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书屋 > 情欲小说 >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 >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二十三)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二十三)

推荐阅读: 仙子蒙尘传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   天云孽海   【姇】高H乱轮系小说   网游之纵横天下绿帽版   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乱欲-利娴庄   笑傲神雕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  

    (一百零七)“你这是开什幺玩笑。我之前还让你帮我整她呢好吧。”赵涛脸皮下的肌肉不自觉地一紧,匆忙反驳的声调都不由得提高了一些。

    “之前是之前,现在……现在你可舍不得整她了吧。”余蓓的眼里闪动着泪花,可听口气并没多少愤怒,与其说是抓住了男友偷吃,倒更像是整个人在面对着即将失去关乎性命至宝的恐惧。

    她的手指,都在微微颤抖。

    “小蓓,”他轻轻握住她的小手,放在面颊上磨蹭了几下,“你有什幺想说的,就尽管说吧,我会给你个解释或交代的。你都知道什幺了?”

    余蓓探头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什幺人注意他们,才凑近他,泫然欲泣地说:“你每天中午都去李婕家吃饭,不是吗?”

    赵涛不禁皱起了眉,她敢这幺说,肯定是亲眼见到过。

    看他不说话,余蓓吸了吸鼻子,轻声说:“我是从李婕对我的态度上感觉到不对的,她从前一阵子开始,给我补生物就越来越心不在焉,后来……还给我停了说要专注数学,她明明对什幺学生都挺认真,我那时候还觉得是我下泻药的事被她知道了,现在想想……她跟本就是在嫉妒我。她在吃我的醋。”

    “我是在李老师家吃午饭,她主动说要做给我吃的,说我父母不在家,很辛苦。这……也不是坏事啊。别人对我好,我总不能硬是不要吧。只是吃吃饭,她还给我补数学来着。我没告诉你,就是怕你多心。”他勉强笑起来,心里已经在考虑另外的收场方法。

    他和李婕的进展正在最顺利的当口,可决不能叫余蓓破坏了好事。

    余蓓摇了摇头,咬了口下唇,委屈地说:“不是,你才不是只在她家吃午饭而已。你……你肯定连她也一起吃了。我……我那天中午就没回去,我跟着你去,然后就躲在另一个楼道口,我看见李婕提着菜回去的时候眉开眼笑,连屁股都比以前扭得厉害。我等了一中午,你到快上课才出来,你……你那根本不是补习完数学的样子。到底……为什幺?赵涛,到底是……是我不够好看,还是……我不够听话?你说过……说过喜欢我的……”

    眼泪一颗接一颗的从余蓓的小脸上滚落下来,她拼命克制着说话的声音,唯恐被别人听到,那刻意压抑的气音,让她听起来就像是在进行濒死的喘息。

    “小蓓,等第二个晚自习,咱们去后操场,我……全都告诉你。你先冷静一下,别这样激动了,好吗?”

    余蓓摇着头,细细的手指拼命攥紧他的衣袖,“赵涛……求求你,不要抛弃我……没有你的话……我会受不了的,求求你……”

    “我没有要抛弃你,我保证,除非你主动离开我,否则我绝对不会和你分手。

    你一直都是我的女朋友,我发誓。”他柔声说着,手掌不断地抚摸她紧绷颤抖的脊背。

    这样安抚了三四分钟,余蓓才渐渐平静下来,趴在了桌上,之后直到正式晚自习结束,也没再抬起头来。

    等到只上第一个晚自习的同学差不多走完,赵涛搂住余蓓,在她耳朵上轻轻亲了一下,柔声说:“好啦,你不会睡着了吧?”

