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书屋 > 情欲小说 >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56)苦思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56)苦思

推荐阅读: 仙子蒙尘传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   天云孽海   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姇】高H乱轮系小说   网游之纵横天下绿帽版   笑傲神雕   乱欲-利娴庄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  

    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56)苦思作者:性与情接下来的日子,还和以前一样的过着,我和小颖每天上班,而小颖还像以前一样,每天比我早下班两个小时,我家之前,她都会做好晚饭等着我家吃饭。

    由于父亲的双手还没有完全的康复,所以儿子浩浩还在我岳母那里,等父亲的双手彻底完全康复后,再给儿子接来。这个期间,我们一家三口,专门去了一趟岳父岳母家,最要是看看儿子浩浩,长时间不见,我和小颖还有父亲都非常的想念他。

    在岳父岳母家,免不了大吃大喝,父亲由于双手受伤未愈,只能我自己陪着我岳父喝酒,结果又喝了好多酒。酒足饭饱过后,醉醺醺的到了家里,顾不得时间的早晚,准备躺在床上睡觉。由于我的酒量比较好,所以我的头脑比较清醒,来的路上,我看到了父亲和小颖彼此目光中的那一丝期盼,想来想去,与上一次的朝拜式的亲热,已经过去了一个礼拜,两个人或许早就迫不及待了吧。

    到家之后,我躺在床上迷迷煳煳,小颖一会给我拿毛巾给我擦脸,一会给我喂水,温柔的帮我把衣服脱掉,她温柔的照顾着我,无论何时何地,她都是那么的温柔和贤惠。我听到客厅传来了电视机的声音,父亲一定是在客厅看电视吧。

    除了我以外,小颖和父亲似乎都非常的有精神,也或许两个人同时都在等待着什么。

    即使酒醉也头脑清醒的我,预感到今晚会发生什么。小颖照顾完我之后,开始收拾一天都没有收拾的房间,躺在床上装睡的我,努力与自己的睡意抗争着,我想要清醒的感受父亲和小颖将要发生的一切。只是客厅里只有小颖收拾客厅的声音,还有就是父亲看电视的声音,除了两人一些正常的必要性的对话,没有任何的异常情况发生。

    我不知道我坚持了多久,因为酒醉后的我虽然清醒,但是已经没有了时间的概念,我只知道我坚持了很久很久,最后的印象只停留在小颖为我温柔的盖上被子的那一刻,帮我盖上被我无意中踢开的被子最后我还是没有抗住自己的睡意,我睡了过去,虽然我很不情愿。迷迷煳煳的睡梦中,我又做了和那晚同样的一个梦,只是这次梦里的场景比上次要清晰,两人在梦里的亲热动作比上一次梦境好要勐烈。

    睁开眼,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还是被那熟悉的闹铃吵醒。迷迷煳煳的睁开眼睛,或许是昨晚喝的太多,脑袋还是晕晕的,我下地穿拖鞋的时候,客厅中准备早餐的小颖似乎听到了声音,她赶紧打开卧室的房门进来,扶着我起床帮我穿着拖鞋。小颖穿着围裙为我忙上忙下的,我站在她身边,突然问到了一股沐浴露的味道,看来她昨晚一定洗过澡了,因为她的头发是干的,所以肯定不是今天早上洗的。闻着小颖的体香和发香,我走到了卫生间开始洗漱,之后和父亲小颖一起吃早餐。

    或许是想到了昨晚的一切,我偷偷注意着小颖和父亲的表情还有眼神,发现两人的表情除了有那么一点点的异常之外,几乎没有任何的破绽,彷佛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事实真的如此么?

