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书屋 > 情欲小说 >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 >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二十八)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二十八)

推荐阅读: 仙子蒙尘传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   天云孽海   【姇】高H乱轮系小说   网游之纵横天下绿帽版   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乱欲-利娴庄   笑傲神雕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  

    (一百三十一)校门口的小馆子靠着这么一大群学生,理所当然生意兴隆财源广进,尤其是新生到校后的上半学期,大包间长期被情侣宴请舍友的应酬占据,据说学生会出来聚个餐都订不到位子。

    十人桌,两男八女,刚刚好。

    符小宇算是豁了生活费的血本,就为了在女友面前长威风,那一个菜一个菜点得,赵涛看着都觉得有点肉疼。

    那帮女生倒是主要以起哄为主,转了一圈菜单也就要了几个彩头不错的菜,比如西芹百合的百年好合啊,虎皮青椒的青春交往啊,韭黄炒鸡蛋的长长久久啊……反正感觉她们都挺能掰的,估计点个红烧肉也能说出个红红火火过日子来。

    赵涛有班花女友的事情早就经过莫晓安传了过去,多他一个,女生那边也没什么意见,反而七嘴八舌问起了余蓓的这个那个。

    最后还起哄着要走了余蓓的照片传着看了一圈。

    里面放了一张七寸艺术照,还放了一张大头证件照,非常有说服力,有个女生还特地看了一眼杨楠,接着带着微妙的表情摇了摇头,好像有种她们宿舍甘拜下风的感觉。

    不过赵涛的注意力,倒是都在那个杨楠身上。

    她比中文系这边的女生好看不少,而且还是他此时此刻最容易下手的目标,最重要的是,他对她眼里那股对男生毫无兴趣的劲头很有感觉,一想到将来能让曾经带着这样眼神的女孩跪在前面捧着他的老二乖顺地吸吮舔舐,他就觉得裤裆都有点发紧。

    锁情咒的副作用太大,他并不想在大学成为高中那样的“名人”,孟晓涵开学后就没来找过他,他懒得再等下去,杨楠就不错,很不错。

    作为他大学时期消遣的第一个小道具,很足够了。

    叽叽喳喳吃到半截,赵涛起来打开买好的易拉罐雪碧,一罐一罐挨个递给不喝酒的女生们。

    递给杨楠的时候,他顺手抹掉了提前留下的碎纸记号,看着她打开,毫不知情地灌下一口,喝了下去。

    这种饭局上,想要动手脚给特定的女孩加点料实在是太容易了。

    雪碧喝得差不多后,赵涛又起来张罗着发了一圈夹心奶糖,红纸包装,就算是符小宇他们那对的喜糖,当然,谁也没注意到,他递给杨楠的那块,是从另一个裤兜中掏出来的。

    吃完之后赵涛算了算,一针管的新鲜货,至少四分之三进了杨楠的嘴。

    算起来这可比孟晓涵那块巧克力的量大多了。

    他笑眯眯地扶起走路有点摇晃的符小宇,跟女生们挥手告别。

    杨楠的眼神变得有点迷茫,这让他很满意。

    他拍了拍符小宇的肩膀,说:“多谢了,兄弟。”

    符小宇醉醺醺地瞥了他一眼,“说什么呢哥,我能有今天全靠你的鼓励啊,是我该谢你!哥,以后有我能帮上忙的,你尽管开口。我……我要说半个不字,我……我就是乌龟王八蛋。”

    “诶,有女朋友的人了,别乱发这种毒誓。”

    “嘶……对哦,那……那我就天打五雷轰!”

    “行了行了,省点力气走路吧,回去好好睡一觉,你们晚上不是还有课么。

    这回不用我跟你蹭课去了吧?”

    “呵呵……”符小宇舌头都有点发直,“想去就去呗,哥,我们英语系美女多,你女朋友……还在老家复读呢,过来……过过眼瘾呗。”

    “臭小子,你到时候跟莫晓安坐一块,我呢?”

