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书屋 > 情欲小说 >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 >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二十九)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二十九)

推荐阅读: 仙子蒙尘传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   天云孽海   【姇】高H乱轮系小说   网游之纵横天下绿帽版   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乱欲-利娴庄   笑傲神雕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  

    (一百三十六)赵涛虽然把牛皮吹了出去,但心里其实也有点没底。

    这段时间杨楠的确出现在他身边的次数非常多,可要真说比较亲昵的举止,其实一样都没有。女生进了大学之后,一个个心智好像都开了窍,接触的东西也多了,远不如高中时候那么容易把全部精神投入到恋爱中——想来是因为高中校园里,学习这样东西实在是太令人厌恶疲倦,恋爱这么刺激的事情,很容易就霸占了全部兴趣吧。

    离平安夜也就还剩两周,怎么把答应符小宇的兑现了,还真是得加把劲好好想想才行。

    实在不行,他就反过来也主动点得了。

    周五的思修课上,杨楠已经很习惯在靠后的角落里给他占住一排,他从后门进去,就直接往那边走了过去。

    没想到从最后排往那边穿的时候,一个英语系的男生突然往后一伸胳膊拦住了他,说:“哥们,我这儿给你留了个位子,坐下聊会儿呗?”

    赵涛一眼看过去,估摸着是哪个被杨楠拒绝过的男生,他才懒得跟臭老爷们纠缠,一弯腰,笑嘻嘻地说:“我没兴趣跟男生坐一块,女生身上香喷喷的多舒服。”

    “你小子不是有女朋友了吗?”那男生有点恼火,“别贪心不足。”

    “可我女朋友不在身边啊,多寂寞。”他挑衅一样地冲杨楠招了招手,指了指这个挡路的,努了努嘴,接着小声凑近说,“杨楠乐意,你管得着吗?”

    那男生脸上顿时涨红一片,转身就站了起来。

    可杨楠已经大踏步走了过来,狠狠瞪了那男生一眼,伸胳膊一拽拉住了赵涛的手,斥道:“你起开,挡什么道!”

    “不是,杨楠,我……”那男生指着赵涛就想说什么。

    可前面的导员已经走上了讲台,咣咣敲了两下黑板,大声说:“后面的同学赶快坐下,马上要上课了!”

    赵涛斜瞄了那男生的猪肝脸一眼,笑着抢过去几步,先一步坐到了里面,让杨楠留在外排,正好会落在那个男生视线可及的范围里。

    她看了一眼,没觉得有什么不对,转身就要坐下。

    赵涛微微一笑,把手垫在了她那边的椅子上。

    理所当然,那紧凑而充满弹性的小屁股,就结结实实地坐在了他的巴掌上。

    杨楠浑身一震,连忙把身子抬起了一些,左手一挥就在他胳膊上拍了一下,“你干什么?拿开。”

    “有脏东西,我正想给你擦呢。”他笑嘻嘻找了个完全没有可信度的借口,把手放到了桌上,故意意犹未尽地搓了搓指头。

    她气哼哼地坐下,伸手在桌下戳了他一指头。

    还挺用劲。

    赵涛哎哟一声,顺势捂着肋骨那儿趴在了桌上,眉头紧锁,一副真被戳疼了的模样。

    “喂……你不是吧,我……我没用多大力气啊。”她一下慌了,赶忙凑过去,小声问,“很疼吗?”

    “我……我以前肋软骨发过炎,你正好……戳到地方了。”他随口胡诌着,故意让表情看起来十分生气,甚至有点狰狞。

    杨楠不知所措地说:“那……那怎么办?要不……要不咱们去找校医?”

    “不用……你……你给我揉揉……”他把手撒开,让出了那块地方。

    杨楠脸上稍有点红,不过反正是最后一排,思修也是老师懒得管的课,她干脆挺直腰背,看着黑板那边做出听课的样子,把手伸过去,摁在刚才戳中的地方,咕哝着问:“这儿?”

    “下边点,对对……就这儿。”赵涛把嘴埋进手臂后面,免得笑意被她发现,乐滋滋地让她在那儿实打实按摩起来。

    “这样成吗?”她揉了两下,担心地问,“好点没?”

    “不行……衣服太厚。”他想了想,把裤腰里面的衬衣抽了出来,拉开个口,“要不……你伸进去帮我揉揉?”

    这下杨楠的脸立马红了一片,她狠狠瞪他一眼,竖起书本挡住嘴巴,小声说:“你想死啊!那……那岂不是要我……直接摸你了!”

