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书屋 > 情欲小说 >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 >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三十六)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三十六)

推荐阅读: 仙子蒙尘传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   天云孽海   【姇】高H乱轮系小说   网游之纵横天下绿帽版   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乱欲-利娴庄   笑傲神雕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  

    (一百七十一)看杨楠他们考场已经断断续续有提前交卷的出来,赵涛收拾了一下东西,起来去走廊等她。

    这个从骨子里透出一股中性美感的系花,在经历了他这些天的连续灌溉后,总算是平添了几分柔美妩媚,头发长了一点,人好看了不止一点,让他很乐意在人来人往的走廊秀一下恩爱。

    他们英语系一共分了两个考场,他在这边等杨楠没多会儿,另一个考场张星语就从前门走了出来,一眼瞥见他,略微犹豫了一下,缓步走了过来,装出一副恰巧看到的样子说:“等女朋友呢?”

    赵涛靠着墙,上下扫了她一眼,有点好奇这个女生是不是只要离开宿舍就会把自己打扮成这种好像不用进食堂吃饭喝露水就能活的模样。

    张星语微微蹙眉,“人家问你,怎么不说话。”

    “这不明摆着的么。”赵涛故意不屑一顾地说,“我不等杨楠,难道等你?

    我问你,你是女生吗?你也会认真回答吗?”

    大概是没想到自己会被呛回来,张星雨的脸嗓子里噎住一样,登时憋得满脸通红,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半步。

    正在旁边跟别人对答案的一个男生立刻扭过身来,嚷嚷着:“你怎么说话的?

    张星语就问你一句你拽什么臭脾气?”

    “哟,护花使者出来了?”赵涛眉毛一挑,看着张星语说,“追你的?”

    张星雨赶忙触电一样摇了摇头,“不是,就是……普通同学。”

    那男生一愣,话都有点结巴,“张星语,我……我一直给你发着短信呢啊。

    我怎么就……”

    “那也是普通同学啊。”她一侧脸,颇有几分恼火地说,“我答应你什么了吗?每天发短信问这个问那个,我都没嫌你烦。”

    这下涨红脸的变成了那个男生,他憋着转过身,跟刚才一起讨论答案的朋友迅速走开。

    “看来金琳没说错啊,你跟班真挺多。估计跟你在走廊走一圈能遇到八个想揍我的吧?”赵涛看了一眼那个双肩垮下的男生背影,意有所指地说。

    张星语哪儿会听不出来,立刻颇为委屈地说:“赵涛,杨楠被人乱传瞎话还有你帮着不高兴,我被人乱传瞎话,可都没人能替我打抱不平。我不想急着在学校谈恋爱,到毕业,又不一定能在一起。我单身,就有男生想追追看,这个我也没办法啊。他们约我我不出去,送东西我没要过,怎么……怎么我就成养跟班的了?这种话,应该对那些周旋在男生之间,光拿好处还什么都不给的女生说吧?”

    “可你也没彻底拒绝他们吧?”赵涛有点好奇地说,“我也是男生,真觉得没希望,可就没兴趣浪费时间了。”

    张星语把长发往耳后掖了一下,微微侧脸,像是等着拍艺术照一样亮出了最能体现她美感的斜面,那小巧的耳朵下修美匀称的脖颈,还真是有着十分诱人的光滑曲线,“大学四年还要做同学的,难道……真跟每个男生都闹崩么。我说只做朋友,他们还是不肯放弃,总不怪我吧。”

    一时间也分不清这个女生到底是不太会处理这种事,还是太擅长处理这种事,不过赵涛这会儿也不太关心这个,笑着柔声说道:“看来谣言八卦还真是害人不浅啊。杨楠都误会你了。”

    张星语的眼底闪过一丝恼火,似乎不太愿意听到他提起杨楠,含沙射影地说:“这也可以理解,我那会儿老有男生找,她还说我一个女生应该自重来着。多半是怕我误入歧途遇人不淑吧。”

    说着话,交卷的人越来越多,张星语来回看了一眼,发现不少男生已经在留意她和赵涛对面聊天的事,神情变得略微有些不自在,随口又说了几句,找个借口告辞了。

    前脚她走没几分钟,杨楠就沉着脸从里面走了出来,一见赵涛,才笑了笑,过去也不管走廊上全是同学,双手一抱就把脸放进了他胸膛。

    “怎么了这是,没考好?”

