我可以看到家里发生的一切。

    回到家里,我进门后眼光第一个落在了家里的鞋架上,昨晚就是因为没有注意鞋架,所以我不知道那个时候父亲就在家里,才有了昨晚发生的一幕。

    但是这次我看鞋架上根本没有父亲的鞋子,说明父亲真的走了。

    回到家后我不说话,小颖就不敢说话,她躺在床上等着我睡觉,但是我告诉她我确实有工作要做,借着这个理由,我打开了家里的电脑。

    开始的时候,确实在电脑上做着工作,其实也是在等着小颖睡着,但是小颖躺在床上玩手机,偶尔还会偷偷的看我一眼,似乎在等待我一起睡觉。这个时候的她心里是不安的。

    最后弄的我实在没有什么可做的时候,小颖终于累了,睡了过去,而我也终於有机会打开了家里的监控视频。

    为了能看到全部,我把时间设定在了我昨天离家之后……画面中,我首先看了离家后卫生间的监控视频,那个时候刷牙的杯子确实没有被移动过,把手都在同一方向。

    而小颖在我走后没有立刻撤走餐桌上的早餐,而是看了一眼父亲的房间,犹豫了一下后没有任何的动作,开始收拾起家务。

    而在小颖开始收拾家务的时候,父亲从房间里钻了出来,他先打开房门之后畏首畏尾的把头探了出来,看了一眼只有小颖的客厅。

    “锦程走了?”

    父亲和小颖说道,似乎在确认。

    “走了,吃早餐吧……”

    小颖没有回头看父亲,而是低头扫著地板,不知道她是不愿意看到父亲,还是因为情慾不敢看父亲。

    听了小颖的话,父亲才大大方方的从房间里出来,身上还穿着自己那套不知道多久没换过的睡衣,父亲此时的面容不像是刚刚醒来,仿佛醒来很久了,不用回看视频我也知道父亲应该早就醒了,只是一直躲在房间里,等听到房门开合的声音才敢出来。

    “我出去买点东西,吃完早餐后等我回来牧拾吧……”

    父亲走到餐桌前的时候,小颖收起扫帚,淡淡的和父亲说了一句,之后就卸下围裙走到了门口穿鞋子。

    “咔……”

    小颖穿完鞋子后就走出了家门,从始至终只看了父亲一眼。

    父亲在小颖走了之后,才微微松了一口气,当他準备吃早餐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还没有洗漱,在以前的时候,父亲大大咧咧惯了,在农村也没有那么多的讲究,估计在小岛上父亲也是这个生活方式,但是现在在家不行的,尤其是刚刚小颖有些“冷漠”的表情,让他猜不透小颖的意图,所以他思考了一会,放下了早餐,之后走到了卫生间準备洗漱。

    父亲洗完了脸,拿起了柜子里专门準备给他的牙刷开始刷牙,当刷完牙后,父亲抹了一把自己的头发,发现有一些头屑掉下来,父亲打开了热水,之后开始洗头发。

    在把头发弄湿后,父亲低著头闭着眼睛,防止水流进眼睛里,而手则伸向了洗刷台的格子上,因为洗发露就在那里,而洗发露旁边就是我和小颖的刷牙杯子。

    父亲由于是低著头,肯定看不到自己手摸的东西,所以在摸洗发露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我的刷牙杯子。

    “咣当……”

    刷牙杯子掉在了洗刷池子里,父亲听到声音后,赶紧用手巾暂时擦干了自己的头发,把我的杯子从水里拿了出来。

    幸好的是,牙刷在掉落的时候,分离掉在了洗漱池外面。

    父亲没有什么意外的表情,毕竟生活中难免有些磕磕碰碰,父亲打开水龙头把我的杯子刷洗於净,之后把牙刷和牙膏重新放回到杯子内,把杯子重新放回到架子上,只是父亲在放置的时候,把杯子的方向调转了,我杯子的把手变成了和小颖杯子把手相反的位置。

    父亲弄好后继续开始洗头,而他不知道的是,那个杯子的摆放却有著特殊的意义,他这个无意中的摆放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父亲洗完头之后,就开始吃着早餐,而这个时候,小颖也拎着东西回来了。

    看到小颖手里的东西,父亲赶紧放下早餐跑过去去接,显得十分的慇勤,而小颖也没有拒绝,任由父亲把手里的东西接过去。

    小颖买了不少的日用品,脱完鞋子后,就走到卫生间去洗漱。

    小颖是一个干净的人,买菜的时候挑选菜品,上楼也流了一些汗水,小颖肯定会第一时间去洗手和洗脸。

    小颖来到卫生间洗漱完毕后,她拿起手巾擦手。

    无意中看了一眼杯子,真的是无意中扫过的,只是小颖看过之后,头部再次回转,目光再次看向了杯子,眼中透露了一丝不可置信。

    在早上我走的这个过程中,小颖在我洗刷过后就陪我吃早餐,之后又牧拾屋子,这个过程中没有去卫生间查看过,估计她也不会认为我会主动调转杯子,所以根本没有第一时间去看杯子。

