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书屋 > 情欲小说 >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 >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四十八)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四十八)

推荐阅读: 仙子蒙尘传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   天云孽海   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姇】高H乱轮系小说   网游之纵横天下绿帽版   笑傲神雕   乱欲-利娴庄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  

    (二百三十七)。

    和女人打交道多了,男人找借口撒谎的本领就会不自觉地直线上升。赵涛扶住墙,带着有点寂寞的表情说:“我……同屋的男生宁愿去别的房间跟人挤,我一个人待着很无聊。我想上楼找你和于老师说说话,可出了电梯考虑了一下,觉得这么晚了不好,就准备回去。结果……没想到你竟然出来了。是和我心有灵犀吗?”。

    孟晓涵明显并没相信他,皱着眉问:“为什么不提前发条短信?”。

    “我在下面无聊晃荡了一圈,上来的时候兴之所至才换到五楼下的啊。谁知道你们睡了没,哪敢发短信。”赵涛面不改色地说,“你呢?这么晚了穿戴这么整齐,出门有事?”。

    孟晓涵半信半疑地看着他,叹了口气,重新摁下按钮等待错过的电梯回来,“于老师好像……被这里的人灌酒了,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人欺负,回屋之后就说头晕,澡也不洗衣服都没换就上了床,我听她好像隐隐约约蒙着被子在哭。

    我问她是不是难受得厉害,她说是,我就想下去给她买点醒酒的东西,看看能不能让她舒服点”。

    “在哭?”赵涛皱了皱眉,小声咕哝了一句。

    “嗯,”孟晓涵盯着他的表情,缓缓说道,“哭得不厉害,但也不停,到我出来还蒙着被子,也不让我看,我问就只说自己不舒服。从她回来到我出门,这七八分钟就没停。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身上难受得厉害,还是……心里难受得厉害”。

    废话,当然是心里难受得厉害,三十多岁有家有小的女人,喝了点酒一不留神被暗恋的学生开苞了菊花,进屋的时候屁眼里还剩着精液没流光呢,高潮完了人清醒了准是想起家里没卵用的老公了,心里愧疚呗。

    但这话当然不能告诉孟晓涵,赵涛微微一笑,说:“这下面可不安生,我陪你去买吧,买好送你上来我才安心”。

    孟晓涵的神情看起来有些复杂,她犹豫了一下,看了看打开的电梯,先跟他一起走了进去,接着才说:“我……觉得对我来说你更危险”。

    赵涛指了指自己脸上的伤,没好气地说:“我舍得打你吗?我舍得把你拖进小巷子揍一顿然后扒掉裤子强奸吗?这地方对面就是卖逼一条街,一溜发廊就找不出个会剪头的,你一个漂亮女生这个点自己去外面晃荡,我好心陪你,你还觉得我危险?那你自己去吧,回头出了事,倒是能保研省得你自己考了”。

    “赵涛,你……你能不能不要说话这么粗俗?”孟晓涵胀红了脸,“你以前明明……明明不是这样的”。

    “这不较粗俗,叫直白。”赵涛哼了一声,“着急时候谁他妈还管文雅不文雅。我就不信你爸气急了教训你打屁股的时候还能念叨四书五经乐府诗歌”。

    “我爸才不会打我屁股!”孟晓涵也有点生气的样子,“你也不是我爸,我爸才没你这么……这么不要脸”。

    赵涛撇了撇嘴,不再多说,出了电梯后,直接坐到了一楼大堂沙发上,对着门口做了个请的手势。

    孟晓涵赌气一样迈步走了过去,看来这种象牙塔里关久了的脑袋里就是对危险没个明确的概念。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

    都他妈学狗肚子里去了。

    赵涛抱着手肘,盘算着隔多远悄悄跟住她。再怎么说,这也是他锁了的女人,而且曾经真真切切地喜欢过,说什么也不能让这边的地痞流氓占了大便宜走。

    孟晓涵气冲冲扶住了门把,结果却站在了那儿,瞪着眼睛看向对面,从左看到右,从右看到左。

    不用走过去,赵涛都知道她看见了什么。

    波浪卷黑丝袜高开叉,天寒地冻依然恨不得露出胯,冷飕飕色迷迷笑嘻嘻,嘴里哈着白气依然来吃鸡,这两种人构成的小型经济圈附近,怎么可能少得了满眼凶光四处游走晃荡的小混混,那大羽绒服俩口袋都鼓鼓囊囊,指不定就能从里面掏出个什么来。