    杨楠摇了摇头,声音发闷地说:“我都复习到了,七八十分总是有的。”

    “那你怎么这样出来了?月经刚来就欲求不满了?”

    “去你的,才不是。”她抬头瞪他一眼,小声说,“我……我铅笔头断了借个小刀,都得老师帮忙,周围的……都不搭理我。我怎么感觉,他们更讨厌我了啊。我这阵子没在宿舍住啊,到底怎么回事?”

    赵涛想了想,倒是隐约能猜出点原因,不过矛盾公开化之前,就不需要告诉杨楠了,只是柔声安慰说:“以后咱们自己备齐东西,不稀罕他们帮忙。同学怎么了,真毕了业,一样天南海北见不到人。”

    “人家都说大学里的朋友将来关系都好着呢。”杨楠拉住他的手,一起往楼梯口走去,“这下可好,我一个也没交到。晓安……都不怎么理我了。”

    “没事的,不是还有我么。今年下半年,小蓓就也来了啊。再说……我这不还正想办法给你找另外两个玩伴呢,刚才碰见张星语,聊了一会儿,我感觉,磁场多半碰上了。”

    杨楠精神一振,但接着歪头想了想,说:“这样的话,她好像会更讨厌我吧?”

    “本来她也不会喜欢上你啊。”赵涛笑嘻嘻地说,“将来能委委屈屈地满足你的兽欲就知足吧。”

    “呸,”她红着脸啐了一口,“别把我说的跟你一样,三句话离不了裤裆。”

    “哟,小娘们,觉得下面有血我治不了你是不是?信不信回去我就给你灌屁屁。”

    “喂,你小声点行不行!还有人呢!”她羞得赶紧拧了他一把,看一眼旁边擦肩而过那个明显听到了的女生,拽着他就往楼下跑去,“我要没脸见人,都是你害的!”

    跑出教学楼,赵涛一眼扫见远处墙根两个认识的女生正在聊天,当场就是一愣。

    竟然是金琳和孟晓涵。

    这么从斜侧面看着,金琳脸上热情洋溢的笑容倒是看得清清楚楚,但孟晓涵却只能看到一只耳朵。

    说起来,孟晓涵老去三本英语系女生那边玩的话,这俩人认识并不奇怪。孟晓涵高中在女生里人缘就很不错,金琳据说也是好几个女生小圈子的唯一交集,按道理,这俩能说到一起去,不是什么特别值得惊奇的事。

    可赵涛还是觉得不对劲。

    因为他被杨楠往校门口拖过去的时候,金琳看到了他。

    接着,她往他这边指了指,似乎说了句什么。

    孟晓涵也扭过脸,看着他这边笑了笑。

    从两人的表情来看,赵涛猜测,八九不离十刚才那俩女生就正好在谈他。

    嗯……这俩碰到一起,能谈他什么呢?

