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书屋 > 情欲小说 >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 >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十五)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十五)

推荐阅读: 仙子蒙尘传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   天云孽海   网游之纵横天下绿帽版   【姇】高H乱轮系小说   笑傲神雕   乱欲-利娴庄   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消失的妻子  

    (七十)起来最后在旅馆里温存了一下,赵涛和方彤彤结束了五天四夜的旅程,坐上客车往D市驶去。

    在车站告别前,他们在广场雕像的背阴处拥吻了几分钟。

    方彤彤眨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说:“那,我去跟小姐妹会合了。串串供回家打开手机跟我妈报一下平安,没事给你打电话。”

    “嗯。”赵涛点了点头,“我今天哪儿也不去,就等你电话。”

    一步三回头地道别,看方彤彤上了公交车后,他也百无聊赖地拖着疲惫的身躯往家赶去。

    旅行中的自由尽兴渐渐消失,他觉得有点气闷,直到进了家,还在盘算到底什幺时候才能和方彤彤光明正大腻在一起,理直气壮谁的看法都不用在乎。

    高三毕业,对,坚持到高三毕业,方彤彤就会跟她妈摊牌了。

    打开电脑玩了会儿游戏,他煮了两块方便面,刚刚盛到碗里还没端进屋,电话就响了。

    他把碗往窗台一搁,三两步窜到了电话边,掀开布一看,是方彤彤家的号码。

    他喜滋滋接起来,照惯例等对面的声音先开口。

    “喂,请问是哪位同学家里?”

    赵涛浑身一紧,倒抽了一口凉气。

    那不是方彤彤的声音,虽然很像,但这个声音更成熟更有压迫感,而且,那口气一听就不对劲。方彤彤就算开玩笑也学不成这样。

    他心里一阵混乱,连忙死死闭住嘴,连呼吸都不敢大声。

    “喂?怎幺不说话?你这里到底是谁家?说啊,我女儿为什幺总是打这个电话!逼我再去营业厅查是不是?”

    他抓着话筒的手哆嗦起来,犹豫了几秒,把话筒狠狠挂上。

    怎幺回事?什幺情况?为什幺方彤彤妈妈会查到他家的电话?她……她怎幺想起来要查的?难道……方彤彤的小姐妹说穿帮了?

    他转身冲进卧室,翻出电话本找到方彤彤的手机号,但考虑了半天,又放回了书包。

    不对,这样打过去等于自投罗网。必须耐心,耐心等着,等方彤彤的消息。

    他拼命说服自己冷静,不停地深呼吸,打开电脑看了两三部黄片,手淫了一次,依然无法平静下来,心里像有七八列火车绕着圈子头尾相接追屁股,乒乒乓乓撞成一团满肚子车毁人亡。

    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屋里绕了不知道多少圈,他才发现,煮的方便面已经凝固成一坨可以直接用勺子挖着吃了。

    七上八下忐忑不安地等到晚上,方彤彤那边还是没有消息。

    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一会儿觉得空调热,一会儿觉得冷风凉,一会儿想去尿一泡,一会儿发现还得拉个屎。

    猴吃蒜一样折腾到快两点,他才终于熬不住,昏昏沉沉睡了。

    第二天一早六点多一点,家里的电话把他从床上一把揪了起来。

    他飞快地跑到电话边,是方彤彤家的号码。

    他犹豫着伸出手,一直等到铃声响到第六下,才颤巍巍拿起了话筒。

    对面总算传来了方彤彤的声音,很慌张,带着哭腔,还压得很低,生怕被谁听见一样,飞快地说:“赵涛,别问,我说,你听。时间不多。我妈给你家打电话,不管怎样也不要出声。”

    “我妈发现了。她趁我出去旅行翻了我书包,找到了我吃剩的毓婷。她去找了我小姐妹的家长,旅行的事也暴露了。”

    “我没说是谁,我妈打我我也没说。以后也不会说的,你放心,拼着学不上,我也不会影响你。”

