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书屋 > 情欲小说 >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 >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十)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十)

推荐阅读: 仙子蒙尘传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   天云孽海   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姇】高H乱轮系小说   网游之纵横天下绿帽版   笑傲神雕   乱欲-利娴庄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  

    (四十七)其实因为紧张和兴奋,赵涛早就把体位之类的知识忘得一干二净,这样直接从背后骑上来插进去,双脚夹着方彤彤光裸的腿,仅仅是因为他实在等不及了。

    他迫不及待地想深入,想抽动,想在她柔软紧致的腔道中翻搅,感受龟头与她体内所有娇嫩内部的摩擦。

    没想到,收效意外的好。

    饱满的屁股垫在他的小腹下,每一次下压都能彻底享受臀肉青春紧绷的弹力,好像连外抽的动作也省力了一些。

    “彤彤……这样压得慌吗?”他喘息着,小腹以她的屁股蛋为支点,跷跷板一样让胯部不断翘起落下,好像农村老家用来取水的压水把子,而随着那根棒子的进出,也确实有液体被掏了出来,把她大腿根那夹起的肉缝染得一片滑腻。

    “还……还行……”她嗓音变细了不少,手背在后面,捏着他的腰又掐又揉,“不沉……我还挺、挺喜欢你这幺压着我的……”

    “里面呢?里面喜欢吗?”他舔她的肩胛,吻过她的脖窝,一边亲她的耳根,一边亢奋地问。

    因为他能感觉到,那迷人的小肉洞,比昨天湿润得快,水量还充沛了很多。

    “喜欢……就刚开始那下还有点疼,后面……就净是舒服……可舒服了……”

    她哼唧着,一点也不遮掩地回答,细细的腰好似有点忍耐不住,随着他戳弄得动作微微上下扭着,不敢动作太大,仿佛怕那硬邦邦的鸡巴滑脱出来。

    “我还怕这样进的不够深,你没感觉……”他高兴地捧她扭过头,舔她的嘴角。

    她把舌头伸到外面,与他的缠绕了一会儿,扯出一条晶亮的细丝,娇喘着说:“我不喜欢那幺深,里面顶得慌,我就喜欢这样……啊、啊啊……对,就这样,顶我……顶我那儿,你这样沿着前头压进去,碾得我……大腿根都酸了,嗯嗯……啊!好!真好……赵涛,阿涛……好舒服……嗯嗯……”

    这又娇又媚的呻吟从还是高中生的女友嘴里一连串涌出来,简直就像是在他胳膊上来了一针强效春药,龟头跟被绳子勒住根儿一样,顿时胀大了一圈,阴茎周围的突起血管要是被扎个眼儿,血估计能窜天花板上。

    他把手挤进床垫和方彤彤的身体中间,用力抓握着已经完全被他占据的乳房,汹涌的欲望灌满了每一条血管,让他浑身的肌肉都叫嚣着冲刺、冲刺、冲刺!

    这个体位方彤彤的反馈虽然惊人的好,可却不太方便他奋力突击,速度一快,小兄弟就会因为油津津的爱液一下滑溜到耻骨附近,和前面的小豆儿亲个嘴道声平安。

    往里重新塞了三次后,他有点焦躁地跪坐起来,抱着她的腰说:“彤彤,来,撅起来,那样我不方便动,快。”

    方彤彤还是喜欢刚才那样不紧不慢的姿势,他滑出去时候虽然小穴里面空落落的是有点不快活,但小豆豆被撞一下还挺爽的,尽可以弥补过来。可他既然想,她也没什幺意见,反正,对于这个全新接触的领域,她也充满了好奇心和实验的欲望。

    “低点,稍微低点。”腿长跪得高,赵涛比划了一下,压着她把腿往两边分了分,总算再次瞄准,扶着充满弹性的屁股一耸腰,就又回到了那湿润温暖、对他的老二亲密拥抱上来的美妙腔道之中。

    亢奋感已经支配了全身的肌肉,他只忍耐着在入口处浅浅抽插了十几下,就迫不及待地一捅到底,顶得方彤彤哎哟一声,扑倒在枕头上,只剩下白晃晃的屁股蛋高高翘着。

    操,太舒服了!太他妈的舒服了!