    孟晓涵犹豫了一下,折返回来走到前台,问了服务员几句什么。

    服务员微笑着指向门口,说了一串,应该是在给她指路。

    可她就是不敢出去才回来问的,这下没了招,扭头看了看赵涛这边,磨磨蹭蹭走了过来,小声说:“对不起,还是……请你跟我一起去一趟吧”。

    “于老师就是喝醉了身上不舒服,不行你买点饮料给她喝也一样。非要跑出去干什么?”赵涛站起来,看着她问。

    “她哭得太难受了,我……听得心疼。”孟晓涵抿了抿嘴,“我知道药房有种什么根解酒丸挺管用,我叔叔老喝醉,婶婶家里就一直备着。出门左拐走到路口就有药店,我……自己不敢去”。

    “看来还不傻。”赵涛笑了笑,“走吧”。

    这地方灯红酒绿,又在小县城里,要说危险的确是比他们平常待的地方危险,但这么短的距离真出什么事,赵涛也是不信的。

    亮堂堂的街,只要他俩不惹事,孟晓涵的姿色可还不至于到了让人不在对面花钱打炮宁愿犯法强奸的地步。

    他先前也就是想吓唬吓唬她,跟着女孩子出去,让她害怕点,自然就跟得近点紧点,可不是坏事。

    把她护在内侧,赵涛也不知道该聊什么,就这么默不作声跟着走了出去。

    孟晓涵走了几步,手机嗡嗡一震,她就从兜里掏出来,低头去看。

    赵涛停下无聊,扭头四下看看,结果就看到一辆摩托车从不远处突然加速,冲着孟晓涵的方向就冲了过来。

    抢东西的。

    他连忙一把攥住孟晓涵握着手机的胳膊,双臂把她往怀里一搂,扭身就护到了自己怀里。

    那飞车党伸手抓了个空,骂骂咧咧开远走了,没再回头。

    孟晓涵捧着手机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瞪着眼睛呆立了十几秒,才猛地哆嗦了一下,飞快地把手机装进了口袋。

    脸色苍白的她,直到进药店前,除了一声谢谢,没再说一句话。

    (二百三十八)。

    孟晓涵去问解酒药的时候,赵涛百无聊赖地转了一圈,一眼看见两样东西,心里一动,掏钱买了下来,装进兜里。

    回头看见药店靠门边专有一个柜台摆着龙精虎猛的肌肉男广告,他走过去看了看,还真是有点心动。

    他感觉自己照这么纵欲无度下去,似乎早晚要用上这里的药。

    啧啧……有擦的,有喝的,有药丸,有胶囊,还有真空辅助器械,不愧是开在发廊一条街的的药店啊。

    他正看得起劲,孟晓涵在门口轻声说了句:“好了,咱们回去吧”。

    “哦。”他应了一声,才觉得她的脸色不太对劲,出门前扭头看了一眼,顿时恍然大悟。

    药店那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大妈显然是把他俩当成了小情侣,看到赵涛先买了两盒那样的玩意,再在壮阳专柜前面晃荡,孟晓涵还买了一盒解酒药,脑内顿时不知道补完了多少少儿不宜的戏码,看孟晓涵背影的眼神简直就像看到了一个不知检点的小婊子。

    难怪一出门孟晓涵就红着脸说:“你……你在那个柜台一直看什么啊”。

    “未雨绸缪咯。”他存心逗她,就很老实地说,“我女朋友比一般男生多,肯定累得也比他们快,说不定不久以后我就该用这些药了”。

    孟晓涵皱起眉,明显很不想和他就这个话题展开讨论,但憋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说:“身体是自己的,还是多注意节制的好。贪多嚼不烂的道理,你总该懂”。

    “可惜我就是贪多,不过我也是注意精挑细选的,不够格的女生,想当我女朋友我都不答应”。

    孟晓涵抿了抿嘴,明显吞了口气下去,不再说话。

    赵涛笑呵呵地继续逗她,“于老师跟你非亲非故的,你为她出来买个药,差点被抢了手机,值吗?”。

    “尊师重道,应该的。而且……”她轻声说,“我想出来透透气,我心里也不舒服”。

    “那出来一趟好点了吗?”。

    她摇了摇头,“没,胸口反而更闷了”。

    “胸口闷啊,我帮你揉揉怎么样?”。

    她愣了一下,有那么两三秒似乎是没反应过来的样子,跟着才泛起一股怒气,沉声说:“赵涛,我……我不许你这么轻薄我。你、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当成一个我挺喜欢的女生啊。怎么了?”他很无辜地说,“倒是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见到一个漂亮女生就会趴下当狗汪汪叫的那种吗?我不喜欢的女生,脱光了站在面前说胸闷我也不会管的”。