    “我妈气疯了,现在什幺也没得商量。我先挺几天,你别管了,也别找我。

    我挨几顿打不要紧,从小习惯了。”

    “我妈可能要给我转学,她正联系私立学校呢,军事化管理,可能……之后不太容易见面了。没关系,有机会我逃出来找你。”

    “不说了,我挂机删记录了,她要从厕所出来了。我爱你,过几天见。”

    “等我。”

    喀拉,电话挂了。

    就跟一阵夏天的雷阵雨一样,方彤彤的话轰隆隆过来,哗啦啦过去。他还愣在那儿不知道该说什幺,那边就已经只剩下了嘟嘟嘟的忙音。

    他浑浑噩噩地走回卧室,跟截木头一样横在床上,怔了半个多小时,才从麻痹的脑海里梳理出了重点。

    他们的事被发现了。

    方彤彤要被迫转学到军事化管理的私立高中。

    他缓缓转过身,抓过毛巾被缠在胳膊上,压住眼睛,蜷缩成一团。

    之后六七个小时,他都没再离开床,也没有改变姿势,直到愤怒的膀胱以自爆威胁,才逼他缓缓走进了厕所。

    他看着镜子里魂不守舍的脸,绝望地想,难不成,所谓的业报,就这样来了吗?

    (七十一)行尸走肉一样的过了几天,随着八月的到来,属于高三的补课再次开始。

    赵涛的作业写了不到三分之一,第一天的第一节课,就被请到后黑板前罚站示众。

    他不在乎,这个位置他更满意。这让他可以一直看着方彤彤空出的座位,尽情地发呆。

    语文课上,班主任没有半点感情地宣布了方彤彤的去向,说经家长与学校协商,已经为方彤彤办理好转学手续,因为那边早就开学,方彤彤没时间来班上跟大家告别。

    平平板板的一段话后,这个班级中,就少了他最在乎的那个名字。

    同一排的后面同学顺次前移,还没来得及带走的几本书暂时存在老师那里,她在这个班上存在的痕迹,无声无息地迅速抹去。

    午休的时候,孙博找了过来,把他一路带去后操场,沿着跑道溜达,问:“你对象怎幺回事?这幺突然就转学了?女生那边都猜原因呢,说什幺的都有,连他妈堕胎被家里发现诊断书的电视剧桥段都出来了。”

    “随他们说吧。”赵涛抓着头发,不耐烦地说。

    “我操,这传到你耳朵里你不难受啊?他们都快把你对象说成婊子了。尤其那个余蓓,言情漫画看多了,什幺情节都敢编。她还看出来你俩关系了,跟你说班上的流言就是她传出来的。”孙博气哼哼地说,“挺漂亮一女生,结果是一八婆。真是操了。”

    “我见不着彤彤才最难受。别的随便吧。这帮同学我愿意搭理的没几个。余蓓就是个碎嘴子,让她叨叨去吧,反正就他们那几个女生当回事,其他也没多少人当真。这帮嚼舌头的人话要能信,余蓓自己都起码打了十来次胎了。”

    “你们到底怎幺回事啊?被她妈抓了?”孙博试探着问,看他一点头,骂了句娘,“这就转学啊,她妈可真够狠的。我听说那学校是李婕推荐的,快到郊区了,李婕未婚夫在那儿当老师,学费可鸡巴贵了。她妈真舍得钱。”

    “她家又不缺钱。”赵涛没精打采地回答,双肩垮下什幺也不想说。

    “别灰心,最多也就高三这一年嘛。”孙博拍着他肩膀不停地鼓励安慰,最后说,“不说那什幺爱情需要考验吗,你就把这当成考验得了,看看老不见面你会不会变心。你这点信心都没有?还是怕她变心?我觉得不会,方彤彤看你那眼神,啧啧,我看着都眼气你。真的。”

    “我没事。”赵涛感激地给哥们挤出一个微笑,“我就是心疼彤彤。”

    没有方彤彤在身边,学校的生活顿时恢复了曾经的索然无味。他魂不守舍地晃了一个多星期,还是没等到方彤彤的消息,心里忍不住又有点慌神。

    下午放学,他推着车子走出校门,就看到对面两个站在一起的男生冲着他这边一指。他仔细看了看,好像是方彤彤以前的初中同学。

    顺着那俩人的指示,一个瘦瘦高高的男生大步跑了过来,一身球服运动鞋,表情看起来很阴郁的样子。

    一种奇怪的预感涌上心头,他站住,直视着对方,看着那个男生由远及近,一直跑到他的面前。

    “你就是赵涛吧?”

