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书屋 > 情欲小说 >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同人篇)(184-185)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同人篇)(184-185)

推荐阅读: 仙子蒙尘传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   天云孽海   网游之纵横天下绿帽版   【姇】高H乱轮系小说   笑傲神雕   乱欲-利娴庄   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消失的妻子  

    作者:梅折袖。

    字数:3987。

    第184—自残。

    疯狂的事情?小颖准备要做什么?盯着这封邮件,我紧张的要命,赶紧把界面切换到视频上,再也没心思看余下的内容。

    令人意外的是,小颖接下来几天并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每天正常上班下班、查看邮箱、偶尔带浩浩回家,除了越来越沉默孤僻外,跟我平时出差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不同。

    看到这里,我的心定了一些,也许每个人都是说的时候坚决如铁,做的时候瞻前顾后。

    紧张感消除后,我的思绪不由自主地飘回到刚刚小颖写的邮件内容上。

    整个邮件都是小颖在祈求、忏悔、自责、回忆,看着小颖的反应,我有安慰、有释怀,但更多的懊恼,好好的一个家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我是那么的爱着小颖,为什么要把她推进别人的怀抱,我有考虑过她的感受吗?好像自始自终,我都是自己一个人在猜测、怀疑、自怜、苦闷,我并没有把我的自卑和担心对小颖说出来过,如果我坦承一切,事情还会发展成这个样子吗?看到小岛的那一幕,绝大部分男人都会不管不顾的冲出来吧,可我没有,我选择了逃,接着看似大度其实带着怨气消失的无影无踪。

    哈哈,在感情上我是一贯的软弱,从来没有主动过,一次都没有,难道生理上的缺陷也会使我人格上变得懦弱吗?在我离家二个月后的某一天,小颖按时下班回家,我从她的表情中似乎感觉到将要发生什么,因为小颖今天少了一些麻木和绝望,多了一些坚定和决心。

    和往常一样吃饭洗澡后,小颖今天很郑重地坐在梳妆台前面打扮了起来,小颖打扮的很慢很仔细,花了很长时间,化妆完后小颖就这样呆呆的坐在镜子前面看着自己的脸,眼中带着一些不舍和留恋,最终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

    监控外面的我,同样在看着这张精致妩媚的脸,它曾今让我魂牵梦绕,几乎是我人生的全部。

    大大的眼睛充满充满灵性,小小的嘴唇红如朱丹,细腻光洁的皮肤宛若绸缎,看着这张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脸,我不由有些痴了。

    这个时候小颖打扮干嘛呢,是要出门吗?呆呆的坐了一会,小颖从包里拿出两样东西,一样是一个小巧的摄像机,另外一样是一把刀子,刀子比一般的水果刀要短也要窄,刀尖的弧度也很长,看起来像电视里面医生用的手术刀,幽幽的闪着寒光。

    我刚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小颖这是要干嘛,这几天不是挺正常的吗,难道是故作平静被压抑后的突然爆发吗?我坐立不安,恨不得冲进去把刀子给夺下来。

    不会的,小颖应该没有生命危险,要不然律师早告诉我了,我瞪大眼睛盯着视频,一动不动。

    小颖放好摄像机,打开摄像功能,让镜头对着自己的脸,拿着刀子开始说话了。

    小颖独白:“老公,我不知道你会不会看到这段视频,我说过我也许会做出更加疯狂的事情,我不是在威胁你,我真的承受不住了。我每天都活在担心、自责、内疚、悔恨之中,我想去死可又不敢去死,我还有浩浩,我还没有见到你。

    一切都是我犯的错,我很无力,甚至跟你当面忏悔的机会都没有,我只能选择自己惩罚自己。如果你看到接下来的这一切,我不求你原谅,只求你能留下一丝消息,就算是对我们曾经的感情怜悯。