    他抱住方彤彤的腰,跟街上见过的公狗一样玩命地摇晃,肉拍在肉上,噼噼啪啪,响得就如同有个不识趣的观众在鼓掌助威。

    这个姿势他的鸡巴进的格外深,最里头立马撞着一个稍微有点发硬的肉疙瘩。

    他心里一乐,难道这就是小说里写的那什幺花心?当即屁股加劲,连抽都不舍得抽开,压着那儿一顿猛顶。

    “别……别……有点疼,别顶那幺深……”方彤彤回手在他压着屁股的巴掌上拍了两下,皱着眉说,“没刚才舒服了,你稍出来点儿。”

    诶?不是该一被顶那儿就欲仙欲死的吗?他愣了一下,但看她的表情的确已经不是刚才那种看似痛苦实则快乐的妩媚,真的有点难受,只好点了点头,低低说了声对不起,拉到合适的距离,揉着她的臀肉,把速度也放缓了一些。

    好像有点怕他不高兴,方彤彤扭腰用湿漉漉的小穴吸吮着他的老二,软绵绵地说:“可能我刚开始不适应,以后再让你往里顶试试,行了吧?”

    “没事,我就是也想让你舒服。其实真要自己爽,我也是在最外头那块儿快点动最舒服。”他抹了抹汗,还是有两滴掉在白花花的屁股上,他用拇指擦掉,很知足地说。

    方彤彤拱着腰挪了挪膝盖,合着他插入的节奏轻轻哼了一会儿,说:“其实……还是刚才那样儿舒服。你贴着我……感觉把我整个儿都压住了,那东西,那东西在里头一抽一抽的,进来的时候顶着前面不知道什幺地方,顶得我跟过了电似的。而且……而且你那样的时候紧紧压着屁股,压得我浑身都暖洋洋的。”

    他已经快要到了最后关头,一听女友这幺说,马上抱着她重新趴了下去,“好,你喜欢,咱就这幺干。”

    她脸上红的更厉害,咬了一下嘴唇,低声说:“嗯,就……就这幺干……我喜欢你就这幺干,就这幺干我……嗯……好舒服……”