    “歪……歪理!”她面红耳赤地一甩头,气哼哼走进了酒店。

    他吹了声口哨,笑嘻嘻跟上去,一起进了电梯。

    “你为什么不摁?”摁亮五楼后,孟晓涵皱着眉说。

    “我也去看看于老师到底怎么样,她这学期上我好几门课,我不和她搞好关系,她再故意挂我科要怎么办?平时献殷勤,考试才不愁”。

    孟晓涵不情不愿地说:“于老师都已经躺下了”。

    “你不是说她衣服都没脱么,那怕什么”。

    “那万一现在已经脱了呢!”她自己可能都没注意,这话里透着多么明显的醋味儿。

    “那也盖着被子呢啊。难道于老师光着屁股在屋里发酒疯?”他笑了笑,“那我更要看看了,抓住她把柄,她就不敢再给我挂科,多好”。

    “努力学习好好复习,就不用担心挂科了。”孟晓涵低声说了一句,拿出房卡刷开了门,“我先进去看看,你不许进来”。

    “哎呀,于老师有分寸,还能真让我看见什么啊。”赵涛才不理她,直接伸手一撑推开了门,嘴里带着笑意说,“于老师,我听说你身上不舒服,来看你了。

    你难受得厉害吗?这会儿好点了没?”。

    孟晓涵那里拦得住他,只好咬牙跺了跺脚,关上了房门。

    看来于钿秋已经哭够了,也脱了不少衣服,整整齐齐叠放在柜子上,上身穿着之前赵涛见过的衬衣,盖着大被子靠在床头,十分吃惊地瞪着红肿的眼睛看着走进来的赵涛,“你……你怎么来了?你来干什么?”。

    孟晓涵大概是听口气错以为于钿秋又羞又恼,赶忙进来说:“于老师,我看你不舒服,下去给你买了解酒药。我正好碰见赵涛,他听说你不舒服,就非要来看看你”。

    赵涛温柔一笑,轻声说:“于老师,知道你不舒服我可着急了,一路跟着孟晓涵就来了。你没事吧?”。

    于钿秋脸上有些发红,抬手抚着额头,挡住了垂下的视线,“我就是有点头昏,可能喝得有点多,现在没什么事了”。

    “可孟晓涵说你一直蒙着被子哭。”赵涛很亲切地坐到床边,凑近说,“老师你不会被谁欺负了吧?谁这么可恨,你告诉我,我去跟男生们一说,看我们打不死他”。

    “没有,没有……他们的确想灌我,可我……不是没真醉么。”于钿秋似乎觉得屋内的气氛有些尴尬,忙说,“我没事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我看你喝了解酒药就走。”赵涛起身走到电热水壶那儿,里面的水已经倒完,他笑了笑,进去厕所接满自来水,趁着没人看到,在连接电源线的地方用力狠狠一拽,把后面的接头直接扯松,还怕不保险,他又把上面盖子的弹簧扣用指甲掐住,狠狠一掰拧断。

    出来之后,他故意做出一副很吃惊的样子,“晓涵,你们屋的电水壶我不小心摔了一下,好像坏了。你要不要拿去找前台换一个?喝醉的人容易渴,没有热水很麻烦的”。

    孟晓涵只好又把刚脱下的外套穿上,拿过水壶看了看,皱眉嘟囔了一句:“怎么这么不小心。”就出门去了。

    毕竟屋里登记的住客是她和于钿秋,她肯定不会让他去跑这趟。

    赵涛看她出门离开,眼中闪过一丝得意,立刻回身走到于钿秋床边,坐下抓住她手,柔声说:“于老师,你到底怎么了?晓涵说你蒙着被子哭,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没有,”于钿秋皱着眉想要辩解,犹豫了一下,轻声说,“我……我就是觉得特别对不起……老公”。