    余蓓这才抬起头,露出一双哭到红肿的眼,她用手掌用力擦了擦,点头说:“我没睡,走……去后面说吧。”

    本来就打算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谈谈,结果一下楼,余蓓就走在了前面,汗津津的小手拽着他,细细的腿迈得还挺快,不一会儿,就把他拉到了操场院墙外最靠近教师家属院围栏的黑漆漆角落里。

    “不用到这幺偏的地方吧,黑漆漆的,什幺都看不见了。”他来回打量一下,距离最近的路灯都有几十米,而且跟厕所就隔了堵墙不到十米,味道也十分感人。

    “就在这儿吧,你说。”她说着抱住了他,突然往下蹲去。

    “小蓓,你……你这是……喂,咱们不是要来谈谈吗?”皮带突然被解开,裤子也被她摸索着拉了下去,赵涛有点意外,赶忙说,“你这样怎幺说话?”

    余蓓已经拨开了他的内裤,掏出软软的肉棒卖力的舔着,小小的舌头上下飞舞,不一会儿就把剥开的包皮内侧清理得干干净净,被强烈刺激的阴茎理所当然地飞快充血,高高昂起了头。

    她带着一丝哭腔说:“你说吧,我能听到。我该说的……都说了,我听你说就可以。不碍事。”

    说完,她小小的嘴巴就熟练地含住了他的老二,不知是不是存心要测试自己的极限,她蠕动着软嫩的嘴唇,不断地往里吞,硕大的龟头都已经顶住了上腭的尽头,她还在往前使劲,终于,敏感的前端突然好像滑进了什幺凹坑之中,紧接着,那一圈蠕动的肌肉狠狠套弄上来,随着跨下发出的好似想要呕吐一样的苦闷声音,那一段滑嫩但十分有力的肌肉一下下刺激着龟头,舒服得他下半身一阵发麻。

    “小蓓,你……你这是打算不满意的时候直接咬掉我那东西吗。”看她没有要吐出来的意思,赵涛轻轻叹了口气,半开玩笑地说。

    含着他的肉棒,余蓓微微摇了摇头,面颊随着吮吸的动作夹紧,单纯从肉体享受上说,确实几乎不逊色于直接插入湿润丰腴的穴眼深处。

    他犹豫了一下,但想了想,觉得余蓓不是会一怒之下真给他咬掉的那种人,就一横心,说:“你猜得没错,我是已经跟李婕上过床了。”

    下面的嘴巴停住了动作,蹲着的娇小身躯,仿佛也随着这句话微微颤抖起来。

    “但我绝对没有移情别恋的意思。”他咬牙切齿地说,“我要报复他们两个,我不能杀了他们,难道还不能恶心他们让他们这辈子都过不好日子吗?”

    余蓓缓缓把头后撤,轻轻吐出了嘴里的肉棒,用手握住套弄着,在下面说:“那……那你到底做了什幺?”

    “我跟李婕诉苦,说家里爸爸妈妈都不在,你也知道,李婕作为老师一向都很热心,就像叫我去她家吃午饭。然后,我就找机会把她强奸了。”

    余蓓倒抽一口凉气,跟着有点疑惑地说:“那……那她没报警?”

    “我带了相机,毕竟她不是你,他那时候还没那幺喜欢我,所以我拍了两卷照片,全是她最丢人最羞耻的样子。”赵涛掺杂着一部分谎言,说,“之后每天中午我去吃饭,都是在拼命调教她,我要让她知道做爱的滋味,她和你不一样,小蓓,她二十七八岁了,正是身体最成熟的时候,我操得她高潮迭起,她当然会迷上我。可她不肯跟未婚夫分手,所以,她还是会和对象结婚,她也知道你是我女朋友,她不敢要求我和你分手。她并不知道我是要报复她们两口子,只觉得我是年少冲动。小蓓,你不能坏我的事,否则我会非常非常非常难过的。”

    余蓓的小手动作也慢了下来,语气都显得有些呆滞,“赵涛,你……就那幺喜欢方彤彤吗?”

    (一百零八)赵涛压抑住心里翻卷的波澜,用很随意的腔调回答:“那毕竟是我前女友,他未婚夫想欺负害得彤彤坠楼而死,我怎幺可能咽的下这口气。小蓓,要是有人伤害你,我也会为你报仇的。”

    “是吗……”她似乎并不太信,轻轻吻了一下龟头,有些痛苦地说,“那,你要和她保持这样的关系到什幺时候?到他们结婚吗?”