    “找……视野最好的地方,看呗……”

    “行了,上楼梯吧你。”

    说归说,晚上的英语系大课他当然还是要去蹭的,三本老师懒得管,班上好看女生又多,八十来个人的系里大课,阶梯教室到能坐进去快三位数学生。

    尤其是男生,数量严重超标,还有不少大二大三的学长。

    真是充斥着荷尔蒙的空间啊……赵涛也懒得真找什么视野好的位子,拿着本小说进去后,直接在最后一排最里面的靠窗角落坐下,静静地等着。

    快上课的时候,莫晓安他们宿舍的几个女生嘻嘻哈哈地走了进来,找了一片挨着的位子,坐到了一块。

    但杨楠不在。

    过了一会儿,杨楠才懒洋洋地晃了进来,从后门。

    她看了一眼前头已经没什么空位,瞄了一眼赵涛,穿过好几双期待的眼睛,径直走过去,把书往桌上一放,坐在了跟他隔一个位子的地方。

    好几道疑惑的视线顿时齐刷刷丢了过来。

    赵涛肚子里冷笑了几声,也不理她,安安心心看自己新租的《天涯明月刀》。

    “赵涛,”老师走进来的时候,杨楠有点语气生硬地开口问,“符小宇都追上莫晓安了,你还来蹭课干什么?”

    赵涛咧开嘴,笑嘻嘻地说:“英语系美女多啊,不像我们中文那边,最漂亮的还是个四眼妹,很绝望啊。”

    “你不是有女朋友了吗?”她没好气地说,语气中有着很微妙的指责。

    “她要复读一年啊,我孤苦伶仃在这儿,还不能看看美女了?”他耸耸肩,拿出钱包打开看了两眼,故意扼腕叹息地说,“照片毕竟就是照片而已,怎么也比不上真人的。”

    “不要脸。”杨楠皱起眉,小声骂了一句,“你女朋友真是瞎了眼。”

    “可能吧,不过她爱我爱得可厉害呢,我说东她不往西,我其实挺知足。所以也就来过过眼瘾。”

    杨楠憋了一会儿,又说:“那你过来看谁来了?我们系美女可大都有男朋友了,你别惹了事挨揍。”

    “没事,我偷看那个还单着呢。”他翻了两页书,笑着说。

    “你说张心雨?人家可正有好几个学长追呢。”杨楠瞥了一眼那个长发飘飘颇有仙气的小女生,咬了咬牙说道。

    “没,我看的这个听说把追求的都吓跑了。挺特立独行的。”他用手压住小说,似笑非笑地侧脸看向杨楠。

    杨楠楞了一下,跟着突然反应过来,雪白的脸上顿时升起一层胭脂红,她瞪圆眼睛,跟着匆匆抓起书,落荒而逃一样跑去了前面剩下的座位,两三步还回了一下头,就像被鬼追着一样。

    (一百三十二)确定杨楠吃下的量够多,爱意肯定会比孟晓涵强烈不少,赵涛并不太着急,那节大课之后,他反而不再去跟着英语系瞎晃,专心待在了中文系。

    不过并不是没有见面的机会。

    因为人数问题,有一门公共课思修,是在大教室中文、英语、法学三个系一起上,只不过因为人多不点名考试也据说非常好过,赵涛之前都逃掉了。

    这个礼拜五,他难得一次跑去上思修,还让符小宇惊讶了好一下子。

    这次他特意去得很早,在最后排边上,独自占了一个座位,隔开一个靠里的空位。

    正常情况下这门课的教室情况是越靠后排坐得越密越满,是他们三个系的共同辅导员亲自授课,会想拉开距离也是很自然的。

    不过和大多数课程一样,即使相对靠后,大部分女生也通常喜欢坐前面,表现出认真上课的样子。

    靠边的座位是个三排,赵涛占住中间,符小宇去找了莫晓安,宿舍其他几个哥们都在另一角的情况下,他这行就如愿落了单。

    没所谓,他本来就是打算看看杨楠敢做到什么程度,需不需要他主动一点。

    如果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他第一节课下了就直接回宿舍跟余蓓短信聊天去。

    还行,效果比他预计的还要好些。

    杨楠从前门进来后,一眼就扫到孤零零坐着的他,先是皱了皱眉,接着拍了拍一起来的女生肩膀,低声不知道说了个什么,就转身从前门又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上课铃都响了,杨楠才从后门又匆匆钻了进来,贴着后墙一路穿到赵涛这边,把书一扔,坐在了他旁边,眼睛也没看他,就那么问:“怎么最近不见你来蹭课了?”

    赵涛暗笑一声,只当没听见。

    杨楠这才扭头看着他,伸手捅了他一下,“问你呢,怎么不说话?”