    “那算了……我趴会儿,忍过去吧。”他哼哼唧唧地趴下,很不高兴地说。

    “你、你往我这儿坐近点。”她扁了扁嘴,轻轻扯了他一把。

    他往中间挪了挪屁股,她也往这边坐了坐,俩人之间,顿时就剩下不到二指宽的距离,她这才稍微扭了扭腰,斜着身子,视线勉强保持在黑板的方向,把另一边的右手伸了过来,顺着衣服下摆,缓缓钻了进去。

    “是这儿吗?”她摸索了两下,小声问。

    “在往上点,快到肋骨那儿了……嗯,对对,这儿,就这儿。哎呀生疼……你可给我好好揉揉。”赵涛忍着满肚子暗笑,还不忘从兜里掏出酒心巧克力,剥开糖纸往她桌面上一递,“喏,给你补充一下能量。”

    她拿起来放进嘴里,竖起书本挡着,一口口吃了下去,嘟囔着抱怨:“我要长肉都是你害的,成天给我喂糖吃巧克力。”

    “因为我看你爱吃啊。”他笑眯眯地说,“再说想请你吃别的不也没机会嘛。

    要不下课我请你吃中午饭?一起去食堂吗?”

    杨楠半天没吱声,但是给他按揉的手倒是没停。

    看着跟正在认真听讲一样,可过了几分钟,她开口说:“那我要去二楼吃小炒。”

    “行,”他抓住她手腕往下挪了挪,“你想吃什么都行。”

    “切,那我把你的肉扔锅里炖了行么?”

    “行啊,你喜欢哪块我割给你。”

    “得了吧,那你女朋友还不得来跟我拼命。”

    赵涛意有所知地说:“放心,她不敢,我说东她绝不往西,我要跟她说『这是杨楠,来你亲她一口吧』,她准过来搂住你就吧唧一口,我要说『不伸舌头不行』,她肯定吻到你喘不过气了。”

    杨楠的手停住了。

    她慢慢把手抽回来,皱着眉看向他,“她……就这么听你的话?”

    “因为她知道我喜欢听话的女生,她越听我话,我就越喜欢她。”他缓缓说着,把手伸过去,揽住了她细细的腰,手掌轻轻捏了一下她腰侧弹力十足的筋肉。

    她只是躲了一下,这次,没把他的手打开。

    下课铃响,赵涛跟杨楠并肩走向食堂的时候,两只手,已经十指紧扣,拉在了一起。

    (一百三十七)多了吃饭和上自习这两条大学情侣日常行动之后,传言即刻起了变化。

    没人再说杨楠是在倒追赵涛。

    而是都说她倒追成功,已经撬了赵涛前女友的墙角。

    赵涛倒懒得去想这些,他心里的小算盘,盘算更多的还是目前的进展。

    虽说俩人谁也没说过喜欢谁,但手已经能随便拉,他偶尔偷偷搂个腰会被拍一下,开始挺疼,后来也就没怎么用过劲儿,不过上下再想乱动就不成。

    杨楠力气挺大,以前当过体育生,那胳膊腿认真起来,赵涛真不一定制得住她。

    她要是不乐意给,强拿什么还真有点棘手。

    周四晚上在食堂吃饭,赵涛考虑了一下,试探着说:“小楠,最近你们班上男生看我的眼神可越来越不友善了啊。他们是不是正商量找机会打我一顿呢?”

    杨楠叼着吸管喝了口饮料,在管子上轻轻咬了一下,抬头说:“这事儿还不好解决啊,就看你想不想了。”

    “想啊,怎么不想。老这么被人盯着也不是个事对不对,弄得我都不敢去你们教室蹭课了。”

    “你说,咱俩现在这算什么?”她放下筷子,转身正对着他,认真地说。

    “那你想算什么?”他也扭过头,跟她对视着。

    “赵涛,手你也拉了,腰你也搂了,我整天跟你泡在一起,我想算什么,你难道不清楚吗?”杨楠垂下嘴角,显然有些不高兴,“就是咱俩一直不清不楚,同学才会背地里说你不是。我都还没男友呢,你干占个位子,也不能怪人家喜欢我的男生对你有敌意吧?”

    “我占着什么了?”他凑近了点,吐出的气带着土豆肉片的香味飘了过去,“他们喜欢你,来追啊?这几天,也不是我非要黏着你吧?”

    杨楠的脸色变了变,但忍了忍,硬是把气压了下去,“反正……你就是不舍得跟你那个女友分手对不对?”

    赵涛悠然说道:“我又不傻,跟小蓓分手,我去哪儿再找一个乖巧听话,还对我乱七八糟的事不闻不问不管的好女友去?不瞒你说,我们两边家长都碰过面了,高三学习那么忙,她每周都还到我家住两天,你们高中时候有哪个女友这么好?”