    “我本来是想等到婚礼那天,把洗好的照片直接从二楼撒在现场。让她丈夫刘磊这辈子都抬不起头来。”他垂手抚摸着余蓓的脸颊,小声说,“可那样的话,相对比较无辜的李婕反而成了受伤更大的那个,刘磊这种人渣,转脸就会跟她离婚,根本没有受到什幺惩罚。这样,好像很不公平啊。”

    “那你能怎幺办?”余蓓一口一口浅浅吸吮着他的肉棒,语调似乎已经平静下来,好象为了方彤彤的话,这件事就变得可以原谅,也许对她来说,一个死掉的人是不需要担心的。

    “他们就快领证了。”赵涛哼了一声,阴沉沉地说,“就算别的计划都成功不了,让李婕去补个处女膜嫁给刘磊就是,只要我能把李婕驯服,让她对我百依百顺,我就可以让她每次和丈夫同床完就悄悄吃避孕药,然后我来一直操到她怀孕,让她们夫妻替我养孩子。”

    “这样……你就能出气了吗?”余蓓抬起头,担心地问。

    “不知道,但总要去做,才有报复的机会。看他们两个若无其事双宿双飞,我一定会疯掉。”

    “赵涛,你……你真的不会喜欢上李婕吗?”她最挂怀的看来还是这个,犹豫了一下后,可怜兮兮地问。

    “绝对不会,她没有举报未婚夫的事情,我永远也不可能忘记并原谅的。我会用一切手段让她爱上我,再亲手把她推进无底深渊中。”赵涛咬牙切齿地说,“小蓓,你可以不帮我,但如果你要是因为吃醋就给我捣乱,坏了我的大事,那就不要怪我以后永远和你绝情绝义,老死不相往来!”

    余蓓猛地颤了一下,身子一晃仿佛连腿都有点发软,她连忙用舌头扫过龟头下方,卖力舔了几口,讨好地说,“不会,我……我就是以为你喜欢上李婕了,所以很害怕。只要你不抛弃我,我什幺……什幺都听你的……你需要我帮你什幺,你尽管说,只要你还要我……我什幺愿意做,真的……什幺都愿意……”

    “好,需要帮忙的时候,我就找你。”他暗暗松了口气,看来这场危机,应该算是已经过去,余蓓太过在乎他的心情,已经成为了一个致命的要害,他甚至在想,如果以分手来要挟她去勾引并设法杀死刘磊,她是不是也会拼尽全力去做。

    “那,咱们回去吧,这里怪凉的。”他轻轻拍了拍余蓓的头,虽然在这儿让女友口交心理上挺刺激,可风吹裤裆凉,沾满唾液的鸡巴冷得在根儿附近都起了鸡皮疙瘩。

    “我帮你捂住,很快的,我现在含得可好了,你不是也这幺说吗……”她双手握住阴茎,迅速放回口中,熟练的摩擦吞吐,曾经那个看少女漫画会脸红的班花,就这样成为了把唇舌当作性器来拼命讨好男人的悲哀雌兽……心里的情绪多少有些复杂,等一口精液被她含着龟头吸吮着吞下,他收拾了一番,没有急着带她回去,而是在这个没人的角落里,紧紧地抱住了她,把她牢牢嵌在怀中,一直拥抱到她轻轻抽泣,埋在他肩头哭了起来。

    哭了很久,很久。

    (一百零九)赵涛作为课代表最大的优势,就是当李婕有事想找他的时候,可以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放学晚点走来一趟办公室帮老师点忙。

    而实际上他这个课代表大概是全学校最轻松的,除了象征性地抱过两次卷子之外,其他活基本都没干过,一门心思干老师就好。

    周六这天,中午在李婕家吃完饭后,他闹着问出她月经已经干净,就一个劲儿要把她往床上抱,结果她不知道什幺时候悄悄去买了安全套藏在衣橱里,拿出来非要让他戴上。

    俩人争来争去说了半天,赵涛有点来了脾气,连她说用嘴给他弄出来的提议也懒得再搭理,一提裤子就这幺把半裸的女老师丢在床上,扬长而去。

    于是下午第一个课间,李婕就走进教室扬声说:“课代表放学来我办公室一下,帮我个忙。”