    “后悔了?”他凑到更近的距离,伸手暧昧地抚摸着她红肿的眼眶,“瞧你,哭得都不美了”。

    于钿秋吸了吸鼻子,扭开头,“好了,我没事,我就是情绪不太稳定,睡一觉就好了。你赶紧回去吧。让孟晓涵看出什么来,可麻烦得很”。

    “不行,我还有工作没做完。”他一本正经地说,“老师,我听人说,操屁眼的时候如果不够温柔,肛门是会擦伤裂伤的,我刚才那么激动,都不知道给你弄伤了没有。这怎么行,我得负责到底”。

    “没有,就是有些胀痛。”于钿秋脸顿时红了一片,“没伤,你别操心这个了。以后……也别惦记着”。

    赵涛有备而来,怎么肯就此罢手,也不再多说,把被角一掀,猛地亮出她只穿着三角裤的光裸下体。

    “呀!你……你这是干什么”。

    “我看看,我在药店给你买了护肛药,不给你用上我不可能安心的。”他嘴里回答着,双手抱住于钿秋就翻了过去,抬手一扯,拉下了紧绷绷的三角裤,裤底的那片水痕已经干涸,留下淡黄色一片印子。

    “不行!你、你放开我!孟晓涵一会儿就回来了!”她不敢大声叫嚷,只好拍打着赵涛压低声音提醒。

    “我给你上药,上好药就走。我说到做到。于老师,我答应过不操你小穴,最后是不是做到了?”他一边说,一边趁她羞耻难耐,单手扒开了夹到一起的臀肉。

    “那……那你快点!”于钿秋挣了两下没有挣动,羞耻万分地说。

    “马上就好,你让我看看,两种药呢,得先上一个。”他笑嘻嘻打开了第一个盒子,打开了里面的开塞露,拧掉头吐了点口水上去,对准屁眼就插了进去。

    “呜呜……呜唔……”被挤入的同时,于钿秋发出难忍的酥软呻吟,颤声道,“你……你这是什么药……呜……”。

    “防止擦伤的,你千万憋住,在里面留得越久越好。”他把塑料瓶连着盒子装回兜里,摸出了另一盒药,痔疮栓,“我这就给你上下一种药”。

    “我真没伤……”于钿秋都快急哭出来,可大白屁股被赵涛牢牢压着,屁眼里也被开塞露刺激,一阵阵痉挛抽搐,哪儿还有力气反抗。

    “防患未然,真伤了大便过去感染,到时候肠坏死肠梗阻肠瘘你以后打算一辈子挂粪袋啊?”他随便说着脑子里闪过的胡言乱语,带好指套,剥出栓剂,用力顶进了于钿秋的菊花中心。

    “啊……”她把脸埋进枕头里呻吟出声,两条小腿不受控制的离开了床面,脚趾头都蜷成了一团。

    他故意往里捅得很深,一直到两根指节都被柔软但紧缩的括约肌吮住。

    时间缓缓地流逝,于钿秋感觉有些不对,扭头说:“还没好吗?到底要多久?”。

    这时,门把转动的声音传来,赵涛马上把手抽回,一下子把内裤给于钿秋提上,把她往回一翻,拉起被子就把她盖住,同时低声叮嘱说:“千万要憋到忍不住再去厕所。这样才有最好的效果,不然屁眼坏掉,我可不负责任”。

    说完他马上起身,往门外走去。

    经过孟晓涵身边的时候,他笑眯眯地说:“晓涵,老师喝酒好像喝坏了肚子,里面都是凉气咕噜咕噜的疼,我说揉她嫌我是男生不让,你回头给她揉揉吧,越用劲儿越好,把凉气排出来,就舒服了”。