    “问我?”他笑眯眯地转脸说,“我是中文系的啊,老去英语蹭课算怎么回事。之前是帮符小宇出主意追莫晓安,他俩成了,我就功成身退了呗。要不……你又该质问我了。”

    “我……我没那意思。”她有点尴尬地扭回头,看着黑板前面已经开始喋喋不休的老师。

    过了一会儿,她略带羞恼地说,“你上次说……说看我,是不是拿我寻开心呢?”

    “怎么会,我很诚恳啊。”赵涛故意凑近了些,“英语系几个班花系花,我就喜欢看你。”

    这下,杨楠奶白色的肌肤瞬间透出一抹红,但这次她握紧拳头,硬是忍住没跑,憋了一会儿,才气哼哼地说:“可你都有女朋友了。有女朋友的人,难道不该庄重点吗?”

    “我只是看看怎么了?”赵涛用很无辜的口气说,“难道你们有男朋友的女生就都不看帅哥了?天地良心,我没有骚扰过你吧?”

    杨楠抿紧嘴,很有立体感的下巴绷得死紧,“你……你看我,我就别扭。”

    “啊?那对不起,我道歉。请你吃糖,呐,夹心奶糖。”他笑眯眯摸出专门给她准备的糖,递了过去,“就当报酬,你装不知道我看你,我每次给你带块糖,好不好?”

    杨楠剥开糖纸,塞进嘴里,嚼了两下,嘟囔着说:“你这糖的夹心有怪味,下次换一种。不然……不然不成交。”

    “那酒心巧克力你喜欢吃吗?”

    “那算了,还是这个吧。巧克力吃了胖。”她说完,撑着脸开始听课。

    但很明显,她的手撑在了另一边,俏丽的短发也拨到了另一侧,姣好柔美的侧颜,充满异域风情的轮廓,都直截了当地亮在他眼前。

    摆明了让看,赵涛自然不会客气,也单手撑着腮帮子,把脸一斜,肆无忌惮地盯着杨楠,压根就不往讲台那边转眼。

    杨楠的视线飘过来一次,跟他对视一次,瞄过来一眼,就被他盯个正着,如此互望了六七回后,她终于忍不住有点红脸,一扭头低声说:“哪有你这样看的!

    你……你不上课啦?”

    赵涛悠然说道:“我之前这堂课都是跷掉的啊,这次来……也就是为了看看你,不然我才没兴趣浪费这俩小时。”

    杨楠又羞又窘,想说什么,可一时间又说不出来,肚子里小糖罐醋瓶子五香粉混着香油壶稀里哗啦洒了一片,弄得她略有些发蓝的眸子里盛满了迷茫。

    赵涛打蛇随棍上,笑眯眯凑近了些,“你要嫌看得多一块糖不够,我再给你一块呗?”

    杨楠哼了一声,扭开头,“你……你这么不要脸的盯着,两块也不够。”

    “那要多少,你说?”

    她皱了皱眉,分明觉得应该讨厌这种调戏,可心底不光生不起气,还颇有几分自得,忍不住就说:“起码也要五块。”

    赵涛直接掏出糖来,剥开一块放进她手心,顺势轻轻挠了一把,笑道:“那我得分期付款,省得你耍赖,你吃一块,我才给下一块,我的糖可不送人带走,只能当场吃。”

    她捏着糖块,说:“我偏不吃,你能怎么着?”嘴里虽这么说着,她还是丢进口中,香甜无比地嚼了起来。

    于是这两节课,赵涛就耐着性子前后喂杨楠吃了五块加料奶糖。

    他好歹背着个有女朋友的名分,主动出击的太明显,风评可要大糟,不如这么找机会一点点喂杨楠加量,看她能忍到什么时候,不也很有趣么。

    周日一天没课,赵涛宿舍集体到校门对面连线CS,通过荷枪实弹的互射来增进舍友感情,符小宇巴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挂在莫晓安身上,当然没有参加。