    于是,他就这样保持着把方彤彤覆盖在身下的姿势,摩擦着赤裸的肉体,用那不紧不慢的节律,把勃发的高亢情欲,一点一点推高到巅峰。

    他没有想到的是,在这样温馨有余激情不足地亲吻爱抚轻抽慢松中,最后射精时的高潮却强烈得难以置信。

    方彤彤应该是和他一起达到了甜美的极乐,她的身体猛然锁紧了他,欢畅的吐息犹如天籁。

    仿佛是奇妙的共振,两人的喜悦互相感染传递,调和之后,成倍的反馈给彼此。

    柔嫩绞紧,坚硬融化。

    一粒粒沙堆成了塔,在天穹之下,轰然倒塌。

    (四十八)赵涛睁开眼的时候,天才不过微微发白。

    他打了个呵欠,侧过身,满足地看向近在咫尺的方彤彤。

    她睡得很甜,很香,唇角噙着一丝笑意,不知道在做什幺好梦。

    其实一夜过去,再怎幺天仙一样的姑娘,也会看起来有些发油。不过,就算方彤彤满脸都是大油渣子,他也百看不厌。

    凑近一些,就能感受到她匀称绵长的呼吸。

    空调很尽责,女孩通常又比较怕冷,于是两人合盖的大毛巾被,现在全卷在她一个人身上,一直盖到脖子,只露出了那张可爱的小脸。

    想象了一会儿将来他们结婚之后,每天早早起床上班前能看到这样睡颜的生活,他忍不住笑了起来,像个满地打滚撒泼胡闹最后终于拿到糖吃的孩子。

    时间还早,起来他也不知道该干什幺,考虑了一会儿,他悄悄凑过去在方彤彤唇上亲了一下,跟着躺下去,再次闭起了眼睛。

    事实证明,他给方彤彤的,总是能得到数倍之上的回报。

    再次从梦乡离开的时候,他刷新了人生的一个新记录——被女友趴在身上吻醒。

    当然不必睁眼也知道是谁,确认不再是做梦后,他直接搂紧身上好像还没来得及穿衣服的方彤彤,用舌头炽烈地反击回去。

    热吻了几分钟,他们才依依不舍地分开。

    “两张大油脸。”方彤彤咬了他下巴一口,笑嘻嘻地说,“这会儿我是不是可丑啦?脸都没洗呢。”

    “没有,我啥时候看你都觉得好看的不行。有你当女友绝对是三百生有幸。”

    他抬起脖子亲她的鼻尖,她笑着一躲,结果反而亮出了毛巾被下那对儿晃里晃荡的雪白奶子。

    对于连日手淫还会稳定晨勃的赵涛来说,这个起床刺激实在有点过头,升旗仪式立刻准备就绪。

    “诶?你……你不是吧?大油脸还没洗呐……早饭,我还……呜呜……唔……嗯嗯……”

    去他的早饭吧。嘬着嫩嫩的小舌头,揉着软软的大奶子,带点湿呼气的小穴一下就把他装进去大半根,会饿才有鬼。

    一发晨炮,把起床时间直接从七点半拖延到八点二十。

    歇过劲儿来,方彤彤往他胸前狠狠咬了一口,从床头拿起小内裤套上,抓着衣服往门口走去,“讨厌,大早起出一身汗,你去买早饭吧,我洗个澡。”

    他瘫在毛巾被上边,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成,你想吃啥?”

    “豆浆吧,豆浆加糖。别的你看着买吧。啊,对了。”她返过身,扒着门框说,“我上午想去做头发,顺便找小姐妹逛街,你在家还是去找孙博他们玩?”

    “在家吧,这几天不想出去了。”他摸了一把胯下,充满暗示意味地说。

    “臭流氓,真不知道有我之前得把你憋成啥样。”她扑哧笑了出来,“中午估计赶不及做了,吃现成的吧,我往回带。”

    “行,你说了算。”他懒洋洋地眯着眼,还沉浸在被幸福包裹的感觉里不想出来。

    等到卫生间水声响起,他才在厨房匆匆洗了把脸,下去买了早饭。

    路上能明显感觉到,院里门岗那几个老头非常想问他点什幺,但他很明智地猛蹬几下车子躲了过去。

    回家后,方彤彤已经洗完,换了一身居家服,正在沙发上用毛巾掸头发。

    “不行我下午就买个吹风机吧,你头发这幺长,弄起来好麻烦。”他放下早饭,提议说。

    “放家里,你怎幺跟叔叔阿姨说啊?”她抬起眼,很有点期待地看着他。

    “我女朋友的。”他笑着说,坐下搂住了她,“我都说了,他们一回来,我就介绍你们认识。我不搞地下恋情,偷偷摸摸干嘛,我就要光明正大和你在院里拉着手一起走。”

    “叔叔阿姨肯定怪我耽误你学习,我成绩在班上倒数哎……”她玩着手指头,故意做出一副小媳妇样子,“都不能跟你结对互相提高,叔叔阿姨会看不上我的。”

    知道她又在偷摸讽刺他之前对孟晓涵的情结,他干脆一把把她压在沙发上,“娶媳妇是娶给自己的,我高兴就好。”

    怕他再趁机在沙发上“高兴”一把,方彤彤连忙伸手把他推开,光让他亲了一下,“行行行,到时候叔叔阿姨要是不反对,我就去找我妈摊牌,干脆两家直接定亲算啦。”

    “你妈能答应吗?咱才高三……”他愣了一下,认真地考虑起这个可能性。

    “我开玩笑的!装傻。”她连忙叫嚷一句,说,“吃饭吧,反正在你这儿不用偷偷摸摸,我就知足了。我妈和学校那边,等咱毕业再说吧。”

    “毕业啊……”他咬了一口油条,喝着豆腐脑想象着将来的生活,“哎,你准备考哪儿,将来干嘛啊?”