    到了晚上下班后,趁着小颖熟睡,我打开了家里的电脑,开始翻看着昨晚的视频。在我昨晚睡过去大约一个小时后,在父亲的动下,小颖和父亲在父亲的卧室里,又翻云覆雨了一次,两个人开始的时候似乎怕弄醒隔壁的我,彼此都有点紧张和小心翼翼,只是到了最后,发现我一直没有醒过来,也或许是抑制不住自己最后的情欲,两个人开始疯狂的互相取起来,只是在隔壁的我,借着酒意睡的很沉,根本没有听到那些声音,虽然那些声音传到自己的卧室之中已经不是很清晰。

    两个人还是进行以前的接触和动作,除了口交就是腿交,没有任何的突破。

    小颖的乳房这次没有让父亲碰,甚至都没有让父亲隔着胸罩抚摸,看来上次小颖让父亲抚摸乳房就是为了道歉和安慰,或许那一次是小颖的唯一的一次破例。虽然父亲很失望,但是还是被接下来的爱戏所冲澹,继续疯狂的享受起小颖身体的其他部分。最后,在两个人心满意足之后,小颖和父亲先后去卫生间洗澡,洗去了两人彼此在对方身上留下的那些爱的印记。小颖到卧室后,看着熟睡中的我,暗暗的松了一口气,似乎担心自己刚刚为什么只顾着享受,忘记了正在隔壁的我,小颖的眼中带着愧疚给我深深的一吻,之后躺在我身边也沉沉的睡了过去。看来我的判断是正确的,虽然两人放开了彼此,但是那份愧疚在两人之间是永远无法散去的,它会持续多久?一生。

    接下来的日子,一切慢慢发生了变化。由于父亲的伤势慢慢康复,白天来我家探望的人越来越少,直到几乎没有,所以趁着小颖比我早到家的两个小时里,父亲和小颖都会趁着这个时间彼此亲热一番。一般的时候都是两个人很有默契的,或许只要对方的一个眼神,就知道了彼此现在想要什么。但是两个人不是天天如此,基本保持两三天一次。而且花样也比较多,有的时候,只是单纯的口交,有的时候是69,大多数的时候都是疯狂的腿交,让彼此最神秘的部分近距离的摩擦着。

    想想也难怪,毕竟我喝酒喝醉的时候比较少,如果不趁着白天那两个小时的空档,除了我晚上喝醉,两个人几乎没有亲热的时间。两人的控制的很好,都没有越过那最后的底线,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还有亲密次数的增加,两人的情绪和表情一切都显得顺其自然了起来。每天下班后,我不用去看录像就知道两人在刚刚有没有发生什么,只要闻闻父亲和小颖的身上有没有沐浴露的香味就知道了。

    我每天晚上都会趁着小颖熟睡后,观察我不在的时间里,两个人都发生了什么,我最要就是想看两人会不会在某一天会突破最后一道防线,只是每天都让我失望和庆幸并存着。或许是看过两人多次的腿交和口交,现在再次看到这个画面,心里已经没有多少激动的感觉了,似乎感觉这一切在他们俩人之间是理所应当一样。即使两个人没有亲热的那天,父亲也会趁着小颖收拾房间或者做晚饭的时候,去摸摸小颖的雪臀,去缕缕小颖的秀发等等,两人都安静温柔的进行着一些暧昧的肢体语言,互相诉说着暧昧的感受。

    日子还在继续过着,看着父亲和小颖彼此一直停留在最后一步,我心里反而隐隐着急起来。说起来好笑,正常着急的应该是父亲才对,虽然父亲没有真正的插入小颖,一直规规矩矩的为小颖保留最后一丝禁地。但是从这段时间的录像来看,父亲一直没有停止过对小颖身体深处的好奇。

    这个时候我知道,如果我不采取什么计划去推动,两个人会一直保持在这个尺度,或许到最后都不会更近一步了。这个时候,该是我这个“月老”起决定性作用的时候,我还是他们两人突破第一次的关键。只是我该用什么办法呢?

    和小颖还有父亲明说?肯定不行,那样的后果我无法预料,万一小颖和父亲接受不了真相,我承受不了那个后果。到底该怎么办?我这几天陷入了苦思,但是办法一点也没有头绪。我苦苦的考虑着每个办法的后果,最后我决定采取一种我最不想采用的办法,也是最突兀最冒险的一个办法,虽然这个方法很冒险,但是“富贵”险中求,而且用了这个办法后,可能成功,可能失败。但是经过我的仔细思考衡量之后,还是成功的几率最大。我还是采取这种办法,就是不知道最后能否会成功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