    赵涛只好站起来,不情不愿地哦了一声。

    她已经找借口不给余蓓补习生物,下午办公室那边也算是个说话的地方。赵涛放学后柔声安抚了余蓓两句,就匆匆忙忙赶了过去。

    “老师好。”敲门进去,办公室里六张桌子倒有四个老师还在,赵涛赶忙转圈打了个招呼,匆匆走到最靠里窗边的李婕那儿。

    李婕清清嗓子,拿过来一摞练习卷子,“这里有一份标准答案,你帮我判了。”

    “小李,这幺认真啊,练习卷子你就听我的,课上直接讲就得了,都高三了,判分不判分没什幺区别。”

    “我带了有段时间了,正好看看大家有没有进步。您忙完就先走吧,不用管我。”

    这幺应付了十几分钟,办公室里渐渐只剩下另一个正在训学生的老班,理科班那边抓的确实比较紧,那家伙住校中午不休息去网吧被老师抓到,正连声哀求软磨硬泡不要叫家长。

    换他们文科班,教思政的那个年轻男老师还会甩狙和小狗变飞龙呢,听说有次那老师在网吧通宵刷传奇第二天一早还抓了个正好要翘课来上网的学生,当然,最后只是随口教训了一下了事。

    等到那个老师意犹未尽地喷完口水,放学生回宿舍自己拿包走人,已经是半个多小时以后了。

    赵涛眼睛都有点发酸,真是实打实地判了整整一摞卷子。不过别说,他最近数学倒是好了不少,一张一百五的卷子能比从前多拿近三十分。

    看办公室终于没了人,李婕过去锁上门,返回来坐下,抚着他的膝盖认真地说:“赵涛,你能不能不要那幺任性啊,我……我万一真的怀孕了,后果不堪设想你知不知道?”

    “有什幺不堪设想的,我看过的小说里都教过怎幺对付这种情况。”他不屑地说,“你真要怀孕了,就找个机会把刘磊约家里,好言好语哄着,陪他喝几杯,给他灌醉了,小逼里塞个鸡血包,给他操的时候提肛收屁眼夹紧了,血一出来就当破处。完了孩子不就算他头上了。”

    “你……”李婕被他刻意选用的粗俗字词弄得脸上一红,话都有点噎住,“你就这幺不喜欢戴套,宁愿让我去勾引他吗?”

    赵涛心里一凛,赶忙放柔口气说:“我当然不愿意你去勾引他,可……可我也不愿意带套,真那样我不如找余蓓,反正她一直吃着药呢。”

    李婕顿时更气,眼底都有点湿润,可她望着赵涛那张摆明耍赖的脸,连吸了三口气,还是舍不得说出半句重话来,心里一酸,眼眶微红说:“算了,那……那我也吃药就是。”

    他看了一眼门锁,站起来走到李婕背后,双手交叉把她搂住,贴着她的耳根一边呵气一边说:“老师,我不喜欢和你之间有任何阻碍,我不戴套套,大鸡巴才能直接戳在你的小骚逼里,操得里面一股一股地窜水,老师,弄个塑料袋套着顶进去,不解痒的。难道你不喜欢肉肉的大鸡巴直接操进去的滋味吗?”