    (一百七十二)开过后庭花苞的最大好处,就是杨楠经期,也不太耽误赵涛过瘾。

    而且已经了解了他的恶趣味,鸡巴只要操过屁眼,后面就一定会变着法子逼自己口交,杨楠不得不每天晚上在厕所把肛门里里外外都洗得干干净净,不然,就是标准的自食其果。

    赵涛之前就有经验,余蓓一贯都是不管自己什么情况,只要他要她就给,要哪儿给哪儿,浴血奋战也无妨。

    可杨楠一开始是真不适应。

    量最大的头两天,她说什么也不肯上床,怕弄脏了,本以为能躲过去,结果被赵涛哄进浴室,洗干净后塞了一大块润滑剂进去,让她扶着墙就那么上半身冲着水撑开屁眼日了进去。

    二十分钟干完,杨楠小小高潮了一次,哼哼唧唧地让他把老二抽走。

    红肿的屁眼一阵蠕动,吐了口精出来,前门见红后门见白,顺着大腿流到一块,让她皱着眉洗了半天。

    赵涛还挺喜欢杨楠这种微妙的不情不愿,结果经期这六天,他反而比平时干得还勤快。

    第七天杨楠拉起了肚子,觉得是被他天天灌肠射精,害得屁眼肠子都不好好干本职工作,为此闹了一顿脾气,趁着考试让他禁欲了两天。

    赵涛故意顺着她装了两天乖,趁机养了两针管货,寻思着孟晓涵也该差不多找到机会了吧?还有两天就要考那门了,再不下手,可就来不及了。

    不负他所望,在现代文学史考试前一天,孟晓涵总算是发来了短信,约定下午三点,图书馆见。

    赵涛精神一振,上午陪杨楠去考场在外面等的计划也暂时取消,装作生了她气的样子,留在家里好好准备构思了一下。

    图书馆那地方这阵子不少上自习的,算起来可不是什么隐秘幽静的好场所,不过相对的,这种地方女生反而容易丧失戒心,毕竟谁也不会认为那种地方能做什么不好的事。

    对于老师请吃糖是没有意义的,奶糖巧克力明显跟她不合适,她多半也不会接学生的这种东西。

    最适合下手的,还是于钿秋那个从不离手的保温杯。

    那么主要还是带上两个小号针管,奶糖有两块备着有机会塞给孟晓涵就够。

    想到这里,赵涛也有点纳闷,按道理和惯例,咒术一旦中了就会对他爱得不可自拔,多吃一点下去,沉迷的感觉就会更加严重。

    前后算起来,他也给孟晓涵吃了不少,怎么她就能一直徘徊在确定对他有那么点意思的门外面来回晃荡呢?

    之前的女人都是直接得手,杨楠也是没憋多久就主动贴了上来,张星语那种一圈跟班的系花,这几天也忍不住偶尔发个短信问问他在干什么,聊上几句。

    要论沉得住气,孟晓涵可就输给金琳一头而已。

    不过金琳有男友啊,人这几天还跟学生会的对象如胶似漆呢,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让他有了种咒术好像被真爱打败的错觉——之所以说是错觉,是因为赵涛看到她的那一刻,她就忙不迭把刚才还挽着的男友推到了一边去。

    他能确定孟晓涵是动了心的,他又不傻。他只是想不明白孟晓涵的耐性怎么会这么好,有了手机号,连句晚安都不会说,故意的吗?

    难道是余蓓爱看的那种言情小说的套路,欲擒故纵?

    啧,那就让你纵个够。赵涛哼了一声,本来他就想晾晾孟晓涵作为当初表白被拒的回报,她要真有这种想法,好啊,那就让她看看自己是怎么在校园里风流快活的吧。

    吃饭时候,杨楠打来电话说去校医院开了药,中午打算就在宿舍躺会儿,下午接着考另一门。听起来口气软化了许多,似乎在等着赵涛主动开口破冰。

    赵涛本来就打算趁机压她一下,免得鼻子翘上天去,就只是冷淡无比地说了句随你的便,挂了电话。

    睡了一觉养精蓄锐,睁眼起来伸个懒腰,他随便收拾了一下仪表,揣好东西踏上征途。

    到了图书馆门口,刚好差五分三点,他拿出手机给孟晓涵发了个短信,“我到了,你跟于老师呢?”

    没两分钟,孟晓涵就给他打了回来。

    “我跟于老师先上来了,一楼二楼都是自习的,我们上三楼了要不不方便说话。”她的语调带着一丝微妙的期待,“我已经跟于老师说好了,于老师正等你呢,上来吧。”

    “谢谢。”他撇着嘴挂掉电话,快步走上台阶。

    上去绕进屋,他来回打量了一眼,三楼不算阅览室,全都是大书架,这种都急着复习的时候,当然也没什么人。

    他转了两排,总算在外文名著的书架边看到了正各拿着两本书面对面说话的两个女人。

    大概是今天不需要监考也不需要去办公楼那边,于钿秋难得一见穿了身比较休闲的打扮,头发散在后面,垂肩微卷,略施脂粉,比起旁边清素婉约的孟晓涵,可胜出了不知多少成熟妩媚。

    不在讲台上,而是在丈夫面前的于钿秋,大概就是这种风韵吧。

    心里一阵痒痒,赵涛差点就把自己下咒的本来目的忘到脑后,赶忙定了定神,快步走了过去。

    “于老师,孟晓涵,我来了。”他过去打完招呼,心里就是一凉。

    于钿秋竟然压根就没拿水杯。

    赵涛设想了无数种可能,偏偏就没想到,于钿秋根本什么都没带,也不是打算在桌边坐下细谈,就这么站在书架之间聊聊而已。

    “赵涛,孟晓涵跟我聊了聊你的事情,她说,你有悔过的心思,是真的吗?”