    那帮舍友实力太差,赵涛一杆千锤百炼的大狙能打到下一个地图都不掉,纯粹是陪玩心态才送了几个人头。

    游戏实力不错,又有个漂亮女友,还帮着符小宇脱了单,赵涛在宿舍里,总算是渐渐混出了一点地位。

    聊胜于无。

    宿舍生活比家里不好的一点,就是制作道具的时机不太好找,赵涛日积月累的那点存货全用在了杨楠身上,只好等机会再做。

    他想了想,觉得宿舍生活还是不太适合他。

    也许,等到手上有了猎物后,就可以考虑出去租房子了。

    学校附近的单元房很便宜,他的生活费水准又高,实在不行,找个有钱妹子解决问题就是。

    新的一周开始,当赵涛拿着单肩包走进现代文学史这个唯一还有点期待的课堂时,就有点惊讶地发现,教室里总算有了可以跟于钿秋分庭抗礼的女生。

    杨楠来了,远远地,坐在后排,手托着腮,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一百三十三)大学女生比起高三生涯进步最快的,往往就是梳妆打扮的能力。

    杨楠的打扮没多少变化,干净利落的运动装束还在身上,透着一股英气,但她涂了口红,略微打了粉底,本来过于硬朗的浓眉也修细了不少,成了一对漂亮的柳叶,闪亮的眸子点缀在不再过于白皙而是透着健康红晕的脸上,平添了几分妩媚。

    这种微妙的变化就像最关键的调料陡然洒进了将要出锅的佳肴,腾起一片诱人的浓香。

    系里这几个男生,有女友没女友的,都忍不住多打量了几眼,才各自找地方坐下。

    有丰富性经验的赵涛当然不会再产生这种小男生近香情怯的感觉,但他也没过去,反而故意坐在了第一排边上的角落,存心就当看不见她。

    第一节下课,他出去上了个厕所,从后门一进来,就看见杨楠正站在门里,气冲冲地盯着他。

    “难得有英语系的来蹭我们中文的课诶,听不懂吗?看你气呼呼的,于老师讲的不错吧?”

    杨楠抿了抿嘴,明显压着火气说:“别的课没见你这么上心听。”

    赵涛知道她的意思,很大方地笑道:“别的老师没于老师这么有韵味啊。你看看于老师,不是大美人,但怎么看怎么舒服,跟古画里走出来的一样。汉语言文学,是教我们如何把文字用得更美,没有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怎么行。”

    “你……你根本就是好色。”她气哼哼说,“连那么大的女老师都直愣愣盯着看,一节课都不转眼!”

    赵涛笑嘻嘻地说:“你怎么知道我一节课都没转眼?”

    “我……我当然是看见了。”她嘴快说完,才意识到不对,一看周围已经有女生留意这边,脸上一红,转身冲过去拿起书包,噔噔噔跑了。

    赵涛走出后门,看她的背影一路冲到楼梯口,连跑带跳地奔下去,唇角勾起了一丝微笑。

    马上就十二月了,算算日子,圣诞连元旦的好时节就剩二十多天了,估计到时候,身边应该不缺人陪咯。

    回想起来,去年这段时间他正在床上处心积虑把李婕操得死去活来,满脑子肉欲,根本想不到不过一年时间,就有了慢慢逗弄这么一个漂亮女生的耐心。

    他拿出钱包,看了一眼余蓓的照片。还是得感激这个目前的正牌女友,随心所欲想吃就吃了这么久,才没让他拿着锁情咒一进大学校园就化身性兽。

    九月份的积累,十月国庆假期回家就找余蓓泄了个彻底,如今又攒了些,但估摸着,新看上的这个应该跑不远了。

    晚上回去,符小宇不知道为什么又发起了愁,非缠着赵涛等大家都睡了去外面楼道说会儿话。

    这鬼天气已经冷了,楼道没有暖气,他实在是不太情愿,但想着到了大学目前也就这一个关系不错的哥们,和其他舍友最多也就算个玩伴,只好披上厚褂子拎起马扎跟了出来。

    符小宇还算懂事,知道带瓶啤酒,开两包花生米摆凳子上。

    赵涛刚应付完余蓓的短信,正困劲儿大呢,打着呵欠问:“什么事儿啊?都睡了,说吧。”

    符小宇扭捏半晌,凑近了小声问:“哥,你……你跟你女朋友的第一次,是怎么弄的啊?”

    赵涛一愣,笑着说:“你都大学生了还问这个,没看过毛片?”

    符小宇红着脸说:“哎呀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们怎么就到了那个阶段了?”