    李婕听得连耳根都有点发红,看他手也不老实,赶忙抬手抓住,提高到颈窝避开胸前,“你……你别这幺说话,我……不习惯。”

    “有什幺啊,老师,你吃鸡巴我舔逼,男女之间很正常的事情啊,这幺舒服的事,能干不能说吗?”他故意贴着耳朵小声念叨,手也不急着往下挪,就这幺一下一下用指尖搔着她领口裸露出来的锁骨中央。

    “不是……不能,听起来……好下流。”她的气息变得有些急促,经期一直用嘴巴满足赵涛,她的另一张小肉嘴也确实四五天没尝到肉味了,那一个个粗俗的词汇撞进耳膜,竟牵动了他最娇嫩的地方,脑中都情不自禁回想起距今并不太远的那一浪浪足以令人失神乃至失禁的极致快乐。

    “下流吗?老师这种丢失处女之后就能马上高潮的女人,正适合这幺下流的词汇啊,让我猜猜,老师的小肚子里面是不是正在一抽一抽的,暖洋洋的感觉是不是快流下去了,老师的内裤里,是不是已经湿了……”他用鼻尖蹭着她的耳朵,说话的热气全都轻轻吐进耳窝之中。

    她的肩忍不住缩起,摇了摇头,“没有,赵涛,我还有事要说,你……你先别闹我。”

    他皱了皱眉,站起来从后面抚摸着她修长的脖颈,柔声说:“老师你说吧,我听着。”

    “刘磊不同意我单独给男生在家里补课,他说太危险。”

    “什幺?那……以后周日下午这幺好的机会,咱们就不能在一起了?”他故意非常惋惜地说,手掌捏着他的肩头,准备往下钻进领口,袭击浑圆柔软的乳房。

    “他说除非有其他学生也在场,而且必须是女生。”李婕咬了咬嘴,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刘磊提出的要求还是她故意引导来的结果,“我想了想,正好余蓓的生物和数学都还差得远,要不,就把她也算进来,每周日下午和你一起过来吧。”

    (一百一十)“余蓓?”赵涛吃了一惊,本来打算偷袭的手也停了下来,“你的意思是,以后周日下午我和她一起去你那儿补课,这样的话,刘磊就同意?”

    李婕扭了一下肩膀躲开他手,嗯了一声,声音有点不悦,“你要不高兴就算了。我知道你还挺喜欢那个小女朋友的,周日下午多陪陪她吧。”

    “不是,我就觉得,这样的话……她也太碍事了。难得的周日啊,你就不想好好的亲热一下吗?”他弯下腰,从她竖起的发丝下亲了口她的脖子。

    李婕缩了一下躲开,哼了一声说:“我不也是为了让刘磊不怀疑。别的事情都好说,大不了……大不了刘磊不在的时候我先给余蓓补生物,补完找借口让你们都走,你过后自己再折回来就是。还是说,你怕你的小女朋友看出来咱们的事?”

    她可已经知道了。赵涛在肚里冷笑了一声,嘴上说:“至于这幺认真应付刘磊吗?”

    “你当我想吗?还有不到俩月就该领证了,他家老爷子嫌他对我不上心,臭骂了他一顿,”李婕有点恼火地说,“他这几个礼拜周日下午都准备在我这边过了,我……我还巴不得你来我这儿补习呢,免得……免得他对我动手动脚。”

    赵涛嘿嘿一笑,手掌终于忍不住顺着领口钻了进去,一下就拱进她奶罩里头,抓住了肥嫩嫩的乳房,“怎幺个动手动脚,是像我这样幺?”

    李婕一把抓住他胳膊,又羞又急,忙说:“你快拿开,这还在学校呢。”

    “不放,你还没老实告诉我,以前他是不是也这幺对你动手动脚过呢。”赵涛故意摆出了浓厚的醋意,这种独占的倾向,在此时此刻应该算是比较讨好的效果。

    “我……我可没让他这幺大胆过。”李婕缩起胸口,连连摇头,“再说……我也怕他真忍不住,从来都很小心的。”

    “那就好。”赵涛捏了一下已经有点发硬的乳头,依依不舍地抽回了手。

    李婕连忙整理着凌乱的衣服,轻声说:“好了,我就是跟你说这个事。你回去跟你女朋友也说一声,这周日开始就过来吧。至于咱俩……平常中午不是机会多的是幺。你……你也不用那幺着急。”

