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书屋 > 情欲小说 >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 >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六十七)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六十七)

推荐阅读: 仙子蒙尘传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   天云孽海   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姇】高H乱轮系小说   网游之纵横天下绿帽版   笑傲神雕   乱欲-利娴庄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  

    (三百二十七)。

    如果早些听到这个提议,哪怕早在张星语逼宫杀入之前一天,赵涛可能都会认真考虑一下,然后在这美妙的诱惑力中同意成为金琳的搭档。

    掌握了感情,就等于掌握了女人,掌握了女人,就等于掌握了至少一半的世界……这真是个听上去无比美好的推演。

    但现在的赵涛很清楚,那也就是个推演而已,不管后一步是真是假,反正第一步就错了。

    自以为掌握了感情就能掌握住女人的,肯定没想过掌握太多握不下硌手之后的事。

    他要是听了金琳的诱惑和她配合着按她的指点去一个个锁住蹭关系赚利益,恐怕爬不了几级,就要被为爱疯狂的女人们围着活撕了蘸酱吃。

    他宁肯现在这样的安安稳稳过舒舒坦坦的小日子。

    想到这里,赵涛定了定神,往后拉开了一点距离,好克制吻住眼前那张柔软小嘴的冲动,勉强挤出一个微笑,装傻道:“金琳,我……我不太懂你的意思”。

    金琳的眼里闪过一丝失望,但她马上就调整好心情,双眸发亮,说得更加直白:“你不是能让漂亮的女人爱上你吗?看到于钿秋这么帮你,你难道就没想到,你这个体质,其实不亚于一个超能力啊”。

    她舔了一下嘴唇,抓住了他的手,缓缓说道:“只要你的体质还能发挥作用,我来给你规划。这世上有很多很多漂亮女人,她们也许自身并不强,但她们大都攀附着了不起的男人,那些男人要么有财富,要么有权力。就像于钿秋,她靠着丈夫的人脉得到了现在的职位,而她所得到的,恰好能用来帮助你。赵涛,告诉我,你是怎么让我不知不觉爱上你的,咱们只要掌握这个方法,就什么都可以得到”。

    “别开玩笑了,这东西我都不知道怎么掌握,我也要看谁来追我才能猜出谁动心了。哪儿来的操作性。”赵涛干脆把椅子往后挪了挪,避免被她套出真相,“而且爱上也不是十拿九稳啊,你看你就跟小秋不一样”。

    “可这又没有什么成本,”金琳不死心地继续说服道,“这个不合适,咱们就去征服下一个,得到一份帮助,你就更进一步,更进一步,你就能接触到更高一层的女人。你不知道方法没关系,咱们可以试验。我来帮你找,只要你配合,咱们一定能研究出规律的”。

    “你别说得跟狗熊掰棒子一样轻松,下一个下一个,你嘴里说说只是『下一个』三个字,实际上呢,那可是个爱我的女人!”赵涛不满地瞪着她,“你也知道,她们是死心塌地爱上我的,你要我把不合适的怎么办?当旧衣服一样扔掉吗?”。

    “不合适的,就像对待我和孟晓涵一样不就可以了吗。”金琳带着一股微妙的幽怨轻声道,“你不主动去接触,能有几个不要脸硬追你的”。

    这话夹枪带棒让赵涛心里颇不得劲儿,忍不住就讽刺道:“那要是再来个更不要脸的也准备拿我当道具用呢?脑子万一比你好使长得再比你漂亮,那我是不是就可以不要你这个搭档了?”。

    金琳被噎了一句,脸色顿时就变得有些难看。

    想来她在男生堆里顺风顺水惯了,有些不太适应。

    而且她似乎也发觉到,赵涛对她的态度已经起了变化,那种属于男女之间的欲望寡淡了不少。

    “我……不是那个意思。感情的问题合则来不合则去,”她努力调试了半天,用尽量柔软的口吻说,“有我帮你,是绝不会让你随便陷入到没有意义的感情泥沼中的。要是我一开始就知道你的本领能强到这个地步,我会建议你只接近于钿秋这一个。只有利大于弊的感情才值得去操纵一下,否则你就只是在给自己找麻烦而已”。

    “你说得倒轻松。”赵涛哼了一声,不屑道,“你算是够不重感情了吧,那么,现在,如果我让你发誓这辈子不许接受我对你的喜欢,永远和我保持距离,只做我的猎艳搭档帮我出主意,你愿意吗?”。

    “我当然……”话说到这里,停住,金琳花瓣一样的嘴唇抖了几下,却还是没能说出最后那几个字。

    她很聪明,聪明到看得出,赵涛是认真的。

    “我不可能发这种誓,”她深呼吸了几次,冷静地说,“不然我能得到什么?