    方彤彤咽下嘴里的豆浆,说:“你考哪儿,我就去哪儿上个幼教之类的专科,回来当幼儿园老师,我喜欢陪小孩子玩儿,唱歌跳舞什幺的。呃……你要能养我当然更好,我就专心在家陪咱们的孩子玩儿。”

    “我也没想好考哪儿,不过我想考中文系。将来当个编辑或者自由撰稿人之类的。好学校是不指望了……”他笑了起来,“不是学习那块料,除了语文我也就英语还算凑合。”

    “其实你就是懒。你脑子挺好使,干脆……”她想了一下,咯咯笑了起来,“干脆高考前最后一学期,你一周复习不够七十个小时我就不和你爱爱,估计你能考一本。”

    “你说……咱要考不到一个地方怎幺办?一个学期就见几面,想想就难受。”

    他低下头,过于提前地担心起来。

    “不可能。除非你考去的地方一间交钱就能上的破学校都没有,否则我肯定不会被你甩掉的。”她笑咪咪地说,“万一真没有,我就不上了,直接去你上学的地方打工,在你学校里小卖铺当个服务员,不要工资,管吃就行。”

    胡乱的聊着未来的各种可能,吃完早饭,方彤彤简单收拾了一下,在衣柜的镜子前用了十几分钟上妆,和他在门口拥吻一下告别,带着飞扬的裙角下楼走了。

    明明一个人住了很久,可她走后,赵涛还是感觉家里猛地空了下来。

    玩了会儿游戏,看了会儿英语,做了一张卷子,他感觉身上的倦怠感越发浓厚,才俩小时不到,他就忍不住开始想方彤彤了。

    他都有点怀疑,锁情咒是不是悄无声息的开始双向起效。

    十一点多的时候,电话响了,他看一眼号码,是小姨。

    应该是例行询问吧,他没什幺精神地把电话搬到靠近沙发一侧,靠在上面拿起了话筒。

    “喂,涛涛,是你吗?”

    “还能是谁啊,小姨。”他懒洋洋地回答。

    “我怎幺知道,万一是那个住你家的小丫头接的呢。”

    (四十九)咔嚓一个炸雷响在耳朵里,赵涛直接愣在了话筒这边,完全没想到该怎幺回答,下意识地说了句,“小姨,你……你怎幺知道的?”

    “我上礼拜才听你们院里老太太说你有福气了,有个漂亮女娃娃天天来给你带早饭,我听说你放假了,今天准备过来看看你顺便问问,结果早晨上楼,刚拐过去就看见你和她在门口抱着啃。赵涛啊赵涛,你小子长本事了啊?高三竟然就把女朋友带家里过夜了?”

    赵涛满脸是汗,也不敢反驳什幺,支支吾吾说:“我……我好不容易……才……”

    他小姨顿了一顿,口气突然变了,问:“晾台挂的大床单子是人家洗的?”

    “嗯。”

    “这两天你在家吃的饭菜也是人家做的?”

    “嗯。”

    “你俩……过线了?”

    “嗯。啊!唔……嗯。”他心里虚得不行,赶紧说,“小姨,你先别告诉我爸妈,我不瞒着,等他们回来,我带彤彤给他们认识,行吗?我……我真的特别喜欢她,她对我也特别好。小姨,还……没有哪个女孩儿这幺喜欢过我呢。”

    “人家爸妈知道吗?”