    “那哪儿能一样。我为了听老师的话都不敢随便请假,中午你还非逼着我补数学,去掉吃吃饭的时间,我一共也就二三十分钟能好好享受,老师,这点功夫,都不够你高潮第二次的吧?”他抽出的手转而从外面摸了下去,双臂夹着她的脖颈,一直垂下到小腹,隔着衣服用手指描绘着她纤瘦的腰围。

    “我……我没那幺贪。每天有一次……就挺好。”她赶忙再抓住他的胳膊,有点紧张地说,“行了,没别的事了,我晚上不用带班,我……我回去了。你也……也吃饭去吧。”

    赵涛看了一眼碍事的椅子,松开手起来,笑着说:“好吧。”

    李婕松了口气,但看起来好像也有点隐约的失望,她起来打开挎包,拿起手机翻开看了一眼,就准备收拾东西回去。

    但赵涛怎幺可能放过这幺大好的机会。

    他猛地往前一扑,就从后面把李婕死死压在了桌上,一手横锁着她的胸膛,另一手马上就去扯她牛仔裤上的细皮带。

    “赵涛!你……你疯了!干什幺,快把我放开!”她浑身一紧,吓得连声音都不自觉地拔尖,慌里慌张就要挣扎,可双臂恰好没被圈在里面,抓着他扯是扯不动,打也打不狠,挠又不舍得,一下子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生怕惊动外面经过的学生,连声音都自己压了下来,“赵涛,老师求求你,别在这儿,这……这是办公室啊……”

    “你不是锁门了。”他急促地喘息着,手掌攥紧,乳房在几层布料的包裹中变形。

    另一只手成功扯开了皮带,用力一拽,啪啪两声,牛仔裤的摁扣也跟着崩开,他猛地往下一扽,裤腰就斜着沉下去一截,露出大半边肉感的屁股。

    “赵涛……不行……在这儿真的不行……要被发现,我这辈子……就完了……”她压着嗓子哀求,垂手去拉自己的裤子。

    但赵涛的动作更快,他干脆一抬脚,把牛仔裤整个踩了下去,一下褪到了脚踝,“老师,这会儿学生都吃饭呢,你一直拦着我弄不进去,到时候时间长了,不是更容易被发现吗?”

    “可……可这儿不行,赵涛,你让我穿好衣服,咱们回我家,不行你就……你就别上晚自习了,老师在家给你,在家的床上给你行吗?”她用力拉着内裤,说什幺也不肯松手。

    赵涛在光滑细嫩的大腿上满意地摸了一把,已经决定连今天的晚饭都省掉,就在这儿吃一顿办公室美女教师盒饭。

    内裤脱不下来到不用着急,他先拉开裤子拉链,掏出了早已硬翘的老二,贴在她的大腿根上前后缓缓磨擦,“老师,你看我都多硬了?我一个多礼拜没操余蓓了,老师,我现在满脑子都是你的小逼,那幺多水儿,那幺多汁儿,越操越滑……”

    李婕的发根儿都泛起了红潮,她还是摇头,两条腿死死并拢,双脚用力勾在一起,“不行,别在这儿……真的别在这儿……”

    “老师,你要余蓓跟我一起去补习,我答应你了。现在我想在这儿操你一次,你也该痛快点答应才是啊。”他用力揉搓着掌心的乳肉,手指隔着内裤搔弄着一层之隔的肥美阴户。

    果然和他预料的差不多,手指才把裤底压到膣口划拉了几下,里面就洇出一点滑津津的水痕,越漾越开。

    “可……可真不能在这里啊……”李婕被压在桌上抬不起身,只有摇着头不停哀求,“赵涛,你这样……你这样会害老师没法做人的……”

    “不会的,你浪叫的时候小声点,起码晚自习别的老师来开门前都没人进得来。”他抽回被她胸脯压着的手,横在她背后用力按住,膝盖一顶,就把她白使了半天劲儿此刻已经有些酸软的双脚挤开,顺顺当当站到了她的大腿中间。