    你给的报酬吗?我不稀罕那种东西”。

    “那你想要的是什么?”赵涛回望着她,完全是一副做买卖讨价还价的口吻。

    “一个能保障我既得利益的地位,比如,你的合法妻子。”金琳咬了咬牙,直接说出了另一个目的。

    “那我能得到什么?”。

    “我说了,我尽心尽力为你筹谋的一切,和……一个对你任何性爱关系都不反对甚至还会帮忙的妻子”。

    女人似乎就是这样,当发觉自己的魅力不足以用来当作筹码的时候,底气就会像没扎紧的气球一样嗖嗖泄掉。

    “我不觉得我非你不可。”而发现自己成为优势一方后,赵涛就找到了自己熟悉的感觉,微笑着说,“你提醒我之后,我发现了这个用途,那靠我自己其实也一样能做到你说的事情。而对我不加管束这件事……说实话,现在对我的诱惑力还真不算大,再美味的东西,吃多了,还是有点撑。我得消化消化”。

    他笑着把手放在金琳的大腿上,其实对他来说这已经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刺激,但他主要是想确认,自己目前心理上的优势地位。

    金琳隐隐约约向后退了一步,忍耐着说:“你做不到。只靠你自己,你只会跟现在一样,不去摸清楚里面的门道,随心所欲地使用,把自己弄进一堆乱七八糟的感情关系中,吓得畏首畏尾什么也不敢再做。你根本不懂判断一个伴侣的价值,你纯粹就是为了身为男生的肉体欲望在行动而已。换了我来给你出主意,随便对于钿秋用点手段,你现在至少已经是院里学生会的高层干部了”。

    “我更希望你付出点别的。”赵涛干脆把话说得更直白了一些,“按你的指挥行动,对我来说其实是挺憋屈的事情”。

    说话的同时,他的手掌开始往上滑动,很快就接近到金琳短袖衫的下摆附近。

    “我都做好成为你妻子的心理准备了,这个你也着急吗?”她显得有些紧张,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我是很直接的男生,根据你跟你现男友的相处模式,我觉得如果得不到你的人,就不算是得到了你的心。”他干脆把另一只手悬在了她饱满坚挺的胸膛前,恰好对着左边的心房。

    “我不可能现在就答应你。”金琳的鼻尖上出现了一层细细的汗珠,她沉默了一会儿,说,“暑期活动于钿秋肯定不会带别人打扰你们的好事。暑假你在家,估计也要和你的女朋友们约会。那么,下学期,学生会活动的时候,我来找机会,和你先一起找到你体质的规律,找到应用的方法。否则别的都无从谈起。对吧?”。

    “我不会娶你的。”赵涛很平静地说,“如果我按照你的思路重视利益,那么你能给我的不值得我和你结婚。如果我按照我自己的想法去娶老婆,你既不是我最喜欢的,也不是最适合的。你什么时候打算研究对我来说都无所谓,我只是提醒你,你能拿来跟我交换的东西就只有你的身体而已。说不定将来我吸引到了更漂亮可爱的女孩子,你的这点价值,我就也看不到眼里了”。

    “我从不认为我的价值在于这张脸。尽管它确实给了我很多方便。”金琳拨开了他的手,站起来抓住椅背,“我会再想想,应该怎么处理和你的关系,才最符合你我两个人的利益。我建议你也再想想,我和那些爱上你的漂亮女生有什么区别。至少在我提醒你之前,她们都没人想到这个对不对?”。

    她往外走去,在门口回头一笑,略带嘲弄地说:“兴许,有人想到了,但因为吃醋不愿意告诉你呢。毕竟,对于某些眼界狭隘的女人来说,让更少的人来分享你才最重要。那么,下学期见”。