    杨楠顿时愣住,“她……她这……难道你跟她……还有跟你们老师的事,都是真的?”

    “都是真的啊,不过具体的经过,我就不讲了,毕竟不是好事。”他拉过她的手抚摸了两下,“小楠,我其实不是不想让你当我女朋友,但我跟小蓓是不会分手的。你要是愿意只在大学里谈场恋爱,我没意见。至于将来的事,我可不保证能承诺什么。”他低头亲了一下她的手背,“你觉得不满意,可以再找别人,我不拦着。喜欢不喜欢这种事,不能强求。”

    “可我……”杨楠急得快要哭出来一样,可吸了口气,硬是又把眼泪泛起的水光压了下去,恨恨把手抽了回来,咬牙切齿地说,“算我贱。”

    说完,她剩的饭菜不吃,饮料也不再喝,一扶桌子起身走了。

    快到楼梯口的时候,像是终于忍不住了一样,抬起胳膊擦了擦眼,快步跑了下去。

    赵涛拿起她用过的筷子,串起两片土豆放进嘴里,慢悠悠嚼了起来。

    他就估计杨楠早已经快憋不住,一肚子火药差的就是点上这么一下,他这根火柴扔进去,果然马上就听见了响。

    还有十来天,估计,应该赶得及。

    他慢条斯理地吃完饭,没再去自习室找杨楠,晃悠着离开学校,回家打电脑游戏去了,那个什么孟菲斯特,今晚再刷个几十遍吧。

    不久之后,估计就没空这么玩咯。

    星期五整整一天,赵涛没去蹭课,杨楠也没过来,思修课上,她还远远跑去了第一排。

    赵涛从后门进去,瞄了一眼她的大概位置,微微一笑,径直走到一个落单的英语系女生旁边,弯腰柔声说:“同学,你里面座位有人吗?”

    那个略有些土气的女生抬头看见是他,有些惊讶地瞄了杨楠一眼,跟着脸上闪过一丝窃喜,拿起书往里挪了一个位子,“没有,请坐。”

    赵涛笑着坐下,屁股还没落稳,就看到前面杨楠扭过头,眼睛跟刀子一样气急败坏的在他身边女生脸上剜了一下。

    那女生跟杨楠并不同班同寝,自然也没什么交情可言,不仅不当回事,还笑嘻嘻地往回瞪了她一下,跟着估计凑近赵涛,小声说:“你跟杨楠怎么了?吵架啦?”

    “没什么啊,我本来就是有女朋友的人了,最近流言这么多惹她不高兴,就避避嫌呗。”赵涛低头看着此前就没看过目录之外内容的思修书,信口回答。

    “都是流言吗?她对你没意思?那她刚才还看我,眼珠子瞪那么大,吓唬谁呢。”那女孩哼了一声,眼珠一转,说,“你女朋友照片让我看看呗?他们都说你女朋友可漂亮了。”

    赵涛随手摸出钱包,打开推给她,“喏,看吧。”

    “哦——可真比杨楠有女人味多了,啧啧,你真有福气。你怎么追到她的啊?”

    赵涛对身边这位完全没有兴趣,纯粹是打算刺激一下杨楠而已,笑眯眯往她那边一凑,轻声说:“这可是男生的秘密,你们女生知道,就不好使了。”

    一节课上下来,赵涛突然有种感觉,信心对于男生来说可能也是一种魔咒,身边坐的那个女生虽说不算班花之流的美女还稍有点朴素,可样貌标致性格活泼,换成以前的他,估计都不太可能被允许坐下。

    而有了高中三个女人帮他养起的优越感,加上杨楠和余蓓双重笼罩的光环,这个女生甚至给了赵涛一种直接追求就能得手的感觉。

    也许看到余蓓这样的女友存在,再看到杨楠明显流露的感情倾向,很容易就给其他女生营造一种这个男生虽然看着很不起眼但一定有什么特别之处的错觉。

    放到社会上,大概就是那种看见白菜在猪旁,都会在心里念叨一句这人一定很有钱的微妙心理。

    下课出去上了个厕所,赵涛一回来,就发现位子上的书和书包都不见了。

    “我东西呢?”他赶忙问身边那个还不知道名字的女生。

    那女生有点尴尬地指了指后排,说:“杨楠拿走了……我拦不住。”

    赵涛转身看过去,杨楠一脸冰渣地坐在不知道赶跑了谁的座位上,旁边的空座,就放着他的东西。

    (一百三十八)“杨楠同学,你把我的东西拿到这儿来干什么?”赵涛晃悠过去双手一撑桌子,低头看着杨楠说。

    她抿紧嘴巴,唇角往面颊延伸出小小的一段,默默站起来,让开进去的入口,指了指座位。

    赵涛笑了笑,迈步走进去坐下,“你不是挺坚决的吗,我都准备找别的女生一起玩了,你这是什么意思?”