    说完这段话,再次看了自己一眼后,小颖拿起刀子,这次没有了犹豫和不舍,只有平静。

    小颖用刀尖对着自己的右脸刺了下去,刀尖很快陷进了小颖的皮肤中,血慢慢涌了出来,小颖并没有就这样停止,反而顺着伤口把刀子慢慢往下一拉,一直拉到了嘴角边才停下来。

    整个过程中,锋利的刀口就像划入豆腐一样划开了小颖娇嫩的脸颊,我甚至能看到刚刚被划开还未沾上血的皮肤组织。

    小颖整张脸因为疼痛而扭曲在一起,可是她的手却一直很稳定,甚至连一丝颤抖都没有。

    “咚”的一声,刀子跌落在地板上,血终于不可阻挡的涌了出来,这个时候小颖的整个右脸已经一片模糊,鲜血顺着下巴流到了白色的睡衣上,不一会儿胸口被鲜血印湿了。

    小颖就这样鲜血淋漓地对着镜头,平静的说:“我惩罚了我自己,这张漂亮的脸蛋是诱发我背叛你的一部分,现在我毁了它”。

    小颖没有给我留下多少思考的时间,伸手关掉摄像机,拿一条毛巾堵住伤口,可能是毛巾的纤维挤进了伤口里面,小颖的眉头揪了起来,可她还是坚持用一只手操作,把视频发到我的邮箱里面,这个时候整条毛巾都被染红了。

    做完这一切,小颖披上一件外套盖住已经满是鲜血的睡衣,捂着毛巾踉踉跄跄的走出了家门,接着监控画面陷入一片死寂。

    看着已经空无一人监控画面,我失魂落魄的坐在椅子上,一下子蒙了,脑子里面一片空白。

    小颖毁容了,她自己毁了她爱惜如命的脸,看着小颖那血肉模糊的样子,我心疼的无以加复。

    这个时候我承认我后悔了,后悔自己没有打开过邮箱,憎恨自己的懦弱与逃避。

    我要回去,我要跟她坦白一切,不管将要面对什么,事情不应该由小颖一个人来承担,错不是她一个人造成的。

    第185—疯兆。

    监控中再次有响动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小颖、岳父岳母前后进了家门。

    小颖的脸已经到医院治疗过了,做了清洗、消炎和缝合处理。

    乍一看来,小颖的脸上就像爬了一条狞恶的蜈蚣,殷红的创口是身,排列在两侧的黑线就像蜈蚣密密麻麻的脚。

    估计昨晚去医院之后,小颖通知了岳父岳母,毕竟人在脆弱的时候,父母才是最值得依靠的存在。

    回家之后,换掉带血的睡衣,小颖第一件事是打开电脑查看邮件,扫了一眼后,本来略带期盼的神色迅速暗淡了下去,最终变成一片死寂,没有一点生气。

    小颖躺到床上,呆呆的看着天花板,眼泪慢慢的流了出来。

    岳父坐在客厅里面抽烟,看着这个冷冷清清的家和躺在床上像一具尸体的女儿,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我想这个时候他对小颖应该是心疼多于愤怒吧。