    “回见。”赵涛摆了摆手,笑着在心里补充道,暑假支教的地方见。

    金琳,你既然来开了这个头,那么,咱们就好好玩一玩吧。

    (三百二十八)。

    赵涛回去跟孟晓涵上完自习的隔天,她考完最后一门,也许是知道余蓓会跟赵涛一起回家的缘故,她没再找借口拖延回去的时间,再装一次巧遇,而是干脆地走掉。

    距离赵涛的暑假越来越近,事情的发展,又起了堪称上苍垂怜的变化。

    在赵涛考完最后一门的前一天,一直拖着不走的张星语接到了家里的电话,她父亲的耳道病症服发,她母亲硬撑着照顾了几天结果也病倒了,家里亲戚实在轮转不过来,急需要她回家帮忙照顾。

    这一去虽说不知道多久,但估计一下,应该是赶不上活动开始的那段时间了。

    杨楠准备跟着余蓓去赵涛家玩几天再回自己家,于是这一晚很大方地跑去跟余蓓一起看动画,让张星语满肚子幽怨地和赵涛过了一个没人打扰的二人世界。

    不过其实做爱倒不算太疯狂,他们俩主要还是抱在一起说话。

    先互相爱抚亲吻着,如同最寻常情侣那样刺激着对方的身体,舒缓而持久地做了一次后,两人赤裸相贴,漫无目的地瞎聊了快一个多小时。

    赵涛还是想说服张星语不要过去那边,日子苦,危险,不值得。

    张星语满肚子别扭,一直岔开话题东拉西扯说别的,聊新看的动画,聊这次期末的成绩,反正就是避重就轻。

    他不好勉强,只有也跟着说起了别的。

    聊到最后都有了点困劲儿,他们慢慢停下话头,靠近,舔湿了微干的嘴唇,缓缓寻找并吸吮住对方的敏感点,在温柔的纠缠中做了第二次。

    有那种只要他射她就能跟着高潮的体质在,他并不需要去乱搞什么花样技巧,就那样紧抱着她,吻着她的嘴,她的脖颈,她的肩窝,一次次戳刺着她的花房,她的宫口,她的灵魂之路。

    这次射精的时候,张星语没有像往常一样一有机会就紧紧抱着他,颤抖着迎凑,而是舒展了四肢,微微昂着头,轻颤的小嘴中呢喃着赵涛的名字,眼角闪动着晶莹的泪花,像是要把自己娇嫩白皙的身躯铺开在他的身下一样,呻吟着走向了高潮。

    “睡吧,明早你还要赶火车呢。”用面颊贴着她汗湿的额头,赵涛抚摸着她光滑的脊背,柔声说道。

    怀里的她沉默了一会儿,轻声说:“赵涛,我……我其实不光是因为吃醋,才想要跟你去的”。

    “哦?”他怔了一下,笑着把她抱紧,“那是因为什么啊?”。

    “那地方既然穷到需要大学生去搞志愿活动,肯定苦得不行,”她吸了吸鼻子,委屈地说,“于钿秋还带着别的学生,她总不能跟照顾他老公一样照顾你吧?

    那你在那儿要靠谁?你连饭都不会做,吃泡面吗?吃一个月,你不难受我还心疼呢……”。

    “那我才更需要锻炼锻炼啊,”赵涛吻了她一会儿,柔声说,“我也得有生活能力才行啊,将来等咱们毕业了,你怀孕了,不就该我反过来照顾你了吗?到时候我要还是只会泡方便面,咱们的宝宝可怎么办啊?”。

    “孕妇哪有那么脆弱,我妈就说她当年挺着肚子一样洗衣服做饭什么都能干”。

    “可我不舍得啊。”赵涛笑着说,“你就放心让我去锻炼锻炼吧。我也想有点男子汉的气概,老被你照顾着,到时候大学毕业还跟个小娃娃一样,丢不丢人啊”。

    “我反正不嫌弃,我巴不得你什么都不会,生活上一辈子都靠我。”张星语赌气一样地说。

    “我这么懒,会了以后肯定也是全靠你”。

    “那……那你跟于钿秋在那儿,不许……不许做太多。”她抿着嘴憋了一会儿,满肚子别扭地念叨了一句。

    “我带上玩具,好应付。”他笑了起来,“星语,这……这事儿次数多少很重要吗?”。

    “我觉得挺重要。”她嘟囔道,“万一你……你尝了太多回突然腻了呢。她三十多岁还有个老公备着,怎么也不亏。我……我可才二十不到呢”。

    “放心,你这么漂亮,我就是到了四五十也不会腻。”他随口哄着,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