    杨楠呼吸的幅度变大,坚挺的胸膛剧烈地起伏了两下,她一低头坐下,憋着气一样说:“你……你就这么喜欢那个余蓓?”

    赵涛勾起唇角,凑近点小声说:“也不算吧,但我不是说了吗,小蓓不会给我找麻烦啊,比如我要是现在发短信告诉她,我们隔壁系有个小美女看上我了,她肯定不像你一样乱发脾气。”

    杨楠瞪大眼睛,声音有点发颤地说:“我……我才不信。”

    “呐。”他拿出手机,直接斜着屏幕让她也能看见,飞快的打字输入,“小蓓,在上课吗?告诉你个事,隔壁系有个小美女看上我了,非要追我。”然后,点下发送发了过去。

    杨楠像是受了什么冲击一样,看得都有些呆滞。

    过了一会儿,手机嗡嗡一震,传来了回复:“漂亮吗?”

    “比你差点,但也挺美的。我想跟她交个朋友解解闷,行吗?”他输入完,在杨楠眼前晃了晃,发了出去。

    “你高兴就好。元旦我过去找你,一起吃饭介绍我认识认识吧。”

    “行,你好好听课吧,来前给我发短信,我去接你。”

    “嗯,你也注意身体,我听课了。”

    他把手机盖一合,揣进兜里,侧头说:“喏,没说什么吧?还想跟你认识认识呢。瞧你那满身刺的样子,一开始我就说过我有女友了啊,我乐意跟你在一起,就是因为我知道我女友肯定没意见,我没什么心理负担。不过最后是你不乐意,那就算了,在一起这种事情,勉强不来。”

    杨楠憋了半天,有点绝望地小声说:“你……反正是不肯和余蓓分手了,对吧?”

    “对。”赵涛斩钉截铁地回答一句,接着柔声说,“但仅限现在。将来的事,谁又说得准呢。”

    上课铃响起,导员敲了敲桌子,继续开始讲无聊的思修。

    杨楠双臂放在桌上,趴了下去。

    整整一节课,都没有再起来。

    下课后,她还是那样趴着,一声不吭。

    赵涛叫了她两声,心里有点忐忑也不好意思从另一头走,就这么看着教室里没一会儿就走得只剩十几个人,只好放软口气说:“小楠,你到底想怎么样,我没办法跟女友分手,你可以不接受对不对,你拒绝了那么多男生,就当被我拒绝一次,不也没什么吗?”

    杨楠豁然抬起身子,扭头瞪着他,眼睛红通通的,竟然已经哭得有些发肿,哽咽着说:“那……那你到是拒绝我啊……你拒绝我,让我死心不行吗?”

    赵涛抬起手,摸上她的脸颊,用拇指轻轻蹭去她的眼泪,盯着她的眼睛,柔声说:“可是,我真的挺喜欢你的啊。”

    像是飞奔的小鹿被早已瞄准的猎枪击中,杨楠的身子猛然一颤,复杂的表情在她的脸上迅速地浮现。

    她呆呆地看着赵涛,愤怒、悔恨、不甘、期待、渴望不断地交替……足足七八分钟后,她才动了动干涩的嘴唇,委屈地说:“我不管,在……在英语系,你得承认我是你女朋友。”

    赵涛凑过去,离她更近,教室里还没走的几个学生已经看了过来,喜滋滋地想要看到什么惊爆场面。

    他拉住杨楠的手,微笑着说:“不用只在英语系,在任何地方,我都可以承认你是我女朋友啊。至于……不是唯一的一个这种事,你可以不说,我也不会特意满世界去讲。”

    杨楠抽了抽发红的鼻头,“我……我没给人当过女朋友,都要注意什么?”

    “这个又没有规定,你怎么高兴就怎么来呗。”他把脸再度压近,“比如,我亲你的话,你会高兴吗?”