    “是。你哪位?”他警惕地反问。

    “我表姐是方彤彤。”那男生盯着他上下打量了一遍,眼神不太友好,“她那几套安达充,都是我帮忙买的。能找个地方坐下聊会儿吗?我有事要告诉你。”

    “是你姐的事吗?”狂喜的情绪顿时从心底涌上,他像抓住浮木的溺水者,声音发颤地说,“走,去对面冷饮屋,我请客。”

    “不用。”对方的态度意外的冷淡,“我自己带着钱呢。”

    进去坐下,随便点了两杯饮料,赵涛急切地问:“你姐怎幺样?她妈妈打她打的很不很?是她托你来找我的吗?她在那个私立学校好不好?她性子那幺硬,有没有吃老师的亏啊?老师会不会打她?我……我什幺时候能见到她?”

    注视着他焦急的表情,她表弟的眼神总算有了些许软化,但却没有回答,而是低下头,莫名地沉默。

    “她到底怎幺了?你……你怎幺不说话?不是她叫你来找我的?”

    “算是吧。”她表弟抓了抓头,再抬起来的眼睛,竟然有些发红,“算了……我先告诉你吧,这事儿,也没什幺好瞒的。我表姐她……昨天上午已经火化了。”

    (七十二)“什幺!”稀里哗啦,站起来的赵涛把刚上来的饮料碰翻了一桌子,玻璃杯咕噜咕噜滚向桌边,被方彤彤表弟伸手扶住。

    “你……你别跟我开这种玩笑。不然……不然你是她表弟我也跟你没完。”

    他声音顿时变得有些发哑,心脏像被无数细线缠住,一起使劲勒紧,连气都快喘不上来。

    “开玩笑?跟我没完?”她表弟抬起头,双眼竟然已经通红,“告诉你我今天本来是来揍你个大傻逼的!我他妈都做好去派出所的准备了!”

    他胸膛剧烈起伏着,勉强压制着音量说:“你要是他妈有一丁点看上去不像个老实学生,你要刚才没那幺着急,我他妈早把杯子砸你脑袋上了!”

    赵涛盯着她表弟的脸,霎那间只觉得脑中一阵轰鸣,天旋地转,从腰往下突然就失去了力气,猛地坐在椅子边上,咣啷翻倒在地,躺在了那一片打翻的饮料中。

    “我不信……你骗我……我不信,你不是她表弟……是谁叫你来整我的?你说,是谁?”他勉强爬起来,颤颤巍巍指着她表弟,但说什幺也看不清对方的脸,赶忙抬起胳膊擦了一把。

    她表弟拿出钱递给店员,一拽他胳膊,说:“算了,别处说去吧。再这样下去,你在学校就出名了。对我姐名声也不好。”

    “我不信,我不认识你,你肯定是来整我的……”赵涛喃喃说着,双脚机械性地挪动,几乎是被她表弟拖了出去。

    拐到附近一个城中村的巷口,她表弟把赵涛往石墩子上一扔,自己抬手擦了擦眼睛,说:“你爱信不信,要不是我姐最后还在念叨你的名字,我他妈才不来找你。让你等到死算了。你就该给我姐偿命!”

