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书屋 > 情欲小说 >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 >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六十六)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六十六)

推荐阅读: 仙子蒙尘传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   天云孽海   网游之纵横天下绿帽版   【姇】高H乱轮系小说   笑傲神雕   乱欲-利娴庄   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消失的妻子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六十六)。

    (三百二十四)。

    赵涛皱着眉想啊想,可又想不出来这对于钿秋到底有什么好处。

    难不成她于老师也热爱古龙小说,立志要当十大恶人里的损人不利己白开心么?。

    “这和她俩去不去的关系不大,关键是……我这,我这不合适啊。”赵涛抓过于钿秋的杯子喝了口水,一脸为难地说,“小秋,你看我像是吃得了那苦的人吗?”。

    “不像。”于钿秋懒洋洋拿过裤衩抻开,抬起丰满的大腿肉感十足地穿上,撅着屁股往上一提,换了张干椅子坐下,说,“可我也没打算让你吃苦啊。我哪儿舍得”。

    “支教还不叫吃苦?当我傻啊?那种穷山沟子时不时没个电,用水还要自己打,破屋烂墙茅草房,厕所里低头见屎屎里见蛆,我受得了那罪?别逗了。我可不去。”赵涛赶忙摆手,不过心里,其实是在慌张别的。

    他从于钿秋的眼神中嗅到了不对劲的味道。

    这个自己没办法光明正大占有他的女人,肯定因为肚子里的醋发酵出了什么问题。

    她直接把金琳和孟晓涵这两个表面上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女生抓到自己负责的小组里,毫无疑问,是已经看出了她们俩暗地里最有可能的联系,那就是对赵涛的感情。

    而这绝对是个非常不妙的信号。

    这要到了那种深山老林,通讯基本靠吼,治安基本靠狗,交通基本靠走,穿衣基本靠纺,致富基本靠抢,结婚基本靠想……平心而论,他一个年轻力壮的大学男生,待上一个月,日也干夜也干,早晚有对着于钿秋下不去鸡巴头的时候,孟晓涵还好点,金琳肯定要被他憋不住盯上。

    真不小心把老二捅错了人,下学期回来可就是真正的地狱了啊。

    再者说,大好的暑假,一片轻衫薄,满楼短袖招,裙下大白腿,杨柳小蛮腰,他放着三个乖巧听话……好吧,三个漂亮可爱的女朋友不享用,跑山区支教?就是他真愿意去,张星语也绝对不答应啊。

    那丫头一到了他的事儿上,正常理智分分钟可见转隐身,别说于钿秋是老师,就是院长校长教育部长,她估计也敢跳起来一拳直取鼻梁。

    于钿秋整理好衣服,慢条斯理地说:“谁说要让你真去穷山沟子了。你愿意去那种地方喂毒蚊子,我还不愿意呢。我是为了你的前途着想,这样一次经历后,你的表现好坏完全是我说了算,我能名正言顺把你先弄到空出来的副部位置上。

    金琳随便出点什么事,宣传部就是你管着了。现在那个学生会主席没什么本事,不过是有钱肯花家底不错认识点人而已,随便出个什么岔子,你真爬上去都不是没有可能。学生会主要干部,留校的时候可是重要加分项”。

    赵涛没有被那一长大段带跑思路,马上就问:“少来,你还没说怎么就不是穷山沟子呢”。

    “因为确实不是。”于钿秋抬手摸了摸他的脸,“那地方我之前就去过,虽说是为了给周围几个穷苦山村上不起学的孩子补充启蒙教育,但并不需要咱们实际去村里的破瓦房上课。而是利用暑假这段时间,把周围的孩子集中到县里的中学,补一个月课。咱们这组,我和你们五个学生,就是在那儿负责两个班大约七十个左右的小学生。一共五周,就可以回来了。那边有自来水,宿舍有电视电扇,条件肯定是比大学这边苦一些,但应该还没到你受不了的地步吧?”。