    现在购物回来了,竟然无意中看到杯子调转了,那么小颖一定会认为是我调转的。

    小颖擦手的动作停止了一会后,就再次开始擦手。

    完事后,小颖站在原地,看着那对杯子,脸上慢慢的闪过了一丝羞红,她把手指伸选嘴里,矛齿不断轻轻咬著自己的指甲,表情显得十分的意外,更多的是害羞和纠结,毕竟昨晚她和父亲的交合失败了,但是现在却意外的得到了“我”

    的再次许可,小颖怎么会不激动和意外呢?小颖调整好自己的呼吸后,重新走出了卫生间,本来刚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小颖已经能够正常面对父亲了,但是从卫生间出来后,小颖看到父亲目光的时候,再次变的不自然起来,目光闪躲不敢与父亲对视。而且脸颊羞红。

    或许她已经想到今晚可能自己会得到什么,难道不是自己需求已久的吗?只是小颖不知道的是,在她出门之前,杯子还是原样的,杯子的变换发生在几分钟之前,而且是父亲无意中触碰到的,一切的一切,都会被那对平常无奇的杯子,弄出一场大大的鸟龙,而且还让我难受了一整夜。

    “我该回去了……”

    父亲吃过早餐后,拿着纸巾擦了擦嘴,之后对着小颖说道。

    毕竟他知道他回家的使命是什么,但是使命没有完成,现在他留在家里也毫无意义,而且他还害怕面对我这个亲生儿子,所以父亲提出要离开,但是眼神中流露出一丝不甘心,毕竟回来一趟,他什么也没有得到,但是他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不要回去了……今晚……今晚再留一晚吧……”

    但是出乎父亲预料之外的是,小颖竟然语气有些颤抖的说出了这一句话,虽然父亲一直期盼小颖会出口挽留他。但是他认为那是自己一厢情愿而已,只能梦想一下罢了。

    但是小颖却说了他最想听到却最不可能听到的一句话,父亲听到小颖的话后呆立在当场,最后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他的笑容很微妙,但是眼中的兴奋却十分强烈……。

    第273章。

    接下来的一切仿佛又回归了平常,父亲连假装推诿都没有,痛快利索的答应了下来。

    小颖说完话之后,脸红到了脖子根,她赶紧把菜品都拿到厨房去,是在洗菜,其实主要是为了躲避一下,毕竟主动和父亲说出那样的话,让小颖很是难为情,或许她当时没有想到那么多,但是说出来之后就后悔了。

    父亲看到小颖害羞的样子,如何不知道小颖挽留他的原因。

    他本来打开电视祝想看电视来着,但是看到小颖在厨房忙碌著,他巡视了一下,之后屁颠屁颠的拿着拖布开始拖地,似乎在主动献慇勤,帮助小颖分摊一些家务,讨好的异味是那么的浓厚。

    一切的一切都正常进行著,俩人吃过了午饭后,平时照例必须睡午觉的父亲竟然没有睡觉,或许此时他太过兴奋了。

    小颖回到臥室躺了一会。只是她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或许她现在能做的就是看时间,而她偶尔显得很兴奋,更多的时候却是纠结,似乎有些担忧,或许这一切的原因都是今晚将要发生的一切吧,会不会重蹈昨晚失败的覆辙?另一边的父亲,也是一样,只不过和小颖相比,他的担心少的可怜,更多的是期待和兴奋吧,因为他经常拿起手机看时间。

    到了晚上,小颖提前做好了晚饭,他一直呆著臥室中没有出来,在一下午的时间里,父亲终于睡了过去,似乎在让自己养精蓄锐。

    甚至我马上要到了下班的时间,父亲还没有醒过来的意思。

    另一边,小颖最好晚饭后,她陷入了短暂的犹豫,因为她知道父亲这段时间一直在尽量减少与我的碰面,所以他或许需要提前吃东西,小颖思考了一会后,就开口对着父亲的臥室开口说话,让父亲出来吃饭,但是小颖连续说了两次,都不见父亲从臥室里出来,最后没有办法,小颖打开了房门,结果看到了正在熟睡的父亲,甚至嘴角还流着口水,不知道他在梦中是不是做了什么春梦?