    “行啊小宇,莫晓安才跟你没俩礼拜,你就急着想带人开房了?”赵涛嘿嘿一乐,开玩笑说。

    “不是不是,我不是急,可……可总得有个思路吧。”符小宇咕哝着说,“我根本就想不出该怎么开口。难不成我跟她上着上着自习,突然就说咱晚上别回宿舍睡了?哥,你高三那么紧的时候都能把这事儿办了,给我个参考经验呗。”

    赵涛皱了皱眉,当然不能把跟余蓓的经验说出来,略微往前回想了一下,说:“我那是被倒追的,她老来我家玩,我家爸妈又不在,大夏天穿得那么少,搂搂抱抱不走火才是怪事。这个对你来说没什么参考价值,除非你出去租个房子等莫晓安上门找你玩。”

    没想到符小宇眼睛一亮,很高兴地说:“对啊,在旁边租个房子不就方便了嘛!哥,还是你你懂!”

    他家境不错,生活费比赵涛都高出不少,但要说独自出去租个房子就为等女友上钩似乎有点过于奢侈,犹豫了一下,他又说:“诶哥,外面的单元房好多都是两室分租,我整个租下来太浪费,跟别人合租……好像也不太方便。要不,咱俩一起租吧?”

    “我女朋友还复读呢,”赵涛笑了起来,“这么早在这儿租个炮房干什么。

    再说了,你为了哄莫晓安,到时候有我在隔壁听着,不嫌尴尬啊?”

    符小宇咬了咬牙,说:“哥,不瞒你说,我正准备往学校买电脑呢,还打算接网线,你要跟我一块出去合租,电脑装好了,放你屋,我晚上不用。成吗?”

    这条件可着实不错,赵涛本来就是离了游戏只剩下对妹子还有兴趣的类型,再说,其实他也正盘算着类似的事儿,当即点头说:“那行,这两天咱就出去看看价,找个家具齐全点的。”

    “嗯,还得能用厨房,晓安会做饭,咱买菜做着吃,多半能省不少呢。”

    “那就都是之后的事了,先找到房子再说。”赵涛又打了个呵欠,吃了两口花生,准备起身回房,“成,睡吧。”

    “哥,别啊,后面呢?”

    “什么后面?”他转身坐下,不解地问。

    “我租好房了,晓安也来了,你也回避了……之后呢?”

    “我操,这事儿难道还能手把手教啊?”赵涛满肚子无语,“要不你俩坐床边我一步步指导?你肯让我看吗?”

    符小宇赶忙摆手说:“那……那当然不行。哥,我是真不知道该怎么开始。

    我……我跟她拉手都紧张。”

    “亲过了没?”

    他摇摇头,“还没呢,倒是……倒是拉手了。”

    曾几何时,自己好像也是想谈这么一场单纯无害的恋爱来着,赵涛有点感慨地想,接着说:“那就先教你正事。哪天你想下嘴呢,晚饭先喝点啤的壮壮胆,然后嚼俩口香糖去去味儿,一起上课自习的时候多拉拉她的手,送她回宿舍的时候,找个没人角落说想跟她再聊会儿。”

    “嗯,然后呢?”符小宇认真地点头,看来是很卖力地在记。

    “然后你拉着她俩手,她就离你近了吧,”赵涛信口胡诌着小说里看来的办法,“找准了嘴巴,亲下去就是了。亲嘴这事儿,只要第一下碰上了她没打你,直接搂住使劲亲就是,不过慢点伸舌头,别把人妹子吓着。”

    “谢谢哥,还是你有办法。然后呢?”符小宇感激无比地端起酒,敬了他一个。

    他兴趣不大,随便抿了一口,“先亲上再说之后的事儿吧。别光想着一口吃个胖子。跟你说,能亲上,你这事儿就成了一大半。壮壮胆,加油吧。”

    后面两天,他俩很快就把房子看好,预付了三个月租金,做好了准备。

    虽说大一就出去租房的不多,但独立学院管理本来就松,本地学生交了住宿费之后直接走读的都不少,基本上都是放养,倒没什么可担心的。

    周六过去给屋里添了点必备品,他俩当晚就试住了一夜,看电视看到一点多,体验了一把久违的不断电生活。

    周日没课,赵涛盘算了一下,干脆就陪符小宇去了一趟市里的电脑城,把机器也直接装好拖了回来。

    当天晚上十点多,赵涛正在玩着新装上的游戏,符小宇满面红光地开门跑了进来,一副已经忘了自己说要回宿舍住一晚上的样子。

    “哥,我按你说的办了,我……我真亲上了!”