    人在分数下,不得不低头,赵涛堆起笑容,尽可能诚心诚意地说:“是,于老师,以前课堂上不守纪律,是我不对,我没有尽到一个学生该尽的责任,我以后一定会改,还请老师给我一个机会。”

    “你以为机会是老师能给你的吗?”于钿秋的柳叶眉微微竖起,“老师早就跟大家说过,到了大学,学知识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学做人。你年纪轻轻,仗着有那么点小文采,上课举止轻浮也就罢了,竟还是个脚踏两只船的下流胚子。校园里的女生天真烂漫,不谙世事,赵涛,你这么哄骗她们,于心何忍?”

    没想到话题上来就扯到了私生活上,赵涛只好陪笑着说:“老师,我……我也没哄骗什么啊。孟晓涵可以作证,她俩……关系其实挺好的。”

    “那是因为吃了你的迷魂汤!”于老师怒道,“你就是这么悔改的?”

    她话锋一转,口气略显缓和,说:“老师当年也当过学生,也谈过恋爱,谈的还是轰轰烈烈的师生恋,追求幸福,是成年人应有的权利。老师不是那么迂腐的人,也不是你们的导员,按道理,恋爱这种事我不需要管也懒得管,可你的情况正常吗?赵涛,孟晓涵说你高中时候也是爱看书爱写些东西的人,难道你就学到了点文士风流的下作秉性么?”

    “老师,这……这个和我的成绩没什么关系吧?”赵涛发现谈话的方向好像不太对劲,有点紧张地说,“您这说的,倒像是非要我分手一样。”

    “难道不应该吗?”于钿秋杏眼一斜,“老师手里没什么别的权力,管不住你,老师只能说,我教的学生,有这么龌龊行径的,就一定要给个教训。”

    “老师我知道错了,您说,我怎么改?”赵涛赶忙压下气好声问道。

    “是孟晓涵说你确实有心悔过,答应听老师的劝,老师才来说了这些,”于钿秋接着说,“恋爱,乃至于将来的婚姻,讲的就是以诚相待一心相守,你爱两个,两个女生得到的就都只有一半,她们给你的却是全部,这公平吗?人要有起码的道德观,现在的不喜欢了,你可以分手讲清楚,然后再去找这个喜欢的。老师不否认,有些人就是需要经历过,才能知道自己的最爱是谁,但过程即便必要,过程中你的每一个曾经的伴侣,也有不受这种欺瞒伤害的权利。”

    滔滔不绝说了十几分钟,似乎是看到于老师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孟晓涵柔声说:“老师,我给你接点水吧,那边办公室有饮水机和纸杯。”

    心里顿时一震,赵涛忙道:“我来我来,老师是为了劝导我才说这么多,该我去接。我这就去,我边接边反省!”

    唯恐再错失了机会,赵涛转身就往门口楼梯那儿跑去。

    于钿秋大概还当他是被训得恼了,在后面小声说了句:“孟晓涵,你这同学我看没药可救了。烂泥扶不上墙,狗肉不上席。”

    赵涛听在耳中,咬了咬牙,找到办公室,里面就一个值班的学生,正在桌子那边低头看书,他问了一下,找到一次性纸杯,抽了两个出来,转过身去,背对着那学生放下杯子。

    不敢冒险在走廊里加料,他干脆就这么摸出了针管,小心翼翼在杯子内壁涂抹了几滴。

    热水先进就会泛白,他小心翼翼加了大半杯凉水,看里面痕迹还不算太明显,才加上热水兑温。

    仔细看的话,杯底显然还能看到一点丝丝缕缕的半透明痕迹,但估计也没谁喝水之前这么打量吧?

    两个杯子都接好,他考虑再三,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仔细记住位置,双手端起快步送了过去。

    到了那儿,他恭恭敬敬把两杯水分给孟晓涵和于钿秋,反正他自己的杯子没记错,剩下俩她们谁喝都一样。

    孟晓涵微微一笑说声谢谢,先喝了一大口下去。

    赵涛正要松一口气,于钿秋却把放到嘴边的杯子又拿了开来,皱了皱眉,轻声说:“今天的水不新鲜吗?怎么好像有股味道。”

    他心里顿时叫了声糟,这女人已婚已育,都不知道被老公灌溉过多少次,看着表面保守,私下说不定吃过老公的鸡巴几回,对精液味道肯定比寻常小处女敏锐得多。

    他暗道一声失算,心里紧张,只好端起自己那杯,说:“那老师您喝我这杯?”