    小颖看到父亲的样子后,就赶紧从父亲的房间里退了出来,看了一眼时间,感觉到我似乎快下班回家了。

    小颖思考了一会后,拿了一双碗筷,之后又拿了一个盘子,给父亲单独準备了一份晚餐,小颖把晚饭端迷了父亲的房间里,之后轻轻的把饭菜都放在了父亲床边的床头柜上。弄完这一切后,小颖慢慢的退出了房间。

    看到小颖的这个举动,我心中不免的有些吃味,小颖和父亲之间似乎越来越有默契了。而且小颖现在越来越会为父亲著想了。她理解父亲的内心不敢见到我,又不想吵醒父亲打扰他的美梦,又安静的给父亲粑饭菜送到屋里,充分的让父亲休息好,而且还要吃得饱,是关心父亲的身体还是关心父亲强大的性能力?等我到家的时候,父亲还在房闻里大睡,或许昨晚和小颖做爱失败,让他失眠了一整夜,现在正在睡觉。

    而我这个时候也终于知道为什么回到家中,小颖的表情是那么的异样,原来她以为我已经授意了一切,而她在我面前的异样只是掩饰自己内心的娇羞而已。

    接下来的一切都如常的行进着,我也明白了小颖那晚给我按摩的用意,她是表达对我的感激,或许也算是给我一丝“补偿”吧。

    而回想起那天种种的一切,感觉小颖似乎下定了决心和父亲今晚突破,而且我昨晚没有任何异样和不满的情绪,让小颖也放弃了最后的戒备之心。只是她不知道的是,我当时被蒙在了鼓里,一切都是一场误会及乌龙。

    当我闭眼準备睡觉的时候,身边的小颖也是一直闭眼,只是她当时的呼吸十分的不均匀,而且数次在夜色中睁开眼睛,而且那双眼睛在夜色中显得十分的明亮。

    而另一边,在我回家还没有吃完饭之前,父亲在隔壁就已经醒过来了,他醒来后,看了一眼已经暗黑的窗外,之后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发现自己一下子睡了这么久。

    他奉来迷糊的状态瞬间清醒了不少,他很清楚的听到了我和小颖在客厅吃饭的声音,他瞬间紧张了起来,他不得不再次安静的平躺下来,不让自己发出一点的声音,数次打哈欠的时候,他都摀住自己的嘴。

    当我和小颖走进臥室开始休息后,父亲才敢起身有所动作。只是他刚刚起身就看到了小颖为他準备的晚饭,看着这些晚饭,他当然知道是谁送的。

    只是当父亲準备开灯的时候,父亲犹豫了,思来想去后,父亲端着饭菜来到床边,借着外面的灯光开始吃着小颖为他準备的充满“爱”的晚餐,或许是父亲真的饿了。或许是小颖的手艺太好了,或许……父亲狼吞虎咽的吃完了小颖送的所有的晚餐,而吃完这些后,父亲似乎还显得有些意犹未尽。

    父亲吃完一切后,把用过的碗筷整理了一下,但是却不知所措,不知道自己是否该开门出去,也不知道我和小颖当时是什么状况。

    父亲最后不得不把碗筷重新放回到窗台上,他躺了下来,脸上带着期待和焦急,他已经睡够了,养足了精神,同时也吃饱了,养足了体力,现在就等着把这些精神和体力全部发洩出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父亲躺在床土辗转反侧,等的太久后,父亲不由得有些疑惑,小颖今天白天把他留在家里,难道只是为了让他在家里睡一晚?难道是他自己一厢情愿想多了了正在父亲纠结的时候,另一个房间的小颖似乎感觉时间差不多了,而且我应该已经睡着了。

    在这个过程中,小颖一直十分的纠结,她想到过放弃,但眼中升起的那一丝情欲让她又显得不甘,当她起身之前,她伏下耳朵放在我的口鼻处,因为我睡觉不打鼾,所以小颖应该是用耳朵和脸颊感受我呼出的空气,以判断我的呼吸是否均匀,是否已经熟睡了。

    小颖等待了一会后,终于下定了决心,一来我很大程度上可能真的睡了,因为我平时工作很累,睡觉多一些对我来说已经是一种享受和奢望,二来是她已经靠了我这么久,就是为了把我靠睡着,虽然是我“授意”的,但是她还是不希望我会听到。

    小颖慢慢的下床,一边下床一边时刻注意著熟睡中的我,似乎害怕一点声音会把睡着的我惊醒,她的动作比那晚还要小心,此时监控中的画面仿佛是一部正常的电视,突然被人慢放了几十倍。

    最后我不得不点着快进,小颖走出房间,走到父亲的臥室门口,一切都是那么的小心,而另一边,直到小颖打开了父亲的房门,父亲才反应过来,因为小颖从我俩臥室来到他臥室的过程,实在是太小心太小心了。

    父亲这次没有像以前一样去装睡,而是显得十分的意外和惊喜,以前小颖来他房间的时候,往往都会有一些前兆,例如开门的声音,走路的声音等等,但是这一次,小颖仿佛凭空出现一般。

    父亲显得十分的激动,在夜色中小颖或许察觉不到父亲兴奋的表情。但是在夜视摄像头我把父亲的嘴脸看的清清楚楚。

    “他睡了吗?”

    小颖进入房间后,察觉到父亲已经醒来,所以站在床边和父亲对视著,而父亲兴奋了许久后,终于说出了俩人今晚的第一句话。

    父亲说完话后,小颖没有回答她,只是思考了一会后轻轻的点了点头,虽然夜色已晚,但是父亲还是看到了,小颖点头的影像轮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