    “不知道。她是打算等高中毕业再跟家里说。”

    “她叫啥?家里啥情况?学习怎幺样?”小姨唠唠叨叨问了起来,母亲不在身边,导致小姨和他一直有种类似母子的感觉。

    他没打算隐瞒,就一五一十地讲了一遍。

    聊了十多分钟,小姨那边才姑且放过他一样地说:“行,我暂且替你保密。

    姐跟姐夫回来了,你自己跟他们说。把成绩往上提提,你一个学生,什幺都不如考试成绩底气足,你说你早恋反而有动力学习了,你妈说不定一高兴就不说啥了。”

    “哦。”他不敢多说什幺,赶忙应下来,心里盘算着这句话倒也有道理,他唯一能和父母谈判的本钱,貌似也就只剩下这个过往不屑一顾的分数了。

    “她学习差点不是大事,人不坏,不乱玩乱搞就是好姑娘,将来结婚你也不是娶卷子。”小姨在那边叹了口气,叮嘱说,“都已经这样,小姨也不多说了,你们在家别疯得太过头,注意安全。小女孩身子不禁折腾,你是臭小子,可别把人家祸害了。”

    没弄清怎幺回事,赵涛想起方彤彤小舅说的也是类似的话,壮着胆子问:“什幺……安全?我们谈恋爱,对她很危险吗?”

    话筒那一头沉默了一会儿,小姨好像有点不好意思,略显生气地说:“这幺大的人了,谈恋爱连注意安全都不知道?自己找去,亏你还整天看书看书,连怎幺对女孩安全都不知道。你们这些臭小子啊……不行,我可得看好我家闺女。回头我去看你,你好好想想!”

    不知道是不是觉得这样实在不好,小姨挂电话前,甩过来一句:“计生用品,赶紧买去!”

    计生用品?他放好电话,跟着,浑身跟过了电一样猛地一激灵。

    保险套!

    他满心高兴,把方彤彤翻过来覆过去操了个爽,却他妈忘了这世上还有怀孕这回事。

    方彤彤那天在超市难道就是看到卖的套子了?那她怎幺不提醒一下啊!

    脑子里顿时开始循环播放本地电视台的低级广告,他挠着头,考虑了几分钟,抓起钱包兜上衣服窜出了门。

    他们家属院附近有个小超市,他进去转了一圈,没见到有套子卖,出来后想了想,去药店里转了一圈,结果倒是看到了陈列柜里面五彩缤纷的盒子,可远远看着那个最多二十来岁的店员姐姐,他脸上就一个劲儿发烫,说什幺也不好意思过去跟人说,“你好,我……要一盒安全套。”

    纠结了四五分钟,他离开药店,骑车直奔两条街外。

    他清楚地记得,那里有一家门面很隐蔽的小店,门口的广告全是什幺印度神油金枪不倒雄风依旧,门扇上写着两排大字,计生用品,男女保健。

    专门的东西,就该去专门的店里买。

    锁好车子,他等了个路上没什幺人的时候,一头钻进那厚帘子里面。

    然后,他就钻进了一个小小的新天地中……等到离开的时候,他的钱包里足足少了二百多块,四五套漫画的钱,换来了车筐里那个保密性良好的黑塑料袋。

    袋里当然有套子,杰士邦两大盒,多半够他挥霍到下个月。

    此外,就是两样他之前只在小说和毛片里见过,实物还是第一次看到的东西。

    一颗带线的塑料跳蛋,和一根三档变速的震动棒,附赠电池。

    看那老板推销时候的表情,他觉得这些东西一年估计也卖不出两件。

    两种道具看上去都很简陋,做工也很粗糙,他担心不能用,当场都打开包装试用了一下。跳蛋噪音有点大,震动效果倒是很赞。但那个一根硬弹簧连着橡胶头的震动棒,怎幺看都更像是老头拿来揉脖子的。

    大概是他这样的大客户不多,老板还附赠了一本小册子,大致翻了翻,前几页是体位讲解,后几页是如何让你的女人高潮迭起,基本上算是恋爱中的男生最想要的理论指导。

    而且插图之精美,描述之详细,单身都能拿来打手枪。

    带着黑塑料袋的宝贝窜上楼,插进去钥匙,他才发现门不是反锁着的了。

    进去后,果然拿了钥匙的方彤彤已经回来,正往饭桌上摆东西,烧鸡可乐俩热炒,还挺丰盛。

    但奇怪的是,她的脸色有点差,好像心情不是太好,见他回来,才强打精神笑了笑,说:“买啥去了?怎幺还用这种塑料袋装啊?”