    他知道,起码这一趟县城之旅,不会有张星语在旁捣乱了。

    (三百二十九)。

    考试完毕后,赵涛额外多留在学校待了两天。

    一个是于钿秋当初非要他晚点走,所以买了这时候的票。

    另一个则是他报名了下学期的迎新工作,去开了个会。

    会上他坐在金琳后面,但直到散会各自离开,俩人也没说一句话。

    回去前那个下午,大概是知道此后有段日子尝不到肉味,于钿秋去市里开了房间,挪用了该判卷子的时间,霸着赵涛从中午一点一直断断续续干到下午五点半。

    最后一次射出来前,于钿秋的白屁股都已经迎凑不动,一蓬乌毛都快被淫汁儿泡成水草,小阴核被震动棒摩擦得肿了一圈,就这,问清几点后还想着是不是能不吃晚饭,歇口气再来一次。

    “小秋,你不用这么贪吧。咱暑假还要在一起一个多月呢,你要天天这么玩,保不准要去医院看妇科了。”赵涛坐在旁边穿裤子时,忍不住说道,“你还老喜欢让我顶你最里头,不怕宫颈炎啊?”。

    “我孩子都有了的女人,怕那个做什么……”于钿秋懒洋洋翻了个身,白生生的奶子也不去遮,红艳艳的奶头就在那儿翘着,随着她呼吸的节奏缓缓摇晃,“我也是想着,你这一走,支教前我都没人安慰了,心里难受”。

    “你老公就一次也不碰你了?”他皱皱眉,好奇地问。

    于钿秋哼了一声,眯着眼睛说:“我不给他碰了。我想要的时候他不给,我现在够够的了,他就憋着去吧”。

    呃……虽然自己女人被别的男人上赵涛心里是一万个不乐意,可这事儿上不占理的可是他,法律还保护夫妻之间的性生活义务呢,“这不太好吧?”。

    “没事儿。我勾搭他,他还没兴趣呢。现在我不骚扰他做学问,他反而高兴”。

    于钿秋白白的胳膊一伸,揪住了他的袖口,“涛,我真不饿,要不……你晚点走吧”。

    他龟头下头都有点热辣辣的,可不想再脱裤子,看她确实一副恨不得把此前一辈子没享受过的高潮都补回来的样子,只好叹了口气,拿起了电动玩具。

    他都有点不敢设想,张星语要是到了快四十岁的时候,得是怎么一副模样。

    到那时,他是不是得往家备个转速小点的电钻啊?。

    幸好,张星语走后,杨楠和余蓓两人自娱自乐的能力非常强,而且最近一个沉迷游戏一个沉迷动画,他不管陪哪个都轻松无比,到了床上她俩可以不用管就能互相高潮个三四次,所以回家后休息那几天,他着实享受了一阵安逸愉悦的日子。

    然后,于钿秋的通知就正式发送到了他的手机上。

    去报道的时间比他猜测得早了不少,地点他查了查,好像也不是太贫困的地方。

    这什么情况?。

    不会是于钿秋为了和他享乐方便,连支教的目的地都擅自篡改了吧?

    可这事儿他担心也没用,本来还想发短信逗逗金琳,后来转念一想,还是留到碰面再慢慢下手的好。在家这最后几天,买了票就赶紧陪陪家里两位才是正事。

    杨楠毕竟还要回家,不能待得太久,和余蓓送走了她后,赵涛总算迎来了久违的二人世界。

    但离他去目的地报道的启程车票,也就剩下两天而已。

    带着余蓓去电脑城,一口气买了十几张光盘,这两天赵涛别的什么事也没做,除了早晨起来那一趟晨跑,晚上饭后那几组深蹲不变,别的就是陪她一起看动画,该笑时候笑,该哭时候一起掉泪,看到动画中的主角得到圆满爱情的时候,就相视一笑,深吻片刻。