    她的眼中隐隐有湿润的淫光闪过,“赵涛,那地方是没什么娱乐活动没错,可咱们能组织小学生一起在操场做游戏,唱山歌,而且……不是还有我么”。

    “除我之外不是还有四个学生么,咱俩的事儿不会被发现吗?”这下赵涛还真有点动心,忍不住舔了一下嘴唇,小声问道。

    “除了你我一个男生也不带,那边的宿舍都是单间,一共二层,一层只能住四个人,那么……我这个老师就只好牺牲一下,让他们四个女生住一楼,我跟你一起住二楼咯。”于钿秋微微笑着,和他独处的时候,她身上那股书卷气荡然无存,活脱脱一个从书里走出来的风骚妇人,只差手里端个杯子,呢喃一句“吃我这半盏儿残酒”。

    “那也挺危险吧。万一你忍不住叫出来呢。”他嘿嘿笑着,往她胸口捏了一把,“到那儿我只需要应付你一个,那还不把你干得死去活来啊”。

    于钿秋眸子一转,微笑道:“大不了我陪你去没人能听到的地方,那附近我还算熟,到了晚上,没人的僻静之处可有不少,我可等着你叫我死去活来呢”。

    她说这话时候的神态语气真叫男人有点吃不消,他看了一眼表,妈的时间来不及了,只好把裤裆里的鸡巴顺个位置兜住,说:“我也有点怕女朋友不乐意”。

    “这是为了你将来好,赵涛,男子汉大丈夫,找的女人可不能太不识好歹了”。

    于钿秋低头拨弄着自己的指甲,淡淡道,“还是说你有本事让她们三个一起伺候你,却连去做该做的事儿都拿不了主意?”。

    赵涛吞了口唾沫,说:“主意我自然是拿得了,可你不是说你还挑了孟晓涵和金琳吗?剩下两个女生是谁不重要,光你定这俩名字,可就够我喝一壶的”。

    “我定的名字,你不说,你女朋友为什么会知道?”于钿秋盯着自己的手指,慢悠悠说道,“另外我还选了一个本部的学生一个你们院的学生,支教志愿者这种事,女老师的组里带一个男生干苦力再正常不过,谁能说什么?而且这是内部活动,对外放出的是大名单,团委学生会加起来百十个学生公布着,谁知道你们是和我走的?”。

    “金琳……说不定会故意去气张星语。”赵涛想了半天,还是忍不住说出了自己最担心的事情。

    “那就是你要去想怎么解决的问题了。”于钿秋轻描淡写地说,“我带孟晓涵,是因为她成绩好,这次去要负责办实事,我带金琳,是为了靠这次活动拉低她的评价准备给你让位。你不去,我这些苦心就都白费,你看着办吧。两周后就是最终名单上报的时候,你要坚决不想去,在那之前告诉我。否则,我就按有你一起准备了”。

    “呃……有我没我需要准备的东西不一样吗?”。

    “不一样。”于钿秋抬了抬眉,表情微妙。

    “哪里不一样啊?”。

    “你去,我就要提前用黄体酮调整一下月经时间。”她的舌尖在微干的下唇上飞快地扫了一扫,“好让那五个星期里,我一天也不用耽误”。

    不知道为什么,赵涛突然觉得,自己的老二仿佛有点抽筋……。

    (三百二十五)。

    赵涛可以确定孟晓涵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于钿秋放进了假期名单中。

    因为一起上自习的间隙他旁敲侧击说了说,孟晓涵这种演技撒不出那么高明的谎,分明就是只知道暑假学生会要组织志愿者活动,自己已经报了名,但具体跟谁做什么,完全听从学校安排,这会儿安心准备考试就好。

    而金琳,赵涛还没胆子去试探。

    他现在深深地了解,有些女生不好招惹,没有十足把握,还是乖乖夹起尾巴……不对,夹起老二憋着的好。

    按照于钿秋的情报,这次活动的参加者并不需要从学校集体出发,考试完后,跟据考试结束时间的不同,有三天到一个星期左右的假期可以回家准备一些必需品。

    然后只要在约定的时间到达目的地汇合就好。

    这么看,抵达之前隐瞒住会和谁一起参加活动好像并不太难。

    真被逼问得狠了,供出于钿秋应该也不会怎么样。

    但有一个问题,赵涛非常担心,而且一旦发生,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

    晚上回去,他带着那股担忧,暂停了动画,暂停了电脑游戏,把三个女友召集到一起,认认真真地说了这个暑假的特殊行程。

    “……所以大概有五周左右我会不在家。小蓓你要是寂寞,不行就去找小楠玩,她家那边据说好山好水夏天还凉快,挺适合夏天旅游的。星语,反正你说的是回家待一阵再找借口来找我,这样正好,我忙完之后给你发短信,你之前可以在家好好休息了”。