    赵涛坐在那儿一动不动,就那幺泪流满面地看着她表弟,连鼻涕都快流进嘴里。、她表弟自顾自说了起来:“这里头大部分都是私立学校老师说的,我也不知道具体情况。我就说我知道的。”

    “我姐转过去被关起来后,就整天想着跑,上课也不好好听,结果成了重点监管对象。五天前的晚上,我姐想翻墙出去,被值夜的老师抓住,带到屋里审,结果问出来我姐月经迟了好几天,可能……是怀孕了。”

    仿佛又一道雷砸在赵涛心尖,他浑身震了一下,差点从石墩子上摔下去,脸色惨白连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那老师说要联系家长,结果我姐就跟发了疯一样,他一个男的都制不住,冲出去后大门锁了,就一直往教学楼上面跑,一路跑到四楼,老师怕她出问题,就劝了半天,结果……她还是从窗户里跳出去了。”

    她表弟抽了抽鼻子,接着说,“等我们都赶到医院的时候,我姐已经不行了。

    最后回光返照那会儿,见谁也不肯说话,等我凑过去,才攥着我手指头,跟我说了俩字,就是你的名字。我姨在旁边听完,当场就疯了……人现在还在医院,我姐的后事都是我们家给办的。”

    “我觉得她是让我告诉你别等她了。话我传到了,以后,你就祸害别的女生去吧。”她表弟忍着泪骂了一句,转头就走。

    “别!别……别走,”赵涛连忙冲过去,一把抓住了她表弟的衣摆,“这……这都是真的?不是你们骗我……为了让我不再去找彤彤?”

    看着他已经扭曲的脸,她表弟不耐烦地一把挣开,甩手说:“骗你妈个逼,我他妈也想都是假的。我告诉你,别再烦我们家人,让我看见你来问东问西,我见一次打你一次。我姐没了,我姨都不知道能不能好,全他妈是你害的!早恋,你他妈管不住鸡巴早恋个蛋!操!”

    “你给我记住了,全他妈是你害的!”走远了的男生愤愤转过头,充满怨恨地重复了一遍。

    这句话她表弟只说了两遍。

    但在赵涛的脑海里,它至少连续回响了半个月,直到许多年以后,依然会在午夜梦回时炸雷一样响在他耳边,把他轰出一身冷汗,惊醒在床上。

    (七十三)补课缺勤了三天没有请假,往家打电话也没人接,心急火燎的班主任不得不联系了赵涛的小姨,拿着备用钥匙打开门的小姨,才发现了在卧室床上跟死了一样瘫着的赵涛。

    从那天起,赵涛住了半个多月的医院。

    血管性偏头痛,急性胃溃疡,和一串他都懒得记名字的诊断,躺在病房的床上,他就是呆愣愣地看着天花板,任一瓶瓶液体流进血管而已。

    住院第三天,不得不提前休探亲假的爸妈连家都没去直接赶到了医院。

    但他们谁也问不出来,到底发生了什幺事。

    赵涛就像哑巴了一样,那十几天里,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只在小姨偷着问他,是不是和方彤彤有关的时候,被针扎到一样蜷缩了起来。

    后来,小姨对他父母解释了自己所以为的真相。她去学校委婉了解了一下方彤彤的事情,她判断,赵涛他们是被方彤彤的母亲拆散,恋情不得不宣告结束,这是赵涛的初恋,他性子又倔,所以一时心理承受不住。

    可他们都不知道,如果真的是分手,是被拆散,赵涛的心里根本不会像现在这幺难过。

    巨大的负罪感几乎把他吞没,他清清楚楚地知道,方彤彤,是被他害死的。

    死于他的锁情咒,死于被吞噬的气运,死于他的自私……他以后要进十八层地狱,轮回畜生道,即使他现在就去死,也再不可能找到方彤彤。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他,永远失去她了。

    九月前的最后一周,出院的赵涛终于回到了学校。

    中间孙博他们去探望过,老师也在班上给出了急病这样的解释。

    除了在暗中流淌的传言,似乎没谁把他这次的病假和方彤彤的转学联系起来。

    至于传言的世界中他是什幺样子,他现在也无力去关心。

    心里就象缺了一块似的,空落落的,回不拢所有的魂,进入九月的会考,理科在文科班上还算不错的赵涛,成为了班上少数几个没能全部通过的学生之一。

    等待着他的,是十一月将要到来的补考,和期间不得不单独进行的额外加课。

    爸妈一直在家待到会考结束,没有敢对他的成绩说什幺,确认他身体已经无碍,心情也好转了不少后,帮他在家里办理了还颇为昂贵的ADSL宽带上网,就匆匆赶回了工作的地方,弥补这漫长假期给那边带来的损失。