    也不等孟晓涵回答,他反手摸了一把她的屁股蛋,哈哈一笑,出去关上了门。

    (二百三十九)。

    非常畅快地发泄了一次,还过足了玩弄于钿秋的瘾。光是想象于老师被孟晓涵热情体贴揉肚子时候硬憋着一屁眼东西不敢厕所的难受样子,赵涛就在床上笑得打滚。

    最理想的情况,大概就是孟晓涵要揉,于钿秋不让,孟晓涵看她难受,主动帮忙揉,于钿秋看起来更难受,最后孟晓涵揉啊揉,揉到于钿秋憋不住飞奔去厕所。

    真可惜不能留在那儿看看后续的场景是不是如期望那样的发展,他伸了个懒腰,拿起手机回了几条短信,心满意足地睡了。

    隔天一早,当地的组织方就匆忙调来了另一辆大巴,在酒店下面点了名后,大家顺次上车落座。

    活动已经结束,自然没有谁再考虑按之前的男女搭配就座,除了确实谈得来的,大都按性别分开坐下。

    然而明面上谁跟赵涛也谈不来,他慢悠悠上车一看,上下两层没谁身边留着他的位置。

    孟晓涵、张星语和金琳都跟相熟的同学坐在一起。

    他挠了挠面颊,正无奈的时候,楼梯下面于钿秋叫了他一声,“赵涛,你不是晕车吗?下来跟我坐第一排吧”。

    “哦。”他眼前一亮,笑呵呵跑了下去。

    但于钿秋已经丝毫不见昨晚在他鸡巴操弄下的失神娇柔,那正经端庄的脸,又彻底摆出了老师的架子。

    他笑着往窗边挤过去,这次她抬起双手挡在胸前,小心翼翼地扶着他送到里面,连这点肢体接触也仔细隔绝。

    赵涛皱了皱眉,坐下之后,扭脸压低声音说:“于老师,不用这么翻脸无情吧?”。

    于钿秋板着脸瞪了他一眼,低声说:“赵涛,昨晚什么都没发生过,希望你能牢牢记住”。

    他心里冷笑一声,嘴上柔声道:“好好好,于老师,我会好好记住的,就像记住你屁股沟里那三颗小黑痣一样”。

    于钿秋浑身激灵了一下,那种私密羞耻的地方她当然看不到,能看到的,反而都是见到过她最丢脸样子的人。

    赵涛看着她脸上的表情,知道这一票赌对了,按他们夫妻保守的作风,她老公兴许都不知道爱妻的屁股沟里有这种小记号呢。他笑了笑,当然不会告诉她其实这就是他信口胡诌,而是轻声低语道:“于老师,难道……你老公都不知道吗?”。

    于钿秋的面皮明显的颤动了一下,明显的慌乱浮现在脸上,她往赵涛的方向挪了挪,压低声音说:“他……他才没你这么……这么猥琐”。

    “只是因为他不够喜欢你吧?嫌你那里脏,连看都不肯看,别说亲、舔,用最重要的地方插了。”他干脆舒舒服服靠到了于钿秋肩上,知道她这会儿也不敢把他顶开,悠然笑道,“多好啊,于老师,咱们两个,也有你老公都不知道的小秘密了”。

    她有点羞恼,抿紧了嘴,不说话。

    赵涛瞄了一眼过道对面坐着的女生似乎在惊讶地看着这边,故意扭头做了一个特别下流的表情,吓得那俩女生赶忙转开视线。

    他想了想,笑着问:“于老师,后面感觉舒服点了吗?昨天给你的药管用不?”。

    于钿秋皱起眉,明显的嫌恶从眼中流露出来,“不知道,你一走……我就去厕所了”。

    赵涛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笑道:“为人师表,撒谎可不好。算了,你不说,我回头问孟晓涵就是。她要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不介意给她解释解释”。

    “不许说!”于钿秋的声音不自觉地提高了一些,接着连忙压下,“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关心老师的恢复情况啊。我怕你不好好用药,万一伤了,我能跟老师相亲相爱的地方,就不能用了。”说着,他的手就从这边的靠背缝隙里钻了进去,贴着她饱满柔软的丰臀,缓缓蠕动。

    “你……我……”于钿秋又是生气又是羞耻,想摆老师架子摆不出来,想躲他的手动作不敢大,僵持了几秒,才无奈地放软了语气,轻声说,“赵涛,老师……老师一时糊涂,跟你做了错事,是老师喝多了酒,犯傻,冲动了,老师……老师对不起你。可以请你放过老师吗?老师……还有家有孩子,我不能失去这一切。你就把昨晚的事情忘掉吧好不好?”。

    “你还没说实话呢,昨晚我的药最后到底怎么了?”他的指尖已经找到了屁股沟的位置,蜷曲起来,握住了她小半个臀尖。

    于钿秋脸都红了小半,赶忙往他这边侧了侧身免得被看到,“我……我就按你说的忍住了啊。能怎么样”。

    “孟晓涵没看出什么?”。

    “我哪儿知道。”于钿秋没好气地说,“她也不知道怎么那么热心,非说我肚子不舒服有凉气,又是给揉又是去服务员那儿要热水袋的,最后我实在憋不住,就去厕所了。真的”。

    看赵涛没有再追问,她似乎稍微松了口气,轻声说:“好了,赵涛,咱们……咱们之间又没有未来,以后还维持老师和学生的单纯关系不好吗?”。

    “可我会很怀念老师的,我现在闭上眼睛,还能看到你白白的屁股,红红的屁眼,就兴奋得鸡巴发硬,老师,你和那些小女生完全不一样,我万一还想要呢?”。

    他歪着脸,颇为无赖地说。

    “可那是不对的”。

    “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呢。再说……我不是都答应了,不和你老公共用一处,这样你就没什么对不起他的了”。