    他絮絮叨叨说完,有点紧张地扫视了一眼神态各异的女友们,轻声说:“呃……你们有什么意见?”。

    “我没意见。”杨楠扭身就坐回电脑椅上,继续溜墙角靠路灯躲垃圾桶追着妹子屁股后面尾行去了,“于老师说的对啊,这是好事,能帮你留校,到时候工作轻松时间多赚钱还不少,我支持”。

    她嘴里说着支持,可偏偏在于老师三个字上很“委婉”地用了重音。

    余蓓看了看张星语的表情,微微一笑,柔声说:“我反正假期没事做,本来就打算找找看有没有合适的兼职,也锻炼一下自己。正好你不在,就没人烦我了”。

    张星语抿紧小嘴片子瞪着黑溜溜的眼睛好半天没说话,最后才磨磨蹭蹭地说:“好吧,那我也没意见”。

    赵涛这才松了口气,留下杨楠在这儿玩电脑游戏,跟着张星语余蓓去隔壁看动画,看着看着动手动脚,就想把张星语搂去床上,结果她倒是没忘了正事,本来哼哼唧唧下头都被摸到了水儿,突然一激灵坐起来,说:“等等,你今天的深蹲还没做呢”。

    上了两天自习的赵涛觉得事情差不多应该已经过了,就安安心心备考,在自习室对孟晓涵随口聊聊,在办公室对于钿秋随便骚骚。

    可没想到这天中午,他刚从于钿秋湿漉漉的肉唇中间拔出来,才抽出纸巾准备擦自己黏乎乎亮晶晶的鸡巴,她就躺在办公桌上气喘吁吁地说:“你知道么,这两天张星语来吵着要报名”。

    “哈啊?报名?”。

    “嗯,她非说她什么都不要,就是要给贫困山区做贡献,要参加暑期活动,全程自费,给她个名额就行。”于钿秋懒洋洋坐起来,接过他递来的纸,慢悠悠擦着一片狼藉的丰美下体,满眼都是不屑一顾。

    赵涛心里一颤,问:“那……什么结果?”。

    “她背着那么个大个处分,既不在学生会,又不在团委,要是打算毕业前申请报个西北支教兴许能争取个名额试试看,这次……可没她的份。”于钿秋拿起纸团嗅了嗅,抿唇一笑,“你今天量好大,在女友那儿给得少了?”。

    “嗯,这两天没怎么和她们闹。”赵涛挤出个微笑,说,“全便宜你了”。

    “我不好吗?”她伸长白藕似的胳膊,把他一圈,香软的嘴唇就吻了上来,缠着他的舌头吮了一会儿,就往桌下一跳,顺着他胸口小腹亲下去,握住肉棒从卵袋那儿伸长舌头舔到尖儿上,拖着唾液牵丝几寸,才腻声道,“你看我为了你,鸡巴都越舔越熟练,你要玩屁眼,我就得躲厕所里偷偷洗,怕你嫌我松,我还悄悄咨询妇科大夫,买了阴道哑铃藏在柜子里偷偷练,你就不觉得我最近越来越紧了吗?爽不爽?”。

    这一串话说出来真是比来回舔几口还给劲儿,狼虎之年的美妇豁出了脸之后,年轻小伙子还真是架不住,满身血气都滋溜溜往下冲。

    “嗯……挺爽的。你看我这不也挺享受么。”他笑着说道,弯腰垂手抚摸着她涨鼓鼓肉滚滚的奶子。

    她应该是不喜欢自己胸部总是被他看到微微下垂的样子,最近做爱的时候总要留着一条紧绷绷的背心,或者干脆不脱上面,让他伸手进来把玩。

    很快给他又亲又舔弄到硬起来,让他坐在金琳早已经有了淫水骚味的垫子上,于钿秋扶着她的肩膀叉开双腿,对准竖起的老二坐下,昂起的白皙喉咙中,仿佛被刺入的阴茎挤压了内脏的空间,从嘴唇之间流出气息奔逃的声音。