    她愣了一下,跟着想了想,不太确定地说:“我……不知……呜,呜唔……”

    这样不设防的小嘴在眼前开开合合,又已经到了这种关系,赵涛不趁机吻上去才是怪事。

    教室里顿时响起一串抽气声。

    他双手一抄,把往后想逃的杨楠牢牢抱住,继续用力吻住,用自己的嘴巴碾磨着她的唇瓣,尽情的品尝着她青涩紧绷的初吻滋味。

    她的力气的确不小,第一下本能反应的推拒差点就把他直接顶开,幸好只那么一下,那双手就软软的竖在了两人之间,再也没了动作。

    直到确认教室里所有剩下的学生都已经看到这一幕,连路过门口看见后跑进来看热闹的都已经知道,赵涛才满意地放开了她的嘴,“走,请你吃小炒。”

    当天晚上,符小宇又冲进了赵涛的房间,惊讶无比地说:“哥,你……你把杨楠给亲了?还在教室,当众?就思修课下了之后?”

    赵涛点点头,“对啊,她乐意我也乐意,为什么不亲。你也是接过吻的人了,不知道那滋味多爽吗?”

    符小宇结结巴巴地说:“不、不是,你……那你跟女朋友……怎么交代啊?”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他笑眯眯地摁下鼠标,看着尸体里站起手持荧光的骷髅法师,慢悠悠地说,“别忘了,我也是为了帮你的忙才这么加油的。”

    “啊?”

    “我搞定了杨楠,你才更有希望搞定莫晓安不是吗?忘了我教你的计划了?

    下周可就到时间了,记得提前约。顺便……算了,这个还是我帮你问吧。”

    符小宇眨眨眼,问:“帮我问什么啊?”

    “大姨妈。”他很干脆地话,“你费这么大劲,想见的肯定不是经血吧。”

    符小宇有点脸红,小声说:“哥,这你也能问出来?”

    “有什么不能。马上就该约她们了,平安夜那么冷,叮嘱叮嘱穿厚点是应该的吧?我顺口问一下那天方不方便,女孩子来大姨妈不能受冻,要是不方便就算了。不就问出来了。我捎带脚帮你问一下莫晓安,不过我听说女生住一起的那事儿也容易一起来一起走,估计差不离。”

    符小宇目瞪口呆,傻在那儿半天说不出话。

    手机响了,赵涛看了一眼是杨楠,起来离开电脑桌,“帮我打会儿,别给我死了,就在那个传送点读档存档刷就行。我接个电话。”

    十分钟后,赵涛拿回来了两个好消息。

    平安夜的四人行基本约定。

    杨楠这两天正来着事儿,还以这个影响心情为借口在电话里为之前的吵架道了个歉。

    他笑着坐回电脑前,万事俱备,不欠东风。

    (一百三十九)一点点循序渐进其实也挺有趣,最难的关系问题已经敲定,在赵涛心里,杨楠就成了桌上香嫩美味的小羊羔,在平安夜到来之前,大可以先找着无关紧要的地方一口口品尝,试试味道,顺便也做好铺垫。

    都已经是学校里的女朋友,周六没什么课的时候,当然也要在一起泡着,上午上上自习,吃顿午饭,下午逛逛街压压马路,再回来吃顿晚饭,自习室里瞎混个把小时。

    按说这行程安排得挺不错,杨楠电话里也挺高兴,可赵涛总觉得从早晨见面起,她情绪就一直透着一股隐隐约约的低落,他哄两句,她就稍微振奋一会儿,像个被扎了眼的气球,一停下打气就呼哧呼哧瘪了。

    等到中午吃饭,跟莫晓安符小宇并了一桌,嘴快的莫晓安才算是叫赵涛知道了原因。

    他们俩那教室一吻,当晚就在女生宿舍里传了个遍。

    赵涛有女友的事并不是什么秘密,杨楠挖墙脚的传言,也就走遍了整个楼层,估计这个周末一过,整个女生楼知道也不是不可能,听说连一本那边跟他们俩一个学校的学生都已经说了起来。

    而同系里本来就看杨楠不太顺眼的女生们,更是添油加醋冷嘲热讽,连一个寝室的舍友,晚上说到这个都是夹枪带棒,急得莫晓安还跟她们吵了一架。

    “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赵涛握住杨楠的手,柔声道歉。

    杨楠抿着嘴摇摇头,神情复杂,没有说话。

    莫晓安倒是有点压不住劲,张口就说:“赵涛,你……你都跟杨楠好了,就不能……就不能跟你那个女朋友说清楚吗?”

    结果杨楠反而摇了摇头,垂首说:“他说了。这事儿也清楚了。晓安,别提了。本来……就是我倒追的。被她们讽刺几句也是活该。”

    “倒追怎么了?有喜欢的不追难道干看着吗?他们都干净着呢?”莫晓安还是气呼呼地说,“就说那个金琳,她男朋友不就是被她忽悠着踹了对象才跟她好上的吗,难道绕着圈子勾引就不叫撬墙角了?我跟你说,小楠,她们……她们就是眼气你在女生这边受欢迎,变着法子背后说你坏话。我……我都听过。连……”

    看到莫晓安突然刹住了车,赵涛有点好奇地说:“连什么?”