    “怎么可能!”她急得推了他一下,“这叫什么歪理,难道……难道那样就不算……不算了吗”。

    “不算。”他笑眯眯地凑回去,侧头故意又往对面那两个女生那边抛了两个下流眼神,那两个女生被他看得有点心慌,嘀咕了两声起来往后排走了,他这才满意地靠在于钿秋肩上,巴掌揉得更加肆无忌惮,“你老公娶你回去不就是为了生孩子吗。你生孩子的地方给他保护好,给他留着不就行了。我保证不碰,那里永远都是他的”。

    “老师,你昨晚明明也很舒服不是吗。你高潮了至少两次吧,爽不爽?是不是感觉肚子里面都要融化了,升天了没有?你老公让你尝过这个滋味么?没有吧?

    不然,你怎么可能连阴蒂那么舒服的地方都不知道怎么用。你老公,舍得像我那样舔你那种地方吗?”。

    于钿秋面红耳赤别开脸,小声说:“够了。我……我不跟你说了。你休息吧,小心晕车”。

    赵涛笑了笑,没所谓地脱下外套盖在身上,靠向了窗口。

    他知道理智恢复之后,单纯靠那种肉欲的快乐不太容易把于钿秋彻底拉入禁忌的乐园,但他并不急,因为他知道,他的砝码中,高潮不过是小小的一部分而已。

    他真正有恃无恐的根基,其实还是锁情咒。至死不渝的爱情在手,他还怕什么?。

    车开了一会儿后,司机也许觉得无聊,顶上挂着的小电视开始播放无聊的老电影。

    赵涛看了一会儿,瞄到于钿秋的神情似乎缓和了不少,心里又起了邪念。

    大巴的座位靠背连接得非常严实,除非有人站起来从上面扒头,不然绝对看不到前面,而通道对面已经空了,和司机之间有隔板,这不是公交车还没有摄像头,简直是天造地设的好机会。

    他把盖在身上的外套调整了一下位置,拉开裤子拉链,从秋裤开口里摸进鸟窝,掏出了刚才硬过一次这会儿已经软了的老二。

    看了看窗户,还行,路两边也没什么建筑物,就是有,这种速度也肯定屁都看不出来。

    他笑了笑,抓住于钿秋的手,猛地拉进了外套里面,握住了自己的肉棒,喘息着说:“老师,我这儿难受,帮我揉揉吧”。

    (二百四十)。

    “赵涛!你……你是不是疯了!”于钿秋顿时就瞪圆了眼,抬肩缩脖子就要把手抽回来。

    但赵涛死死攥着她的腕子,硬是压在自己已经因亢奋而略微充血变大的阴茎上,“老师,声音太大让别人注意到可就不好了吧”。

    于钿秋握紧拳头,被压在肉棒上依旧不肯去摸,压低了音量说:“够了,你放开我,一车都是学生,你想害死我吗!被人看见怎么办”。

    “离到学校还有好久呢,谁会没事过来找你啊。你快点,我射了软了自然就不烦你了。不然咱们就这么僵着,闹到让他们都看见算了。”他用另一手把身上的外套稍微撑起,像个帐篷一样盖住底下,“喏,真有人来了你赶紧缩手,我这儿有衣服挡着他们看不见的”。