    “算了,不必。”她颇为嫌弃地摇了摇头,仿佛生怕他已经沾过嘴巴,就那么浅浅抿了一下,跟着似乎是没尝出什么,又喝了两口。

    赵涛这回才算是彻底放松下来,唇角,也露出了大功告成的欣喜微笑。

    结果,不知道是不是咒术起了作用,于钿秋之后把他跟孟晓涵带去了四楼的教师用办公室,借了张桌子坐下,恨铁不成钢地一路训了赵涛将近一个半小时。

    连孟晓涵在旁边都觉得有点不对劲儿,可她瞪圆眼睛看来看去,也猜不出到底是为什么。

    赵涛心里虽然知道原因,可无法明说,只能暗暗叫苦,骂了自己一句蠢货,竟然忘了女人还是会吃醋的,听于钿秋最后对杨楠的抨击越发激烈,对余蓓也不屑一顾起来,只好勉强开口,尝试把话题引回到原本要商量的考试上。

    可能是爱情有了效果吧,于钿秋总算再次确认了之前的承诺,他只要考过九十分,就能算及格。

    呼……走出办公室的时候,赵涛长长出了口气,这下,以后于钿秋的课,应该可以安然无恙了。

    (一百七十三)“孟晓涵,你都跟于老师说什么了啊?我说让你帮我找个能求情的机会,怎么感觉我一来,于老师更生气了啊?还一直揪着我谈恋爱的事情说个没完,她一个任课老师又不是导员,管得太宽了点吧?”下楼时候,赵涛故意摆出生气的样子说。

    孟晓涵有点心虚地别开眼,轻声说:“也许老师就是觉得你过分了呢。不过,赵涛,你真不觉得,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吗?咱们都是大学生了,没三四年,就该走向社会,工作,立业,成家。你……你这样一心二用,未来有多麻烦你没想过吧?”

    “没,那你说我该怎么想想?”他眯了眯眼,颇有几分期待地说。

    孟晓涵眼睛似乎一亮,用谆谆教导的语气柔声说:“选伴侣,是一生一世的事情,我觉得,单纯考虑……唔……好看不好看,其实是错的。你仔细想想,杨楠喜欢女生,余蓓跟她在一起看着也挺开心,最诡异的是,她俩互相还不吃醋,赵涛,喜欢一个人……怎么可能没有想要独占的心思呢。我觉得,这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她们并不够喜欢你。”

    赵涛嘿嘿一笑,说:“没关系啊。”

    “没关系?不够喜欢你,那……未来可能就会不想和你结婚,你的恋爱,不就没有结果了吗?”

    “我不在乎结果,现在有两个漂亮女生都喜欢我,肯跟我做各种各样的事情,我高兴还来不及呢。结婚那么远的事情,我着什么急。再说了,余蓓爸妈都见过我了,我真想结婚,她多半会答应的。”

    孟晓涵的脸色有些发白,但还是有些固执地说:“可余蓓……”

    她似乎想说点余蓓的缺点,可作为女友,余蓓乖巧听话百依百顺,在高三那一年死守着赵涛不离不弃有目共睹,被父母师长轮番上阵连打带骂硬是死死扛了下来,连暂且转战地下明面上分手都不肯,要说她不适合跟赵涛结婚,她恐怕昧不起这个良心。

    憋了好几分钟,她才跟吞了一口气似的昂了下脖子,接着说:“余蓓对你这么好,你真打算和她结婚,这样对得起她吗?”

    “她没意见啊。”赵涛笑眯眯地说,“可能她觉得我独个在大学这边待着寂寞吧,还叮嘱杨楠好好照顾我呢。”

    “那杨楠呢,”孟晓涵的口气听起来似乎有些急躁,“你什么承诺也给不了她,这公平吗?这……这可是女孩最好的年华啊。”

    “孟晓涵,于老师训了我一个多小时,都很不得把婚姻法摔我脸上了,我好不容易才出来,你又要来?”赵涛突然伸手拍了拍她的肩,“饶了我吧行不行?”