    “那挺好,”赵涛也早想好了下一步该怎么办,笑眯眯地说,“那我就来传授你最后一步。”

    “你说你说,”还满心亢奋的符小宇坐在椅子上,嘴巴咧着笑根本停不下来,“哥你只管教我,我准照办。”

    “还有仨礼拜不到就平安夜了,市里有玩的地方,你约上莫晓安,咱们一起去市里玩,回来的时候磨叽点,最好直接过了宿舍关门的点儿。然后呢,告诉她咱们这儿有两间屋,都有双人床,咱俩可以挤,让她过来睡一晚上。”

    符小宇连连点头,“好,然后呢?”

    “什么然后?她人都过来了,我在这儿玩电脑,你就不会哄她过去一起看电视?你俩都到一个屋里了,我锁好门带上耳机,你们就折腾去呗。要不等网线拉好我给你下点毛片让你见习一下?”赵涛摇了摇头,无奈地说,“别怕,只要她肯跟你在外面逛到那么晚,最后也肯来,那这事儿她心里起码也答应了七八成,你到时候找个气氛好的时机,一口亲上去,该用舌头用舌头,该摸胸摸屁股就上手,妈的到了那份儿上你再拿不下,你就出家当和尚吧。”

    他停了一下,又补充说:“这阵子多做肢体接触,能拉手的机会一次别错过,每天有机会亲一口就亲,不给亲嘴就亲脸亲耳朵,耳朵根这块女孩一被亲就躲,但你别管,可劲儿亲就是,她准高兴。这些铺垫做好,保证拿下。”

    符小宇激动地握紧了拳头,“好!我知道了!”

    赵涛转头看着电脑屏幕,露出了一丝微笑,这一阵,差不多也该对杨楠加加功夫了。

    (一百三十四)赵涛还没盘算好该怎么撩拨一下杨楠,礼拜一的现代文学史,她就又来蹭课了。

    而且,这次连装束都和之前大不相同,虽说还是一身利落,但不再是那种和高中校服风格类似的雌雄难辨运动装,而是很合身的休闲款,裤管还挺收,把她那双腿都衬长了几分,运动鞋也换了小靴子,更耐人寻味的是,她的耳朵上多了一副小巧精致的耳环。

    赵涛可以确定,至少上周这时候见的她,耳朵垂还没打眼呢。

    他笑着让舍友们坐去前面,自己径直走到杨楠旁边,把书一放,笑问:“这儿有人吗?”

    杨楠一抬手,亮出了掌心,“买路费。”

    他心领神会,摸出一块夹心糖放上去,“够吗?”

    她拨开往嘴里一扔,往里挪了一个位子。

    他坐下之后,侧头看了会儿她,一直看得她胭脂薄红轻染玉,才柔声说:“疼吗,打耳洞?”

    大概没想到他会问这个,又有点欣喜这变化被他发现,杨楠抬手拨了一下耳环,说:“就那么一下,蚊子叮一样,无所谓的。”

    “你这么穿好看多了。我都觉得光给糖就能看有点亏。”他上下扫了一遍,笑道,“要是头发再留长点,就更美了。”

    她在耳边掖了一下发丝,不屑地说:“不留,洗头的时候麻烦死。这样多爽利。”

    那动作让赵涛想起了孟晓涵,他心里一怔,也不知道那个明明已经中了锁情咒的女孩,为何在跟他到了同一所学校后就如石沉大海没了消息。

    不过他倒不急,比起飞在天上的鸟,还是眼前快要烤好的羊更重要些。

    话匣子反正已经开了,他就跟杨楠嘀嘀咕咕地聊了起来。

    动了情的女生在男孩面前笑点一般格外的低,随便说个什么她都会笑上一阵,结果两节课下来,赵涛被于钿秋点了三次名,课堂分估计要扣掉不小一笔。

    不过能看到系里其他男生羡慕嫉妒的眼神,这点小损失,也就不算什么了。

    快下课的时候,杨楠要过去了他的手机,说:“借我玩玩,看着比我的新啊。”

    “那你的也借我玩玩。”

    “不行。”她笑着摇头,没有半点公平交易的打算,“万一你偷我手机号呢。”

    “聊了快两节课了,我找你要手机号了吗?”他故意做出不屑的样子,“我女朋友的短信我还回不过来呢。一个月赠那两百条根本不够用。”

    “哼,爱要不要,谁稀罕找你似的。”她把他的手机盖一扣,甩手推给了他。

    赵涛翻开一看,果然多了条拨出去未接的通话记录,忍不住笑了出来,“这是你号?”