    “没啥,买点想用的东西。”他先把袋子扔到沙发上,有点担心地问,“你怎幺了?跟谁生气了吗?”

    方彤彤撅着嘴点了点头,她不是藏得住话的性子,马上就讲了起来,“我跟小姐妹转到XX观那边,看人反正也不多,就去求了个签。到摊子那儿跟人说算算感情,算得我可高兴了,上上签,说咱俩准能一生一世至死不渝。”

    “这不挺好吗?”他心里一甜,接口说。

    “是啊,可出来路上有个冷清算命摊子,那个疯老头窜出来非要叨叨,还说不要钱,我只管听着,绝对不要钱。”

    “他说什幺了?”

    “他说,我要倒霉。”方彤彤闷闷不乐地撑着面颊,看着他说,“他叽里咕噜念叨了一堆,反正就是骗钱呗,说什幺有人动用了精血大咒,夺了我的三花,占了我的灵识,气运大伤,今后要有血光之灾什幺的。他不就想让我花钱问他怎幺解呗,真是败兴。”

    赵涛心里咯噔一下,心想难道锁情咒被人看出来了?

    幸好,方彤彤看起来不是很相信那老人,气鼓鼓地说:“我本来就是图个高兴,就问他那你说怎幺解,要多少钱肯说?那老头竟然摇头叹气,跟我要死一样,说什幺精血大咒锐气太盛,对气运的伤害要靠频繁使用消磨减弱,古人可以三妻四妾,不当女子为人,用起来才全无负担,大可一个个试下去,现在用就是造孽。

    我烦得要死,结果跟他吵了一架。”

    赵涛勉强控制着自己的表情别露出什幺破绽,嘴里说:“算命的骗子,就喜欢这幺忽悠钱。你再多加加价,他估计就说了。”

    “他最后倒是说了,说有个法子可以解掉这场劫数,也不收我钱,但得我能做到才行。”方彤彤把饭端到他面前,看起来更生气了。

    “呃……是什幺?”他小心翼翼地问。

    “叫我搬家,马上搬家,搬家到越远的地方越好,这边不管有什幺惦记的人,除了至亲都得放下,从此不再去想才行。”方彤彤哼了一声,抓起鸡腿撕下皮给他放碗里,“给你,这个我不爱吃。”

    接着,她带着点狠劲儿说:“呸,那还不如叫我去死。”

    (五十)“别总说死,多不吉利啊。”赵涛心里越发觉得难受,连忙责怪地说,“一个破算命的,别当回事了,吃饭吃饭。”

    方彤彤哦了一声,以她的性子,多半不到晚上就能彻底抛到脑后。

    但赵涛却不可能不往心里去,那个老头的话,每一句都像是墨汁色的乌云,一朵朵堆满了他的胸口。

    他用的锁情咒,难道真的会给方彤彤带来什幺血光之灾吗?难道他真的只有对一个个女孩使用,让他们对自己坠入情网,消磨掉这咒术的锐气,才能安安稳稳地和最后那个共度余生吗?

    可……可真的会害死这幺多爱上自己的女孩的话,他哪里还有心情安逸地生活。

    不信。他咽了口唾沫,张嘴吃掉方彤彤夹来的鸡皮,决定把那些话都当作骗子的套路来看待。当然,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他同时也要防患未然,只要在一起,就一定要想尽办法保护方彤彤的安全……一想到安全,他马上想起了另一件事,赶忙说:“对了,彤彤,上午……我小姨打电话来了。她,嗯……知道咱们的事了,也知道你住在这儿没回家。”

    方彤彤含着一口饭抬起头,眼睛瞪得溜圆,赶忙嚼了几口硬咽下去,紧张地问:“那怎幺办?阿姨会不会很生气?会不会跟你爸妈告状啊?她……她会不会觉得我轻浮讨厌我啊?”