    她吓得往旁边一缩,但跟着似乎又觉得有点后悔,忍不住咬了咬嘴唇,轻声说:“我……我没有指责你什么,我就是觉得,你明明可以……可以和好女孩安稳相守共渡一生的。”

    “你说的好女孩是指什么?好学生吗?”他在心里得意地笑了笑。嘴上却故意很受伤一样地说,“我最先追求的不就是个好女孩吗,可她一心学习,没空跟我一起考虑遥远未来啊。”

    “高中……高中生不能早恋。”孟晓涵的脸顿时急得有些发红,“哪儿能那么早就开始考虑。”

    “早晚这种事情因人而异,我不是学习那块料,就喜欢谈恋爱,当然觉得高三都太晚,好学生嘛……估计觉得大四都太早,打算毕业工作以后慢慢相亲吧。

    我哪儿敢奉陪一直等着,万一等到最后人家不乐意,我再去哪儿谈学生时代这种不用考虑乱七八糟东西的恋爱啊?”

    “人生不是那么极端的,大学……不就挺好。”

    “对,我也是这么想的。”赵涛笑着说,“这么多可爱女生,还都不像高中时候那么没劲,拿学习当借口,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多好。”

    “赵涛,你这样说……很不公平。为了学习……并不是借口,不好好学习充实自己,将来怎么好好工作,怎么可能有好好生活的基础?人不能只看当下的。

    大学课业没有那么繁重,课余生活也丰富了许多,这不才是……适合的时候么。”

    “那真是太可惜了,好像我要是有耐心一点就好了。”他摸了摸头,故意憨呼呼地笑了笑。

    孟晓涵有些期待地看着他,轻声说:“其实……也不算太晚啊。于老师不是说,只要能认清自我,明白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及时改正,未来……还是会很美好的。反正……男生有前女友,好像也挺正常的。”

    “不不不,那不正常,他们始乱终弃,我可和他们不一样。”赵涛摇了摇手指,“余蓓和我同居了那么久,杨楠现在也跟我住在一块,这都是很多人知道的事情,要是成了前女友,你知道会被说得多难听吗?这世上最不缺背后嚼舌根的贱人,到时候他们被骂破鞋、公交,我得多心疼。反正和我是打定主意了,谁也我也不会放弃的,再有谁喜欢我啊,就必须接受这两位女朋友的存在,当三分之一才行。我不勉强什么,男女关系两情相悦,能接受的我会好好喜欢她,不能接受的,就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咯。”

    “这……这是什么歪理。现在,是一夫一妻制的时代了啊。”孟晓涵的口气更加急躁,“你最后总要选个最喜欢的永远在一起不是吗?”

    “我都挺喜欢的。最后结婚的话,就看谁最喜欢我吧。”赵涛走下图书馆门口的楼梯,转身扶住一棵树,正面对着孟晓涵,“多半就是小蓓了,我都想不出怎么可能有人比她更爱我。她实在为我做了太多事。”

    “为了你失去自我,算是好事吗?”孟晓涵很不认同地说,“难道努力自我提高,争取和伴侣一起走到更高的位置,就不是爱情的表现了吗?”

    “你说的我明显感觉不出来啊。”赵涛笑嘻嘻地说,“孟晓涵,假设一下,有一个女生说喜欢我,和我接吻,陪我在一起,甚至愿意在高中就去我家住,满足我各种各样的要求,而另一个女生整天闷头学习,努力上课,见老师比见我都多,最后告诉我这也是喜欢的一种,你不妨问问,全学校的男生有几个会同意的。”

    孟晓涵的表情顿时有些呆滞,站在那儿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好了,孟晓涵,咱们也别乱七八糟打哑谜了。我多少感觉到了一点,你高中看见余蓓追我,大学看见杨楠追我,不得不承认我其实挺有魅力的,总算知道学习之外还有别的可以让你动心了,对吧?你说你一个大学女生,喜欢男生连明说都不敢,能争取到什么?”

    她的嘴唇动了一下,跟着紧紧抿住,好一会儿,才说:“能怎么说啊,你……都有两个女朋友了。我……不想谈不能结婚的恋爱,我希望能跟喜欢的男生……一起携手走完人生剩余的所有岁月。”

    她的语调渐渐走高,“我要的是很平常的恋爱,我想要喜欢的男生……只喜欢我,一男一女才是这世上最正常的情况,我想要这样,到底有什么不对!”