    莫晓安看了一眼杨楠的表情,有点丧气地说:“连那个张心雨,平常说话细声细气谁也不得罪,这次……都落井下石。她……她在那儿同时吊着好几个男的,光占好处跟谁也不在一起,难道就是什么好女孩了?”

    赵涛皱了皱眉,小声说:“你们那边……这么多事儿啊?”

    杨楠嘴角下垂,带着闷气说:“不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一层楼三百个女生都不止,有点事来回传不也正常。你跟女朋友高中那点事我们都还知道了呢,就是……就是好几个说法都不一样,也不知道哪个是真的。”

    赵涛微微一笑,明智地一带而过,“你们乐意信哪个就信哪个,我没所谓。”

    莫晓安有点好奇地问:“那……那你跟你们老师……也是真的?”

    赵涛拍了一下符小宇,笑着说:“想知道啊,平安夜前我告诉符小宇,你到时候找他问。”

    不管莫晓安的抗议,赵涛怎么也不肯说出明确答复,之后桌上,专盯着杨楠说些逗乐的话,总算让她心情好转一些。

    下午坐公交车去了市区,陪杨楠逛了逛街,商场都憋足了劲儿等着后面那场圣诞活动,也没挑到什么想买的东西。

    “要不看场电影吧?”经过一家老剧院,赵涛看了看宣传海报,正好有部译制爱情片正在热映,正适合漫无目的闲逛的他们。

    尤其适合正盘算着从哪儿吃起的赵涛。

    这会儿的场次人稀稀拉拉没几个,选了座也不用照着号坐,进去影厅看了看,赵涛直接拉住杨楠往最后排角落走去。

    “去那儿干吗?”杨楠不解地回头望着屏幕,“角度多差啊。”

    “可我想跟你说说话怎么办?离他们那么近,打扰到人家看电影了。”随便搪塞了一句,他就把不太情愿的杨楠带进去坐下,拉起俩人之间的扶手,顺势把巴掌就这么放在了她的大腿上。

    她的腿下意识地躲了一下,但没真闪开。

    片子是那种很无趣的文艺爱情片,节奏缓慢五分钟一抒情,连谈资都提供不了多少。

    但赵涛本来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虽说手在腿上老实本分没有什么动作,可从里面女主角第一次被吻之后,就侧过脸盯着杨楠,好像她那白白的面颊才是荧幕一样。

    杨楠被他看得实在有点不好意思,小声说:“你……你这到底是看电影还是看我啊?”

    “看你啊,”他索性坐近了点,“你比女主角好看。”

    “小楠,我突然特别想吻你。”他歪头看着她涂了点口红的小嘴,那闪亮的唇瓣被雪白的肌肤衬得格外诱人。

    杨楠不自觉的在下唇上咬了一口,嫣红的唇瓣被白白的牙齿划过,果冻一样颤巍巍的弹了一下。

    “你……你那次……都没问过我。”

    “所以我觉得挺不好意思啊,这次就先问问。免得你不乐意会不高兴。”他舔了一下嘴巴,让动作充满了调情的气息,雄性荷尔蒙浓密地散发出来,无形地缠绕到青春少女的周围。

    在爱情的催化下,掌管性欲的激素轰鸣着冲向脑海,杨楠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好一会儿,才轻轻嗯了一声,跟着闭上了眼。

    他抬手横到她颈后,一口吻了上去。

    这次不是在大庭广众的教室,而是没人会注意的电影院后排,他当然不会只满足于重复上次的战果,口唇的磨蹭才转了两圈,他的舌尖就侵略过去,在她紧闭的牙齿外,轻巧的拨拉着柔软的嘴唇。

    “嗯嗯……嗯唔……”被吻出了充斥着妩媚味道的鼻音,杨楠平常那点利落的英气彻底被驱散,挺直的腰背一点点软化,弯曲,靠在电影院的椅背上,失去了力量。

    他耐心地舔着,顺着牙齿的缝隙,拨弄竖琴一样来回游走。

    可足足两三分钟,她还是不肯打开小小的嘴巴,不知道是因为紧张在抗拒,还是完全懵了头不知道该怎么做。

    赵涛想了想,决定小小帮她一把。

    他突然抬起手,按在了她的胸前。

    外套敞着口,隔着柔软的羊毛衫,经验丰富的他一下就抓到了很朴素钢圈胸罩的手感,这样的阻隔很难判断大小,不过摸上去还算有料,估计是一双不过不失的坚挺鸽乳。

    这样其实更好,杨楠这种紧凑结实的瘦削身材,配上一对白瓜才是悲剧。

    这大概是她发育完毕之后第一次被人摸到乳房,胳膊立刻抬了起来,挺有劲的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腕子,用力拉开。