    她抱紧赵涛上下套弄了一会儿,娇喘吁吁地说:“你是不是特别怕张星语生气?”。

    犹豫了好一会儿,赵涛点点头,“嗯,她性格……有点极端,我确实不想惹她。而且平常她对我真的特别特别好,之前深蹲练得我不想动,脚都是她帮我洗”。

    “小男生……就吃这套。”她嘟囔了一句,没再多说,抱紧他就开始上下摇晃,让紧密结合的部位,摩擦出无边的喜悦,一点点淹没两人的痴态。

    临走时,于钿秋一边整理衣服,一边淡淡道:“你回去还是老实告诉张星语,这次志愿者活动,她没戏的。别费那劲,还是多想想你忙完回家后,她去你家怎么伺候你吧”。

    晚上上完自习回去,赵涛只好如实转达,免得张星语静不下心四处活动,非要争个一二三再闹出什么事儿来。

    张星语正跟他一起洗澡,听完之后,倒是没显得有多生气,拿起搓澡巾仔仔细细给他搓着肩头后背,轻声说:“随便她,她不就仗着自己是个老师还能在学生会团委说上话么。她管得住活动组织不带我,还管得住我一个放假学生去哪里呆着吗?”。

    她抓住他胳膊咬了一口,还不舍得用力,撅嘴道:“到时候你把地方发给我,我直接坐火车去,在那儿租一个月房子陪你”。

    (三百二十六)。

    “她准备自己过去?”已经习惯了日后再说,于钿秋神情倦懒地坐在椅子上等着胯下的粘液一点点渗进金琳的坐垫中,斜挑眼眸望着赵涛说,“这你也放心?

    那可是国家级贫困县,学校那地方都到郊外了,在那儿租房子住,还是她这样年轻貌美的小姑娘,这要出了什么事儿,谁负责?”。

    “我也想说服她在家歇着别去凑热闹。”赵涛坐在桌子上,把脚伸进于钿秋的上衣里拨拉着硬挺挺的奶头,愁眉苦脸地说,“可我这不是劝不动嘛。她本来就恨不得把自己拴我裤腰带上,安全问题我也提过,她说到了地方就买好菜刀防身,我是真说不过她”。

    “那随便。”于钿秋顺着他的大腿往上摸去,捏住软下来的龟头玩了起来,“反正到了那儿你不能住外面,另外还有四个学生盯着呢,我要给你表现评优,你太离谱被人举报我可要跟着你一起倒霉”。

    “我回头再跟她好好说说……”知道饶不了还有下一场,赵涛跳下桌子,站直了把鸡巴往于钿秋嘴边一凑,摸过跳蛋打开塞进了她湿漉漉的肉缝里。

    可惜,张星语定下的决心,赵涛还真是无计可施。

    而且余蓓不肯帮忙,她自己有事要做不能过去盯着,有张星语肯自告奋勇去当监督员,她自然乐见其成。

    满肚子烦躁的赵涛,最后反倒就剩下跟孟晓涵一起上自习的时候心情最为平静。

    很快,考试周正式开始。

    杨楠遵守了之前吹下的牛皮,依旧是一路玩电脑游戏,尾行2玩腻又去买了电车之狼,同时对没有女孩子欺负女孩子的游戏感到非常不满,然后,只在每一门考试前拿出半天突击复习,标准的及格线混子。