    “那你做了什么?”赵涛淡淡地说,“考验我的直觉吗?要不是我对暗恋这种事非常有经验,真猜不出你其实对我有意思,我差点都以为自己曾经得罪过你,才让你对我有俩女朋友的事情这么不满。”

    “我……我哪里知道该怎么做……”

    “可以学啊。”他抬起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她的脸颊,看着因此而浑身僵硬的她,带着一丝嘲弄说,“你可是我认识的人里最优秀的好学生了,真要愿意,就去好好学学,正常的女生是怎么追求喜欢的男生吧。”

    (一百七十四)还没走到校门口,杨楠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她下午那门看来考得不怎么样,口气听起来很有点消沉,不知道是不是想主动道歉但拉不下脸,吭哧吭哧憋屈半天,就报告了一下自己的答题情况。

    “那你肚子好点了吗?”赵涛想了想,放软语气问道。

    “好多了!”她马上提高声音回答,跟着觉得自己似乎又太过激动,赶忙又降低声调,“药……挺管用的。大夫说我可能是吃得不干净了,让我好了之后调整一下肠道菌群。”

    他顺着台阶说道:“看,我就说不是我的原因吧,我哪儿有那么长的鸡巴,还能捅进你大肠里啊?”

    “哦,对不起嘛……”杨楠总算小声嘟囔了一句,“我往回走呀,晚上吃什么?我直接带回去好不好?”

    赵涛看了一眼身后还能看见个顶的的图书馆,笑道:“我在学校门口等你呢,来吧。你考试我还能真在家一直傻玩游戏啊。”

    “我这就来!等我!”

    没几分钟,杨楠就夹着书包甩着两条长腿跑了过来,跟他一起回家。

    往校门外的时候,赵涛觉得好像有谁在哪儿正看着自己,可四下扭头望了一圈,也没找到是谁,干脆一把搂住杨楠的腰,故意亲亲热热地走了出去。

    杨楠哪儿知道他是故意炫耀,还当是和好的信号,喜滋滋靠了上去,反正她就算想在乎旁人的眼光也早已经晚了,干脆大大方方靠在赵涛肩上,连体婴似的走了出去。

    前面见红的时候屁眼差点被操出血,这会儿走了个干净,余蓓带来的药杨楠从第一天就乖乖吃上,小小的冷战也已经彻底结束,她理所当然要为那空落了一个礼拜的小穴穴谋谋福利。

    晚饭后赵涛打了会儿游戏,才开始复习,杨楠就换上了一身屋里没暖气绝对会被冻死的行头,晃悠到他身边坐下。

    小背心也就刚好裹住奶子不露肚脐,小裤衩就更别提了,大腿上头都亮着半拉屁股,就是准备钻被窝的打扮。

    赵涛本来还没注意,被光溜溜的大腿蹭了两下,视线一转,当即就明白过来,自己这书,怕是看不成了。

    “我明天要考现代文学史了。于钿秋的课。”他清清嗓子,提醒了一句。

    “哦,那你复习吧。”她眨眨眼,很无辜地说,但两条胳膊架在膝盖中间,恰好把一对儿奶子挤到一起,让小背心露出的那一大片胸脯下顿时陷出一道乳沟。

    而且,不知道是那背心有点紧,还是杨楠的奶子又长了,弹性布料把两颗肉球裹得死紧,上头还凸了点,看大小,这妮子的奶头竟然已经硬了!

    “你去看会儿片吧。”赵涛微微一笑,估计转回头看向书本,“我再复习一下,这个单元重点看完明天考试就差不多了。”

    “哦。那我先看会儿电影。”杨楠白了他一眼,气哼哼扭到电脑桌前坐下,找出电影文件夹扫了一圈,全无兴趣,歪头想了想,干脆直接找到了她自己名字命名的路径,舔了舔嘴唇,插上了耳机。