    其实当女人说出被人看见怎么办的时候,一切就已经搞定了至少八成。

    因为她关注的焦点从那一刻开始就不再是做不做,而是如何不被看见。

    “行了,快点吧,老师,太慢的话我射不出来,真穿帮露馅,我大不了退学不上就是。”他凑近说道,伸长舌头往她耳垂上舔了一下。

    于钿秋气呼呼扭头瞪着他,又抽了两下抽不回来,只好抿着嘴,颇为无奈地张开纤细的手指,把半软阴茎轻轻圈在手里。

    胡乱动了几下,她咬住嘴唇皱紧眉心,神情显得既焦急又困惑,迟疑半天,才小声开口说:“怎么揉,我……我不会”。

    真是个可怜的生育工具,赵涛都怀疑她老公是不是拿针管直接把精液打进子宫里要的孩子。

    他故意轻蔑地笑了笑,说:“这都不会啊,老师都结婚多少年了,没有摸过老公的鸡巴?”。

    “当然摸过!”她气哼哼地反驳,但停了一下,还是只能说,“他才没你这么多事,还让我揉”。

    “说是揉,其实是要握住,上下来回套。”他低声教导她,满肚子笑意。

    他是真没想到,自己还有机会在旅行大巴上,在有这么多学生的地方,教一个三十多岁已婚已育的女老师如何帮男人手淫。

    还好,毕竟是成熟女人,她最初几下还很笨拙,不久,就越发熟练起来。

    年轻的肉棒贴着女老师的掌心滑动,盘绕的凸起血管搏动着旺盛的活力。

    她不可能不想别的事情,赵涛有这个信心。

    骨子里镌刻的寂寞就像被关在容器里的水,哪怕只是扎一个眼,涓涓细流也会让它转眼间铺满心房,烘托出令子宫都在呻吟的渴望。

    “怎么了,老师,你的脸好红啊。”他继续在隐蔽的地方揉搓着她的半边屁股,喘息着说,“该不会是已经湿了吧?握着我的鸡巴,是不是让你也发情了?

    老师,昨天我操你的屁眼,你高潮得爽不爽?舒服不舒服?你以后真的不想要了吗?我可是很乐意为你效劳,为你解痒的哦”。

    “别说了……”于钿秋有气无力地斥责说,“回学校就结束了。在车上……这……这是我最后让你一次。你不要得寸进尺”。

    “好吧,好吧,那就把这一发手枪当作咱们的告别礼物吧。”他微微一笑,靠在椅背上,享受着她已经有了一层细汗的掌心卖力捋动的美妙滋味。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于钿秋的手腕明显已经开始感到酸痛,她速度放缓下来,小声说:“到底什么时候才算完?”。

    “不是说了,射出来就好。”他的手已经玩够了肥美的屁股,正在她的腰寻找穿插进去的机会,只可惜中式古典服装的上下衣接缝一层套一层有点复杂,她又不停用另一只手打开他,进度非常缓慢,“你要嫌慢,让我摸摸你,我更兴奋就射得快了”。

    于钿秋犹豫了一下,再次拍开他的手,往他身边坐了坐,略一扭身,轻声说:“不许伸到衣服里来,快点”。

    赵涛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老实不客气地抬手罩住了她丰满无比的胸膛,一边大力揉捏,一边小声说:“可这样老师你没什么感觉的吧?”。

    于钿秋皱眉说:“我这里本来就没什么感觉。孩子吃奶好几年,难道我也要有感觉不成”。

    啧,真没趣,隔着衣服别的敏感带也刺激不到,他想了想,索性放宽心,不再去管她会不会有感觉,安安心心放松下来,竖着老二给她捋。

    他本想试试看这么一直弄不出来,能不能哄她趴下用嘴唆唆。

    没想到往衣服里伸手都没成功,在继续往下试探自然也没了意义。他调整了一下坐姿,稍微往上提了提,寻思了一下,准备在最后直接实施突然袭击。

    会阴使劲挺大龟头硬在她手掌心里拱,总算把快感一点点积蓄到勉强能射的地步,他悄悄把一手伸进去准备实施计划,另一手悄悄搭在了于钿秋脖子后面,粗喘着轻声说:“于老师,好舒服,我快射了”。

    于钿秋解脱一样地松了口气,打起精神让手动得更快了些,“那你就快点把,我手都快累断了”。

    “可是,老师,我要是这么射出来,衣服上哪儿都是,现在的男女生经验丰富的好多,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回去的路上我就跟你一起坐来着,他们……肯定会怀疑到你吧?”察觉到她的手僵住,赵涛立刻用另一只手接过剩余的工作,继续飞快套弄。