    到了现在,赵涛就只有在云淡风轻不再大喜大悲的余蓓身边,才感觉最为舒适轻松。

    出发前的最后一晚,他们一起看动画到九点多,赵涛起来去换盘的时候,余蓓伸了个懒腰,柔声道:“今天就看到这儿吧。你明天还要坐火车呢”。

    两人之间的默契已经足够让赵涛从语气的细微变化中知道她的意思,他笑了笑,关掉电视走到沙发边,蹲下轻轻抚摸着她的脚踝,说:“那……我抱你去卧室?”。

    余蓓却摇了摇头,带着一种神秘的微笑,轻声说:“你先去,我换身衣服去找你”。

    还当是什么情趣服装,赵涛点点头,很乐意配合她这点小诱惑,“好,那我就进去期待着咯”。

    在父母卧室那边躺下,他直接脱光躺在床上,拉好窗帘打开大灯,准备在明亮的房间里慢慢享受甜蜜的一晚。

    五分钟后,卧室的门开了。

    一眼望去,他就有点呆滞地愣在了床边,维持着手肘撑住身体的扭曲姿势,怔怔地看着走进来的余蓓。

    她穿了他们学校的夏装校服,薄薄的白色短袖衫,天蓝色的裙子。

    但这并不是他最怀念的部分。

    他愣愣望着的,是她的脚。

    毫无疑问,余蓓的脚是他曾经最魂牵梦萦,之后也最为喜爱的部位。

    而现在,那双脚上穿了凉拖。

    不贵的,街边小摊贩上很常见的那种凉拖,而且,正是当年他偷看她最勤的时候,她最常穿的那一款。

    余蓓望着他的眼神,缓缓走过来,坐到床边,把一条腿轻轻翘到另一边膝盖上,一如当初坐在他旁边的时候,将白嫩的脚掌微微勾起。

    原本托着足底的凉拖自然因为重力而离开了一部分,好像挂在了她的足尖,轻轻地来回摇晃。

    “你……从哪儿又找到这款鞋了?”他趴到床边,此时此刻他当然已经不需要再找什么掩饰,也不必再压抑心里的欲望,直接伸手抓住了她的脚腕,沿着脚背上淡青色的脉络缓缓抚摸过去,喘息着问。

    “考完在市场正好碰上,就买了。”余蓓柔声说道,“我觉得,你说不定会喜欢”。

    她接着笑了笑,弯腰舔了一下他的耳朵,“喜欢吗?”。

    而他的回答,是直接把她扯到了床上,抱住她的腿抬起,从侧面深深地吻住了她柔润曼妙的足弓。

    那条刚才还软软垂下的肉棒,转眼就挺拔如矛。

    (三百三十)。

    “痒……脚心,别舔……”当赵涛的舌尖喘息着钻进余蓓凉拖和足底的缝隙间,她咬唇哼了一声,轻轻呻吟道,“真的…痒……”。

    可他却不舍得停,他用鼻尖一点点拱着她的凉拖,直到那小小的鞋子啪的一下掉在床上,就像是给她的脚,脱去了最后一件衣服。

    滑溜溜的舌头扫过足心因蜷曲而起的细细波纹,在她痒处的笑声中,他一口含住了她整齐的脚趾,在舌面上悉心品尝。

    与此同时,他的双手也沿着余蓓白皙光滑的小腿抚摸过去,攀过膝盖,轻触着她依旧青春逼人的浑圆大腿,用手背掀起了她薄薄的校服裙子。

    裙子下面,竟然空无一物。

    那细长绒毛覆盖的耻丘,包裹着淡淡樱色入口的可爱肉唇,都直接袒露在了他的眼前。

    余蓓用湿润的目光望向他,自己用手掀起了三年高中生涯中他不知道看过多少件的白色上衣。

    里面果然也没有胸罩,骄傲的红色蓓蕾,已经颤动着挺起,矗立在小巧但饱满紧凑的酥胸顶端。

    “涛……给我……我也要亲你……”余蓓轻声说道,细细的手指伸长,急切地抚摸着他的膝盖。

    不愿意撒开她娇美柔软可爱的脚丫,赵涛抱着她的腿返身一跨,把她拉得身体反折过来,几乎蜷成一团,然后一边继续亲吻吸吮着她的脚趾,一边把早已坚硬的肉棒轻轻压到她的嘴边。

    这个角度无法顺畅吞入,余蓓只好吐出舌头,以鼻尖总是要碰到阴囊会阴的姿势,贴着阴茎的底部来回舔弄。她的口技早已经十分娴熟,嫩红的舌尖在每一处敏感的地方撩拨,让快感从底部火焰一样升腾到赵涛的全身。

    “小蓓,”他吐出已经被他吻到满是口水的脚丫,用脸颊贴住轻轻磨蹭着,“我想干你的脚”。

    余蓓点点头,伸手从枕头旁拿过了润滑剂,递给他,娇喘道:“想干……就干吧,我哪里都是你的……哪里都是……”。

    “不能让你没感觉,来……这样,咱们这样。”他翻身跪倒余蓓的股间,把她的双腿打开,两只白嫩的脚掌微微交叉,盘起往娇嫩的阴户那边压去,直到有些勉强地保持住脚心稍稍悬在那条肉缝上方的姿态。