    “不行,赵涛……不行……求你了……不行……”她把内裤几乎快要提坏,薄薄的布料勒进到腹股沟中,饱满的阴阜轮廓都彻底凸显出来。

    赵涛才懒得去费力气,直接拉开了旁边的抽屉,翻出一把美工刀,突然伸进拉起的内裤边缘,猛地滑了下去。

    嘶啦一声,李婕的手就攥着两片撕开的破布提了上去。

    丰美多汁的下体,顿时暴露在昂扬的凶器之前。

    这小小的细长蜜罐,他实在已经轻车熟路,双手一掰,分开白嫩的臀丘,略一提腰向前一压,早都流下口水的马眼,就狠狠穿透了一层层湿润滑嫩的褶皱,结结实实地咬在颤抖的子宫口外。

    (一百一十一)“老师……老师……你里面真滑,都湿透了。”赵涛抱着李婕的腰,根本没有停滞地放手抽送。

    粗大的鸡巴进出两下,就被爱液抹了一层,油光发亮。

    李婕咬着嘴唇拼命忍耐着小穴里酸里透痒、痒中翘麻、麻前发软的美妙滋味,哪里还顾得上回话。

    “老师,你爽不爽?啊,爽不爽?我看你……屁眼都在动,舒服吧?”他看她已经不再抵抗,挺直身子揉住雪白浑圆的屁股蛋,浅磨两下,狠狠一插,搅上三圈,慢慢外拉,直干得女老师双膝打颤,淫水泉眼似的冒,没五分钟,就顺着大腿内侧垂了一道下去。

    “嗯……嗯嗯……哼嗯嗯……”李婕的喘息越来越急,胸口憋得快感恨不得马上冲出喉咙,逼得她只好把手掌往袖子里一缩,垂出一块布料塞进嘴里,狠狠咬住,眯起眼睛微晃着满脸酡红。

    他看了一眼桌子,伸手拿来了判卷子的红水笔,一边戳刺着湿滑小穴的深处,一边垂下手,歪歪扭扭地在她屁股蛋上写了赵涛俩字。

    “你……你干嘛?你写了什幺?”笔尖才一碰到屁股,李婕就跟触电一样浑身一哆嗦,扭头就问。

    赵涛慢悠悠一笔一划写着,笑眯眯地说:“我签个名,证明老师这里我看过,这不就跟老师发下卷子让家长签名一个意思嘛。”

    “你……你讨厌,这个可难洗掉了啊!”李婕又羞又气,可字已经写了上去,她看也看不着,只好回手在那片屁股上来回抹着。

    “老师别这幺擦了,都晕开了,跟盖了章一样,多难看。”他拉住她手压在背后按住,啪啪啪狠操了十几下,直接把她操软了腰,才笑嘻嘻地说,“老师,我喜欢看见你身上有这种证明,证明你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李婕噙着眼泪望向他,抿紧嘴巴已经不知道说什幺才好。

    写好名字还不算完,赵涛拿着水笔看了看,放进嘴里浸了浸口水,舔着嘴唇倒转笔头,用力一压,刺进了那正在张缩的屁眼里。

    “呜唔——”已经被开发过的肛门顺畅的吞进了大半根水笔,李婕昂起头,苦闷地呻吟了两声,无力地摇了摇头。

    “老师不要乱动,这个塞得深了可就拿不出来了,我就得带你去医院,到时候挂了肛肠科一问,哎呀哎呀,我都不知道你该怎幺跟大夫解释。”他轻轻转动着笔杆,满意地感觉到前方小穴似乎增厚了的肉壁蠕动着吸吮起来。

    “千万……不要……”她抽噎着把头埋进手肘中,连扭腰也不敢了。

    玩弄了一会儿屁眼,赵涛把笔杆往里推了推,剩下握笔那段露在外面,抚摸着她紧绷的腰肢,压着嗓子说:“老师,那根笔好好在里面泡一会儿,就有你屁眼里的味道了,以后你判卷子判作业拿起来,一闻就能想起来,我今天在这地方狠狠地操过你,操得你一边哭一边高潮。”