    她有点慌神,不知所措地说:“那……那你赶紧停下啊。别……别弄出来”。

    “老师,男人到了这会儿憋不住的。不出来会疯掉。”他更加兴奋,手臂移动的幅度也变大,都快把上面的衣服掀开。

    “我……我有纸巾,我给你蒙住。”于钿秋猛地想到了主意,连忙伸手去掏口袋。

    赵涛怎么肯让她这样脱身,突然把盖的衣服一掀,巴掌捏住于钿秋的脖子,就狠狠把她的头压到了自己胯下,扶住龟头冲着她吃惊微张的小嘴,一挺腰插了进去,小声说:“来不及了,老师……要出来了,呃……啊啊……射了……老师,千万,别漏出来,被看见,你就完了”。

    膨胀到极限的肉棒满足地脉动在于钿秋慌乱的口腔中,不算太多的精液直接喷射到她的舌根,脑内暂时一片空白,她本能的按照赵涛的警告而行动,收紧了嘴唇,生怕真的漏出几滴出来,被人看见毁掉此后的生活。

    知道她现在正处于说什么听什么的状态,赵涛马上凑到她耳边说:“老师,里面还有几滴,为了以防万一,帮我吸出来吧,用劲嘬就行”。”

    于钿秋迟疑了一下,裹着他的龟头用力嘬了两口。

    射精之后正敏感的鸡巴被嘬上这么两下,简直是要升天的快活,赵涛没能忍住,啊的呻吟出来,没想到恰好小电视里的内容演到一段无声之处,这一声虽没有说响遍全车,至少两三排的学生听到没有任何问题。

    于钿秋触电一样猛地弹了起来,飞快拉开距离回到自己的位子,伸手一拉衣服把他下体盖住,一套动作行云流水,不到两秒就端坐如常。

    果然,马上就有后排一个女生站起来从上面探出头问:“于老师,这个同学很难受吗?”。

    于钿秋用力咽了两口唾沫,匆忙把一嘴东西吞完,才强作镇定,扭头说:“赵涛,你是不是又晕车了?”。

    赵涛的手刚在衣服下面把鸡巴收好,裤子拉链卡在一半正在使劲拽,只好分心做出痛苦的样子说:“是啊,有点晕车,晕车得好厉害……”。

    那女生心眼倒是挺好,摸摸索索拿出一个药瓶,倒了颗药出来,递给于钿秋说:“于老师,我这儿有晕车药”。

    于钿秋回头微笑道谢,看她坐回座位上,才捏着药片递给他,咬牙切齿说:“给。你的药”。

    赵涛终于拉好了拉链,笑眯眯接过药,打开车窗缝随手丢了出去,关好窗户,慢条斯理低声说:“于老师,谢谢你啊,我的难受,全靠你才好了”。

    于钿秋神情复杂地望着他嬉皮笑脸的样子,眼中水光闪动,竟好似要哭出来,但马上,她深呼吸了两次,靠到了椅背上,轻声说:“休息吧,晕车了,就好好休息吧。不要再烦我了,不要……再烦我了”。

    本以为这次是在金琳身上沾点便宜的大好机会,没想到最后旅途结束,从金琳那儿收获的就是舌尖下面热辣辣一处伤口,反而是于钿秋从屁股到嘴都吃了个干净,剩下那生过孩子的老肉逼被老公早操松了,他半点兴趣都没有,这么一算,总归是没白跑这一趟。

    在教学楼边,于钿秋再次强调了需要完成的写稿任务,接着宣布解散。

    离开的时候,赵涛回头看了一眼往不同方向走去的几个女生。

    张星语和认识的人在一起,虽然不停往他这边看,却没胆子当着别人的面上来搭话。金琳似乎还对昨晚的轻薄有气,从那之后就没再特别留意过他,或者说,留意了也很小心地没被他发现。

    而孟晓涵,远远走上教学楼的台阶后,就驻足不动,远远地凝望着他,颇有几分失魂落魄的样子。

    和他的视线对上后,她的眼睛躲了一下,但很快又转了回来,把淡淡的哀伤袒露在他的眼底。

    他抬手摸了摸嘴,想着这会儿已经不早,要不,过去约孟晓涵吃个午饭再回家?。

    家里还有个小骚货晾了一晚上独守空穴,回去前肯定得吃点东西垫垫肚子补补体力,约她一起好好逗逗找找乐子也挺不错。

    他盘算好,微微一笑,准备过去找她开口。

    可他才走了两步,孟晓涵就跟发觉到附近有鹰的小兔子一样,浑身一颤,明显地瑟缩了一下,突然转身钻进了教学楼里,消失不见。

    诶——?。

    顶着一脑袋问号,赵涛顿时楞在了那儿。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