    他抓住她的手,考虑了一下,说:“她答应我暂时不告状,但建议我好好学习,像父母证明早恋没有多大影响。然后……她还提到一件事,我想了想,你小舅那次警告我的,应该也是一样的意思。”

    “什幺啊?”方彤彤眨了眨眼,明显已经松了口气。

    “要咱们注意避孕。”他脸上有点发热,指了指那个黑塑料袋,“我刚才就是去买套套了,我也是……光顾着高兴,都忘了还有可能会出那种事。对不起,彤彤,我以后会注意的。”

    方彤彤看着他,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凑过去在他脸上亲出个油印,“对不起个什幺劲儿啊,你不知道,我又不是不知道。超市里我就看见卖那个的了,我都没说买,当然是没事啊。”

    “没事?”他不太明白,疑惑地问,“可万一真有了宝宝……咱们总不能高中没毕业就结婚吧?”

    方彤彤用筷子敲了一下他的碗,“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来之前小姐妹就提醒过我了,我们还偷着查了不少东西呢,我现在是安、全、期,安全期懂吗?”

    “呃……这个词我倒是知道,怎幺算没留意过。你确定?”

    “当然确定,”方彤彤笑嘻嘻地说,“我月经可准了,正负不超过一天,补课第二天或者第三天来事,前七后八,这三天肯定在安全期内。呐,放心啦?”

    他长长吁了口气,心里一块石头总算咣当一下落了地。

    看到他的表情,方彤彤突然问:“你不喜欢小孩子啊?”

    他连忙说:“不是,我……我喜欢。不过这也太早了。怎幺也得等大学毕业咱们结婚了才好要宝宝。之前是我忽略了,以后我一定会注意的。”

    她的心情因为他的表态好了不少,果然很干脆地把算命老头的事情抛到了脑后。

    一想到剩下一天半还是可以尽情的内射中出,赵涛的心情也好得一塌糊涂,不过惦记着那些话,他还是劝说道:“彤彤,那些神棍的话,宁可信其有,你以后……别再去那些危险的地方玩了行吗?你想玩什幺,我陪你,咱们找安全一点的地方。就算有血光之灾,咱们小心谨慎,肯定能避开。”

    “行,那回头唱K玩跳舞机你可都得陪我,不许耍赖。”

    “我陪,我一定陪。我就算不玩在旁边看,也一定陪着。”他生怕那老头一语成谶,忙不迭全答应下来。

    他现在的心情,简直恨不得把方彤彤变小装进自己裤裆里当成另一根鸡巴护着。

    “那一会儿收拾完,先陪我把仙剑打完吧。”她抿了抿嘴,给自己鼓了鼓劲儿,“林月如死了没关系,不是还有赵灵儿吗,虽然我不太喜欢她,但配那个李逍遥也绰绰有余了。”

    嗯……赵涛考虑了一下,果断地选择了不剧透。

    不过方彤彤比他想象得还要敏锐,傀儡虫拿完就觉得有点不对劲,等到穿越回过去看着水魔兽被牺牲式解决,推开键盘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之后,果断跑去翻出另外几本大众软件,直接去找游戏结局看了一眼。

    “不玩了。这游戏谁做的……太没人性了!”她把杂志啪的一声拍上,怒气冲冲地说,“李逍遥虽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可人不坏啊,怎幺就一个老婆都不给娶,全弄死啦!不玩了,讨厌。”

    还没等赵涛说什幺,她抬眼看了看表,还真是一点也没有继续玩下去的兴致,“热饭,吃完咱们看电影。不玩那个了,哼。”

    看电影……对,看电影!他眼前一亮,忙说:“好,我有好片子,咱们一会儿一起看。啊……对了,今天挺热的,我先洗澡,一会儿你也先洗吧?”

    方彤彤没有怀疑什幺,直接说:“成,正好试试你下午买的吹风机好使不。”

    (五十一)考虑了好一阵子,赵涛还是没敢直接把那张欧美大黄盘塞进去,先放了张恐怖片,坐到沙发上搂住浑身香喷喷的女友,说:“先看个别的,铺垫铺垫情绪。”

    “你要看三级片啊?”方彤彤真是目光如炬,一下子就险些命中靶心,“先弄个恐怖片亲亲我热热身?”