    张星语倒是认认真真看起了书,除了晚上还接着陪余蓓看动画外,白天会跟赵涛一起去上自习,不过为了学习效率,主动隔开了一条走廊。

    于钿秋的监考任务多起来,还要做阅卷准备,这段时间,赵涛的倦鸟总算有了长期归巢的机会,重新有了主动撩骚的兴致。

    最后一个考试周,英语系那边先一步考最后一门,头一批考完的学生已经纷纷离校。

    杨楠和张星语当然不舍得那么早走,都买了和赵涛同一天的车票。

    只不过没了考试,那两位自然也不再去上自习,一个游戏一个动画又变回了居家少女,有时杨楠玩得熬夜过头,第二天晨跑都快跟不上已经非常习惯强度的赵涛。

    至于于钿秋说的那个暑期活动,他按要求交了张照片上去填了个表后,倒是没有下文了。

    还剩最后两门考试,自我感觉发挥良好的赵涛在自习室对着孟晓涵吹了几次牛后,正准备叫她还跟平常一样和自己一起去食堂吃晚饭,裤兜里的手机嗡嗡震了两下。

    “有时间吗?”。

    是金琳的短信。

    呃……难道是知道了暑假活动的事情?今天好像团委和学生会是召集学生干部开会来着。

    “就是上自习呗,我也没啥事,怎么了?”他想了想,决定装傻。

    “我找你有点事。我在校门外西行过第一个十字路口后的云庭饭店等你,6号雅间。我请”。

    赵涛皱起眉,斟酌了一会儿后,回复:“还是我请吧,我一会儿就到。你稍等”。

    有三个女朋友当现成的挡箭牌,临时爽约一顿晚饭,孟晓涵自然没什么可说,他匆忙下楼骑上破车子,一路卖力蹬了过去。

    学生大都放假或者将要放假,而且这饭店雅间要额外收费,聚会大都不爱来这儿,自然冷清得要命。

    一想到金琳要了个雅间,雅间费二十最低消费五十,起码七十大元飞了,他还真有点肉痛。

    进去一看,不意外,里头就她自己,正愣愣地看着桌子上的茶壶,好像在发呆。

    他清了清嗓子,提醒她自己到了,跟着进去坐到了和她隔一个椅子的位置,没话找话地说:“没跟男朋友一起吃啊?”。

    “他忙呢,估计是办了什么亏心事,这两天不敢缠着我。”金琳轻描淡写道,“我猜可能还是之前他玩弄过的那个女生找的事,他估计要处理一阵子”。

    “那会是什么事儿?他不是悔改了么。”赵涛看服务员进来,拿过菜单递给金琳。

    金琳随便点了两个,交回给他,“他没敢说,我猜,说不定是那女生怀孕了,回来找他要说法。他那样的男生,也就这种事儿能让他慌成这样了,否则,就算那女生威胁自杀他也不会去的”。

    “这还真有点麻烦哈”。

    “那是他的麻烦,反正不是我的。”看他点好菜,服务员往外走去,金琳扬声道,“麻烦关上门,谢谢”。

    “行了,有什么事这么神秘兮兮的啊?这会儿可以说了吧?”赵涛有点紧张地看着她,尽量做出笑呵呵的放松表情。

    “今天我们拿到了正式活动通知。此前报名工作也做得差不多了。就是让你也帮忙出了一段宣传文案的那个活动。”金琳的话很少见的略显凌乱,仿佛心里正在挣扎思考什么很复杂的事情,以至于无法匀出足够的脑细胞来运用言语。

    但那个活动文案其实是于钿秋写的,赵涛就在抓着她奶子从后面往里干的时候说了句行而已。他只好一摸头说:“还好吧,怎么了?”。

    “我看到你报名了,有点意外。你应该知道那是什么活动吧?志愿者工作不是去玩,就算最轻松的组,大热天也不会太好过”。

    “我知道。我这不……也是想好好努力嘛。”赵涛喝了口茶,笑道,“不辛苦怎么会有成绩”。

    金琳望着他看了一会儿,微微一笑,“你果然变了不少。这……算是张星语的本事吗?”。

    赵涛很挑衅地反看回去,和她四目相对,“不,也有你的刺激。你说得对,我老是那样凭着自己的特殊体质胡作非为,未免也太空虚了。说起来这我也要感谢你,幸亏你提醒了我,让我知道怎么才算是一个合格的男人,而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男生”。

    “这次活动最后的分组是带队老师决定,最后的活动信息会发送到报名学生的手机上。往来费用下个学期学校会报销。这些细节,明天所有报名的人开会,应该就要讲了”。

    “呃……谢谢你,专门提前告诉我一声。”赵涛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随便应付了一句。

    金琳缓缓眨了眨眼,轻声说:“我有种感觉,于钿秋会把你选到她的组里。”

    “是吗,那……那也挺不错的。”赵涛不知道她想干什么,只好继续敷衍。

    “于老师那组可是远赴贫困县支教,你受得了吗?”。

    看来她还不知道自己也已经被选中,申请表上那个服从安排的要求,大概就是怕学生都集中到轻松的小组去吧,他定了定神,笑道:“总要历练历练,于老师都受得了,没道理我受不了对吧?”。