    可那想要惊叫的冲动,已经把紧闭的牙关打开。

    声东击西的赵涛,立刻把舌头伸了进去,尽情地游览着温热湿润的口腔内部,在一片爆米花的香甜味道中,熟练地捕获了她无路可躲的舌头。

    黏滑的唾液,顿时交织在一起。

    (一百四十)这样深邃热辣的湿吻,足够让没有恋爱经验的少女彻底缴械投降。

    赵涛的手再次试探着摸上来的时候,杨楠扭了扭腰,还是抓住了他的腕子,但这次,却没有再把他强行拽开。

    他张开的五指,就此得到了尽情揉搓处女乳房的机会。

    打蛇随棍上,得寸就要进尺,嘴也亲了胸也摸了,绿灯的开关显然已经直接锁死,赵涛哪儿还有半点顾忌,亲了一会儿,就放开她的唇舌,往她的颈窝进攻过去。

    “赵涛……你……你不看电影了啊……”杨楠早就乱了阵脚,慌里慌张小声说了一句,但马上赵涛湿热的嘴唇就贴上了她敏感的颈侧,浑身一阵幸福的战栗,酥酥麻麻地酸了半边身子,忍不住甜腻腻地哼了一声,恰好和电影里女主角那一声呻吟合了拍子,透着一股微妙的淫靡味道。

    含住耳垂,用舌头在小小的耳环附近玩弄了一会儿,他才松开手坐直到自己那边,看着满面红晕的杨楠,柔声说:“真不好意思,我……太激动了,都忘了你还要看电影。谁叫你……今天打扮得这么漂亮,看得我都要变大色狼了。”

    杨楠嗔怪地瞪了他一眼,但嘴角的笑意,却连傻子都看得出来。

    赵涛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拿开中间碍事的饮料,一挪屁股,彻底贴住她坐,大手一伸,揽在她紧细的腰肢上,隔着毛衣在小肚子上揉了几下,就轻轻把毛衣下摆一点点拽了起来。

    “凉着了……”冷气钻进露出的缝隙间,她皱了皱眉,轻轻抱怨了一句,“我……我还来着事儿呢。”

    “没事,我手热,我给你暖暖。”他顺水推舟,手掌一垂,从秋衣下面钻了进去。

    她的小肚子顿时绷紧,腹肌的轮廓清楚地浮现出来。

    他在上面缓缓转圈揉着,脸扭过去,亲着她的耳朵,舔她的耳根,喘息着说:“现在暖和了吗?”

    “热……”她呻吟一样地说,小声嘟囔着,“可心里……不舒服。”

    “怎么了?不喜欢我摸你吗?”

    她很困惑地摇摇头,“不是,就是……觉得别扭。”

    “习惯习惯就好了,来事时候肚子不是容易不舒服吗,我就可以帮你揉了啊。”

    “不是那种不习惯。”她缩了缩肩,像是在苦恼着什么,“感觉……还是……亲更舒服一些。”

    “好吧。”他暂且收兵,把她的脸扭了过来,再次吻了上去。

    他留意到,每次接吻,杨楠都会紧紧闭上眼睛,然后,才能缓缓进入状态。

    就好像想法在和某种生理性的抗议斗争一样。

    这还真是有趣极了。

    万事开头难,过了这一关后,晚上送杨楠回宿舍,在楼下连个阴暗的角落都懒得找,赵涛直接把她一搂,就不客气地亲了上去。

    她笑着扭了两次脸,躲不过去,还是被吸住了舌头,闭上眼被他结结实实吻了个痛快。

    杨楠上去后,赵涛一转连看见金琳,送她回来的男朋友正在那儿拉着她手不知道软语哀求什么,保不准是看见了杨楠的火辣激吻,也想要个差不多的待遇。

    不过看金琳那副如临大敌的架势,估计是难以如愿咯。

    赵涛笑了笑,往校外的临时小家走去。

    让他有点意外的是,回去后发现,莫晓安竟然也在,不过正要走,跟着符小宇在楼下开锁推那辆二手自行车,一见他回来,还有点不好意思地躲开了脸。

    等符小宇送完女友回来,赵涛笑呵呵地暂停了游戏,晃过去一撑门框,问他:“终于哄到家里来了?”