    他抹了些润滑剂在老二周围,粗喘着压住她的的脚背,把肉棒从阴核上方,滑入到脚心下的缝隙中。

    坚硬的龟头摩擦过充血的阴蒂,余蓓颤抖了一下,呻吟着闭上眼,主动扶住了自己微微晃动的膝盖。

    “有感觉吗?小蓓?”他盯着自己开始活塞运动的肉棒,恍惚间有了一种正在同时奸淫余蓓脚和小穴的错觉。

    虽然柔韧性不是太好,这个姿势保持的非常勉强,但那种肌肉紧绷的窒息感,微妙地刺激了她的性欲,让她的花蕾很快在摩擦中变得油滑,湿润,盈满了甜美的蜜汁。

    终于,赵涛放弃了这个费力的体位,抱起她的脚,亲吻着,托起她的臀,将膨胀到极限的男性器官,刺入到女性真正应该拥有它的地方。

    “啊……”娇媚的叫声从余蓓的口中传出,宣告了她的期待,她的满足。

    当快感积累到顶端,确认余蓓已经高潮了一次后,他在最后的关头抽身而出,站起来抓住她雪玉滑嫩的脚丫夹在了自己的胯下,飞快地前后摩擦。

    她哼着酥柔的低吟,用力夹紧自己的足弓,就像他在自己体内的时候,用力缩紧会阴的肌肉一样。

    喷射的冲动终于忍耐不住,他粗喘着往前一顶,紫红的龟头从她合拢的脚掌里钻出一个尖儿,猛地喷出一股白浊的精液。

    那些液体没有射出太远,劲道最大的第一股,恰好落在了余蓓红扑扑的小脸上,第二股落在胸口乳沟之间,剩下的,就全滴滴答答落在了起伏的小腹上。

    他低下头,望着余蓓。

    他奸淫了她的脚和阴道,用精液沾染了她的脸、乳房和小腹,这余韵中的定格,恍惚间竟然有了一种祭祀的味道,令人心悸的仪式感,在余蓓白嫩的身下弥散开来。

    有点心慌,赵涛赶忙跳下床拿来纸巾,给她仔细擦好,抱住好好吻了一通,才算是平复住心里那点弥漫的不安。

    他忍不住又想起了一个一直让他刻意回避的事实。

    余蓓是第二个。

    第一个和第三个都死了,而她是第二个。

    “涛,你怎么了?突然抱我抱这么紧……”余蓓扭了一下,搂住他的腰,柔声问道。

    “没,没什么。就是觉得要走一个多月,肯定要想你”。

    “有于老师,你不会寂寞的。等你走了,我就要去做兼职了”。

    说起打算兼职的事,余蓓又来了精神,两人抱在一起絮絮叨叨聊了半个多小时,才打了个呵欠,互道晚安,一起睡了。

    第二天上火车后,赵涛拿出手机给于钿秋发去自己的车次和到站时间,顺便问了一下,那地方怎么感觉和之前说得不一样啊。

    但于钿秋只回了一句,“我在出站口接你”。

    漫长的旅途后,赵涛拎着旅行包,迈出了那个比自己家乡还要小上不少的车站。

    于钿秋就等在出站口,穿着素淡的连衣裙,戴着一个宽边遮阳帽,拎着一个小提兜,墨镜遮着半张脸。

    赵涛走过去后,才发现她的手里竟然拿着两张火车票,不禁奇怪地说:“这……咱们是要去哪儿吗?”。

    “去目的地。”于钿秋把车票给他塞了一张到手里,淡淡道,“我给你发的信息和另外四个学生其实不一样”。

    “啊?”赵涛顿时有些傻眼,“不一样?”。

    “没错。”于钿秋带着明显的小计谋得逞的喜悦挑眉道,“给你的是单独发的。你要是透给张星语让她先过来租房子,我起码让她白花了一笔钱多费了点功夫”。

    跟着,她挽住赵涛的胳膊,微笑着说:“而且,咱俩比她们也早到五天,这五天我在那边临时租了个小屋,我得让你看看,我是不是比张星语能伺候得你更舒服”。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