    才看了不到两页书,赵涛就听到耳边传来了杨楠的娇喘。

    他扭头一看,这小骚丫头竟然已经岔开了腿,一脚蹬在床边,一脚夹在桌上,白白的小手伸进小裤衩里,曲曲伸伸可到挖起了泉眼儿。

    赵涛忍住笑站起来,去床头柜里拿出了玩具,寻思着下学期还得早点过来先攒了新电脑把这些好东西拷贝过去,不然符小宇到时候过来搬走杨楠非得憋死。

    存心试试她这会儿的羞耻心,他拿着震动棒插好电,轻轻敲了敲她的胳膊。

    她正眼湿耳红地盯着屏幕里两个肉虫子磨胯蹭奶,手臂被震了一下,赶忙扭头一看,望见赵涛笑吟吟的脸,她哼了一声,一把接过了震动棒,扯着线就转过身,隔着内裤压了上去,旋即就是一声满足的长哼:“嗯嗯……嗯啊啊——”

    他吁了口气,寻思差不多九十来分应该不成问题,啪的一声合上书本收拾干净,往床边一坐,抚摸着杨楠正因过度紧绷而微微抽动的大腿根,笑道:“小楠,看来你这不太需要我啊?”

    “哪有……我……我里面想要……”她转过身,一摘耳机直接扑了上来,娇喘着在他脸上乱吻一通,一边扒他的衣服,一边说,“不一样,玩具……比真人来劲儿,身上爽,但……但是心里不舒服,没人抱我,亲我,憋得慌……赵涛,是我不好乱发脾气……对不起,对不起嘛……”

    “我早说没事了啊……”他抬手把背心的领口拉大,掏出一颗浑圆的乳房,轻轻拨弄着胀气得乳头,“又道歉干什么。”

    “可我勾引你……你都不……不操我……”她趴在他身上,撅起屁股自己扯下了裤衩,抬腿脱掉,拉着他手摸到自己胯下,“赵涛……我湿了……刚才就湿透了……”

    “你来呗,你又不是没主动操过我。”他笑嘻嘻地掐了一下她的奶头,抬屁股用翘起的鸡巴隔着内裤顶了她肚子一下,“给我唆两口,弄湿放进去,你又不是不会。”

    杨楠点点头,立刻蜷缩下去,拉下裤腰就把大半根老二含了进去,灵活的舌头急急忙忙把唾液上下抹了一边,跟着曲腿深蹲,跟要小便一样骑在了赵涛腰间,畅快地昂头呻吟,把小别胜新婚的鸡巴一寸寸吃进了白馥馥的阴阜中心。

    等杨楠尽兴躺下,噙着笑意睡着,赵涛也彻底没了看书的劲头,瞄一眼表,想着明早起来再突击一下,翻过去把她白花花的身子一搂,肉贴肉睡了。

    第二天起来,赵涛抓紧看了两个小时书,然后用震动棒把睡得正香的杨楠“叫”醒,交代一声,拎着书包奔考场去了。

    独立学院这种考试,本部那边的老师一般也就出出卷子判判分,除非卷面有错,否则很难见到老师亲自过来,监考的常规配置是两个高年级学生会成员配个有空的导员,也有人手不足的考场干脆三个学生会成员上阵的。

    所以比起高中时期的期末考,气氛不知道轻松了多少。

    不过这门课赵涛还算有信心,连小抄都没缩印,准备凭实力来给于钿秋一个小惊喜。

    只要卷子符合于老师最后一节课承诺的水平,那不说九十九、一百这样的高分,拿个九十四、五他觉得问题应该不大。

    铃响发卷,填号写名,赵涛扫了一遍卷子,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对,说好的全部是单选多选判断题,怎么最后突然多出了二十分的主观论述?

    主观题这种东西,给分不是全凭老师心情吗?是不是还打算给个八百字作文啊?

    他觉得有些不妙,但定了定神,又认为凭自己的文笔,总不会在主观题上丢分超过一半,前面全部拿下就是。

    起了较劲的心,他下笔如有神,刷刷刷刷就写了起来。

    题目确实不难,符合于老师“独立学院的你们也能顺利过关”的承诺。

    做到一半,让学生们有点意外的是,应该在本部监考的于钿秋竟然过来这边巡场了。

    以为是卷子上有错误,考场里的学生齐刷刷见了逗猫棒一样抬起了头。

    于钿秋反而有些不好意思,摆了摆手说:“没事,我就是来看看大家答题的情况。你们加油,不用管我。”

    赵涛看了一眼和平常穿着没有多大分别的于钿秋,得意地笑着低下了头。

    她化妆了,而且,是挺明显的那种。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