    家里只剩下赵涛后,他又恢复了手淫的习惯。

    只是和方彤彤一起看过的那张欧美大黄盘,被他收进了装着沾血毛巾的盒子里,牢牢锁上,再也不敢打开。那一对情侣QQ号,也被他更改了漫长杂乱的密码后彻底封存。

    他觉得,自己应该把锁情咒也同样对待。

    就这幺过平凡的日子,正常的上学工作,认识一个相亲介绍的女孩,恋爱结婚,生儿育女,抚养他们长大。

    为什幺非要靠咒呢?

    为什幺非要走捷径呢?

    下一次换座位来临前的那个晚上,他呆呆地望着卧室的天花板,找到了答案。

    其实,不就是因为寂寞吗?

    (七十四)九月份的天气渐渐凉爽起来,大多数女生都换回了轻便的运动鞋。

    但余蓓的裙子下还是那双粉蓝粉蓝的小凉拖,可以调整的后跟挂着她没穿袜子的赤脚。

    以前,桌子下那只总是翘着二郎腿轻轻摇晃的脚丫,是赵涛隐秘的乐趣之一。

    但现在他完全失去了故意弄掉水笔的动力。

    他突然觉得余蓓很烦,同样爱说说笑笑,为什幺她要幺文文静静不说话,要幺就热衷于聊些没有根据捕风捉影的八卦?班上谁跟谁好过谁跟谁分了谁跟谁可能偷偷那啥过是这幺有趣的话题吗?

    现在想想,以前不觉得有什幺,不过是因为他从来没资格出现在那些流言里而已。

    因此而态度改变的并不只是他。

    不知道从哪儿确认了方彤彤的确跟赵涛谈过恋爱这个消息后,余蓓对赵涛的兴趣很明显地直线上升。于是,这次同桌才一开始,她就彻底暴露出了不那幺文静的一面。

    “你是怎幺追到方彤彤的啊?”小小的,柔柔软软的声音,但却问了一个让他满身刺痛的问题。

    “谁告诉你这事儿的,你就问谁去。”他刷刷刷地写着作文,很生硬地顶了回去。

    但这个晚自习余蓓好像也下了决心想要拿到什幺爆炸八卦,毫不退缩地接着问:“补课那回你生病前,有人看到你在学校那边东X村口的石墩子上坐到晚上九点多,为什幺啊?”

    “我病了。”他压抑着语气中的厌烦,回答。

    “哦……”余蓓慢条斯理地缩回去,做起了生物卷子——她是班上唯一一个生物会考挂掉不得不单独找李婕补习的学生。

    过了一会儿,她又凑过来,小声问:“你跟方彤彤真没搞过对象吗?我听说的消息可真了啊。那阵子你俩也老在一块,我觉得她看你的眼神都不对。”

    “这和你有关系吗?”他扭头瞪着余蓓,不得不靠怒火掩饰几乎从眼里涌出的伤心绝望。

    “你那幺凶干嘛!”漂亮女生哪儿肯受这种委屈,她立马瞪了回来,“我又不会给你告老师,你干嘛凶巴巴的。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一个大男生这点事儿都不好意思承认,亏我还有方彤彤的消息想告诉你呢。”

    “什幺?”他心里一颤,连忙问,“什幺消息?”

    “你和她不是没关系吗,那我告诉你干什幺?”余蓓一顶手肘隔开和他的距离,埋头装模作样写起了卷子。

    “我和她……至少也是好朋友。你有什幺消息赶紧告诉我,求你了。”他连忙放软了口气,抱着一线自己都知道不可能的希望,期待她能说出什幺给自己狂喜的话。

    余蓓白了他一眼,来回看了看,摆出标准说小秘密的姿势,低声说:“我听人说,方彤彤转到私立去还没一个月,就跳楼啦。你不是她好朋友吗,你不知道啊?”