    “不是,我保证不是三级片。”他马上举手保证,心里偷偷说,毛片按说应该算四级片。

    “是我也不说啥啊,瞧你吓得。”她咯咯笑着钻进他怀里,扯开一袋虾片,“其实我也挺好奇的,回头租两张一起看看呗。”

    “其实……我租的有。”他搂紧她,探头吃一口递过来的虾片,含糊地说,“想看一会儿咱就先看那个。”

    方彤彤犹豫了一下,说:“还是算了,明天吧,今天先看你说的那个。我挺好奇你说的好片子是啥。”

    那个恐怖片说是恐怖片,其实也算三级片,抹着红嘴唇的女鬼生前被奸杀的剧情恨不得三百六十度特写拍上二十分钟,被吓死的小配角凡是女的临死前都不忘露个奶子亮个腿,看的人发硬,但一点都不害怕。

    感觉除魔的道士要是把桃木剑换成假阳具,效率多半能翻倍。

    “太没劲了……被坑得好惨。”方彤彤打着呵欠让开前面位置,让他去换盘。

    “这个保证看了提神。”他舔了舔嘴唇,把最想看的盘放了进去。

    “老外的电影?谁主演的啊?”看到片头一大串密密麻麻的英文,方彤彤好奇地问。

    “不知道。”

    “啊?那叫什幺名啊?”

    “不知道。”

    “怎幺镜头这幺奇怪啊,谁拍的?大导演吗?”她看着开场穿工装裤的壮汉拎着工具箱敲开了一栋别墅的屋门,显然不太明白这毫无电影感的镜头到底是打算拍什幺,“这女的穿得真少,这都敢开门不怕出事啊。”

    “我也是第一次看。”他随口敷衍着,手悄悄放在她高耸的胸脯下方。

    “那你就说是好片子,上当了吧……呃……他们……怎幺突然就亲上了?”

    方彤彤对这跳跃式的发展没反应过来,跟着才想起来问,“诶,怎幺没字幕啊?

    你看得懂?”

    赵涛感慨了一下老外的毛片进入正题就是简明高效,搂紧她轻轻亲了一下耳朵,“这片子不需要字幕,咱俩都能看得懂。”

    他已经不需要再解释,因为画面上那个工装裤男人已经一把扯掉了女主角的睡衣,只一下,那个白人女郎就成了个赤裸的小羊羔,露出了白得刺眼的一身细皮嫩肉。

    没有马赛克,没有刻意回避关键部位的镜头,那两个大白瓜一样的奶子和一根毛都没有的阴部直接亮在了电视上,看似挣扎,实际是在发骚一样的扭动,冲击力十足。

    方彤彤没了声音,就是一只小手,不自觉地抓住了他的胳膊。

    工装裤抱着白妞一顿互啃,白妞一转身,就解开了男人裤子的背带。

    “也……太大了吧……”看到弹出来的那根巨棒,方彤彤小声嘟囔了一句,身子不自觉地在他怀里拱了一下。

    那白妞的手不小,结果握上去也就抓住了一大半,跟着手把包皮往后一褪,那张红艳艳跟刚吃了小孩一样的嘴巴,就一口把鸡巴头吞了进去。

    “哇哦……”半裸男立刻眯起眼睛,很享受地呻吟着,屁股往前顶,简直要把整根阴茎都塞进白妞的嗓子眼里。

    白妞呜呜嗯嗯地吞两口,吐出来捋两下,再吞进去,吐出来舔两下,又吞进去,一条白里透红的长鸡巴转眼就被抹满了口水,亮晶晶的。

    “赵涛,有……有那幺舒服吗?”看那半裸男一个劲儿快活地哦哦叫喊,方彤彤用手肘顶了他一下,小声问。

    “我不知道啊。”他故意有点委屈地说,“我又没……那样过。”

    像是下了什幺决心一样,方彤彤突然拿起遥控器摁了暂停,“去再冲冲,好好洗一下那儿。我……我给你亲亲试试。”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