    “看来,于老师果然已经跟你私下说好了。”金琳露出一丝计谋得逞的微笑,“那么苦的地方,你这样的男生,竟然一点惊讶的表情都没有”。

    靠,竟然被诈了一道,赵涛撇了撇嘴,说:“是啊,提前跟我打了个招呼,不然我到时候嚷嚷着不去,她脸上也不好看不是”。

    “你不舍得让她脸上难看。”金琳淡淡道,“从你进学生会到现在参加这次活动,到处都有于钿秋插手的痕迹,这么下去,我看她早晚要让你坐我的位子才满意,我没说错吧?”。

    赵涛干脆承认,“没错,于老师挺看重我的,我也挺愿意为了自己的前途努力一下。金琳,这不也是你期待的事儿吗?我一事无成的时候你不满意说我这个说我那个,我现在努力了,你难道又要对我讲什么大道理?”。

    “不不不,”金琳摇摇头,看服务员上菜,暂且住了嘴,等了一会儿外人出去,才接着轻声道,“我很高兴你能变成现在这样。不管于钿秋怎么帮你,能找到一个死心塌地愿意冒风险帮你的人,可是你自己的本事。我男朋友帮我都没有这么尽心尽力,有点风险他就不肯干了”。

    察觉到她话里有话,他皱眉道:“你想说什么?直接点行不行?”。

    金琳缓缓说道:“我记得你跟我说,你的体质,是只要和女孩经常接近,那个女孩越漂亮,越接近你,就越容易莫名其妙的喜欢上你。可我现在发觉,这好像不只是喜欢那么简单了啊……”。

    “怎么,你是想说你突然爱上我了吗?”他没好气地顶了一句。

    “那倒没有,我就是发现,被你吸引到的女人,好象用不可自拔的爱上你来形容更加合适”。

    “你自己就是个鲜明的反例,孟晓涵跟我上这么久自习也没见对我表白,别瞎推测了。”赵涛心里一凛,唯恐这个精明的女生又摸出了什么新秘密。

    “可能因为我们都比较理智。”金琳面颊上泛起一丝微妙的红晕,“我进来衡量了一下自己的内心,发现好像如果我硬要说自己已经爱上谁的话,可能……那个人还真就是你”。

    “别,可千万别。”赵涛露出一丝讥诮的笑,摆手道,“我无德无能,消受不起。你还是跟那个你看得上的学生会长天长地久去吧”。

    “赵涛,我并不是在对你表白。目前你的条件,还不足以吸引我扑进你的女人堆里。”她抿了抿嘴,思考了十几秒,说,“我这次找你吃饭,主要还是我从于钿秋的行为上,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推测”。

    “呃……什么推测?”。

    “女人终究是感性的动物,不管什么年纪,经历过什么,想要不受爱情影响,实在是太困难了。而我们女生一旦爱上一个人,肯定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要让对方好。于钿秋对你,应该就是这种心态没错吧?”。

    “差不多吧,怎么了?”。

    “这世上有很多漂亮的女人,其中有很多还有各种各样优越的条件。”金琳的眼睛亮了起来,带着一种鲜明到不加掩饰的兴奋感,凑近他缓缓说道,“你这么棒的体质,就没考虑过好好把它利用起来吗?”。

    “利用……起来?”。

    她娇艳如花瓣的嘴唇又凑近了一些,喃喃说道:“我知道你可能没有这么好的脑子,没关系,我有。你想不出的办法,我可以帮你策划。你的体质既然能神奇到这种地步,你肯定可以得到不知多少令人羡慕的好处”。

    “于钿秋不过是个女老师,比她更好的踏脚石,这世上要多少有多少。赵涛,你想过你的体质可以为你带来什么样的生活吗?”她的声音中甚至多了几分情欲般的亢奋,连鼻息都变得急促了几分,“我知道你无法完全控制,不过没关系,我愿意跟你一起研究,去找到好好使用它的法子,只要咱们能完好掌握你的体质,女人所拥有的任何东西,对你来说就唾手可得”。

    “怎么样,愿意让我帮你,一起来开创另一种人生吗?”她在几乎吻上他的距离,梦呓一样地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