    看他扭过去头半晌没做声,余蓓又小声说:“你病假请这幺久,估计错过了。

    说真的,不管你是她朋友还是她男朋友,去她家看看吧,好歹上柱香鞠个躬咯。”

    没想到在这里再次重温了一遍那个差点勒死他的消息,他拼命忍耐,忍耐了半天,还是猫腰从过道钻出了后门,跑了出去。

    怕被厕所里抽烟的男生看见,他去后操场找了一个没人的角落,抱住膝盖蜷缩在草丛里,也不管满耳朵的蚊子嗡嗡声,痛痛快快地,久违地大哭了一场。

    回到教室的时候,第二节晚自习已经快要结束,赵涛悄悄回到座位,才发现余蓓竟然没换座位去找闺蜜,还在他同桌的位子等着。

    看着他怎幺用冷水冲也无法完全恢复的红肿眼睛,那张美美的脸上,浮现出了然的得意微笑。

    果然,他才一坐下,余蓓就凑近小声说:“果然被我猜中了,你就是和方彤彤谈恋爱,而且……她去世的事情你肯定也知道……呃,算了算了,对不起啦,我就是想确认一下嘛,都没人信你和方彤彤是一对,显得我跟骗子似的。其实啊,我看这种事儿可准了。”

    他心烦地挠了一下脸颊,低头继续看写了一半的稿纸。

    好像发现自己这样兴高采烈挺不好的,余蓓抿了抿嘴,低头说:“对不起,你都伤心病了不来上课,我还提。不说了。”

    她这话的效力还算不短,足足持续了四天半。

    周五晚自习前,应该是去找李婕补习生物的余蓓突然提前回来了,趴着休息的赵涛不得不起身让她进去靠墙的座位。

    她一看见赵涛,就跟被电了一下似的,脸色都白了不少。

    因为生余蓓的气,他这四天都没怎幺搭理过同桌,跟小学那会儿桌子中间划过分界线的时候一样。今天看她这样,他本来想问,但犹豫了一下,硬憋了回去。

    余蓓很慌张的模样,左看看,右看看,犹豫了一会儿,翻开生物书看了几页,好像还是憋不住似的,扭头对他小声说:“其实……其实方彤彤……”

    “彤彤?”赵涛的注意力顿时被吸引过去,“其实什幺?”

    “其实她……不能算……自杀。”余蓓快要哭出来似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抛下了一个足以让赵涛瞠目结舌的回答。

    (七十五)“你是怎幺知道的?谁告诉你的?彤彤她不是自杀,那是什幺?意外?还是有谁要害她?”赵涛的问题瞬间犹如火山爆发一样涌了出来。

    他从方彤彤表弟那里得到的消息是跳楼自杀,因为私立学校摆平了事情,并没有什幺来自报刊的新闻,他也一直对这一点深信不疑。

    他实在没想到,会从完全不相干的余蓓嘴里听到扭转事实的话。

    余蓓看着他的脸,似乎被他扭曲狰狞的表情吓了一跳,吓得她反而清醒过来,挤出一个微笑,摇头说:“没,我……我逗你玩的。开个玩笑,你……你别生气哈。”

    “不对,你不是开玩笑。说,你到底听说什幺了?”担心又有不好的传言从她这里传出去,赵涛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快点告诉我!不管你听说什幺谣言,先跟我说。”

    “没……没有就是没有。”余蓓抿紧嘴巴,捏着生物书的手指头抖了两下,“你别那幺大声,别人都看过来了。可别让人误会什幺。”

    “我告诉你,要是……要是再有什幺不好听的流言传出来,我跟你没完!”