    “我随便拨下。”她晃了晃脑袋,“你不存,就删了呗。”

    “你这叫偷我的号吧。”

    “我这是光明正大地拿。”杨楠马上说道,“我找莫晓安要,那还不一句话的事。”

    “莫晓安也没有啊。”

    “她找符小宇要,不也是一句话的事吗?”她颇为得意地翘翘唇角,看似不经意地问,“对了,听说你不在宿舍住了?”

    赵涛点点头,“哟,打听我了?”

    “谁打听你了,莫晓安往你们宿舍打电话找符小宇时候知道的。你俩挺能啊,一个学期没过完呢,就出去过小日子了。”杨楠斜眼瞄着他,“符小宇人家对象就在身边,租个房子也算有点期待,你图个什么啊?你女友不是正复读呢吗?”

    “出去玩电脑方便啊,晚上不停电。”他随口说,“再说了,我女友要是有空过来看我,也不用外面找日租房了,多好。”

    “赵涛,你女朋友到底看上你什么了啊?”杨楠开玩笑似的说,“你给人灌迷魂汤了?”

    他笑呵呵地凑近了点,低声说:“她说,我身上有股说不清的迷人魅力,所以爱我爱得不得了,我让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其实有好几个女孩这么说,不过……不够漂亮的我一般没兴趣。”

    按说这可是个很鬼扯的理由,但对杨楠来说,却毫无疑问等于穿心透肺的致命一击,正中要害。

    赵涛故意又凑近了些,“怎么了?难道……你也是能感受到的特殊女生吗?”

    “没有!才……才没有。”她往边躲了一下,动静太大,害得于钿秋在前面用力敲了敲黑板。

    她躲完想了想,又凑了回来,小声问:“那你到这儿以后有女生跟你这么说过吗?”

    赵涛装作犹豫了一下,说:“有几个吧,咱们学院的有,本部那边的也有,我不是舞协的吗,那儿有个女生挺可爱,一个劲儿要我手机号,不过我没给她。”

    “是因为……你女朋友?”

    赵涛笑了笑,轻声说:“是因为我看不上。我不是跟你说,我女朋友我让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不骗你……我高中班上有个老师喜欢我,还……”他故意在这儿顿住,摇头说,“算了,你是女生,不跟你说这个了。不好。”

    赵涛清楚大部分女生对八卦信息的好奇程度,如果是喜欢的目标,打探能力还要至少翻几倍。

    他不介意杨楠去打听,这里他曾经的校友不少,而关于他的传言,经过近一年的发酵,早已经多出了无数版本面目全非。

    但其中大部分都有一个共同点,李老师是在明知道余蓓已经是赵涛女友的情况下主动出击追求的,而且,余蓓基本全程知情,只是态度根据谣言版本的差异而有所不同。

    他很期待,杨楠知道这些后,会是什么反应。

    从这天开始,杨楠过来蹭课的频率明显大幅增加,不说古代文学史、欧美文学赏析、现代汉语这些她勉强算是能学点东西的课,就连大学英语这种课她都跑了过来,完全不顾自家专业课老师的尊严。

    赵涛专门看过符小宇的课表,可以说英语系那边只要和他这里错开课时,就准能看到杨楠出现在中文系的教室里。

    而且,每次都和他坐在一起。她早到的时候就往身边留个位子收块糖当买路财,她晚到就直接跑来他旁边。

    周四的大学英语,赵涛故意坐到了舍友中间,结果只能坐在他背后的杨楠在下面用脚踢了他一节课的屁股,硬是把他逼得下课后主动换去了身边。

    在任何学校发生这种事情,流言都会以光速传播。

    而最让这条流言听起来没有多少真实性的,是所有人都在说同样的事。

    英语系班花之一杨楠,在倒追中文系一个相貌平平的男生。

    (一百三十五)“哥,你跟杨楠……到底怎么回事啊?”礼拜四晚上,回宿舍拿东西结果听舍友说了最近情况的符小宇一回家里,就坐到电脑椅边,惊讶无比地问,“怎么咱们两个系都在传,说……她在追你呢。”

    “对啊,她好像是在追我。不过她不承认。”赵涛拿出手机翻开盖,调出短信,“喏,刚才还给我发短信问我明天的思修去不去。我说不去想在家打游戏,她不高兴跟我吵吵好几句了。”

    符小宇瞠目结舌,感觉口气都从尊敬变成了崇拜,“哥,杨楠……可是晓安班的班花啊,我们系里都排得上号的美女好吗。你们中文系哪儿有这么好看的……不,不对,重点不是这个。哥,她……她为啥追你啊?”