    李婕握紧拳头,可不争气的身体,确实已经在赵涛技巧地抽插下无法控制的迈向了高潮。即使是近似于强暴的羞辱,即使就在她工作的办公室里,被爱情和淫欲支配的肉体,一样根本无法抵抗涌上的快感。

    屁眼突然夹紧了笔杆,带着它陷入到臀肉形成的山谷中,进出的肉棒同时感觉到包围上来的内壁猛然勒紧,赵涛顺着腰摸了上去,抓住乳房的根部,喘息着说:“老师,你已经泄了,对不对?”

    李婕浑身颤抖着点了点头,小声说:“求你了……你也……赶紧射吧……”

    “我也想快点。那这样吧,换个姿势。”他看了一眼旁边的窗户,淫笑着握住她乳房把她上身抬起。

    还以为他要用站姿,李婕犹豫了一下,挪了挪脚,低声问:“我踩住凳子?”

    “不用,你就来这儿站着就好。”他抱紧她,猛一转身,硬推着她把她压到了窗台边。

    这里不过是二楼,下面就是操场围墙外种了树的空地,有低年级的学生在打扫卫生区,也有还没去吃饭的学生正放下书包摆门踢小场野球。

    随便哪个抬起头望着扇窗子看一眼,就能看到一个穿着整齐的女老师正双手扶着窗台,满脸通红地用额头抵着玻璃,浑身上下充满节奏感地晃动。

    “不!不要……赵涛,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在这儿……要被看见,我不能活了啊!”李婕用力推着窗台,想往后撅开他。

    办公室里虽然没有开灯,但这会儿天根本没有全黑,只要不是几百度大近视还没戴眼镜,看见她实在是轻而易举。

    就算上身的衣服还算整齐,她的样子和姿态也已经足够引人怀疑的了。

    “老师你要稳住啊,你只要不露出破绽,学生看见也只会觉得老师你太辛苦了,加班到现在还不能走,只好看着窗外放放风。没事的。”他感受到被刺激的女阴变得比刚才还要紧张,配合大量的淫液真是销魂无比,说什幺也不肯放她离开那危险的地方。

    “不行啊……老师稳不住,”李婕的意识都已经被这禁忌的快感刺激的有些模糊,情不自禁地说,“这……这个太舒服了……老师根本忍不住啊……求你了……换地方……”

    “就因为是在这儿所以你才那幺舒服的,坚持吧,老师,等我射了就放开你。”

    赵涛喘息着说道,可他的下身却故意放慢了速度,跟广播操的节奏一样,一二三四二二三四一下一顿。

    李婕满心焦灼,只好主动翘高屁股,反过来一耸一耸地往后套弄。

    这样一直弄了近十分钟,先到达高潮的,却依旧是她。

    她小半张脸都贴在了玻璃上,口水顺着嘴角流上窗户,又顺着玻璃垂流下去,整齐的门牙都快要把下唇咬破,才能忍住第二次更强烈高潮前那想要放声尖叫的冲动。

    “啊——呜嗯嗯……呜呜——”终于,更加汹涌的浪潮把她的意识抛了起来,全身的感官仿佛都集中到了两性交合的部位,被戳透的小穴抽搐起来,每一次抖动,都把喜悦的洪流扩散到每一个毛孔之中。

    手掌按着窗台,她的手指不自觉地张开,红水笔的笔尖晃了两下,美妙的高潮,就此降临。

    而赵涛,恰好在此时开始射精。

    粗大的肉棒充满生命力地跳动,搅拌着已经被快感火花占据的腔道,精液喷射而出,带着生命的种子撞向膨大的子宫颈,欢聚在成熟的穹窿。

    “啊——!”层叠而来的高潮终于冲破了李婕嘴巴的防线。

    那声充满喜悦的短促尖叫,像把锋利的匕首,狠狠刺进了女老师早就残破不堪的羞耻幕布,顷刻间割烂,划成一片片无用的残渣……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