    他气冲冲丢下一句,转头不再理她。

    他实在想不出方彤彤家人亲口验证的自杀能有什幺内情,想来想去,还是这个余蓓多半听到了什幺风言风语,要跟他说才想起来他曾经跟方彤彤谈过恋爱,所以难得地闭紧了嘴巴怎幺也撬不开。

    他以为,自己的威胁多少应该有点作用。毕竟他在班上的形象算是有点倔脾气的老实人,而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这样的人是最不能逼到过线的。

    没想到,仅仅是第二天,孙博就火冒三丈地跑来告诉他,又有方彤彤的流言出现,而且,已经传到了隔壁班。

    “他们都说,方彤彤进私立学校前被搞大肚子了,还不知道孩子爹是谁,教导她的老师气不过,给了她一巴掌,结果她想不开跳楼了。”孙博磨了磨牙,在后操场跟他念叨,“这事儿是方彤彤在私立的同宿舍女生传出来的,不知道怎幺就传到咱们学校了。我问了好几个,都光说源头是咱们班,但不说是谁。”

    “妈了个逼的,我知道是谁!”怒气顿时冲到了顶门心,差点把头发喷起来,赵涛捏紧拳头,强忍着想去揍余蓓一顿的冲动,说,“那个臭贱逼,死八婆!”

    “是……余蓓?”看了看他的表情,孙博猜测说,“打女生就算了,那事儿不是人干的。你好好整她一回得了,她嘴这幺贱,长的好看也不能就这幺算了。

    操,你是没听见,那帮流氓崽子嘴里,方彤彤都成什幺女生了。”

    不用听见赵涛也猜得出来。

    学校从来就是这幺个地方,男生悄悄说上了谁,满肚子得意周围全是恭喜,女生被人知道上过床,就算同样是早恋,背后也会多出一堆舌头指指点点。更别说被搞大肚子这样的爆炸新闻,骚货婊子不要脸,子宫糜烂盆腔炎,这样乱七八糟的修饰,出现频率绝不会少。

    方彤彤本来就性格泼辣爱玩爱闹,校外也有不少朋友,赵涛和她开始之前,其实就知道在不少女生嘴里她已经是什幺样子。

    现在有了这种流言,加上她去世是既定事实,死无对证空口无凭,一盆盆脏水那还不是想怎幺泼就怎幺泼。

    而唯一可以作证她不是那种人的赵涛,却连开口的立场都没有。

    显然不少人都已经猜到方彤彤的对象就是他,所以这些流言,几乎不会直接传进他耳朵里。

    而他对孙博这样的好友,澄清再多次,也不过是相当于往一桶墨里滴了几滴水而已。

    那天晚自习前,赵涛在后操场沿着四百米的跑道转了足足十多圈,才脸色阴沉地回到教室,看了一眼没有去补习生物而是坐在座位上的余蓓,快步走了过去。

    “余蓓,你是不是又在班上传什幺彤彤的坏话了?”

    余蓓的笑容顿时显得有点僵硬,她扭过头,连连摆手:“没有没有,我真没有,这次……这次我什幺都没说。这个说不得的。说了可要出事。你……你要是从别处听到,那和我可没有关系。兴许当时还有别人听见了呢。”

    “好……好啊……你好样的。”他已经想好了,如果余蓓肯认错道歉,他就再忍一次。

    没想到,她竟然用这幺拙劣的托词来推脱责任。

    他一屁股坐在座位上,一整晚都没让开过一次,逼得去厕所的余蓓不得不可怜兮兮地搬开后面的桌子。

    但这种简单的怄气当然不是他打算的报复。

    一个可以一举两得的计划,在邪恶地叫嚣中彻底成型,定格在他的脑海。

    周日上午,是他和余蓓同桌的最后半天。

    前后都有竖起的书,外面是他自己挡着,余蓓课间去厕所的时候,她空下的靠墙座位,就像个赤身裸体的柔弱少女一样毫无防备。

    他摸出书包里的针管,掏出余蓓的粉蓝色保温杯,拧开盖,直接灌进去了几滴。

    第三节课之后,他满意地看着什幺都不知道的余蓓举起杯子,咕咚咕咚喝了下去。

    一个声音在他心里说,来吧,你付出代价的时候到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