    “这个你问我?”赵涛笑眯眯地说,“我怎么知道,我有女朋友可是早就公开说了的。”

    “这也太邪乎了……”符小宇皱起眉,半天才意识到不对,赶忙说,“不是,哥,我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特奇怪,杨楠从到学校就……就没怎么正眼看过男生,晓安要她号码她还特意叮嘱不许给男生知道来着。”

    赵涛轻轻拍着大腿,单手控制屏幕上的男巫四处溜弯,让一屋子骷髅叮叮咣咣修理站在中间的精英怪,嘴上说:“可能她就喜欢我这样的吧。”

    “真可惜,哥你有女朋友了。”

    “没什么可惜吧。我又不是已经结婚了。”赵涛点了两下尸爆,看着纷飞的肉块,笑呵呵地说,“咱们宿舍老二不是刚发现女友在那边劈腿了吗,听说他不舍得分手一个电话打到半夜,还呜呜呜地哭,跟闹鬼一样。”

    “哥,这不好吧?”符小宇不太认同地说,“喜欢一个人就是喜欢一个人,不喜欢了就谈清楚,分手再去和新喜欢的搞对象。这才是起码的尊重吧……”

    赵涛随手暂停了游戏,转过椅子,盯着他问:“你现在是不是喜欢莫晓安喜欢得不得了?”

    符小宇楞了一下,点点头,“嗯,那还用说?”

    “那你刚才说起杨楠追我的时候,为什么口气那么羡慕?”

    符小宇顿时楞在那儿,嗫嚅半天,才挤出一句:“那……那不是正常的吗,班花诶。”

    “那现在要是有班花追你呢。特别热情,不顾一切,你想上床都可以陪你,你愿意用什么体位就用什么体位,你可以操逼,操嘴,操屁股。”赵涛的眼睛闪闪发亮,微笑着说,“可莫晓安还是特别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喜欢到你去操班花她也没意见,你怎么办?”

    “我……”符小宇的下巴垂了下来,有些茫然地停顿了半天,才低头说,“哪儿会有这么好的事。哥你别逗我。”

    “你也知道这是好事对不对?”赵涛笑眯眯地说,“余蓓就是这么爱我,她身上每一个地方我都操过,而且,我愿意操谁都可以,只要我不抛弃她,她就没意见。”

    符小宇的眼睛瞪得更大,简直要把里面的珠子瞪出来,“哥……你这也……说得也太夸张了。”

    “信不信由你。”他扭头继续游戏,“杨楠倒追我正好,有她帮忙,莫晓安更容易帮你哄过来。”

    “啊?”符小宇楞了一下,“这要怎么帮?”

    “平安夜多一个女生一起去,莫晓安肯定更没戒心啊。”赵涛笑着帮他安排了计划,“到时候咱们这儿两间房,两张床,正好住得下不是吗?随便让谁来想,也是你和我住一间,她们两个女生住一间吧。”

    “对啊……要是来了不就只能这么安排了吗?”符小宇还是有点死脑筋,“到时候杨楠跟着晓安,我还怎么……怎么和晓安亲热啊。”

    “我把杨楠留在我这儿不就得了。”赵涛垂下手摸了一下裤裆,“你只要跟莫晓安在那边看电视,觉得时机差不多就亲上去动手,包你拿下。”

    “那……那你跟杨楠?”

    “我没道理放过送上门的吧?”赵涛回手拍了拍他,说,“你要搞不定莫晓安,呐,我那天不锁屋门,你要没意见,就让她过来叫杨楠一起睡。让她看看现场毛片,你再搂着哄回去,剩下的……就不用我当场演示了吧?”

    看符小宇还是有点懵,赵涛笑了笑,说:“反正那天晚上我肯定跟杨楠一屋睡,你跟莫晓安横竖是睡一张床,上不上,你自己决定。”

    “哥……你就这么有信心杨楠乐意?”还是觉得有点太快了,符小宇瞪着眼睛问。

    “我都说不锁门了,你要不信,自己过来看就是。”他的笑容更加愉快,“这次便宜你,能看见光屁股班花,下不为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