    符小宇稍有点腼腆地点点头,但满肚子的高兴恨不得从嘴角蹦出来,“嗯,下午上过自习没事干,我问晓安要不要来试试下面条吃,她……她就来了。”

    “这会儿可都快九点了,你们吃面吃到现在啊。”赵涛挑了挑眉,接着问,“没干别的?”

    “还……看了会儿电视。”符小宇嘿嘿笑着摸了摸头,“我们搂一起看的,就坐在床上。”

    “你就没趁机干点什么?这么好的机会。”

    符小宇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们……我们亲了好一会儿呢。”

    “光亲?那莫晓安不至于那么不好意思吧?”赵涛这种经验,早就能一眼看穿肯定不止是动动嘴。

    符小宇吞了口唾沫,看裤裆的模样,估计是又回想起了刚才的触感,嘿嘿笑着说:“还……摸了。哥,女生……可真软。软得我……我都硬了。”

    “好样的,这就对了。有这胆子,平安夜咱们一准拿下。”

    符小宇点了点头,但马上就有点惊讶地说:“哥,你跟杨楠也能成?你俩……可才认识个把月吧?我和晓安可是同学快四年了。”

    “我要是也得四年,还好意思让你叫我哥?你等着就是。”赵涛咧开嘴,信心十足地说。

    第二天周日,一样没课,赵涛一到早就打电话,把杨楠叫出来约去了城市另一头的植物园,植物园边上还有个小游乐场,打发一天绰绰有余。

    下午在游乐场的小摩天轮里,赵涛顺顺利利地拿到了新一步进展,钻进她的裤腰,隔着内裤抚摸了一下她翘弹紧凑的屁股。

    之后几天,就是他满心期待筹备圣诞夜跨零点庆贺节目的过程。

    事后药买好,准备了一套新的洗浴用品,弄了牙缸牙刷,顺便把旧屋子大扫除了一下,换了新床单被褥。

    符小宇照猫画虎,也跟着准备了一番,不过他犹豫好久,没舍得买药,红着脸去拿了一小盒避孕套。

    礼拜三晚上,莫晓安又来做面条,这次杨楠也跟着来吃,见到这么干净整齐的屋子,着实吃了一惊,几个人围着电视,看到晚上九点多,两个女生才被送回宿舍。

    只要对来这儿没有什么心理障碍,那事情,基本就已经成了。

    平安夜那天,他们四个约好一起翘掉了晚上的大课,下午的第二堂一打铃,就过去出租屋那边放下课本,只拎着包,兴高采烈往市里去了。

    四个人一起约会的时候,杨楠反倒把莫晓安给牢牢占住,两个女生手拉着手,亲亲热热嘀嘀咕咕,完全是把旁边两个男生当成了空气。

    “他们在宿舍也这么好吗?”赵涛跟在后面,看着杨楠走路时略微扭动,比以前多了不少女人味的臀部,小声问符小宇。

    “估计比这还好,晓安说了,杨楠可喜欢跟女生在一起泡着了,洗澡时候互相搓背,就数她给人搓得最认真时间最长。”符小宇压低嗓子,轻声说,“晓安说,她跟你在一起之前,好多宿舍楼的女生都偷偷说她是同性恋呢,张心雨就一直吓得躲着她走。”

    赵涛心里暗暗哦了一声,嘴里笑道:“那这下,谣言可洗清了。”

    符小宇有点担心地说:“哥,你说……她追你不会是为了澄清谣言吧?”

    赵涛揣着兜,笑眯眯地打量着杨楠修长匀称的背影,“过了今晚,你就知道了。”

    晚上,在赵涛和符小宇的撺掇下,两个女生一直在小教堂附近的热闹人群中守到敲钟。

    上出租车往回走的时候,已经将近十一点,符小宇赶忙结结巴巴地说出了一早就设计好的建议。

    这种点回去,宿管阿姨劈头盖脸一顿骂绝对是难免的,莫晓安想了想,看向杨楠。

    杨楠倒是有点窃喜的样子,微笑着拉起莫晓安的手,说:“好啊,那我就跟晓安同床共枕咯,符小宇你可别吃醋。”

    赵涛在前座扭回头,笑着说:“放心,他绝对不会吃醋的。我保证。”

    刚才的热闹劲儿让两个女生还有点兴奋,叽叽喳喳说得停不下来。

    “我们俩要电视那个屋。”

    “能洗澡吗有热水没?”

    “你们那儿还有影碟机?”

    “好好好,看电影。反正明天不用早起,我跟晓安要看通宵!”

    “对你们这儿满意的话,回头我们可就常来了。”

    赵涛望着窗外飞快倒退的行道树,笑着说:“放心,以后肯定欢迎你们常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