    岳母简单的清理了一下地板上的血迹,坐在床边陪着小颖,看着这个曾经懂事、漂亮的女儿变成这幅模样,心都要碎了。

    监控中的三个人都没有说话,岳父坐了一会起身回去了,浩浩还在学校,中午放学还得接回来吃饭。

    岳母留下来照顾小颖,到傍晚的时候小颖让岳母回去,岳母不同意,担心小颖再做傻事。

    小颖说:“妈,你回去吧,我不会再伤害自己了。如果锦程看不到邮件,我伤害自己没用,如果他能看见邮件故意不联系我们,我再伤害自己还是没用,我死心了”。

    岳母:“小颖呀,就我们娘俩在这,你怎么就这么糊涂呢,有什么比丈夫、孩子还重要,女人一辈子不就图有个安安稳稳的家吗?”。

    小颖更加伤心了,说:“妈,不要说了,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待着”。

    岳母可能不敢再刺激小颖,自己家里还有一老一小,她也实在放心不下,看小颖答应不再伤害自己,就答应先回去。

    好在小颖割伤的只是脸,行动上倒是没有什么影响,交代再三,岳母慢吞吞的走了。

    岳母走了,小颖躺在床上喃喃自语:“老公,你到底为什么不回邮件?”。

    我不留消息无非就两种情况,一种是出了意外看不到邮件,一种是看到邮件狠心不回。

    以小颖对我瞭解,看到她自残还无动於衷不像我的为人,第一种可能性更大一些,这个猜测让他寝食难安,实在受不了心中那个可怕的想法,小颖坐了起来,开始拨打律师的电话。

    律师:“喂,你好,哪位?”。

    小颖:“我是曲颖,锦程的妻子,我想知道锦程他后来联系过你吗,或者你有没有他的联系方式?”,小颖的声音透著希望。

    律师那边沉默了一会,似乎在犹豫是不是要说出来,最终道:“对不起,无可奉告”。

    小颖:“无可奉告,不是没有消息!我求求你告诉我,我们一家人心急如焚,老人垂泪,孩子要爸爸,我快要疯了”。

    小颖的声音大了起来,她听懂了律师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暗示。

    律师:“对不起”。

    小颖没办法,不能把律师逼的太紧,问道:“好,我理解你不说,我只想问一个问题,锦程他有没有出意外,或者说是不是还……还……活着?”。

    律师:“他没事”。

    说完这句,律师似乎不想多谈,立刻掛了电话。

    确认了我的安全,小颖松了一口气,可接下来却更加痛苦,既然人没事,那就是故意不回了,哪怕是看到她自残也无动於衷,小颖惨笑一声,说:“老公,你真这么狠心吗?”。

    这次事情之后,小颖就一直待在家里,连大门都没出过。

    吃饭、睡觉、发呆、看照片、叹气、哭泣成了她全部的生活。

    如果以前见过小颖的人看到她这个样子,估计都快认不出了,小颖现在脸色苍白、眼神呆滞恐慌,身形消瘦、头发乱糟糟的像个疯婆子,在加上那条恐怖的伤口,这还是那个自信、强势、漂亮的小颖吗?小颖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差,突然砸东西和自言自语的频率越来越高,一个正常人过这样封闭的日子估计都会崩溃,何况她受了这么大的刺激和惊吓!这晚,小颖独自在吃饭,突然开口弱弱的问道:“你说锦程在干嘛,是不是也在吃饭?”,我被这个问题弄的一头雾水,家里明明只有小颖一个人,她在跟谁说话?这不是之前自言自语,这明显像是在问另外一个人,接下来的一幕,让我目顿口呆,毛骨悚然。

    小颖神色突然一变,好似换了一个人,这个小颖神情冷漠、坚毅,声音清冷自答到:“我哪知道,也许是和別的女人在一起呢”。

    说完,小颖表情马上又紧张起来,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兔子,怯生生的摆手说:“不,不,不会的,锦程不是这样的人”。

    理性小颖接着又出现了,“哼,你和公公都能睡,就不允许锦程和其他女人睡?”。

    我被吓到了,小颖这是怎么了,自己跟自己对话?一会楚楚可怜,一会冷酷强势,两种角色切换自然,各自说话时的声音、表情、语气完全不同,明明拥有同一张脸,可又像完全不相干两个人。

    我终于明白律师为什么说小颖可能已经疯了,这是电影里面说的人格分裂吗?

    日子就这样过了二十多天,小颖自说自话的次数越来越多,从之前几天出现一次,到现在几乎每天都有。

    小颖自己可能也意识到不对劲,经常捂著耳朵缩在角落里,似乎是在躲避另外一个自己。

    终于,在我离家的第85天晚上,小颖洗完澡后,在卫生间对着镜子,那场影响到我和小颖未来一生的对话发生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